首尔遇上东京都(十)

(二十八)

“彩瑛,你见到定延老师了吗?”

“见到了,明天我们就过来,今晚我住在定延老师家里。对了,姑妈那里还好吗?”

“阿姨她挺好的,刚刚吃了药睡下了。只是……”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Mina沉默了一下,说道:

“自从你今天离开以后,阿姨就一直心事重重的,也不是开心,也不是难过。总之,怪怪的,我也说不上来。”

“分开了这么久,突然在生命的最后能听到爱人的消息,是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等我明天回来了,再说吧。”

“好吧,等你回来。”

挂掉电话,彩瑛叹了叹气,她看到定延从卧室里拿着一个盒子走了出来。

“定延老师,这是什么啊?”

“你叫我什么老师,叫阿姨或者叫姐姐也行。”

“那我还是叫您定延阿姨吧,你和我姑妈一般大,叫姐姐就差辈儿了。”

定延笑了笑,打开了那个有些年头的铁盒,里面放着的,是一张照片和几个其他的东西。

“这张照片是当时我们的朋友帮忙拍的,我和娜琏一人一张,过了这么多年,我们都老了。”

彩瑛拿起两张照片,基本没什么不同,只是姑妈这张看上去要稍微旧一点。

“我之前打听的时候,知道您曾经在早稻田大学当过韩语老师。我姑妈的咖啡店就在那附近,您为什么您没有遇到过我姑妈呢?”

“因为我和你姑妈的事,在整个学校闹的沸沸扬扬,我的父亲为了名声,让我退学到外国去继续读书。等我毕业回来后才发现,你姑妈当时也因为恋爱的事,被勒令退学。”

“我发疯一样的去找她,就连你家里我都去过,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愿意说你姑妈在哪儿,再加上当时,早稻田大学的邀请,我心一横,干脆就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地方。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当我满世界找她的时候,她却离我这么近,而我却像个瞎子一样什么也没看见,呵呵。”

定延苦笑着叹了叹气,当她拿出一副红宝石耳环时,彩瑛的注意力又被她吸引了过去。

“哇,这个好漂亮啊,是我姑妈送你的吗?”

“怎么可能,你姑妈当时哪有这么多钱买这个,这是我买给她的,本来当时想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可惜还没送出去,事情就发生了。这个耳环我一直珍藏着,你敢想象吗,做这个耳环的公司都倒闭了,我还没把东西送出去。”

“要是你们当时私奔,结局会不会好一点?”

“不知道,但可能我们会找到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安安静静的过一辈子,哪里会像现在这样,互相找了彼此一辈子。”

定延把东西都收好,装进了自己的背包。

“好了,今天早点睡吧,明早我会叫你的。”

“等等,定延阿姨,我还有个事想问你。”

“什么事?”

“我想听你讲讲你们以前的恋爱故事,你能讲给我听听吗?”

“你想听的话,我也不会和你讲。因为这些我已经写进书里了,拿去,送给你了,有空慢慢研究,现在嘛,睡觉。”

(二十九)

第二天,当彩瑛再次踏上日本的土地上时,她的身边自然还有定延,只是她看起来比彩瑛要着急的多。

往咖啡厅去的路上,定延表面淡定,但内心却此起彼伏,仿佛她和娜琏有心灵感应一样,离得越近,感觉便越强烈。

彩瑛倒是没注意这些,她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定延给她的书,这本书是定延把她和娜琏相识相知相恋的过程,以爱情小说的形式写了出来。

“定延阿姨,你这本书写的好真实啊,感觉任何艺术加工都是对这本书的侮辱。”

“别那么夸张,这个严格来说只能算是纪实小说,没想到还有人喜欢。”

“那这个里面写的,曾经阻止你们的人……升延,这个人是谁啊?”

“那是我亲姐,俞升延,如果不是她告密,哪有后面的这些事。”

“俞升延……是不是和你一样,也是大学老师啊?”

“你认识她啊?”

“如果真的和我认识的那个俞升延是一个人的话,那就没错了,她是我大学的老师。”

“那可真是缘分啊,以后见到她,别给她好眼色,可以的话,最好能扇她一耳光。”

彩瑛尴尬的笑了笑,扇耳光是不可能的,她也不会去扇。

另一边,在彩瑛她们快马加鞭的赶来时,Mina正在帮娜琏梳妆打扮,虽然她平时自己都不怎么梳妆打扮,但给别人梳妆打扮的时候还挺顺手。

“Mina啊,你说,我们活这一辈子是为了什么啊?”

“嗯……当然是为了好好活着,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白头偕老,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就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对啊,你现在都知道的事情,我却到死了才知道,真是讽刺啊。”

“阿姨,你别这么说,那个时候不像现在,和你们一样的人不也有很多吗?但大家都要好好活下去,就算不是这辈子,下辈子也要啊。”

娜琏看着镜子里比平时精神很多的自己,心里好受了不少。

“Mina,推我去阳台吧,我想晒晒太阳。”

Mina推着娜琏来到阳台,站着的Mina突然从二层看到了彩瑛。

“阿姨,你晒会儿太阳,我去看看店里。”

“好,麻烦你了。”

Mina迈着小碎步,赶紧下楼去迎接彩瑛。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情突然有些激动,可能这就是爱情的感觉。

“Mina,我姑妈还好吗?”

