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盖聂端木蓉篇】半生戎马一江湖,镜湖花月梦一场

半生戎马一江湖,镜湖花月梦一场

作者:一念寄浮生  

——如果季节更替, 树叶落地,银色满际,没能走回原地,我再做个梦给你,梦见我们相遇,没有话题满眼笑意,真的再见到你 再次拥抱你入怀中。



一剑一江湖,他曾策马纵横,百步之内,一剑封喉,让天下英雄闻风丧胆;一念一国家,他是鬼谷高徒,鬼谷传人千百年来影响王朝更替国家兴衰,一怒则诸侯惧,安居则天下熄;一处一荣华,他助秦王横扫六合,一统天下,秦王许他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更是给了他天下第一剑的称号,更是尊他为剑圣。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应该很快乐,他拥有了可以拥有的一切,可是他却是孤独的甚至悲哀的,他总觉得缺少了什么,直到那一天他的挚友荆轲刺秦王失败后托孤给他,他放弃了自己的权势,自己的地位,自己的一切。



一把渊虹剑所向披靡,残月谷帝国精锐铁骑死伤殆尽,他带着天明杀出了一条血路,这一路上为保护天明他也深受重伤,终于将他送到了墨家,他因伤势过重陷入了昏迷。

这时天明为了救一路上保护他的大叔去镜湖找有医仙之称的端木蓉,他终究是遇到了她,然而墨家人认为因为他,荆轲才会失败,所以端木蓉救人定下了规矩,秦国的人不医,姓盖的人不医,因打架斗狠受伤的不医。



然而明明知道自己不应该救他,她却鬼使神差地救了他,救了这个冷酷的男子,也许出自她本性善良,或许是出自她医者仁心,她让他第一次有机会看到了她,她淡雅素丽,她就如其名,如出水芙蓉一般。在日夕的相处间,她开始关注这个自己以前立誓不救的男人,这个男人仿佛永远那么谦卑,永远和她讲话的时候就是“在下”自称,称呼她一直是“端木姑娘”。



她的师傅念端是医家的一代掌门人,她的师傅临终之前嘱咐:阿幕永远也不要爱上带剑的侠士,以剑为生的男人。她含着泪答应了师傅,可是最终这个善良的女人还是违背了自己的原则,违背了师傅交代的事情爱上了这个冷漠无情的男人在高渐离怀疑盖聂的时候,她选择相信盖聂,将他护在身前。



在秦时明月夜尽天明中端木蓉为救盖聂甘愿扑上去挡住了白凤的羽毛暗器,身受重伤,她直到那一刻才明白师傅所说的话,在白凤暗算盖聂的时候,她挺身而出,为盖聂挡下了羽箭。她终究是违背了师父的叮嘱,爱上了这个男人,正如师父所说的,剑本身就是凶器,离剑越近的人越是容易受伤……她倒在盖聂怀里“盖聂你这个傻瓜,太容易受伤了。”医者只能救别人,却不能救自己,然而若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也不会有丝毫犹豫,她也甘愿为他而死,不论他是否曾经爱过她。盖聂抱着这个心地善良的她,才知道自己早已喜欢上这个不爱笑的姑娘,此刻的他心中的感觉是懊悔是自责。


端木蓉陷入了昏迷,好似那镜湖花月一场梦,两个沉默的人,刚刚一起等到一场花开,却落尽了繁华,岁月如水流淌,谁还会在年轮里守候花开?阡陌红尘,缘分聚散往来,让人又是那样无奈。今生只想和她长相依,今世只想视她唯一,明明刚刚盼到花开,谁知在人生不可预见里,那一次挥手道别就是从此诀别,那一次惆怅却是缘尽情未了的一声叹息。

那三千繁华,不敌她身姿清雅,指尖时光流逝如沙,化为他眼底苍茫蒹葭,他覆手倾天下,却无路可以归家,自己心底的约定终是镜里空花,永失天真换不回他一句带我回家。

在情感的世界里,很多人不会有一样的感同身受。只有真正的爱过一个人之后才会知道思念的味道到底是什么;只有当你真正走入一个人的内心后,才会感觉到那颗心里面,究竟藏着多少柔情。

一曲流水脉脉,苍茫日月依依流转,喷薄而出的是守望的眷念,他站在清溪的此岸,却怎么也看不见彼岸的她。她沉睡着,他和她的相遇与相知就如一场镜花水月的梦,这一场梦,千夜百辗,痛苦却不愿醒来。然而,他的生命中早就烙印上熟悉的倩影,这就注定了如影随形。这一季跌宕的片刻安静,相思依然,守候依然。



“你在做什么?”

“在削一把剑”

“你为什么要用用木头给自己做一把剑?”

“也许,它不会那么锋利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