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过会发光的小猪佩奇么?—九辫儿

日常(九) 

一个懒散的午后,杨九郎侧摊在柔软的沙发里看着电视里的球赛,沙发另一侧的张云雷手指滑动着手机,除了电视里的解说声儿,两个人安静的出奇。一旁的张云雷侧过头看了一眼看电视正投入的杨九郎,又低头看了眼手机,一下下地咬着嘴唇若有所思。“哎呀,嘛呢嘛呢!瞎传什么呢!”九郎一脸不爽地坐起身来挠了挠头。张云雷被九郎的举动吓了一激灵,“你吓我一跳!别一惊一乍的好不好?”杨九郎看了一眼张云雷,伸出左胳膊朝他一摆手,“瞅你那点胆儿,过来过来,抱抱。”张云雷听话地爬过去依偎在杨九郎的怀里,九郎勾着张云雷的脖梗,张云雷把头靠在九郎肩膀继续刷手机,“翔子,你看这个好看吗?”张云雷把手机拿给身边的九郎看,杨九郎扭过头看了一眼,斜着眼盯着张云雷,“嘛呀?!要纹身是么?”“好看不好看嘛?”“不好看!”说完杨九郎又盯着电视,“我告儿你昂,看看得了,别往身上弄这玩意儿。”张云雷坐直身子看着他,“怎么了怎么了?!你上大街上看看去,现在人都纹,好看着呢!妾勺!”“嘿!张云雷!我跟你说昂,就你这皮肤太敏感,碰一下就红的主儿,弄不好还过敏,感染!再说了,纹身多疼你知道么?!”张云雷“哼!”的一声推开了九郎,“我不跟你好了!”起身去了卧室。“我为你好昂,你怎么就一点儿也不听话!”杨九郎继续侧摊在沙发里看比赛。 

第二天中午,张云雷的快递都寄到家了,杨九郎还没睡醒。只见拿到快递的张云雷徒手启齿咔嚓的把快递拆开了,双手举起自己买的纹身贴纸慢慢欣赏着,“这个好看!诶诶,这个也好看!不看了,赶紧试试。”拿出一个克罗心的,绕着左手手腕一贴,沾点水,撕下来一看,立马星星眼,“也太好看了吧!”又剪出一个渐变橘红色枫叶🍁,放在黑色克罗心手链边比了比,摇摇头,不搭。又伸出右手,比划了一下,不行,不能让那小眼八叉的看见。撸起袖子,贴在了胳膊上,张云雷满意的看着橘色枫叶,“哎呀,漂亮!”玩着玩着贴上瘾了,在一堆贴纸里翻了翻,“诶!我的小猪佩奇在这呢!”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贴哪呢?掀起衣服,对着镜子,贴在了肚皮上,就这样,太平歌词老艺术家立马变身张满月,玩的根本停不下来。卧室里迷迷糊糊地九郎一摸身边没人了,自己也没心情再赖床了,起床穿鞋出去找人。张云雷听到卧室的脚步声儿,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赶紧把霍祸的一堆收拾干净,朝卧室门口走去,卧室门一打开,张云雷伸出双臂抱住了刚睡醒的九郎,没给懵懵的九郎一点儿反应时间就挂在了他身上,一脸撒娇,“翔子,我饿了…”杨九郎往后一个趔趄把张云雷往怀里带,差点儿没站住,“诶哟我的祖宗慢点儿昂,摔着我到没事儿,我都怕你这一百多颗钉子洒了,扎脚。”张云雷一巴掌打在九郎胸口,“说什么呢你!快点儿,我饿了!”杨九郎捂着胸口,眯着眼睛盯着张云雷的手腕,“诶,等会儿!”“干嘛…”张云雷有点儿心虚,杨九郎抓起张云雷的左手,撸了一下袖口,“张云雷,你这一上午背着我纹身去了?!”张云雷想拉回手,却被杨九郎攥的死死的,“放开我,疼。”听到张云雷喊疼,杨九郎抬高了声音:“你还知道疼啊!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合着我昨天跟你说的都放屁了是吧!”“杨九郎你又吼我!你搞清楚状况了么就吼我!”张云雷委屈的看着杨九郎,“我搞清楚什么状况我?!我就看着你手腕上这个了!”张云雷见杨九郎还是一副责备自己的样子,一把甩出手腕,“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把九郎推出卧室,关上了门。杨九郎也气鼓鼓地去卫生间洗漱。 

九郎在厨房一阵忙活,端着给小祖宗做好的饭打开门走进了卧室,嚯,祖宗脾气真是不小,把自己蒙进了被子里,头上的小呆毛楞楞的滋出几根,可爱极了。杨九郎把饭放在桌子上,悄悄地走近张云雷,坐下来想用手掀开遮着张云雷的被子,却被张云雷拽的死死的,九郎只能轻轻的拍了拍被子,“当当当,我的小祖宗在家么?”张云雷从里面打了一下被子,没好气地说:“不在!”杨九郎笑起来,“那你是谁呀?”“我是受气包!”听到张云雷委屈的声音,杨九郎立马心软了,弯下腰隔着被子抱着张云雷,“哎哟哟,宝儿,好了好了,咱不气了好么?是我不好是我不好!那你现在愿意给我讲讲是什么状况么?”等了半天被子里没声音,杨九郎纳闷儿,赶紧掀开被子一看,看到了头发乱糟糟的张云雷满眼泪花,杨九郎心里这个悔啊,把张云雷的眼泪擦了擦,捧着他的脸,认真地说:“我又让我宝儿受委屈了,我都没搞清楚状况就发脾气,我怎么那么坏啊!宝儿咱别哭了,你哭的我心都疼了,你起来咱说清楚了好吃饭,行吗?”张云雷红着眼哽咽着看着杨九郎,“翔子,我没纹身…我那是纹身贴。”杨九郎叹了一口气,手“啪”一拍脑门儿,“嗨!我怎么就没想到!不过宝儿,我是真怕你皮肤敏感再受罪,我…”“翔子,我知道,你为我好我都知道,以后你必须了解清楚再说话知道嘛?”“知道了知道了!你永远是我小祖宗。”“我饿了…”张云雷说着这话就要起来,杨九郎突然神秘地说:“宝儿,你知道么?纹身贴是夜光的。”张云雷眨着眼睛一脸傻白甜的表情,悄悄的问“真的么?”杨九郎跳上床,掀开被子钻进去,“来,进来,带你见证奇迹的时刻!”张云雷天真地钻进了被子,拍了拍杨九郎的胳膊:“诶翔子,蒙好了,我让你见识见识会发光的小猪佩奇!”说着掀开了自己的上衣,而身旁的杨九郎笑的一脸猥琐…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