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同人——终将成为你的翅膀(后)

    自那以后,他和企业的关系不可避免的迅速升温;而企业,似乎正渐渐走出阴影,学习着如何去体验生活——女灶神说企业下厨的次数越来越多,虽然与她的差距还是很明显。

    至少,她正在改变着。

     “企业小姐,她总是很认真,认真到了固执的程度,而且,对战斗以外的事,简直一窍不通。

    “企业小姐总是喜欢一个人包揽全部责任,也不善于表露自己的感情,正义感与使命感,有时也会是她的致命弱点。

  “所以呢,指挥官,企业小姐这样子是很正常的呢,也正因如此,我希望指挥官……你能成为她那双坚实的翅膀,助力她飞的更远。” 

    坚实的翅膀……吗?

     女灶神那天的话语,依然在他耳畔回荡。 

     “指挥官,在吗?”

      企业的一声轻呼,打断了他的思绪。

    抬头一看,企业竟难得的换上了一身露肩休闲T恤, 带着一顶印有“enterprise”的鸭舌帽,穿上了绒边热裤,正朝他招手示意。

   “企业,你这是……” 

    企业愣了一下,随后浅笑着解释道:

    “嘛……指挥官,今天是双休日,难的的……能和指挥官一起放松的机会,所以我就擅做主张了……抱歉,指挥官。” 

    他不禁咽了口口水 。

     什么“一起放松的机会”啊……

      这这这这不就是 ……约会吗……

     果然和女灶神说的一样,企业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居然认为这只不过是件很普通的事情而已。

    不对,以企业的性格,企业完全不会提出这种要求……

     好吧,我大概知道谁是幕后主谋了……

      “指挥官?” 

       “啊没事企业,呃,你去外面等等我,我先准备一下,一下就好。” 

       也罢,这么多天的工作,不好好放松一下可对不起自己和企业,况且,难得的与企业相处的机会,得好好利用起来。

    “好的,指挥官!” 

     她的脸上突然绽放出孩童般的笑容,随后飞也似的跑出了办公室。

    那种笑脸,指挥官此前从未见过。

    

     “……指挥官,你就没有其它衣服可穿了?”

      十分钟左右之后,企业望着一身黑色海军军官制服的他显得十分无奈。

    “啊哈哈,呃,企业……我没有那么多衣服可选啊,想来想去决定就穿着这一身算了。” 

     “……”

      “哈哈……好啦好啦,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企业。所以……你想去哪放松放松?”他连忙岔开话题掩饰自己的窘迫。

       她压了压帽檐,指向了远处小型机场上的一架SBD轰炸机。

       “也没什么啦,指挥官,我想和你一起,俯瞰这片我们生活、战斗、满是美好记忆的地方。”

       “哈,就这?”

        某种程度上,企业也算是单纯的可怕。

         “……所以指挥官有什么更好的建议吗?”

           ……

         当然我承认我也差不多就是了。

         企业则径直奔向了战机,窜进驾驶舱,看起来兴致勃勃。

      “哈哈!快来吧,指挥官!” 

     “等等企业,你还会开飞机的吗?”

      “怎么说我也是艘航母,掌握着白鹰的专业设备和知识,驾驶飞机什么还是绰绰有余的。” 企业的脸上写满自豪。

         “包括厨艺吗?” 他打趣道。

      “指挥官!”企业顿时涨红了脸,“你你你是怎么知道那件事的啊?!” 

        “作为指挥官,有必要了解全体舰娘每日的情况,这样才能更好的作战。”

        “……指挥官,过分……”

         “啊哈哈,开个玩笑嘛。”看着脸瞬间垮掉的企业,他立刻打圆场岔开了话题,“企业的手艺我还没有试过呢,有机会一定得让我大饱口福啊。”

        “咳咳……赶快上来吧,指挥官。”

        机会难得,既然如此,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他三步并作两步,踏入了战机后座。

       “坐稳了,指挥官!” 

        伴随着桨叶发动机的轰鸣声,两人飞上了天空。

          鸟瞰港区,一切都一览无余,一个和平时正常视角完全不同的世界尽收眼底。

     他看见一艘艘军舰犹如飞梭般整齐的摆放在港口,各种绿植犹如颜料点缀着港区,栋栋建筑变成了火柴盒大小,至于其中一些蚂蚁似的东西——那些是港区其她舰娘们。

       他从小到大一直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在云端之上,俯瞰自己生活过的地方。到过最高的地方,也不过是家乡的那座老山。他既兴奋又紧张,脸颊一时因此涨得通红。

         “怎样?指挥官?翱翔于天空之上,鸟瞰港区的感觉,很奇妙吧?”企业回过头朝他笑道。

         看着她这副自豪的模样,应该经常干着与天空打交道的活吧?不然也不会如此熟练与快乐。

        “说起来企业,为什么选择这样和我过完这一天呢?”

