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张九龄作恶之拔牙

请勿上升,自娱自乐,正主退散

今天妈妈不在家,啤酒得以码字

嘿嘿嘿,我妈妈去她妈妈家了~

有可能一会儿去接她~



恬恬长智齿了,本来还好好的牙,突然就疼起来,小姑娘捂着腮帮子,疼的厉害就可怜巴巴的看着张九龄。

“去医院吧。”张九龄也没办法,小姑娘都疼两天了,就是不去拔牙。

“不拔牙!”果然,还是这一句。

“不是给你拔牙,就是看看,拍个片子……”张九龄想着先把人哄过去再说。

可是,小姑娘太聪明了,跑到卧室里锁了门。

张九龄实在是斗不过高学历人才,坐那给郭麒麟打电话告起了状。

“对……对……还说呢!恬恬长智齿都疼三天了……你听我说!她不去拔牙!哄不动!你快劝劝她吧,这两天吃不下饭去,小脸儿都瘦三圈儿了!”

郭麒麟那边答应着,不出五分钟,小姑娘就打开门跑了出来。

可怜巴巴的捂着腮,小脸通红。

“臭元元……坏元元!那么大的人了还告状!”小姑娘扑到张九龄怀里,十分凶狠的捏张九龄的脸。

“那咱们不是早点解决早好嘛,你这两天都没好好吃饭。”张九龄把小姑娘抱起来,跟抱孩子似的在客厅溜达。

“拔牙可疼可疼了!”小姑娘好夸张的张开双臂,“这么疼呢!”

“那你看看,药也不好好吃,拔牙咱也不去,那怎么办呢?最后还得拔牙。”

“可是……你舍得我疼吗?我会哭的哦。”


张九龄还是把人带去了口腔医院,还录起了拔牙vlog。

“长痛不如短痛,我给你保证啊,拔了这颗牙,以后都不疼了!”

小姑娘坐在长椅上,口腔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让她有些不安,一会儿又抬起头来说,“我……我突然发现,牙不疼了!”

张九龄哪信啊,“出门的时候疼的直拧我,这会儿不疼了?小姑娘,你怕不是就想打我一顿吧?”

“我没有……”

小姑娘出门的时候在出租车上疼得直拧张九龄胳膊,这会儿那红印子都青了。

旁边同样在等叫号的阿姨看了他们几眼,终于忍不住开口,“你们两个哪个学校的?小小年纪不学好,谈恋爱都谈到医院里了?”

这可能是个老师。

小姑娘正经上过学的,条件反射的哆嗦了一下,话都不会说了。

张九龄低头看看手里的身份证,给那人看了一眼,“我女朋友都二十三了。”

那阿姨尴尬的笑笑,“嗐,我职业病犯了,你俩长得跟小孩似的,我还以为是那里的高中生呢。”

小姑娘捂着腮笑盈盈的,“我研究生啦!他中专肄业。”

“嘿!你给我留点面子啊!”张九龄的小黑脸都红了。

“略略略,谁让你带我来拔牙的!”

“这个智齿还是得拔,我去年就拔了一颗,今天来补个牙。”阿姨又说了几句就轮到她了。

下一个就是恬恬。


小姑娘打上麻药的时候那一顿哭啊。

“我我我,我害怕!我不勇敢呢!咱们走吧!他要拿大钳纸拔我的牙惹!”

“麻药都打上了,再拔牙就没感觉了宝宝。”

“不行不行不行!”小姑娘摇头,说话都打磕巴。

“乖乖的昂,就几分钟了,马上就好了,我们闭上眼不看好不好?”

“不行不行不行!”

