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赚了275亿美元,可怕的特斯拉老板马斯克!

我们今天谈论的,可能是这个新世界里,最特立独行、最有争议的一个人。

媒体将他描述成身怀绝技的超级英雄,现实版的钢铁侠;也有人把他当成异端组织的领袖,或二者兼有。

这是埃隆·马斯克,1971年6月28日,出生于南非。白手起家,横跨七个高科技领域创业,无数人视他为精神偶像,称他的成功是“非人类的成就”。

查理·芒格所说:我能有今天,靠的就是不去追逐平庸的机会。

看一看厉害的人在做什么,在想什么,也许能帮你冲开人生的迷雾,坚定自己的人生方向。

很多时候,重要的不是知识,而是切身感受到“追逐的力量”。

1.带着目的学习

埃隆·马斯克,小时候被称为”天才少年”,并不是他在学校成绩出色。相反,因为他懂得太多,是最不受欢迎的小孩。

在生命中最初的八年时光里,马斯克和父母一起生活在南非的比勒陀利亚。

母亲梅耶是一名营养师兼模特,父亲埃罗尔是一名工程师。

但马斯克却很少能见到父母,只有一个女管家负责照顾他,但也只是偶尔来检查一下马斯克有没有打碎什么东西。

独自一人的马斯克只有看书,小学时就看遍了学校和附近图书馆的书,甚至翻烂了两套百科全书。

自己学会做炸药、火箭这些很容易把自己炸死的东西。

他很快成了周围孩子里最聪明的那个,不管什么问题,他都能在找看过的书里找到答案。

当妹妹想知道地球到月亮的距离时,脱口而出精确的数字。

有人怕黑大哭,他说”黑暗不过是没有光线”这种冷冰冰的科普语言。

没人喜欢总被纠正错误,大人不喜欢,小孩同样不喜欢。

“天才”马斯克因为懂得太多,孩子们拒绝和他一起玩耍;

学校的混混们像追捕猎物一样,整日殴打马斯克,每次都要打到心满意足,才会放开他。

8岁时他的父母离婚,担心父亲太孤独,马斯克执意回到了父亲身边,却一直受到父亲各种残酷心灵游戏的折磨。

学校里被殴打、排挤,回到家里,情况也同样可怕,小小的马斯克,从没有一处安全的容身之所。

情况在高中时开始发生变化,马斯克有目的的练习空手道、摔跤、柔道…在一次打架中,他一拳挥在了对方的鼻子上,把对方打趴在地。

从那以后,这伙人再不敢惹他。

谈到这段回忆时,马斯克说:

“恶棍们找的是那些不会反击的目标。如果你让自己看起来不好惹,对准他的鼻子狠狠来一拳,他当时可能会猛烈地还击,但你再也不会被打第二次。”

痛苦是外界的提醒,告诉我们有一些重要的东西,需要去学习,无论是自我保护,还是学一门知识。

目的清晰,把自己变得很饥渴,学习的欲望变得非常强烈,那学习的效果确实会好很多。

马斯克认为高中必修课荷兰语“毫无意义”,但荷兰语考试不及格就没法升学。他迅速学习,而且考了最好的成绩。

马斯克总是说:“我会尽我所能取得最好的成绩,我取得的每一个成绩都是有原因的。”

当马斯克开始造火箭时,实际上是个外行。但他脑子里的知识,却比任何一个火箭专家都多。

他是怎么做到的?答案是目标清晰的学习。

在第二次创业网络银行Paypal的时候,他就开始研究俄文版火箭机械类的书。并收集了全美火箭专业最好的大学里的教材,一点点自学。

创立SpaceX太探索公司之初,需要从俄国购买火箭。但俄国人要价太高谈崩了。

在坐飞机回美国的路上,马斯克闷头在电脑前几个小时,列出一张造火箭的详细表格,计算出各个细节与预算。

根据计算结果,他得出自己造火箭的成本,远远低于从俄国人手里直接买。

SpaceX的火箭专家们经常被马斯克堵住,追问某个阀门的作用、某个管道的结构、某个排线的方式…

很多人以为,这是在测试技术水平或能力,后来才知道,马斯克是向他们学习。

他习惯用像审讯似的追问方式,直到从这些工程师身上,再也挤不出干货为止。

SpaceX顶尖火箭发动机的设计师说:“其它公司CEO也许懂商业、社会、政治,但专业知识水平,没有任何人可以与埃隆马斯克抗衡。”

在SpaceX,火箭发射的核心关键决策,都是马斯克做出的。

要想掌控一切事态的发展和走势,他必须要知道的比所有人都多。

没有左右别人的力量,就不会有被服从的威严。

2.第一原理思维

“和埃隆·马斯克比起来,我们干的好像都是别人能干的事情,但他干的别人想都想不到。”——雷军

全世界视马斯克为偶像的年轻人,像信奉宗教一样,追捧着“第一性原理思维”这个想法。

第一性原理思考方式,让马斯克做出世界上第一台电动汽车特斯拉、第一枚可重复使用火箭。而这些,不是国家力量,仅仅是一个公司做到的。

什么是第一性原理思维?

