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尔遇上东京都(九)

(二十五)

安心治疗了一个月后,彩瑛姑妈的病情还是没什么好转,最后在和医生的商量下,彩瑛还是决定把姑妈接回家照顾。

Mina这段时间也暂时放下手里的事情,她之前的作品也早就写好了,只要等出版就行。

冬日里难得的晴天,彩瑛的姑妈坐在二楼的阳台上晒太阳。自从知道自己活不久之后,她突然觉得自己是应该好好享受一下生活了。

“美女,又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你以后会喜欢一个什么样的帅哥?”

“怎么突然想这些?我要是不喜欢帅哥呢?”

“你难道喜欢美女啊?没看出来啊,口味挺挑的啊?”

“什么跟什么啊,帅哥不一定靠得住,找个老实的不好吗?”

姑妈撇了撇嘴,反正她这辈子恋爱是谈了不少,怎么都没办法理解彩瑛说的。

“唉,算了,我还是想我的帅哥吧,木村拓哉他多香啊~”

“呵呵,快把药吃了,吃了药才有精神和你的男神继续柏拉图恋爱啊。”

彩瑛把药递给姑妈,现在因为姑妈所剩的时间不多,她基本上随时都可以盯着她的。万一哪天她走了,自己还能第一时间知道。

“这个药吃了作用也不大,而且味道也不好,我还是不吃了吧。”

“那怎么行,你忘了你前天晚上故意不吃药,疼的一晚上没睡着了吗?怎么还记打不记吃呢?”

彩瑛的姑妈悻悻的把药放进嘴里,就着水吞下去以后,露出一个极度痛苦的表情。

“干嘛?噎着了?”

“没有,这药吃着太难受了,一点味道都没有,就吃下去一股药味儿。”

“吃药不是药味儿难道是蜜糖味儿吗?来,吃颗糖吧。”

姑妈接过彩瑛递过来的糖,一下子放进嘴里,糖的甜味很快就代替了药的苦味。

“嗯,这个糖挺好吃的,你在哪儿买的?”

“不是我买的,是Mina拿来的。上次她说看你吃药的时候表情很痛苦,所以就让人带了一些给你。”

“给我带的?我看是不是给你带的?我看那孩子平时对你挺上心的,不会是喜欢你吧?”

“你这是病糊涂了吧?我是女的,Mina也是女的,她放着满世界的帅哥不要,就盯上我了?”

“帅哥总会看腻的嘛,而且我看你平时和她聊的这么多,这个世界很微妙的,不是喜欢男人就是喜欢女人,只要喜欢何必在意性别。”

“说的这么轻松,好像你曾经喜欢过女生一样。”

姑妈笑了笑,淡定的回答道:

“不怕告诉你,我第一个喜欢的人就是女生,而这也是我为什么一辈子没结婚的原因。”

彩瑛不置可否的看着姑妈,她从来没有问过这些,只是觉得姑妈眼光高,比较挑剔。这么一想,难怪家里人都不催姑妈结婚,看来也是知道这个吧。

“我看你你一天到晚帅哥帅哥的,原来还是个纯情的种马啊。说说吧,那个让你单身了一辈子的美女长什么样啊?”

“长什么样?我自己都快忘了,离开韩国这么多年,我连联系方式也没了,倒是那个抽屉里还有一张以前的合照,名字在照片后面也有。”

(二十六)

姑妈指了指不远处一个看上去有些年头的床头柜,彩瑛还记得,那里还放着姑妈的存折。她走过去,拉开抽屉,里面除了一本存折之外,还有一个信封。

彩瑛打开信封,从里面拿出一张有些年头的照片,在照片的右下角还显示着时间。

“1988年5月5日?三十二年前的照片了。”

“嗯,是啊,三十二年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彩瑛把照片翻了过来,在照片的背后,写着两个名字,其中一个就是彩瑛姑妈的名字,林娜琏。因为爷爷的原因,所以姑妈是和奶奶姓的,姓林。

而另一个名字是叫俞定延,这个应该就是姑妈喜欢的女孩的名字。彩瑛心里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总觉得在哪儿听过。

“俞定延……定延……我怎么觉得这个名字这么耳熟啊?感觉在哪儿听过?”

“韩国人叫定延的很多,你听过也不奇怪。”

“你确定就是照片上这个人?”

“对啊,除了她还能有谁,我也是一直不知道她的消息,不然早就去找她了。要是以后有空,你就帮我去找到她,对她说,当面我很后悔没有亲自告诉她,我爱她。”

——

自从拿到照片之后,彩瑛这几天一有空就盯着照片发呆,有的时候就连Mina叫她,她都没听见。

“喂,我说你干什么呢?叫你半天了都没听见。”

“怎么了?”

“这是我给阿姨买的香水,就算以后要去世,也得香喷喷的走吧。”

“谢谢你了,这些她一定会喜欢的。”

彩瑛把照片放到桌子上,拿着Mina的香水上了二楼,Mina好奇的拿起桌上的照片,仔细的看着照片中的人,直到彩瑛重新走下来。

“彩瑛,这个照片上的人是谁啊?”

