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套路与反套路

春花欣赏完自家妖孽老公的美色之后,才想起来还要走剧情,虽然她真的很想念上官秋月,见到他的那瞬间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落泪了,可是眼前的上官秋月未对自己动情,自己扑上去就等于送死。

 

眼下最重要的是,让上官秋月喜欢上自己。

 

打定主意,春花飞快的从上官秋月怀里跳出来,佯装初次见面,含羞带笑道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

 

“ 以身相许?” 


上官秋月轻笑,他上下打量着春花,好像在评估这一答案的可行性。

 

上官秋月笑起来很好看,一双桃花眼眼波微转,媚惑倾城,眼下一颗泪痣更添风流,腮边酒窝若隐若现。


说起来她和上官秋月两个人,恰巧都是一边脸一个酒窝,春花以前还曾未此懊恼过,说是成对才好看。

 

谁知那人当时便指着自己右边脸的酒窝道: 


“ 谁说不是一对,哥哥和小春花脸上一人一个,不正好一对?”

 

“ 一对儿酒窝都分别长在我们各自的一边脸上,可见春花和秋月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 就像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

 

“ 哦?这说法倒是有意思。”


成婚多载,上官秋月早就习惯了春花口中时不时蹦出的新鲜词语。

 

虽然得到了浪漫的解释,但春花心里也难免遗憾,好在春花的遗憾在上官小星身上得到了成全。

 

上官小星不负众望,刚好完美遗传了两人一边一个酒窝,凑成了一对。

 

“ 以身相许?”

 

果然,无论在重来多少次,妖孽果然还是妖孽,上官秋月的反应与前世丝毫未差。

 

“ 当然是重金酬谢啦!” 春花讪笑。

 

“ 那姑娘觉得自己值多少金,嗯?”  


上官秋月慵懒的声线中带着一丝魅惑,最后一个字,更是尾音上挑,引诱味十足。

 

“ 曾有人同我说过,像我这样的姑娘,自然是无价。”

 

“ 哦?姑娘这是要反悔?” 上官秋月挑挑眉

 

春花眼见来人慢慢的逼近自己,上官秋月这人都多少年了,还在用这招,当初还言辞凿凿的不让自己用美人计,那他现在用的是什么?!


果然下一秒他一把揽过她的腰,似笑非笑的低头,骤然将彼此的距离拉近,两人顿时呼吸可闻,空气里到处飘散着暧昧的味道。

 

这可是美颜暴击啊!要不是春花意志坚定早有免疫力,怕是早就被他蛊惑,答应以身相许了。

 

“ 哪,哪能啊,我……”

 

几乎是出于下意识,春花就想去搂他的肩,可是她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倒,就被突如其来的飞镖吓个半死。

 

春花知道,是叶颜姐姐来了。

 

同当年一样,叶颜看到春花时有一瞬间的错愕,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春花不得不感叹这千月洞众人的表情管理真是太可以了,娱乐圈年轻的爱豆都没有这么优秀的。

 

“ 你是……”

 

“ 你认识我?”

 

春花本就喜爱叶颜,此刻看见她更是觉得亲切无比,当时上官秋月为救她真气尽失,千月洞叛乱不断,一直是叶颜主持大局,平息叛乱。

 

有了上官小星和上官月以后,他们两个没良心的外出游玩的时候,也一直是叶颜帮忙照顾两个孩子,所以春花看见叶颜是打心底里高兴。

 

叶颜低头默不作声,于是春花只好拉了她的手,亲亲热热的说:

 

“ 姐姐既然认得春花,想必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姐姐来自哪里?”

 

叶颜看到上官秋月微微颔首,这才答道: “ 千月洞。”

 

“ 千月洞?” 春花惊喜道:“ 那姐姐一定认识上官秋月了?姐姐能不能带我去见他?”

 

“你找他做什么?” 一直看戏的上官秋月本人突然插话道

 

“ 我!” 春花拍着胸脯骄傲道:“ 我!上官春花!上官秋月的姐姐,你说我找她做什么?”


“ 我一个姐姐,寻自家妹妹,何错之有?”

 

“ 上官秋月的姐姐?” 


上官秋月负手而立,语气依旧是慵懒温柔,不辨喜怒。

 

不仅如此,还是他媳妇儿和他孩子的妈,春花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 还不快带我去见她!”

 

他忽然笑起来:“ 好。”

 

“ 走吧。” 春花拽拽他的大袖子,可那人还是丝毫不动。

 

 春花忍不住催他:“走啊。”

 

 “ 去哪里?”