《硅谷钢铁侠》的作者用一句话总结:凡事先从本质开始思考,然后再从本质一层层往回拾掇。

举个例子:

特斯拉早期研制电动汽车,遇到电池高成本难题,当时储能电池的价格是每千瓦时600美元,一辆车需要85千瓦时,价格将超过5万美元。

电池成本为什么这么高?电池的材料是什么组成的?

碳、铝、钢、镍以及一些分离的高分子,如果直接在伦敦金属交易所购买这些物质,需要多少钱?只需要每千瓦时82美元。

第一性原理的思维方式就是:我不是买现成的汽车电池去改,而是分析它的组合部分,然后采用笔记本的电池排列技术,重写了一个管理程序,成了今天特斯拉的电池。

2019年11月特斯拉Cybertruck

无论你推导出什么结果,你都非常清楚,自己的目标是根据“第一原理”推导出的必然结果。

在这样的思维模式下,既不会被暂时的困难吓到失去信心,也不会因为目标浩大而徒劳的努力。

2016年,马斯克成立 Boring公司,目的是解决城市交通拥堵,建造地下隧道网络工程。

第一条地下隧道,位于Space X公司(马斯克的火箭发射公司)地底下。

他在会议上,问需要多长时间,把所有的车从停车场挪开,开始挖隧道的第一个洞。

他得到答案是:两周。

于是,他仔细询问了为什么,在得到必要的信息后,他说:今天就开始挖,24小时不停,看看到周日能挖出多大的洞。

三个小时后,车全都不见了,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大洞。

那天,工程师们疯狂地在办公室,与街对面的停车场来回奔波。

在马斯克的脑子里,装着从第一原理出发的一系列推论:

如何想出一个点子?如何解决一个问题?如何选择创业时?

那开始使用下面的方法吧:

  1. 问一个问题;

  2. 收集尽可能多的证据;

  3. 根据证据发展可能的公理,尝试计算每一个公理是真理的可能性;

  4. 得出结论:这些公理正确吗?他们与问题相关吗?是不是能严格推出这个结论?有多大的概率成立?

  5. 证伪这个结论:找到别人对这个结论的批驳,打破自己的结论。

  6. 如果没有人能否定你的结论,那么你很可能是对的,但你不一定绝对正确。

这就是马斯克基于物理学的科学方法论。

科学的方法论,是解决棘手问题的最好工具。

很多人认为马斯克是个满嘴大话的人,总是许诺不能实现的妄想。

但对于跟随他的员工来说,这是最让他们抓狂、但也最令他们兴奋的地方。

马斯克这种对于工作预期时间不寻常的期望,常常激发了很多人的斗志,也逼出了让自己都惊讶的潜力。

第一次创业时,公司有人抱怨,某项技术根本无法实现变革。

马斯克一拍桌子,留下一句“我不想听你说这些废话。”转身离开。

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有你不去做,不去找方法。

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和马斯克,经常有很私密的交谈。马斯克也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能让拉里打心里佩服的人。

马斯克曾对拉里说:“你总是需要从一个问题的首要原则开始着手。它的物理本质是什么?需要花多少时间?需要花多少钱?我要做的话可以便宜多少?”

但在确定最有前景的那个项目之前,他可能已经考虑了几百、甚至几千个可能的项目。

马斯克的白日梦,不是靠煽情的呐喊和情怀,而是一条条从最基础参数出发,推导出的一系列技术问题。

3.聪明只是条件,执着才是关键

1985年,乔布斯被一手创立的苹果解雇,他说:

“有时生活会给你当头一棒,不要失去信念,我确信推动我不断向前的唯一动力,是我喜欢我做的事。”

1988年,17岁的马斯克,只身来到加拿大投靠亲戚,一边四处打零工,一边等待入学。

在加拿大读了两年书,拿到了奖学金的马斯克终于到了美国。这个时候,他靠着奖学金、贷款、每天打两份工,完成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物理与经济学双学位。

