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经济和三农

事先声明,以下皆为我个人主观认为,如有不符合学术,不符合常理的地方,可以留言,供我学习。

但,勿喷

1

在之前啊,我一直都在看曾仕强教授的视频,作为b站的一份子,我是很爱学习的。

当然,爱学习的我,自然也会看好多视频,像郎咸平以前的演讲,我也很喜欢看,因为他说的很有道理,能引起我的胡思乱想。

不过我看郎教授的视频不多,记忆尤深的是他对我们国家00-08年那一段时间作为流水线角色的阐述。

但是你要是问我,还记不记得他说了什么,我只能回答,不记得了,但是却引发了我对时政的兴趣。

也包括对金融行业的兴趣,但是我本身呢,是从前弱电施工行业的施工员,我是偏技术行业的。

炒股呢,我也炒过,按照我的算法,1000块钱呢,赚到200万好像是需要连续93天的封板,也就是每天涨停10个点。

所以呢,我投了5000块钱试试,然后亏了……

所以我也觉得,其实炒股好像不难唉,难得是你好像赚不到钱。如果股市的钱那么好赚,那么问题在于,钱从哪里来?为什么你赚钱,而别人不赚钱?

而问题又在于,如果人人都赚钱,那么钱从哪里来??

能问出一个问题,表示我们开始对知识的好奇,但是如果不能给出答案,拜托,还是不要问了,别人的答案是说服不了你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找属于自己的答案。

有人说,人走在结冰的路上要小心,因为很容易滑倒。很多人说这是经验,是答案,但是即使它存在,也始终阻挡不了不停的有人滑倒。

就像你也阻止不了不停的有人把自己的钱,投入股市,指望它升值,然后自己在高点把它卖掉,赚一笔差价。

事实上,炒股的人都是这样想的。

都说我们中国人向来只会做多,因为我们中国人都是股民啊,无数的钱投进去,当然会涨。

那么谁会做空?

外国人,也只有外国人。


2,

所以,如果你问我,究竟什么是金融学?

那么我会告诉你,人为的引起经济波动的,就是金融学。


金融学作为西方的学科,被引入中国后,那种穿着西装革履,行走在群楼林立之间,动动手指就是成千上亿的货币,多么让人向往。

想想那种,优雅的拿着香槟,轻啜一口,对着旁边的制服美女,指着前面的大楼说,这栋楼,我能买下。

多么的壕气,那种快意恩仇让人从脚底爽到头顶,谁能抵抗这种诱惑?

啊,多么美好的人生呀……

我坚决不要做整天带着安全帽,攀登在手脚架上,一步扣一次安全带,汗流进眼角泽的眼睛不停的流眼泪却来不及擦掉的工地狗,所以我一定要学金融,要做金融专家!!!


从来没有那种行业或是职业,能像金融从业者这样,让人着迷。甚至,连很多未经世事的学生也认为,他们学了四年的金融理论,就可以做一个指挥着成千上亿的rmb去攻城掠地。

但事实上,现实中你得把金融学和金融业分开。

因为金融学是学科,它是客观的。而金融业是主观的,很多金融系学生的确比普通人要强,懂指数,懂分析,懂操作,但是永远不要忘记,当你还不是拨动这个弦的手之前,你只是在这个弦上随着弦振动的灰尘。

所以,以此告诫。


嗯,前面说了,金融学本质上是主观存在的,也就是我要去拨动这个弦,所以我才能观测。

因为金融的体系是建立在均衡上的,均衡就意味着它是没有参照物的,虽然它也在变化,但是它的变化是随机的,不可复制的。

所以我们为了观测它,研究它,所以我们要主动的去拨动它。


这也是西方历来的观念,动手能力极强。

西方几乎所有的学科,都是建立在动手能力上的,特别是医学。

其实我挺想问,小白鼠和人体到底哪里相似?如果你要说小白鼠虽小,五脏俱全啊。可是小白鼠不是太小了吗?

我们古代的先贤研究人体是通过死人。研究穴脉都是通过自己练气的。

所以很久很久以前,我们中医就有人体完整的解剖图,只是没有传承给我们现代人。

为什么我知道有?因为华佗是内科大夫呀,他如果不了解人体结构,他能开一刀研究一下吗?


嘿嘿,说回正题。

 现在人总把金融学和金融行业混为一体,怎么说呢,有点狭隘吧。

但是也没错,金融行业本质上就是主观的干涉经济,资本就是拨动那个弦的手。

而金融学就是在弦被拨动的时候,客观研究的学术。

所以一个是手段,一个是方法。两者合一,就形成了一个新东西。

这个新东西呢,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毕竟我也不懂金融学。

我暂时取个名字,叫做窄向经济。


说这个之前,我们要先说下一个客观存在的东西。

经济是什么?