 

 “ 带我见上官秋月。”

 

 “ 你已经见到他了。”

 

 已经见到了?春花呆了呆,吓一大跳,上下打量着上官秋月,一脸诧异:


“ 你……你是男的?”

 

 “ 我像女人?”

 

“ 上官秋月,怎么是个男的?”

 

“ 谁告诉你,上官秋月是女的?”

 

似捉弄人得逞,他歪着头,脸上挂着惬意地笑,倒是比刚才那副妖孽样子更有人气儿一些,

 

“ 怎么,连我都不认得了?”上官秋月摸着春花的脸笑道,他笑容中宠溺的味道明显,宛如是一个纵容小妹的兄长,让人倍感温暖安心。

 

春花抬起头,喃喃自语:“可是,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 那又如何知道要找我?”

 

 “ 因为……春花秋月何时了。”

 

春花秋月何时了?有意思。


他嘴角笑意更浓,抬手刮了刮春花的鼻子:

 

“ 如今别的不会,倒学会了作诗,哪个教你拿我的名字开玩笑,越来越大胆了。”

 

 “ 我…….是谁?”

 

 “ 自然是我的妹妹上官春花了。”上官秋月捏捏她的脸。

 

“ 妹妹?”  春花失魂落魄的重复着这两个字。

 

见她没有反应,上官秋月微露不满,语气中有了嗔怪:“ 别人记不住无妨,怎的连哥哥也忘了?”

 

眼前的上官秋月实实在在就是个宠爱妹妹的温文尔雅的哥哥,若不是春花与此人生活多年,还真就信了他的鬼话。


春花将计就计,倒退了一大步:“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上官秋月笑道,似是知道她会这么问,无情练飞瞬间出扯开春花的衣裳:


“ 不是还在怀疑我骗你么,你身上自小就有个红色胎记,形似花蕾,所以才起名叫春花,不信你自己看。”


上官秋月所说没错,那记号她往常沐浴时已经见过多次,颜色鲜艳,位置私密,生在肩下,左乳之上。除了从小一起长大的亲生哥哥,确实不会有人见过。

 

 “ 如今可信了?”

 

春花“恩”了声,边整理衣裳边抱怨:“ 说话就说话,扯什么衣裳!” 


流氓果然还是那个流氓,春花心里暗骂道。

 

“ 自家哥哥,怕什么。” 


春花打断自己妖孽相公想继续耍流氓的念头,转了话题:“ 那我既是你妹妹,又怎会在凤鸣山庄?”


上官秋月摇头,轻叹声中透着自责:“ 早知道会害你变成这样,就不该依着你的性子,让你去办事了。”


春花就着他的话往下问:“ 办事?”


“ 都怪哥哥,这萧家凤鸣刀最是有名,哥哥就想借来看看,你一听就非要帮哥哥去凤鸣山庄偷心法,哥哥拗不过你,便答应了。”


说到这,上官秋月不禁做出懊悔的样子:“ 结果没想到妹妹心法没偷着,反而还失了忆,连哥哥都不记得了。”


“ 不就是萧家心法,哥哥想要妹妹在给你偷一次便是。” 


上官秋月似是没想到春花答应的这么痛快,有些错鄂,不过他反应极快,瞬间便又恢复了那玩世不恭的慵懒样。


难得看到上官秋月吃瘪,春花心下得意,乘胜追击道:


“ 莫说是这萧家心法,哥哥要什么,妹妹都会为你捧来。”  


这话虽然是春花有意逗上官秋月的,可的确是春花的真心话,何况那白道的‘道’也不过如此,那么谁又比谁高贵?重活这一载,她只希望上官秋月高兴。


上官秋月最擅长洞察人心又怎能听不出春花话里的情谊,他点点头,拍拍春花的手宽慰道:


“ 妹妹不必忧心,哥哥会暗中保护你的。”


竹林尽头


小的那个收了正在转的长笛,别在腰间:


“ 好戏可看完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大的摆弄着手中的花飙,笑得温柔:


“ 自然是回千月洞,谋朝篡位啊!”


小的抱臂,打了一个冷战:


“ 弑父谋反的事,我就不参与了,我要回去接妹妹,一觉醒来咱们都不在,她又要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 哦?反我造,人我杀,尊主你当?算计的不错啊?” 大的笑得更温柔了。


小的并不理会大的话中带刺,从竹林一跃,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 祝你谋反成功!”


“ 还有,我会争取早点回来继位的!” 


杀人谋反什么的,还是自己造自己亲爹的反,并且还要和自己亲爹合伙杀自己另一个时空的亲爹,这种诡异的活动谁要参加啊!这种恶趣味还是留着上官洞主自己玩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