此后,开始了创业历程。几次创业,马斯克都展现了一种能力——洞察人心与技术发展趋势。

1995年,当别人还在围绕互联网争论不休时,马斯克创办Zip2公司——地图与点评的结合体,第一次整合了分类目录、地图、网站的垂直技术。

4年后,被康柏收购,28岁的埃隆·马斯克拥有了2200万美元。

当人们开始在亚马逊和eBay上购物时,马斯克打造了完善的网络银行“X.com”,后更名为Paypal。

当时,马斯克认为“网络银行将一统天下”,但投资人对此却嗤之以鼻。

Paypal有着硅谷史上最为精英的团队,也发生了硅谷史上最臭名昭著的“政变”。

2000年,趁马斯克新婚蜜月,一小撮人聚集在一起,怂恿董事会请彼得·蒂尔担任CEO(《从0到1》的作者)。当马斯克得知出事时,一切都已经难以挽回。

此后Paypal被eBay收购,马斯克赚了1.65亿,败于内部争斗,被逐出公司。但他终于有钱可以去做改变世界了。

2002年,马斯克创立SpaceX太空探索公司,研究运载火箭发射。

2004年,马斯克投资特斯拉,担任该公司的CEO。

2005年,34岁的马斯克身价超3亿美元,在互联网、清洁能源和太空这三个理想已经实现。

2013创立hyperloop;2015年创立OpenAI;2017年创立Boring


马斯克创业图 来源:混沌大学

他的跨领域创业能力,被人们称为“非人类的成就”。

但马斯克不是神,他只是个凡人。

2008年与2018年,是马斯克最难的关头,每日每夜在特斯拉与SpaceX之间痛苦选择:钱只够支撑一家公司活下去,必须要卖一个。

最难的时候,他公开在推特上嘲笑自己即将“破产”,甚至想到搬到前妻父母家的车库去住。

因为,他想要把最后一分钱,都投到他的工业帝国上去。

刚开始研发火箭的那几年,火箭发射连续两次失败,同时特斯拉收了订金,却无法向用户交货,有媒体甚至开设了名为“特斯拉死亡倒计时”的栏目。

数千万美元,化成爆炸后的大火球,像烟花一样从天空坠落。马斯克同SpaceX和特斯拉,一起摇摇欲坠。

记者与前妻在媒体上,对他狠狠羞辱,让马斯克颜面尽失,信誉像雪崩一样坍塌,用尽毕生心血的公司处于倒闭边缘。

当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第三次火箭发射时,又失败了。

那一天就像是世界末日。激情满满的工程师们,开始呜咽哭泣,所有人都身心俱疲。

做为工程师的骄傲、希望和梦想,都被失败击碎了一地。

但这些失败,似乎完全没有影响马斯克,也没有让他质疑自己。

他只是安慰所有人:“看吧,我们必须得完成它,不要害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的鼓励像是具有某种神奇的魔力,所有人冷静了下来,开始分析发射失败的原因,试图解决问题。公司从绝望,变回充满希望。

没钱,卖跑车、卖资产换现金;

火箭太重成本太高,发明新材料、新涂层;

时间太紧,甚至几天几夜不睡觉,连续每天工作10几20几个小时。

在马斯克的眼里,放弃,比杀了他还可怕。

他视丘吉尔的名言,为自己的信条:既然必须穿越地狱,那就走下去吧。

格雷西亚斯说:“经历过那种压力的人,大多数退缩了,但马斯克却变得更加理性,依旧能够做出清晰而有远见的决定。压力越大,他越的越好。”

这已经不单单是喜欢了,这是疯狂的执着。

4.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在《原则》一书中,作者向所有人提出一个问题:

想象一下,你的面前是一片危险的从林,冒着生命危险穿过去,就能得到更美妙的生活;

留在原地,则很安全,但只能过很普通的生活。

请你花点时间想想。因为不论形式如何,这是我们每个人,面对生活时,都必须做出的选择。

对于马斯克来说,他面临的,却不是选择是否穿越丛林,而是”如何在穿越这片危险的丛林时,不被杀死。”

第一次创业Zip公司,被康柏收购,马斯克一夜成为千万富翁;