在我们中国的历史上,最开始是用贝壳换粮食等资源。

到了后来,国家觉得贝壳太low了,我们千秋万代,而贝壳却是会腐烂的,我要怎么保存我的财富呢?

于是我们的祖先一想,政委,拖我的意大利铜来,哥要铸币。

 于是呢,正规的货币就有了。国家规定货币的价值,一个货币能买多少生活物资。

但是这个时候,经济的定义和现在差的还很远。

直到有一天,一个姓赢的大佬诞生了,他说“朕乃赢,秦始皇,打钱!”结果大家纷纷向他打钱,于是他统一了华夏,实行了车同轨,书同文,顺便还发明了一样东西,经济。

我们历史上什么时候开始有经济的?我个人认为是从秦统一开始的。

因为秦的统一,把原先的封地分割治消灭了,所以那些封地的农业自循环被打开了。这个时候才开始有了经济这个词。

而秦之前,无论是商,还是春秋,战国,都是实行的封地分割制度,而中国又是农业国家,所以那些封地都是依靠自己封地内的物资生存。

即使有邻国之间的货物交换,也是以不对等的不等价方式交换。

而秦统一之后,因为货币也统一了,封地分割也没有了,所以这时候可以有了跨大地区的货物交换,而且是等价交换,所以才产生了统一的经济体系。

我们现在也是,我在中国的rmb是等价于实行汇率交换后的美元,日元,欧元的。也可以在中国任何一个地区购买等价的东西。

这就是经济的的体现。

经济一方面是指货币的购买力,恒定能力,另一方面,也能统筹市场的交易。


经济学科是一个特别复杂的学科,但是经济学科和金融学科不同的地方,我个人认为是这样的。

前面说了,金融学科是主观性的,它的存在是认为的干涉市场的走向。

而经济学科也同样是研究市场的,从它的单一性来说,它是客观研究市场的走向的。而从它复杂的角度来说,可能被人为干涉的因素,也会包含在其中。

所以他们看起来是经济为父,金融为子,但其实是平行的。


我们举一个例子。

秦始皇让文官去市场调研,主要研究什么呢?

粮食价格,粮食库存,还在生产中的粮食的产量,以及粮食的消耗量。

其中,还在生产的粮食的产量在它进入市场前,还是一个变数,因为它会有天气变化,减产,各种未知因素干扰它最后的结果。

而已知能统计的就是粮食的价格,库存,粮食的消耗量。

那么以市场的结论来看,从正月初一粮食卖1两金子1000斤,到了年末腊月三十,粮食仍旧是一两金子1000斤,那么可以得出的结论是粮价稳定,供满足于求。但是客观因素里,比如穷人买不起粮食,饿死了。或是人病死了,战死了,或是修仙成功飞升了,又或是被秦始皇派去开发火星,而不吃地球的粮食了,这些客观因素显然是不在这个结论里需要参考的。

因为经济学是客观的,它只取决于供应的现象,市场的波动。

当供大于求的时候,会不会降价?其实不会。

但当求大于供的时候,会不会涨价?会。

为什么供大于求不会降价,而求大于供却会涨价呢?

因为市场不是均衡的,市场也不需要遵守均衡理论。

而我们金融学的均衡理论也很简单。

取一个时间轴,比如一年。

然后观察这一年的供求关系和涨幅比例。

然后对比过去几年的数据,得出一个上下幅度的峰值。

然后根据今年预计的产量,假设需求是恒定的,那么我们便可以人为性的去定出一个固定的售价。


这样可以保持竞争力。

因为生产是线性增长的,时间越久,投入市场的物资才会越多,那么在生产的最开始,也是价格最贵的时候,而随着时间的增加,物资也会越来越多,就必然会产生不可预计的库存,所以为了均衡化,我可以先定义和固定的价,虽然一开始没有赚那么多,但是我占有了市场。而当我有了市场以后,后面哪怕成本降低了,我能赚钱了,我也不用担心。因为一开始,我就可以通过低价把别人打倒,所以完全不会有人和我竞争。

