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渤罗/红兴】《为非作歹》9(视频衍生文/恶人黑化向)

Cp:全员/渤罗/红兴(极限挑战衍生)

分级:R(血腥暴力与死亡)

梗概:为非作歹,我很抱歉。


*剧情中二,地名AU,世界线AU,请勿当真。

*他们都是坏人,只是写文设定,这个三观现实生活中是完全错的。

*利益相关:我算是团粉+渤乐,cp吃主流红兴菠萝,乱炖完全接受。

*本章没有渤罗


9

孙红雷端着个霰弹枪破开餐厅的木门时,黄磊抬头看了看表,二十二点过半,心里腹诽了一句这大傻子竟然晚了整整十分钟。

赵九爷的人早在听见楼下动静的时候就下去了半数,现在这孙红雷端着把大口径的重武进来连个反应时间都没给留就连发开了火,将好几个站在前排的人给崩得皮开肉绽肠子都掉了出来。

黄磊也就趁这个功夫拿了桌子上的果盘盖在离自己最近的这个脸上,然后踩着沙发翻到了后面怕被误伤。近些年黄磊的心脏不太好,身手也不如以前灵活,要是说十多年前还能抢把手枪从旁边帮忙,现在除非万不得已为了安全起见他都早早脚底抹油避开集火区,毕竟用孙红雷的一句话——“磊磊全身的价值都体现在这个大脑袋上了”。

一番交火后,地上正如黄磊所说,躺满了分不清谁是谁的尸体,这个老狐狸从猫腰的沙发后面站出来,整了整自己的西装,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门汀的人也有几个受伤了,还有几个在处理现场,沙发上坐着个被打掉了半拉耳朵的赵家手下,孙红雷正在他对面摸着下巴看他。

黄磊站到孙红雷旁边,跟他一块跟眼前的人对视,但却说出句质问魔王的话,“不是让你把艺兴带过来吗?”

“我把他带过来了啊,人就在翠顶楼外——”“你知道我说的意思是,把他带进来。”

黄磊打断了孙红雷的话,大体对那比预料中多的十分钟的去处有了个猜测,这魔王把小幺带了过来,却不打算真让他进来,于是把他安排在翠顶楼场子外,解释了五分钟,不放心交代了五分钟,正好凑够多出来的时间,

“艺兴还小,别让孩子看这血赤糊拉的东西。”

“孙红雷,你带艺兴进堂口的第一天他就见过血了。而且艺兴岁数已经不小了,他早就不是个孩子了。”

孙红雷愣了一下,然后不再回答黄磊,而是针对起了眼前的人——“赵九爷去哪儿了,快他妈说。”

那个人只是抬头瞥他一眼,被打烂的耳朵已经凝成了血块。

“问你话呢!听见了吗?”

黄磊从旁边不耐烦地叹口气就不再理孙红雷,他知道这尊魔王又要逃避问题了。

孙红雷黑着个脸,突然站上茶几飞起一脚就踹在对方胸膛上,把那个脸上还挂着彩的家伙给踹倒在了沙发上,魔王行云流水般掏出枪举到身前,砰的一声,在慢半拍的尖叫中沙发上落了另外一个血淋淋的人耳朵。

“从现在开始,我每说一句话就蹦掉你一根手指头。”

“你他妈——”

“这是第二句。”砰的一声,子弹打断了食指嵌进了大腿里,魔王面无表情,好像既不觉得有趣也不觉得残忍,只是件稀松平常的例行公事。

“赵九爷去了局长那里!他去了警局!”

在撕心裂肺的痛呼中孙红雷得到了自己要的信息,他点点头,“很好,我知道了。”就举起手枪对准了对面人的中指。

“够了。”黄磊直接抢走了孙红雷手里的枪,砰地一声打穿了对方的额头迅速解决了这个曾经拿枪抵过自己脑袋的喽啰,“处理完现场就走,不要耽误时间。”

说罢,将手枪退了膛拍到孙红雷胸口,黄磊抽过旁边的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手指,带头离开了这个房间。

 

回去的路上黄磊跟孙红雷坐了后座,前面开车的是自己的一个亲信,外号叫蝎子,蝎子这人长得五大三粗看上去就让人心生畏惧,但跟了黄磊也算有七八年,黄磊常让他给自己开车。

神算子在后座揉着自己的眉心,孙红雷跟他交代现在的情况,“艺兴已经让他们把门汀调成警戒模式了,但赵九爷下定决心了要搞我们今晚肯定会动手,最近门汀的人都去邻省走货,人手不够。”

“我们避开锋芒,后半夜从侧门带好重要的东西先转移,到酒馆汇合。现在当务之急是把渤儿跟猪捞出来。”

“怎么捞?”

“你跟迅子,去局里把人带出来。”

“劫%狱?”

