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小春花,哥哥带你回家

昨晚春花睡得异常安稳,不知怎么回事,春花总觉得上官秋月就在自己身边,可醒来时身边哪里有上官秋月的身影,唯有枕畔处传来若有似无的茉莉香气,证明着昨晚的一切似乎并不是梦,上官秋月可能确实来过。

 

之后的几天上官秋月仿佛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上官秋月没出现,秦流风倒是来了,当初就是秦流风带来这画像,让萧白更加确定春花就是花小蕾。

 

秦流风这个人看上去是个生性风流的花花公子,其实此人善于谋略,与萧白情分非比寻常,是萧白的左膀右臂,当初为了萧白更是几次三番的试探自己。

 

不过,这人倒是没有什么坏心思的,跟萧白那种不懂变通的家伙比起来,春花还是更喜欢秦流风的,


这几日,秦流风又是带着萧白请春花吃饭,又是拉着春花问东问西,好在春花早有准备,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弄得本来胸有成竹的两人也一头雾水。

 

萧白的卧室,两人正在执子对弈。

 

“ 我观春花姑娘这几日的言行举止,并未有什么不妥之处,她确实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与她之前所说一致,而且春花姑娘为人也单纯善良,此人若不是天性如此,必定是个隐藏高手。“

 

“ 小白,不如你说说看,你对这春花姑娘的印象,我们两个,两相对比也许有新的收获。“

 

萧白皱皱眉头,落下一子:“ 你怎么也跟着叫小白了?”

 

秦流风撇撇嘴:“ 叫小白多亲切啊,怎么这名字春花姑娘叫得,我却叫不得?”

 

萧白耳根微红,轻咳道:“ 我在医圣处找到春花姑娘时也曾怀疑过她是否与医圣之死有关,不过现在我可以基本打消这个想法了,春花姑娘不会武功,又不善于骑马,当初我们从医圣处赶到凤鸣山庄骑马两日即可,可春花姑娘不善骑马,为了将就她两日的路程我们走了四日。”

 

“  一个不会骑马,不会武功的人,让她独自一人去杀医圣,未免太不可思议,太过牵强,可那日春花姑娘的确在现场,所以我猜测春花姑娘可能看到了杀害医圣的凶手。“

 

“ 此外,春花姑娘虽然不懂礼数,举止也,也,热情大胆了些,不过我看她为人单纯善良又深明大义,不像是与那魔教有牵连之人。“

 

“ 小白你对春花姑娘评价颇高,看来我们小白对这个春花姑娘可真是不一般哦!“ 


秦流风轻摇墨扇,调侃道。

 

“ 萧兄!?“  


“ 好了,不闹你了,以我之见,当下我们还是在仔细观察一番在做决定吧。”

 

刚才萧白嘴上反驳,实则内心却不断浮现春花的身影。


有笑着提醒他保重身体的,温柔又郑重的春花;有不顾礼数,执意要叫他小白,热情又大胆的春花;有和秦流风斗嘴时,咄咄逼人的春花;还有因为得了一块好吃的糕点就满足的不得了,开怀大笑的春花。

 

她好像,每天都在笑,每天都是那么精力充沛,热情洋溢。


这样明媚爽朗的女子是萧白一生中从没遇到过的。


所以,分外的,惹人注意,也分外的,迷人。

 

上官秋月不在的时间里,春花倒是时常去遇见他的竹林闲逛,一是夏天炎热,这竹林安逸又凉爽,有利于她理清思路,二来她是在这里遇见的上官秋月,也有几分睹物思人的感觉。

 

她按照原先上官秋月在千月洞给自搭平台的样子,也在这竹林子里搭起了一个平台。


平台用纱幔围起,挂上风铃,在放置一架秋千,纱幔轻摇,铃音颤颤,好不惬意。


上次被秦流风发现这块宝地,他还指着她这块宝地妄想据为己有,还是她忍痛割爱,给了他一块上好的玉佩,这人才作罢。


这可是她和上官秋月的宝地,怎么能给了别人!


想来她和上官秋月第一次见面是在医圣那里,那时她悠悠醒转,只见一个背影,一抹玉簪,便再次晕厥,在一醒来入眼的就是萧白。


一朝误会,致使她和上官秋月错过了那么久的时光。


这次,她可不会在犯这种错误了。

 

竹林时光惬意,春花在秋千上坐了一会儿,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小脑袋止不住的点,眼见就要向下栽去。

 

上官秋月好不容易处理完千月洞的事情,想着也有几日未见春花了,可刚到这竹林,就看到春花犯困打盹的模样,眼见这丫头就要栽倒在地,可这丫头还是一副睡不醒的模样,他有些无奈的将人揽到怀里,将那不规矩的小脑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

 

夏天炎热,春花迷迷糊糊的感觉到一个冰冰凉的东西凑了过来,春花本能的死死搂住了那人的腰,末了,还在那人怀里蹭了蹭,安心的睡去了。

 

上官秋月见状,低头蹭蹭春花的额角,笑道:


“ 小春花,哥哥带你回家。”

 

千月洞

 

宝蓝色常服的少年正啃着一个大苹果,含糊不清的说:“ 我说阿爹,阿娘是睡神转世嘛?怎么我回回见阿娘,她都在睡觉?”

 

上官小星自从来了这个世界便犹如脱了僵的野马,终于抛弃了常年不变的白衣,从红到绿,从黄到蓝都穿了遍。


前不久更是带着阿月一起上街购入了一大批衣服,上官秋月看着每天穿得跟一只花孔雀一样的儿子,只感叹家门不幸。


若不是忌惮春花,真想现在就给他扔进冰谷里好好换换脑子。

 

“ 你不打算告诉阿娘真相嘛?“少年终于吃完了一个苹果,叉着腰道。

 

“ 把事情说透了,多没意思?“ 上官秋月抚上春花的脸,笑道。

 

“ 那你这样,就有意思了?“ 上官小星挑挑眉。


“ 被阿娘发现了,有你受的!”

 

“ 这游戏即是小春花想玩,那我们就该陪小春花好好玩下去才是。“ 


何况被小春花死命追求什么的想想就有意思啊!

 

上官小星看见自家亲爹愈发温柔可亲的脸庞不禁打了一个寒战,默默的准备开溜。


果然上官洞主这恶趣味无人能及啊!

 

见上官小星要溜,上官秋月抢先一步提溜起上官小星的衣领子,语调却是比刚才还要温柔的语调:


“ 上官小星,你最好也把嘴闭严实了,不然是冰谷还是毒室,你自己选吧。”


冰谷和毒室他可哪个都不想去,小的时候可没少被这家伙忽悠着试毒练毒,一个不小心还经常被叫到冰谷做客,美其名曰忆苦思甜。


虽然他这副身子在他万恶的老爸的摧残下已经百毒不侵了,但是冰谷和毒室,可不是好玩儿的。


儿时某些被坑的经历浮现在眼前,上官小星打了个冷战,挣扎着摆脱自己老爹的魔爪,赌咒发誓道:


“ 爹爹,你放心,儿子自会把嘴封严实了,将这秘密烂在肚子里,好好配合爹爹和娘亲玩好这场游戏!”


上官秋月摸摸自己儿子的脑袋,满意的点点头:



“ 小星,这样才是阿爹的乖儿子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