而我既不降价,又不涨价,既可以得好名声,又可以赚大钱,因为我生产多少是我说了算,哪怕我库存一大堆,没事,只要我不说,也没人和我竞争,那我依然可以稳定卖掉。

所以,均衡理论看起来不实际,其实是很有用的。

看起来很有道理,却是非常不实际的。

因为它是主观存在的。

3,so,那么说到这里,事情就变得比较有趣了。

我们可以看到,当一个商家运用均衡的手段来控制自己商品的价格的时候,这时候它处于垄断性,有定价权,享受着巨大的市场和收益。

那么会不会有危险?主观的来说,是不会的。

但客观的来说,会。

因为市场属于大家共有,但是经济属于国家持有。

现在市场的一部分被一些聪明人通过均衡的手段垄断了利润,但是在整个市场而言,因为它的均衡性,所以这一部分市场成了死水。需求是固定的,利润是固定的,接下来只需要控制固定的产量就可以了。

而当这三者稳定下来,形成了铁三角,那么就形成了垄断的行业。那问题来了,如果每个行业都这样,那国家还有没有必要存在?显然是已经被架空了。

这是极其危险的,所以国家需要通过经济调控,来打破这个行业的垄断,让它回归波动状态。

为什么要回归波动状态?因为波动的市场才是自由的市场。

当市场开始波动的时候,可以通过主观的调控来平衡市场的供需,这是政权体现其权威的特性之一。

如果没有政权,相信我,每个行业都会被均衡,最终形成资本团体,而资本团体最终会抱成一团,控制这个市场需求的所有人。


而抛开结论,重新说回关系。

   我们现在知道,在一个商品品种里,我们是可以通过均衡手段来控制这个品种的利润,产能等等,那么它这种金融性的手段和市场又有什么关系?


我们回到秦始皇那里,文官经过一年的调查,回复秦始皇说,“陛下,市场上粮食很充足,经济稳定”

秦始皇说“好,甚好,既然这样,我想修个阿房宫,先鼓励生育吧,打人口提上来”

于是文官发布鼓励民间生育的公告,一时之间,平民百姓纷纷感到太平盛世多生孩子是好事,于是开始生育。

那么这个时候,我们要思考,为什么要切入这一段?

我们假设这个秦帝国有5000万人口,修阿房宫需要30万,修不修的起?显然是修的起的。

为什么要先鼓励生育再修?

其实这是一个哲学问题,也是一个经济问题。

以一个稳定的市场而言,人们关注的不是产能,因为他们并不知道产能是多少。他们也关注不了库存,因为他们更不知道库存有多少,消耗有多少,资源有多少。

人们关心的是会不会在自己去买的时候买不到?买不到意味着什么?买不到这个,别的能不能买到?如果都买不到,意味着什么?

平民百姓,自始自终都会关心这个问题,甚至可以说,人对于生活物资的关注是要超过死亡的。

而为什么要鼓励生育?

鼓励生育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转移民众的关注点,另一个是以新生人口来换取即将消耗掉的人口。

因为市场已经趋向于平衡,那么主动的打破平衡无非是两个结果,一个是供不应求,一个是供远远大于求。

市场体现的是平衡的供求关系,最终剩下多少库存,是生产者要思考的问题,而不是市场要关心的。

所以我以上面的例子来阐述这个。

回到秦始皇,秦始皇又把文官叫来,说你去民间统计下有多少新生人口,壮年人口减少了多少。

于是文官去了民间,统计了一下

回来告诉秦始皇,增加了80万的新生人口,壮年从2000万减少了40万

秦始皇说,好,发布公告,征兵修阿房宫。

那么这里也指出了一个问题。

人口的增加更能稳定市场的稳定性。

因为产能和人口的消耗都是线性的。

增加人口不会一下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反而有利于商家消耗库存。

但是如果人口突然减少一部分,供马上就会大于求,很快就会让商家不敢生产,而一缩减生产,就会导致通货膨胀,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那么问题在于,为什么缩减会导致通货膨胀?

这个是有原因的,我们把视角放在商家这边

假设这个市场的需求每天是5000,有5000个员工,每个人的工资是1,经过长时间的稳定市场,生产磁盘会遵守均衡原则而降产量控制在5000多一点。

而缩减的原则也是生产力和成本的因素。

好,那么这个商家经过几年的稳定,最终把生产控制在多一点来保持损耗。

而现在市场的需求少了,我们假设市场的需求少了100。

那么第一天少了100,第二天200,这种逐渐累积出来的数字是巨大的。

当然,你也可以说,既然市场这样稳定,那我总会多出一个4900出来,到时候一起卖掉就行撒。

现实情况是这样吗?

显然不是,从市场第一天减少需求,你会不会在意?不会那么在意。那么随后每天都固定的减少,你会不会在意?显然会。

那市场给你放了一个产量减少的信号,在你这边,作为商家,你又要控制产量和成本均衡,又要去预测减少的量会不会稳定下来。

而另一方面,敢不敢贸然减产或是裁员?显然是不敢的。

因为市场有可能会回升,但是也有可能继续下跌。

而一但一个稳定的商品突然出现供不应求,结果会是致命的,那就是民众都知道产能不足了,因为买不到了。买不到怎么办?买别的,或是加价买。

如果加价买,是不是相当于民众自己主动贬值了货币?