“嗯。”黄磊回了句,就不再言语,像是受了累需要休息。

 

黄磊不止一次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跟孙红雷观点合不来,但这一点没影响他们有过命的交情。这其中有一点合不来,关于的是六人里面的老小。

说是老小,但其实张艺兴比他们小了一轮,真论起来这个岁数就算做孙红雷的儿子也不为过,加之十五前真正让他们起家,也真正让“五位爷”变成了“罗刹老六位”的那件事儿,黄磊觉察出来孙红雷对家里的老小是有愧的,这种愧疚久了甚至成了魔王的习惯,甚至说心病,所以他孙红雷就得使劲地要对张艺兴好,他得把张艺兴当孩子,忍不了他受一点委屈,仿佛一旦这人受了委屈,就是自己的失职,就千错万错了。

黄磊作为张艺兴叩了头的师父是懂这小子的,老幺天性干净,但他绝不是天真地不谙世事,相反,这孩子执拗又倔强地过分,要说真想干成件什么事儿要对自己下狠心,他们五位都尚且会对自己留份余地,唯独这最小的张艺兴就真敢张开双臂冲着满是尖石的悬崖下跳。

说他傻吧,可能也是傻,可能也不是,做人到张艺兴这个纯粹的地步或许也就成了另一种层面上的“大智慧”,但这其中含含糊糊说不清的东西太多,黄磊琢磨出个头绪也是因为自己是个旁观者清,也不好一副好为人师的样子非要去叫醒那些个“当局者迷”。

但黄磊起码能说清一点很简单的逻辑——他们是个毒窝,这五位都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家伙,有可能唯独剩这一个是个干干净净的好人,而且他们还能这样紧密地连系在一起吗?

张艺兴自成年之后就一直在试图完全融入门汀的生活,但五位哥哥偏偏成了阻碍,这其中阻力最大的又恰恰来自对他最好的孙红雷,乍听起来好像是个摸不着头脑的说法,但黄磊自己都明白这种感觉,明明张艺兴早就不是那个抱着自己仰着头叫师父的小孩子了,他早就长开成个大人了,但还是心里会怅然若失一下,想着这小子长得也太快了,像是时间跟自己开了个玩笑。

黄磊这样想,但他总归能压制住自己这种心情,而孙红雷就不同了。虽说“骗了你一次,赔了你一世”听上去有那么点言情小说的不切实际感,但黄磊品了品这句不知从哪儿无意听来的话的含义大体也还真能解释魔王和老小的关系,有时候黄磊甚至觉得,魔王对这小子好,不是单纯地好,甚至是在矫枉过正地降低自己内心的愧疚感。

他这尊血泡出来的魔王也会愧疚——黄磊每每想到这里总是忍不住摸摸下巴——真他妈是件稀奇事儿。

想到这里魔王就真的“移樽就教”来到了黄磊的书房,他们这个地方属于门汀区的核心聚落,说白了就是中枢神经,半年前王迅吭哧吭哧从那个近些年突然在道上出了名的中立组织“猎杀会”旗下购进了一套监控设备,经过手下一系列琢磨改进还真就给门汀区的运作系统更新换了代,这其中一条体现就是他给黄磊的书房墙上装了个大屏实时监控预警系统,真正给黄磊这个“大脑”配了个“大脑”。

这个戴眼镜的大松鼠终于费大劲和几个手下淘换过来的科技宅把这套系统搞出来的时候,推着眼睛指着这屏幕对剩下几位拍胸脯——“看见了吗,科技改变生活,都二十一世纪了老几位。”

“行了吧,唉又不是你搞的,人家搞得好不好啦。”黄渤又忍不住地在那个时候揶揄了王迅一下。

 

现在黄磊就站在这屏幕前,皱着眉看孙红雷。

“黄磊,你非得让艺兴去吗?”

“红雷,我还是那句话,艺兴早就不是个孩子了,他有自己做选择的权利——”

“可是他是自我选择吗?你明明知道只要我们开了口,艺兴他不会拒绝的。他一直就是这样。”

“红雷,小猪的活儿也危险,渤儿的活儿也危险,你为什么就能放开手让他们去干?”

“他们肯定没有问题——”“那你就是说你不相信张艺兴能办成事儿?”

“这不一样!”孙红雷有些激动,仿佛黄磊的质疑是什么刺耳的侮辱,“渤儿和猪在入伙之前就已经混在道上了,他们有足够的经验。”

“红雷,我就跟你说一点,你一定得接受——”黄磊叹了口气,还是把话说下去,“我们是一群坏人,艺兴被你带回来的那天就意味着他已经踏入了这条道,而他要想真正融进这种生活,真正成为六个角里面坚固的一环,他绝对不可能一辈子不做坏事。除非——”

黄磊摇摇头,“你一开始就没有把他带回来。”

 

就在孙红雷想接着说什么的时候,王迅的消息传了过来——“磊哥,从侧门埋伏的一露头就都做掉了,没问出什么有用价值。现在正门那边还没有什么动静。”

“不用着急,这还没到午夜呢,戏还没开场。”

黄磊转过头,对孙红雷笑了笑。

“起码我们有一点要感谢赵九爷,他可以帮我们清清这门汀区,这么多年了,有些脏人也该清掉了。”

 

黄磊运筹帷幄惯了,这次也不例外,他推开了窗子,腥热的潮气从远处的海一直越过城市街道打到他脸上,这回跟赵九爷直接对着干不是件有十足把握的事儿,但确是一步极其有必要的险棋,如果能成功,黄磊知道,他们六个收获的将不仅仅是整个西南的地位和货源。 

更多的,将是给他们六个人之间的铁链烧得滚烫再狠狠落下一锤,或许这一锤下去他们数十年的成果给砸的粉碎,但更有可能,会将他们彻底铸成一块铁板。

远处城市的灯火连成一串,仿佛流淌着的滚烫铁水,等着有人舀起一瓢,掷到黑夜中,在震耳欲聋的锤击下,溅起炙热的万千火花。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