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又穿回去了?!

本文其实是一个春花秋月相互套路的故事,比的就是谁比谁先掉马哈哈哈哈 哥哥拖家带口来寻小娇妻想想就有意思 原谅我是个坏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一切能重来,你会选择做什么?


是弥补遗憾还是顺其自然?


春花现在就面临这样的抉择,且不说她一觉醒来身边没有美人哥哥俊脸让她轻薄不说,还发现自己兜兜转转竟是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这些年上官秋月的内力已经恢复,千月洞在叶颜的帮助下也已经重建,两人更是育有一子——上官小星。


上官小星比他那个妖孽爹有过之而无不及,没事儿最喜欢和他爹一起在千月洞的竹林里倒挂着。


大街上看上了人家姑娘,两句谎话便骗来做了妹妹。


好在这姑娘是个孤儿,春花便收了这孩子做养女,不然这上官小公子可是落了个拐带儿童的罪名。


不过他们上官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都这么喜欢认妹妹?


难不成德国骨科也遗传?


春花都能想到一觉起来发现自己不见的上官秋月得多抓狂,不过眼下最抓狂的人显然是她。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游丝夫人和傅楼一直都是她心里最大的遗憾,还有那些个夹杂在她和上官秋月之间的误会,那些个她不在他身边的时光,她都想补上。


眼下这个局面,看来只有快些按照剧情走,才能重新回到上官秋月身边。


春花现在见到萧白只觉得恍如隔世,当年他拿剑刺破枕头的刹那,纷纷扬扬的羽毛落在两人周身。


那时春花只觉得浪漫极了,当初也是那一眼万年的瞬间,让她动了心。


可现在她心下只有思念,萧白越是这样她越是想念上官秋月。


“ 敢问姑娘芳名?可否知道杀害医圣的凶手是谁?”


“ 我,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春花知道萧白的正道一向不会为难柔弱女子,眼下保命要紧,保住了小命能去找上官秋月。


春花一边暗暗掐住自己的大腿根儿,疼痛果然瞬间让她哭得梨花带雨,她这张脸本来长得就不差,此番哭起来更是我见犹怜楚楚动人,果然成功激起了萧白的恻隐之心。


此时萧白也发现了那名册,春花,死而复生,失忆。


春花看萧白的脸色就知道自己这关算是过了,果不其然跟当年一样,她就这样被萧白带回了凤鸣山庄。


不过与当年不同的是,这次回到凤鸣山庄,她倒是安分守己的很,没有对萧白三番五次的撩拨,凤鸣山庄上下对她礼数周全,好吃好喝的供着她。


春花记得当年她就是在凤鸣山庄后山的竹林遇见的上官秋月,所以隔三差五春花就去这林子里逛逛,希望能早些遇见他。


手腕处空荡荡的,早已没了冰蚕珠的痕迹。不像那时,自己只要想见他了,便念个口决,那人无论身在何处,有多忙,都会巴巴的赶过来见他。


“ 哥哥,小春花很想你。” 春花将手腕贴近心口轻轻说道。


上官秋月在这竹林子里观察这丫头很久了,这丫头倒是每日都会到这竹林子准时来报道,像是在寻找什么?


难道她算准了来这竹林子能找到他?可她不是失忆了吗?这事情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眼下这小姑娘抱着自己的胳膊,一副十足的伤心模样,上官秋月捏了决,一朵花彪飞出,直冲女孩儿。


那女孩儿果然被吓了一跳,一时竟忘了躲开,一脚踩了个空,大叫着往后仰去。


春花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倒霉了,明明什么都没做,平白的就遭人暗算,她还没见到自家的妖孽相公,怎么就要挂了。


花小蕾的确不会武功,合格了一半。


千钧一发之际,上官秋月飞出,将人揽进怀里,那飞镖有惊无险的落在它处。


看到那女孩儿因为害怕还禁闭着双眼,上官秋月不禁笑道:


“ 别怕,睁眼。”


飞镖非出来的那一刹那,春花就知道来人十有八九是自己的美人哥哥,于是她放弃了躲避,打算赌一场。


春花知道,现在的上官秋月对自己并未有情,所以,此番她赌的是,上官秋月的好奇心。


她赌,上官秋月因为对她好奇,所以并不会伤她性命。


很显然,这次她赌赢了。


春花慢慢睁开眼,妖孽老公果然还是那个妖孽老公,这人一袭白衣,衣袂飘飘,不像个大魔头反倒像个出尘绝绝的仙人。


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虽怒时而若笑,即视而有情。若不是春花与之相伴多年,最熟悉此人的套路,还真会以为这人对自己有意思。


即使和这妖孽一样的男人同床共枕多年,春花还是忍不住花痴了把,不愧是自家男人,啧啧啧,就是优秀啊!



远处,竹林上站着一大一小两个人,两人俱是一身白衣。


“ 拜托,阿娘也真是绝了,这种时候也能犯花痴,真是智商堪忧。” 小的那个扶着额头有些无语道。


“ 还知道找哥哥,表现的不错。” 大的显然并不认同小的观点。


小的那个看着自己和大的那个同样的一身白衣颇为不满:


“ 阿娘真有毛病,明明你天天都在她跟前儿,干什么要把我也打扮得跟你一模一样?”


他扯扯身上衣裳,嫌恶道:“我最讨厌白色了,这千月洞一到冬天到处都是雪,别人都看不见我。”


“因为她觉得,我这样很美。”


大的摸摸下巴,接着好脾气的问


“ 那你长大了,想穿什么?”


小的想了想:“ 花的,红的,绿的。”


“ 你想变丫头?”


“ 谁说只有女人才能穿红的绿的!”


大的明显不想继续这个这话题,打断小的脱口而出的话,转了一个新的话题:


“ 这个上官秋月不好,不如我们合伙杀了他,让你当尊主怎么样。”


小的眼前一亮:“ 有意思。”


大的狂妄一笑,眸中寒光一闪:


“ 他险些伤了小春花,该死!”


这世上若非上官秋月本人,那谁又有人伤的了他呢?


小的看见自家爹爹这样,很是无语:


“ 阿爹,你对你自己未免也狠了吧。”


“ 无论是谁,伤了我的小春花,就该死!”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