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弹少年团】有何不可。—6—(团妻)

前篇指路~

cv4282539

       方阿米咂了咂嘴,面对着眼前不断出现的食物,兴奋的直搓手。

       “炸鸡、披萨、年糕、泡菜,啊…还有汉堡、烤肉、紫菜包饭!!”

       嘴边不停的流着口水,方阿米拿起盘子里的食物就往嘴里塞。正准备大快朵颐一顿,脸颊一痛就惊醒过来。

       “啊!”

       她捂着一侧脸颊,疑惑的看着面前的桌子,大餐呢?她的大餐呢?

       “呀,看试镜你也能睡过去?”坐在她旁边的闵玧其张了口。

       方阿米这才清醒了些,想起今天是公司新一年度的练习生决选。每次也会安排他们观看,一是互相学习,二是激发大家的危机意识。

       说白了就是,如果你不坚持努力,迟早会被比你优秀的人超越。

       她还听其它人说,这次的新人人才辈出,有不少能力者。

       方阿米转头看了看,应该快要开始了,所以闵玧其才会叫醒她,可是……

       “欧巴不许再掐我的脸了,会越掐越大的。”  她语气略显不悦。

       “我叫过你,可你没反应。”闵玧其又抬手指着她的嘴边说,“把口水擦了。”

       “唔…”方阿米尴尬的用手蹭了两下,委屈巴巴的低头道。

       “你以为我想睡啊,是因为昨天晚上和南俊欧巴折腾的太晚了。”

       “!!!”

       闵玧其和坐在她身后的郑号锡听得一清二楚,凌厉的目光扫过去,金南俊简直坐如针毡。

       这丫头真是…用词不当啊!

       “呃,阿米写的新曲需要人,所以昨晚我就帮了帮忙。”金南俊急忙解释。

       两人又把目光转向方阿米确认,她还傻乎乎的笑着点头“是啊,南俊欧巴很厉害,帮我解决了好多问题。”

       “阿米,我也很厉害。”郑号锡不服输。

       “阿米,你觉得我很弱吗?”闵玧其眯着眼睛问道。

       这边三个人还在为“厉害不厉害”争来争去,方阿米听的一头雾水,就转头看了眼金硕珍和田柾国。

       金硕珍明显一脸黑线,这三个臭小子,又在阿米面前胡说八道!给孩子教坏了怎么办?!

       而田柾国正襟危坐,面露尴尬,既然不知道说什么,那还是什么都别说吧。他还小,他什么都不知道。

       方阿米实在搞不懂他们男生的世界,于是在决选开始前去了趟卫生间。

       刚转角,迎面撞上一个人。

       “哎一古!”

       方阿米捂着酸疼的鼻子,眼泪“唰”的流了下来。

       “对…对不起,你没事吧?”

       男生见她哭了,整个人慌张起来。

       面前的人音色偏低,很入耳,可方阿米现在没心思考虑这些,她的鼻梁好疼啊…

       缓缓睁开眼,一双单眼皮的大眼睛正担心的看着自己,浓密纤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再往下,完美的鼻梁彻底震慑住了她。

       “真的对不起,你别哭了。”男生开始翻找自己的口袋,想要给她一张面巾纸,可兜里空空如也。

       方阿米回过神,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又说“我没哭,这是生理反应啦。”

       “是吗?那就好…”

       “不过……”

       她说着又往前迈了一步,边打量这只完美的鼻子边自言自语起来。

       “这鼻子在哪儿做的?也太逼真了…”

       “诶?”男生的表情明显有些不悦,“我没有整容,请你不要这么说。”

       “呃…对不起冒犯到你了,只是你的脸太好看了,我有些惊讶。你也是来试镜的新人吗?”

       方阿米很确定,自己没有在公司里见过他,才想着是不是今天来参加试镜的。

       男生摇头“我不是,我是陪朋友来的。”

       “这样啊…”她语气有点失落,好可惜。

       “那你叫什么名字?”

       “金泰亨。”

       方阿米点点头“那你想不想参加试镜?挑战一下。”

       金泰亨眨了眨眼“我…我不太会这些。”

       “没关系,就试试呗,不要有负担。走,我带你先去报个名…”

       方阿米拉着他往报名室走,金泰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跟着她走了。

       “可是…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叫方阿米,今年十七岁…”

       “那我是欧巴,大你一岁…”

       “可你看起来好小,不过公司里还有个年纪更小的,小你两岁呢…”

       “真的吗…”

       “内,你一会儿就能看见他了…”

       从卫生间回来,方阿米明显开心了不少。

       闵玧其看的一清二楚,他还记得这丫头上次露出这个表情,是去发地下公演的宣传页时遇到了郑号锡。

       这回,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事。

       “去卫生间怎么这么久?”他问。

       “怎么了?又不会走丢。”

       闵玧其挑眉“我们一致认为你绝对做得到。”

       方阿米怼不过他,只能生闷气,看了眼另外几个男人,脸上纷纷露出赞同的表情。

       哼,这些坏人!

