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榨干了谁的情怀?

 


  上周,方块游戏2018产品发布会在北京召开,这天对外公布的国产游戏可以说是群英荟萃。

  不仅有具备吃鸡玩法的《武侠X》,还有已经发售拥有国产“黑魂”之称的《Sinner》,以及以开放世界为噱头的《河洛群侠传》

  《武侠X》

  

  《sinner》

  

  《河洛群侠传》

  就在人感叹国产游戏日渐丰富多彩之余,这场发布会的重中之重却是压轴登场、并且只带着一张海报图就来宣发的《仙剑奇侠传7》。

  会上姚仙本人略显紧张,开局一张图,接着全靠吹:

  仙剑7将启动虚幻4引擎,明年暑假发售,画面表现、游戏性回归前三代的感觉......这些关键词差点就给人一种错觉:

  看来这块国产经典IP要王者归来了。

  可不如粉意的是,在那天带有仙剑奇侠传的新闻消息下,大多都是对仙剑7的讥讽,其中有且不仅限于职业黑子、被《仙剑6》欺骗感情的老玩家、路人们玩泰坦陨落的梗......

  那么问题来了,《仙剑奇侠传》这块国产金字招牌又是何时陨落的?

  1995年7月10日,《仙剑奇侠传DOS版》由大宇资讯狂徒创作群制作出品。而大宇趁胜追击,在97年间就《仙剑1》的剧情追加了《仙剑98柔情版》,也是在大陆流传最广的版本之一。

  这版优化了DOS版的一些问题,又削减了一定的BOSS难度,使得《仙剑奇侠传》在大陆一炮打响。

  现在回头看看这种画面可以说是不习惯、辣眼睛。

  

  

  但那悠扬的背景音乐、鲜明的人物性格、凄美的爱情故事让仙剑一火就是二十几年,至今提起仍能让老一辈玩家欲罢不能。

  在那个没有吃鸡、没有农药的上古游戏时代,仙剑的影响力不低于现在任何一款国民级现象游戏。

  最有力的证明就是天涯论坛的四大掐:林月如和赵灵儿,你选谁?当时只要带此二位的名字,盖个几千楼绝对没有问题。

  

  即便不论是DOS版、98柔情版还是新仙剑,仙剑第一作的路走得很顺。姚壮宪还因此获得粉丝赠送的尊称——“姚仙”。

  要知道当时的姚仙和所有的年轻游戏制作人一样,怀抱着自己对爱情真情实感的理解和对理想那堪称中二的坚持,为这款有望成为国产“最终幻想”系列的国产游戏奠定了一个极高的起点。

  

  好景不长,2003年初仙剑迎来了它第一次断崖式跌落的口碑。

  当时《仙剑奇侠传2》的口号是“等待,只为一次更凄美的感动”,没想到的是玩家们最后等来了一个半成品。

  

  仙2开头CG用了灵儿和逍遥相会,赚了无数噱头

  和《新仙剑》如出一辄的系统引擎,那毫无新意的画面,迷宫设计过分简单,老套且虎头蛇尾的两女一男剧情......这些让本对仙剑2抱有极大期望的玩家们奔溃了。

  

  有江湖传闻,这一切需要“灵月之争”来背锅,毕竟姚仙是灵儿派,而另一位制作人谢崇辉是月如党,在剧情制定上二人起了很大的冲突。

  但实际情况是狂徒制作群突然集体离职,仙剑2面临烂尾,让本来不想出仙剑续作的姚壮宪和DOMO前去救场,这才导致仙剑2成了一个半成品。

  

  

  姚仙说得好,但我选月如

  当然,如果大宇因为舆论压力就放弃了仙剑这个IP,那么我们也不会在网上嘲笑泰坦陨落6了。

  2003年8月4日,大宇旗下的上海软星研发了《仙剑奇侠传3》,而这款游戏我真恨不得用世界上最美好的词语去赞美它。

  

  

  因为它,仙剑不仅复活了,并且将仙剑的格局提升到了和时代同步。

  多结局设定、Q萌3D画风、对于“轮回”世界观的探讨......吸引了不少新人入坑,让人不禁感叹原来国产游戏除了刀光剑影、武林恩怨,原来还能构建这么大的世界观。

  

  寒蝉也好,蝼蚁也好,你要的是我,不是我的样子,对吗?

  在里面除了老套的回合制打怪、升级、谈恋爱,每个地图都有巧妙的机关设计,还记得那些年被困在锁妖塔4层的我们么?