第二次创业Paypal支付,被eBay收购,马斯克成为亿万富翁。

这个时候的马斯克,完全可以做个快活的花花公子,炫车炫女星炫炸天。或者做个投资人,赚更多的钱,过更奢侈舒适的生活。

但是,马斯克把全部身家,都扔进了一条来者皆死之路:火箭发射、电动汽车、新能源清洁。

并在这个世界上成本最昂贵的两个地方——洛杉机和硅谷,从零开始,打造极度复杂的实体产品。

他像疯子一样孤注一掷,仅为了科幻小说一般的目标。包括制造电动飞机、开发超级高速,火星上建城市、脑机接口、人工智能……

他的工业帝国,每一家公司都是跨领域、跨学科的实业公司。最重要的一点,在马斯克之前,从未有一家私人企业,在这几个领域同时活下来。

如今,马斯克拥有世界上最成功的两家清洁能源技术公司;

特斯拉电动汽车,与美、欧、亚的主要高速路都设置了特斯拉充电站,这个点对点的未来交通系统,将使美国可能成为拥有世界上最现代的高速公路;

SpaceX可重复利用的火箭,这将确立美国在太空载人载物领域的世界领袖地位。

这一切,都让马斯克四处树敌,想让他消失的人不断增多。

火箭探索技术,对抗的不仅是波音这样的美军工巨头,还有俄罗斯、欧洲、中国这样的国家力量。

马斯克与前妻曾一度担心如果继续研究“会招致间谍的暗杀。”

航天领域的生意,仅靠成本低廉是无法生存的,还要打理政治、利益交换,和违背商业基本原则的保护主义。

乔布斯在推出ipod挑战传统唱片市场时,也遭遇过类似阻力。但和马斯克那些以制造武器为生的对手比起来,音乐行业简直称得上有趣。

因为当扎克伯格一心想让你分享更多自拍照的时候,马斯克则是希望将人类从自我毁灭,和意外灾难中拯救出来。

当恐龙灭绝这类事再次发生时,马斯克希望,人类会有另一个选择,而不是像恐龙一样,原地等死。

2014年 9月,极客公园张朋与张一鸣、傅盛、黎万强、周航等一批中国新生代企业家,坐在埃隆·马斯克特斯拉总部的办公室里,问了一个问题:

“你决定做特斯拉的时候,电动车还没今天这么火,哪些因素让你判断这是个机会?”

埃隆·马斯克说:“我从来没觉得电动车是个‘好机会’。我其实一直觉得做特斯拉的失败率比成功率大得多。”

停顿了下又说:“我只是觉得这是应该要去做的事情,而且我不想苦等别人来实现。”

(似乎原话是 it’ s a right thing to do, and I’ m tired of waiting someone else to do it for me.)

易到创始人周航问他:难道你不怕失败吗?

他说:“我之所以去做,不是因为这些事可以成功,而仅仅因为我想去做,这是我对世界未来的主张。”

事实上,马斯克曾对一位投资人说过这样的话:我有武士精神,宁愿切腹,也不要失败。

担心失败,一定不是马斯克放弃尝试的理由。

尽管“把人类送上火星”的口号,看起来那么的不切实际,这却是马斯克的工业帝国一句独特的战斗口号。

马斯克曾在TED说过一段话:

大学学物理,我思考什么最能影响人类的未来,一个是互联网,第二个是可持续能源,再一个是外星移民。

就我个人而言,让人类成为跨行星物种,是我积累财富的唯一目的。除此以外,赚钱对我来说没有太大意义。

在所有人都不再相信英雄、不再有梦想的时候,我们需要这样的一个人,为遥远而不切实际的未来,做一些什么,一些可以落地的、一点点实现的事情。

如果你不做,我也不做,我们又何必嘲笑那些在做的人呢?

5.写在最后

认识他的人,都会被他坚毅的性格吓到,甚至经常有媒体公开骂他的性格和脾气。

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果马斯克是一个性格软弱的老好人,恐怕我们不会看到今天的特斯拉、火星计划。

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一个智力超群的富人,而已。

埃隆·马斯克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企业家,你从他身上恐怕学不到,与赚钱和成功学相关的东西。

有人相信,马斯克正试图通过研究最前沿的科技,用最优成本,改变人类的未来;

有人认为,马斯克只是打着技术革新的幌子、戴着拯救人类的伪善面具,四处招摇撞骗、唯利是图的商人。

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我们同样渴望英雄和神话,依旧需要信仰和意义。

当我们举目凝视,并试图触摸无限时,看着马斯克活的这么热气腾腾,也真是觉得特别带劲呢!

当你觉得人生没意思,不如存够20万美元,2030年马斯克火星计划启动,就去火星吧。

ref:

《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的冒险人生》

《马斯克,凝望深渊》

《马斯克的一小步:发布人类最强大的星际飞船》

本文是读者投稿,欢迎大家投稿行业深度文章,了解投稿详情请点击:原创投稿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