       场上的一轮试镜已经开始了,确实有几个很不错,但跟金泰亨的脸蛋比起来,差距还是不小。

       要知道,如今像这样的纯天然美男真的是遇见一个少一个啊。何况作为亚洲人,能有立体感这么强的轮廓,更是稀有品种。

       最重要的是,金泰亨年纪还小,五官还没长开,照这势头下去,绝对不可估量。

       方阿米为自己犀利独到的眼光由衷的赞叹,看来她当星探也很合适嘛。

       “阿米,什么事这么高兴?”金南俊也发现了她一反常态。

       方阿米慢慢凑到他耳边,金南俊也配合着略微侧身,只听她轻声说道。

       “有帅哥。”

       莫呀……他疑惑的看向场内正在跳舞的男生,这个…一般吧。

       “不是这个。”她又小声说了一句。

       “是哪个?”

       金南俊了解她,虽然年纪不大却是个小花痴,之前就经常痴迷在硕珍哥的颜值之下,现在又看上哪个了?

       他的太阳穴直“突突”跳,他们的心思虽然没对她讲明,但五个人心里都清楚得很,奈何这丫头对感情一直没开窍,几个人也是束手无策。

       所以,这种共同竞争是他们容忍的极限,“敌人”,绝对不能再多了。关于这一点,五个男人还是统一达成了共识,一致对外。

       正说着,金泰亨已经上场了,方阿米激动的在位置上轻轻鼓掌。

       金南俊了然于心,一眼扫过去,这还真是…也不怪这丫头花痴,就连主考官们的表情也是一愣。

       “大家好,我叫金泰亨。”

       做完简短的自我介绍,就进入了表演环节,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金泰亨跳完舞,又唱了歌,接着还表演了“beatbox”和一段萨克斯。

       考官有些惊喜的问他还会什么,金泰亨诚实的摇摇头说,“没有了。”

       方阿米甚至觉得他有些可爱,一次表演了这么多才艺也是很实在了。

       再看考官的表情,明显和悦了不少,告知他回去等通知后,金泰亨就离开了。

       试镜结束,大家回到工作室继续工作,可方阿米的脑子里有些乱套了,眼前总会出现那张脸,经久不散。

       “咚咚咚。”门外有人敲门。

       方阿米回过神说“请进。”

       “怒那。”田柾国露出小脑袋冲着她笑。

       “柾国啊,怎么了?”

       “我知道你的新歌需要帮忙,需要和声吗?我可以唱。”

       田柾国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就想跟她单独多待一会儿,或许真的像她说的那样“即使不是家人,也会有这种感情,甚至比家人还要深刻。”

       他们几个在一起的时间要远远大于父母亲人的,这种感情的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吧。

       意识到这一点,田柾国才明白自己大概……毕竟在感情方面,他也算不上一张白纸,虽然之前只是网恋,而且还没见面就分手了,好歹也是宝贵的经验吧。

       因此,他强烈的胜负欲告诉自己,即使是哥哥们,也要坚持到底,不能输!

       “你今天不用练习吗?过几天不是有舞蹈考核?”方阿米怕耽误他。

       “我的练习已经结束了…”

       “咚咚咚,阿米呀,欧巴能进来吗?”

       两人正说着,金硕珍也来敲门。

       “内。”

       开门进屋,看见田柾国也在,金硕珍有点危机感。

       “欧巴,有什么事?”

       “我来给你录新歌啊。”

       方阿米看了一眼田柾国说,“可是柾国他…”

       知道他也是来帮她的,金硕珍看着他“我来就好,你去练习吧。”

       “哥要讲先来后到。”田柾国不打算放弃。

       金硕珍瞪大了眼睛“呀小子,我可是长辈。”

       “那也要讲先来后到。”

       “我不同意。”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那我也不同意…”

       “为什么…”

       “跟哥一样,没有为什么…”

       方阿米愣在一旁看他们斗嘴,本想拉一下的,可两人接话的速度很快,她完全插不上嘴。

       呃……这俩也是个人才…

       最终,还是由她出面,主动提出让他们一起参与,这才终止了这场唇舌之战。

       下午,方pd特意抽出时间,和几个试镜的主考官,还有南俊几个人一起商讨新人的加入。

       方阿米完成了新歌没什么事做,就在会议室外瞎溜达,对那个叫金泰亨的男生,她有点上心,很想知道有没有被选上。

       会议一结束,她急忙拉着金南俊问东问西,而他只是笑了笑,说最终决定还是要看方pd,他们只不过是提个醒罢了。

       好吧,规矩她还是懂的,这种事谁也不能造假,是金子总会发光。

       晚上,首尔提前放了晴,月光笼罩,好像连路灯都省了。

       方阿米走出公司准备回宿舍,周围没有一个行人,只有一抹身影站在路灯下,带着鸭舌帽背对着光,看不清样子。

       她隐约看出是个男生,手里还拿着公司试镜的宣传页。

       看见她后,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上前询问。

       “您好。”

       方阿米一愣,男生的声音很好听,只是帽子挡住了大部分脸,看不清样子。

       “您好,有什么事吗?”她问。

       “请问,贵公司的试镜已经结束了吗?”