医生倒是很有耐心,拿着钳子等小姑娘过来。

小姑娘哪敢过去啊?光是看一眼那个大钳子,小姑娘就觉得天都要塌了。


从口腔医院出来的时候,小姑娘红着眼眶不说话,张九龄手里拿着一个小袋子,里面是一颗完整的牙。

王九龙和凌珑一起过来接他们,刚下车,恬恬就跟小炮弹一样冲进凌珑怀里,赖唧唧的哭起来。

王九龙倒是想让姐姐来自己怀里哭呢,但是显然姐姐更喜欢他女朋友。

凌珑给恬恬拍拍背,路上又轻声细语的哄了一会儿,过了半个小时,车开进了玫瑰园。

“哦,小凌是住这儿哈。”张九龄才反应过来。

小姑娘顺便回了趟家,正好老郭在家呢。

郭德纲看了一上午的书,刚下楼要吃饭去,就听见他宝贝闺女哭着跑进来了。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接住女儿,一看,眼睛红红,脸蛋儿红红,腮帮子还肿起来,可怜巴巴的。

“恬恬这两天长智齿,今天去拔了牙,哭了一路了。”张九龄把小袋子给郭德纲看。

“哎呀,我的小姑娘受委屈了?爸爸看看,张嘴来。”老郭带上眼镜,捧着小姑娘的脸,哎,确实挺大的口子,还缝了针。

医生不让说话,小姑娘自己心里也害怕,就一直闭着嘴,但是见了爸爸心里委屈,眼泪止不住的掉。

王惠从院子里进来就看见小姑娘抱着郭德纲哭成一团,赶紧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知道是拔了牙之后,王惠就去给小姑娘煮安迪同款的小面叶去了。

安迪捏着姐姐的手指晃晃,“姐姐不哭,我给你拿糖糖吃。”

一会儿想起来妈妈说牙疼的时候不能吃糖,就哒哒的跑回来,在姐姐耳边说,“等姐姐不牙疼了我们再吃糖吧,我们都听话。”

“好……”小姑娘抽搭着点点头。


安迪闲不住,又给郭麒麟打电话,跟个小喇叭似的,“哥哥,我跟你说呀,姐姐拔牙了,九龄哥哥带姐姐去拔牙了,然后把姐姐弄哭了还,反正就是,姐姐哭了好长时间,就是,姐姐还不能吃肉肉了,妈妈说姐姐嘴里缝了针,就是,很长时间都不能吃肉肉了!”

郭麒麟早就知道张九龄要带恬恬去拔牙,但是不知道妹妹那么惨。

“姐姐现在在干嘛呢?”

“姐姐吃完饭,然后吃药,然后就去睡觉了,九龄哥哥还没走,肯定要欺负姐姐……哎呀不行!我得去楼上保护姐姐!”安迪想到上次张九龄来家里的时候,欺负了姐姐,这次一定不能让他得逞!


理想比安迪的小肚肚还要丰满,但是现实比老舅的小身板还要骨感。

安迪看着打不开门,陷入了沉思。

门把手转不动啊,要是敲门的话,姐姐肯定要被闹醒了,我是姐姐的小天使,肯定不能这么做。

小天使安迪跑下楼去拿了个小板凳,坐在姐姐门前,我等!

可是过了一会儿,安迪就开始困了,上眼皮要抱抱下眼皮,小天使怎么能拆散他们呢?

“我就闭一下眼,一听到动静就睁开……”

就这么想着,小孩靠着墙沉沉睡去。

再醒来时,安迪躺在了姐姐的床上,姐姐没醒呢,于是安迪满足的往姐姐怀里钻了钻,接着睡吧。


书房里,郭德纲在练字,练了几张纸之后抬头看看表,“哎,安迪不是说要学写字吗,怎么还不下来呢?”

“小孩睡着了,我就把他抱到恬恬床上一起睡了。”张九龄一想到打开门看见的景象,就忍不住想笑。

小孩儿从板凳出溜到了地上,衣服皱起来露出了肚皮,小手还抓着衣服往下拉。

没办法呀,谁让你是恬恬的小宝贝呢。

张九龄把安迪抱起来送进了恬恬的被窝。

“嗯……”恬恬睁开眼,看看怀里的安迪,软乎乎的。

于是又放心睡下了。

张九龄轻轻吻了恬恬的额头,小姑娘今天受苦了,得好好安慰一下。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