“还好,今天她起的很早。定延老师,我们好久不见了。”

“呵呵,教了这么多年书,能记住的人没几个,你算一个,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定延笑了笑,略过她们,正了正衣领,直直的往二楼去了。

Mina也想跟上去看看,却被彩瑛拉住了。彩瑛看着她,平静的说道:

“给她们一点私人的空间吧,三十几年不见,她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可是,我也想听听八卦嘛。”

“听什么八卦,这可是真实的爱情故事,喏,给你。”

彩瑛把之前定延给她的书递给了Mina,Mina接过书,疑惑的问道:

“这是什么?”

“这是定延阿姨以她和我姑妈的恋爱过程为蓝本写的小说,你想听的八卦都在这儿。”

“哇,定延老师的小说,那一定很好看,快去,你欠我的账该还了。”

(三十)

定延一步一步的走上二楼,每一步都如同带着她这些年的后悔,不甘和对娜琏的思念。

此时,娜琏正在享受着阳光的熏陶,当她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她还以为是Mina。

“怎么这么快又上来了?是下面有什么问题吗?”

看着那个熟悉背影,听着那个已经稚气全无的声音,定延突然停下了脚步,三十几年来隐忍的泪水顺着有些苍老的面庞,滴在了地板上。

“娜……琏,我终于找到你了。”

娜琏的身体因为定延的声音,突然僵住了,她转过头,看着定延的脸慢慢地站了起来。

“定……延,真的是你吗?”

定延慢慢的走了过去,娜琏也艰难的迈出脚步,努力的向定延靠近。

直到娜琏靠在定延的怀里,久违的香味再次刺激着她的鼻腔。

“这么多年了,你身上还是这个味道,就没想过换个香水吗?”

“我怕我换了味道,你就找不到我了。”

“瞎说,我是病了,但还没瞎。”

定延轻轻的抚摸着娜琏的脸颊,拭去她脸上的泪痕。

“娜琏,这些年我好想你。”

“我也好想你,你怎么一直不来找我,要是早一点找到你,我也不会等那么久了。”

“对不起,我来的太晚了。”

定延抱着娜琏坐到床上,而娜琏则坐在定延的大腿上,定延仔细的观察着娜琏,微笑着说道:

“这么多年,你还是那么漂亮,一点都没变。倒是我,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了。”

“有什么关系,我爱的是你这个人,而且你可比我好多了,再过一段时间我就得见阎王了,就是要留你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我真的很对不起。”

“别这么说,我们都没有对不起彼此,真正对不起我们的是那个时候阻止我们的所有人,我姐,我爸妈,都是她们的错。”

“唉,算了,现在有你在我身边,其他的我已经不在乎了。”

娜琏的头搭在定延的肩膀上,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笑容。能够在生命的尽头,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哪怕只剩下几个月也足够了。

定延伸出手捧着娜琏的小脸,微微一笑,如同时光穿梭一般,两个人的嘴唇再次贴在了一起,不同于初恋时的青涩,这个吻饱含着两人这三十几年来对对方的思念与渴望。这一刻,她们仿佛忘却了时间,久久沉醉于此。

良久,唇分,定延让娜琏坐到床上,她起身从包里拿出之前给彩瑛看过的盒子。

她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那对红宝石耳环,说道:

“这是我在你十八岁生日那天送给你的,现在虽然晚了点,而且样式也不是最新的,但我想这个东西还是得找到她的主人。”

“我都已经五十岁了,它还能适合我吗?”

“不管是十八还是五十,它永远都是最适合你的。”

定延轻手撩拨开娜琏耳边的长发,露出她精灵一般的耳朵,顺利的戴了上去。

“好看吗?”

“好看,只有你戴着才最好看。”

娜琏拉着定延的手,又吻住了她,慢慢的定延把娜琏压倒在床上,彼此依旧在亲吻。

“咳咳,那个……我不是有意来打扰你们的,就是想来问问,这快要到中午了,你们吃不吃午饭呢?”

彩瑛站在二楼的楼梯口,看着床上亲昵的两人,心里即开心又欣慰,自己好歹也是做了一回丘比特啊。

正当她在思考的时候,一只拖鞋以一个非常快的速度朝着她飞了过来,她立刻低头,才躲了过去。

“我去,干嘛,谋杀亲侄女啊?”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没看见我们这里在办正事儿吗?多大的人了,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出去。”

“哎呀,好了,彩瑛也是关心你嘛。我来的时候也没吃东西,现在也饿了,一起去吃饭吧。”

————————

感觉把老夫老妻加进来,阅读量暴跌啊,难道大家不喜欢这个剧情?

不管喜不喜欢,我都要继续写下去,用尽我的全部力量,直到大家满意为止。

希望大家给up主支持一下,点赞投币收藏评论,要是大家觉得非常好,充电让我加更也是很不错的。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