       方阿米如实说道“内,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男生明显有点慌,语气也急切起来,“那下一次是什么时候?”

       “至少要等下个季度了,才会有新一轮的试镜。”

       “好,我明白了,谢谢你。”

       “不客…诶…”

       没等她把话说完,男生就转身跑开了。

       这人好奇怪啊…她想。

       又过了一个月,方阿米是在男生宿舍里见到金泰亨的,他笑着跟她挥手,她才认出是他。

       “公司打了电话,说我通过了,我爸还以为是诈骗呢。”

       金泰亨有模有样的说着当时的情景。

       方阿米高兴的同时又不免担心起来,他们的宿舍本来就不大,六个人住已经很勉强了,几个大男生挤在一间屋子里,冬天还好说,夏天会热死的吧。

       金南俊看出她的担忧,指出一块空角落说“已经跟方pd说过了,过段时间这里就有空调了。”

       “那太好了。”公司的运转时间虽然不长,但对孩子们确实没的说。

       晚上,大家喝了点酒,金泰亨酒量小又不胜酒力,没一会儿就醉了。

       趁所有人不注意,一手举起水果刀,一手捧着菠萝说道“海绵宝宝,我知道你在里面,快点粗来……海绵宝宝……”

       着实给所有人吓得不轻,所以大家一致通过以后绝不能让他喝这么多了。

       渐渐熟络起来,方阿米才发现金泰亨是个思维跳脱的人,经常说一些让人难懂的话以及令人迷惑的行为。

       不过日子一长,也就见怪不怪了。

       天气越来越热,眼看上半年就要过去,公司也开始了新季度的试镜选秀。

       “智旻呐,考试在一号厅进行,不要紧张,你一定可以的。”

       “泰亨欧巴,你干嘛呢?”方阿米拍了拍他的肩膀。

       金泰亨挂断电话,转身看向她“是我很好的一位亲故,他今天要来试镜。”

       “真的?”

       “内,智旻刚从釜山的学校转来没多久,我们同班,关系很好。”

       听着金泰亨一番说辞,方阿米反而有点期待见到这位“亲故”了。

       只可惜她最近忙着跟前辈们学习,没时间去看现场。试镜一结束,就听说有位新人被主考官们当场留下。

       忙完手头上的活,方阿米从郑号锡那里得到消息,想偷摸去看一眼,正好碰到金泰亨也在。

       “智旻呐,不要担心,宿舍的哥哥弟弟都很好相处。”

       “泰亨啊,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我真的留下了?”

       “当然了…”

       “呃…那个…打扰了…”

       朴智旻发现了方阿米,她也不好不打招呼,抱歉的点点头。

       这才发现面前的男生有些眼熟,回忆半天才想起来在哪见过。这不就是前段时间在公司楼下向她询问的男生吗。

       朴智旻也是一怔,先认出了她“你好。”

       “是你呀,你好。”方阿米笑了笑。

       “你们认识?”金泰亨看着两个人。

       “只见过一面。”

       几个人聊了一会儿,就有工作人员带着他去宿舍了。

       这下算是把房间挤满了,为了尽最大程度发挥空间,公司特意换成了上下铺,又在墙边推了一个单人床。

       田柾国是忙内,主动提出睡墙边的小床,把其它床位让给哥哥们选。

       他性格本身就偏内向,再加上多了几个新人难免有些适应不了。

       为了节省时间和水费,几个哥哥都会一起洗澡,唯独他要等其他人熟睡后才好意思去。

       金泰亨察觉到了田柾国的不自在,开始渐渐对他加以关照。

       想起当初智旻刚从釜山转学过来时也是这样,所以自己做什么就尽可能拉着他一起,才会成为这么好的亲故。

       不管怎么说,他们七个人性格不同,但相聚在此也是冥冥之中的缘分。他总有种感觉,好像有股莫名的力量,驱使着他一步步走到了这里。

       有句话说,你正在经历的人生,是你过去所做过的所有选择的总和。

       金泰亨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失败或成功,他只希望,未来的自己能对得起现在的努力。

                                                    待续…


我来啦~

呦罗本,小年快乐哦❤️

你们是不是已经放寒假了,可怜的我还要上班(哭唧唧~)

爱你们呦~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