“哦,这是我姑妈年轻时候的照片,左边的是她,而右边的人是她喜欢的人。”

“啊?你姑妈喜欢女生?怪不得一辈子都没结婚,不过还蛮酷的。”

“酷什么酷,苦苦等了一辈子,结果临死都没有见到自己想见的人,连在哪儿都不知道。”

Mina笑了笑,然后随意的把照片翻了过去,也看到了照片背后的名字。

“俞定延……林娜琏……这哪一个是你姑妈?”

“林娜琏就是我姑妈,我姑妈跟我奶奶姓的,不姓孙。”

“哦~那这个俞定延就是你姑妈喜欢的人啊,还蛮……嗯?”

Mina嘴里念着俞定延的名字,眼睛看向了照片上的俞定延,看了一会儿,她突然惊叫道:

“居然是她!!!”

“什么是她?”

“就是这个俞定延啊,你记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我大学选修过韩语。”

“当然记得,可是有什么问题吗?”

Mina拿着照片对着彩瑛,激动的说道:

“当年教我韩语的老师就是她,只不过她那个时候不是这个样子,她留着一头短发,还经常穿着皮衣,很酷的样子。我还记得她一直是单身,现在一想,我也能理解了。可是,为什么两个人离这么近都碰不到呢?”

彩瑛拿过照片,问道:

“那她现在在哪儿?”

“如果不出意外,应该还在早稻田大学吧。我也很久没联系她了,要是你需要,我马上打电话去问。”

彩瑛一把抓住Mina的双手,说道:

“拜托你了,尽快。”

(二十七)

“是吗?那麻烦您了,有空我一定去学校看您。”

挂掉电话,Mina拿笔在纸上写下了一个韩国的地址。刚刚她打电话给自己的大学班主任打了个电话,虽然问到了俞定延的现在地址,但她已经回韩国了。

“也么样?找到了吗?”

“嗯,三年前她就辞职回韩国了,现在在韩国的釜山国际高中教书。”

Mina把纸条递给彩瑛,彩瑛看了看纸条上的地址,肯定的点了点头,要是能够把这个人找来,也算是能让姑妈在去世之前能没有遗憾。

“釜山国际高中……那我得回去一趟,不管怎么说,至少要让她们彼此知道对方的消息吧。”

“说的也是,如果能最后再见一面,心里也能好受一点吧。”

彩瑛拿起照片就准备离开,Mina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说道:

“等等,你现在就走啊?”

“对啊,事不宜迟。”

“那你走了,店怎么办啊?”

“只能求你多帮我看着了,今天下午我就出发,如果顺利,明天就回来。”

“那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嗯……请你免费吃十次蛋糕喽,外加一份我新研究的草莓马卡龙,OK?”

“成交,早去早回。”

——

彩瑛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坐上了最快一班到釜山金海国际机场的飞机。

一下飞机,彩瑛就马不停蹄的往釜山国际高中赶,今天是星期五,现在已经下午五点了,如果再去晚点,就要放学了。

等彩瑛赶到学校的时候,学校已经开始放学了,她想冲进学校,却被保安给拦住了。

“诶!等等,等等,你是谁啊?”

“你好,我想问一下,贵高中有没有一名叫俞定延的老师啊?”

“俞定延老师啊,有啊,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是俞定延老师高中同学的侄女,我叫孙彩瑛。我的姑妈叫林娜琏,是她让我来找的,能否通报一下?”

彩瑛说话的方式方法很得体,保安看她也不像坏人,于是说道:

“那你稍微等一下,我打给电话帮你问问,好吧?”

“行,麻烦您了。”

稍微等了一会儿,刚刚那个保安面带微笑的从保安室里走了出来。

“刚刚我打电话问过了,俞老师说让你去教师办公室找她,我看你也不知道在哪儿,我带你去吧。”

“那真的是麻烦了,请。”

保安在前面带路,彩瑛跟在她身后,看着身旁不停走过的高中生,彩瑛感觉自己也回到高中一样。

“就是这儿了,那个穿黑色皮外套的就是定延老师。”

“好的,谢谢您了。”

“不客气。”

保安离开后,彩瑛轻轻的推开了教师办公室的门,她一步一步的靠近定延,直到站在她的身边。

“你好,定延老师。”

“你就是彩瑛?”

“是的,定延老师,我的姑妈叫……”

“你不用说,从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姑妈和你长的有点像,她……”

定延深呼吸了一下,一双忧郁的眼睛看向了彩瑛,声音略带颤抖的说道:

“她……过的还好吗?”

彩瑛摇了摇头,说道:

“姑妈她得了癌症,只剩下几个月的时间了。我这次来找您,其实是想求求您,希望您能去日本看看她,至少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在想您,只是苦于没有联系方式。”

彩瑛拿出那张有些发黄的老照片,双手递给了定延。定延接过那张照片,轻抚着照片上的人,眼睛里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这么多年了,原来你没忘记我啊……”

“定延……老师,您……”

“孩子,带我去见她,求求你了。”

————————

下一章剧情又甜又虐,准备好餐巾纸哦各位。

另外,最近up参加了一日一更的活动,到大年初一之前可能会天天更新,大家记得给up点赞投币哦,有什么写的不好的,请给up评论。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