  

  

  不用再考虑选女一还是女二,多结局的设定让你4个妹子都能“泡”,喜欢哪个就多和谁互动,没毛病~

  

  不幸的是,当时国产单机的环境就是盗版横行,包括玩过仙剑3的也可以想一下自己是不是先3DM、游民、游侠盗版三兄弟入坑,再良心不安去补正版的?

  

  

  再加上2003年之后,单机游戏市场开始慢慢受到网游市场的冲击,这样内外包夹之下,仙剑3和仙3外传(因仙三外传玩法和画风和仙3一致就不多做介绍了,区别就是仙3外迷宫难得一批)给上软带来的实际盈利有是有,却不足以支撑续作的开发。

  

  我通关三外的时候每个图都要查攻略- -

  


  “百年之后,仙剑本身并不重要,赚的多少也不重要,付出多寡也不重要,因为一切终将归于尘土……重要的是游戏乃人性所躯,不懂得经营、把握与坚持,便是等着他国文化洗脑,年青一代将不负记取何谓传统文化,岂不为国人悲哀?”

  


  这是当时上软负责人张毅君留下对《仙剑奇侠传》系列的感叹。

  在国内游戏公司蜂拥转去做网游的风口,上软选择继续推出《仙剑4》,《仙剑4》发行初期并没有落得现在堪比仙一的口碑,而是被国内玩家狂喷。

  因为同时期国外大作涌入,如《上古卷轴4》一类的佳作已被国内玩家所熟知,还有网游《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资料片等。

  

  《仙剑4》在市场冲击和强烈对比下,像极了一只拔光毛的鸡,挺不起自己的胸膛。

  不过《仙剑4》即使画面、玩法无法与外国大作相比,但善于塑造世界观的上软还是赋予了它一个别致的灵魂。

  

  

  不再依附于赵灵儿、林月如、蜀山等经典元素之下,《仙剑4》拥有了独立的世界观架构,文案、剧情上的优势依旧圈粉无数。

  

  而最终上软解散,工厂君离职去做《古剑奇谭》也成就了仙剑4成为该系列最具话题性的巅峰。

  打个比方,就如同羊刀和冰蛙曾一起合作的DOTA,后来冰蛙继承DOTA商标推出了DOTA2,羊刀去做了LOL,虽然有点亲戚关系,但两边玩家依旧不对付。

  

  古剑和仙剑的粉丝基础也是如此。

  

  

  

  不觉得古剑里的紫胤真人和仙4紫英很像么~

  离了上软剧情上的塑造优势,仙剑从第5作开始不瘟不火起来。

  不善于构造话题性,也没有画面、玩法上的突破,剧情生硬且商业、有点为了拍电视剧去做对话的味道,甚至到了仙剑6直接爆显卡。

  

  

  当时畅游还甩锅给黑?emmmm......

  到了方块发布会上,只带一张海报、DEMO都没有,让人不得不怀疑:现在的姚仙还像95年时那样在用真情实感做游戏么?

  

  23年了,仙剑奇侠传即将把仅剩的一丝情怀透支干净。

  但不可否认的是,仙剑如今除了卖情怀已无牌可打。

  无法达到《战神4》的画面级别和战斗系统,也无法做到《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这类高自由度的开放世界,甚至可能都不如年初发布的《神舞幻想》,但就是有那么一批“仙孙”愿意继续支持。

  

  能看得出“情怀”这个词在玩家心中无比重要。

  就像网易最近作死了那么多次,但总有人因为年少玩过的《梦幻西游》选择一次次为它在网络上辩护;

  

  又或许风评差如《真三国无双8》,即使骂得比谁都狠,但第一时间预购的绝对少不了你;

  

  再不然这像“仙孙”们一样,无论别人告诉他们仙剑6已经烂透了,他们依旧能找到这个游戏仅剩不多的闪光点,告诉你:

  即使再不堪,那是我的青春啊。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须誓言;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这是赵灵儿对李逍遥念的诗,诉诸了灵儿对这份感情和既定命运的无奈,这份真挚影响了不少对感情懵懵懂懂的少男少女们,甚至都影响到了一代人的爱情观念。

如今再把这首诗放到玩家对游戏的情感寄托上也显得十分合情合理。

他们舍不得仙剑离开,怕童年情怀被世人遗忘,面对这款陌生的单机游戏除了掏钱为自己当时的惊鸿一瞥买单,不知道该如何去拯救它。

但他们却忘了,自己极力维护的不是国产游戏的未来,而是迷恋着小时候坐在电脑面前被那些“至死不渝”感动的自己。

毕竟游戏输了可以读档重开,但情怀熄灭该如何重新点燃?

时代变了,希望仙剑7也应该变了。


-END-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