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舰娘把指挥官拖去游乐场(威尔士&欧根)

说明一下,我在写一个文章时这个文章主要的指挥官会直接简缩为根挥官,而不是(铁血的)指挥官

正午,指挥官吃着威尔士现烤的饼干,温馨的望着正在沙发上欺负欧根的威尔士和脸气的通红的威尔士

威尔士不断的争挣扎着:“威尔士,你放开我,我可不会信你的鬼话!”

威尔士把欧根压在沙发上:“所以,你到底穿不穿(指了下桌子上的女仆装)”

欧根怒吼着:“死也不!”

(继续争斗)

指挥官喝了口咖啡,点开了手机

指挥官看了下朋友圈

(白鹰的指挥官)

哈哈哈,昨天收获到了一只真实的企业(附三张图,注:如想知此处,请把双眼望向我上个拙作)

♡长岛,(八)重嘤的指挥官,皇家(窑子)的指挥官……

企业:回来了就鲨了你!

指挥官看了下笑出了声来:“哈哈哈,还是这小两口会玩!”

威尔士和被迫穿着女仆装的欧根同时蹭了过来:“指挥官你在看什么?”

指挥官指了下手机屏幕上那张企业在(白鹰的)指挥官里充气的照片

威尔士捂着嘴笑:“没想到白鹰的灰色幽灵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y▽ ̄)”

欧根趴在指挥官的肩上:“指挥官回头把照片发给我,我去好好取学一下她(ಡ艸ಡ)”

指挥官喝掉杯中最后一点咖啡:“嗯,我在想……”

欧根和威尔士异口同声的说出:“出那个游乐场玩\(☆o☆)/!!!”

指挥官挥挥手:“不是…”

然而欧根和威尔士早就消失了人影

指挥官放下空空的杯子:“真是的…不过……游乐场…”

(几日后)

指挥官穿上风衣,拿上一个摄像机,带上帽子,早就起来了的威尔士疑惑的望着指挥官:“指挥官您要干嘛?马上就要去工作了?”

指挥官做了一个嘘的动作,走向卧室

床上欧根抱着枕头流着口水说:“哈哈…威尔士我喝不下去了,指挥官救我…哈哈……”

指挥官小心翼翼的向床头,趴在欧根的耳边小声的说:“Schatz,起床了哦~”

欧根摸了下枕头:“混蛋威尔士,挡住我了…”

威尔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指挥官的背后,拍了下指挥官,温柔的说:“指挥官,让我来吧๑乛v乛๑”

指挥官:“嗯。”

当指挥官走出卧室关上门时,里面便传来了欧根的惨叫:“啊啊啊!!!混蛋威尔士!不要扒我衣服!把我衣服还过来!”

指挥官看了一下表,无奈的说:“面对这种我老婆跟我老婆这种情况,我真不知道怎么来认知了(◉ω◉ )”

威尔士拿着欧根的睡衣走了出来*罒▽罒*

欧根穿着内衣冲了出来:“混蛋威尔士(*≧m≦*) 还我衣服(撞到指挥官)啊,老公?”

指挥官摸着欧根的小脸:“你啊…”

欧根疑惑的望着指挥官的行装:“老公你这是?”

指挥官扭了下欧根的小脸:“来吧,让我们一起去翘一天班(^_^) ”

欧根威尔士两人:“什么!Σ⊙▃⊙川”

(游乐场内)

路人对指挥官一行人议论纷纷,有的说指挥官好成稳,有的说威尔士好帅,但大部分说的都是……:“哇,这个女孩好可爱…”

欧根(羞耻*∞):“气死我了!!”

指挥官指了下过山车:“小天(指白鹰指挥官)说这个好像不错…”

威尔士:“我觉得可以。”

欧根看了一眼:“不行(;゚Д゚)!”

威尔士拍了下欧根的肩:“少数服从多数๑乛v乛๑”

欧根|゚Д゚)))(被拖走)

(坐完过山车后)

欧根趴在指挥官的怀里:“指挥官我承受不住了……”

指挥官按下快门

欧根:“老公你干嘛(;゚Д゚)!”

指挥官:“记录一下(๑>؂<๑)”

欧根无力的挥着双手:“删了!!”

指挥官:“我不ԅ(¯ㅂ¯ԅ)”

欧根(气晕)

威尔士拖着欧根:“丢人,你说是吧?老公?”

单身路人(小声):“我艹,人生赢家!”

指挥官无奈的摸了下威尔士的头:“你们两个啊……”

(游乐场的人工湖上)

一艘四人船上,欧根正喝着从重樱偷来的清酒发酒疯

欧根:“啊啦啦啦,Schatz,什么时候你可以一直陪着……zzzzzzzz………”

指挥官摸了下欧根的头:“真是的…”

威尔士也喝的不省人事:“哈哈……每有一个指挥官上任就会沉一个胡德,所以……zzz”

指挥官按下快门:“真是的,醉了也不忘了迫害……”

突然,喝醉的两人扑向了指挥官

指挥官:“???”

欧根拿着空空的酒杯:“指挥官,再一杯嘛~”

威尔士:“zzzzzz”

指挥官:“噗,你们两个真是……让我又但心又放心啊……”

(完)

那个…我有点懵……我删了重发一次咋就不行了(捂脸)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