那么他们会想,这个产能不足,那个产能会不会也不足?

如果大家都这样想,很快就会出现抢购潮,囤货。对商家而言,产能当然是足够的,但是生产是线性的。商家不会无限制的生产。所以只会有有限的库存,而不会有无限的库存。

所以市场上突然出现了抢购潮,囤货等等,哪怕是没有金融危机,也会造成金融危机。因为钱被民众自己贬值了,他认为钱买不到东西了,所以他会花钱买。

而参与抢购的人都会这样想,结果自然就是民众的抢购打破了供需关系,让这个平静的弦突然崩到了极致。

而对于商家而言,市场的风向已经变动,他不敢贸然增加产量,也做不到。他现在也控制不了价格,因为别人愿意花更多的钱保证自己一定要买到。

所以结果就是通货膨胀。

而这个结果几乎是任何市场任何行业都会经历的。

从市场的角度而言,通货膨胀和金融危机本质上是很微不足道的。

因为货币的价值对于民众而言,还是恒定的。

民众知道自己花多少钱,能买到多少东西,他不需要关心这东西有多少库存,有多少产量。

他关心的是他是不是付出了一样的代价买到了同样的东西。

但是,为什么历来,金融危机带来的通货膨胀都导致市场的均衡一直处于拨动状态?

因为对于商家而言,生产是原材料和人力成本的输出。如果原材料涨价,那么生产成本就会涨价,如果商家还生产,就会亏本,而持续亏本,就会导致自己的资金缩减,甚至负债,倒闭等等。

所以历来,金融危机席卷美国的时候,都会很多人破产。像把牛奶卖出去会亏的更多,所以宁可倒掉也不卖,实际上也是导致金融危机持续和更严重的原因。

在市场上,供大于求才能形成稳定是基本原则,而对民众而言,即使货币贬值对他们的影响也不大,但是如果货币买不到东西,或是东西太贵,就必然导致人们为了获得必须的东西,会花更多的钱,而国家的流出资金是有限的,当人们从银行里取不出钱买东西的时候,就造成了货币紧缺,也加剧了金融危机。

而对于商家而言,卖出去亏本,但是如果他卖掉,虽然亏了,但是可以把市场稳定下来,从大局来看,商家亏的始终是有限的,而当市场稳定的时候,他亏的仍旧能持续的赚回来,而如果商家不卖,造成货物短缺,那么就造成了钱真正买不到东西的局面,那货币没有了价值,自然就崩了。

一崩就百崩。


历史上,08年的时候,中国为什么不仅没有收到波及,反而赚了数不清的钱。包括对内投资的四万亿为什么没有造成贬值?


以我的观点来说,不是国内没受到影响,其实国内的影响也非常大,但是国内没有出现那个情况是国内强制商家把东西卖出去。

因为货币贬不贬值,是以民众消耗为参考的,如果市场有,民众却买不到,那就是贬值。

如果市场有,民众也能买得到,那就是没贬值。

而以我们中国来说,我预测当时人民币其实也收紧了,所以央行应该是已经将4万亿投入银行了,但是这四万亿的现金流还没有产生流动,所以它只是数字上的增加。

而当金融危机初始的时候,我们国内没有出现抢购潮,第二国家引导以下乡的方式消耗厂家的库存,回笼资金,就是这种让民众没有收到影响的情况下,所以才避免了被掠夺。

而实际上,rmb到底贬不贬值,是什么决定的?

不是国际决定的,是国内的民众决定的。

以当时来看,哪怕rmb兑换美元贬到了1:100,民众持有的钱也还是那么多,存在银行的钱也还是那个数字,取出来也仍旧是那么多。

关键在于,民众抢不抢?物价涨不涨?民众抢,物价百分百涨。民众不抢,依然继续生产,等汇率回升,自然就度过了金融危机。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亏的是厂家和国家。

如果厂家继续生产而没有库存,那么随着原材料的增长,必然是亏本的。

而国家如果不维持汇率,就要消耗大量的货币购买原材料,而等金融危机过了,国家已经付出了大量的货币,虽然保住了产量,但是还是亏了,还是要慢慢贬值平衡货币。

而因为那四万亿没有真正的投入市场,所以想一想,还是贬一点点吧,就投入了基建。毕竟大家都在贬值,你不贬那你就是阴谋家,天然的背锅侠,一定会被人争对。


长篇连载,未完待续,先写一期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