        一阵沉默后,企业回答道:

      “呐,指挥官,还记得那天晚上,你和我在那片山头上看到的景象吗?那种奇妙的感觉我从未体验过。

      “明明,离港区并不远,却感到无比的新奇与快乐,就像在港区服役的第一天一样,尤其还和指挥官您在一起。那天晚上的感觉……啧,我真的,无法表达出来……”

      他无法看到企业那一刻的表情,但毫无疑问,绝对是开心的。

        “所以指挥官,你在天空中所感受到的,是不是和我当时一样呢?”

        “……是的呢,兴奋、好奇、快乐……”

        还有心中那份莫名的悸动。

         “我说企业啊,以后每个周末都可以像这样,和你一起兜风吗?”

         她回过头来,直直的看着腆着脸的指挥官,微笑着点了点头。

         “企业,企业!你快醒醒啊!企业?企业!”

        病榻上的企业微闭双眼,苍白的嘴唇翕动着,一袭白发散落在床头,从没有那样平静与安详。

          他从未想到有这样一天,企业会与他分离的如此之远。

        “企业小姐,呜呜……她……为了保护z23姐姐……硬生生的扛下了塞壬的那一发炮弹……又由于长时间的高烈度作战……呜呜……她……她……”

      z25拖着伤痕累累的躯体,幼齿的声音哽咽着,向他讲诉战斗的经过。

        晴天霹雳。

        原本这次作战企业并不需要参加,可她却自告奋勇的担任起了梯队的旗舰。

      “半人马还是个新人,战场对她而言仍然很危险。”这是她对指挥官质问的回复,“如果可以的话,指挥官,请让企业带领大家走向胜利。”

       原本完全能够回避这次无妄之灾,原本可以不替z23扛下那枚炮弹,原本这次行动的预期风险非常之低,原本……

       他知道,这一切假设都不会成立。因为那个人是企业。

        “企业,企业……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没有照顾好你……我不配做你的指挥官……”

          他把头深深埋进被褥中,攥紧拳头,一滴滴晶莹泉涌般迸出双眼。

        “求求你,企业……不要……不要离开我”

        那一刻,他是如此的依赖着,眷恋着企业。

      不,从那天见到企业的第一眼时,爱慕之情已然萌发;从二人相互依偎在一起,俯看整片港区时,二人间那份羁绊便自然而然的产生了。

       企业依旧静静躺着。

        “指挥官喵,企业小姐……暂时脱离了危险期,可意识海依然一片死寂喵,如果48小时内她仍然醒不过来的话……”

        “……我知道了,明石。不用继续说下去了。让我和企业小姐两个人独处一阵,好吗?”

        “……好的,指挥官喵。” 

         强行忍住泪水,他拂过企业顺滑的白发,喃喃自语道:

     “一定……一定要挺过来,企业……”


      

         我……这是在哪儿?

       揉了揉发涨的脑袋,我起身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片白光之中。

        从替z23挡下那枚炮弹后,便一直昏迷到现在吗?

         所以现在战况如何,大家胜利了吗?没有其他人受伤吧?

        “企业……企业……”

         我猛的转过身去,这个声音,果然……不,怎么会……是约克城姐姐!

         霍克(那只老鹰)安静的倚在她的左肩上,不时用喙理理自己的羽毛,一切好像都很正常。

        “姐姐……真的……是你吗?”

         我颤巍巍的伸出手,想要抚摸她那张熟悉而陌生的脸庞,却被她灵巧的拦下了。

         “企业,你做到了。”姐姐缓缓握住我的双手,平静的瞳孔中透着一丝怜爱。

         “看见你的成长,我很欣慰,你终于走出了阴霾,消弭了仇恨。成为了一个能够独挡一面,为同伴分忧解难的英雄。”

          “姐姐……我……”

          “不,我不配当你的姐姐。我没能像约定的那样陪伴着你走下去,我没能照顾好你,我没能在危急关头保护你……我不是个称职的姐姐。” 

      “那些已经不重要了, 姐姐。”泪水再也忍不住如决堤般冲出,那是阔别已久的悲痛与再次团聚的喜悦的最真实的写照。“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她凝视着我,沉默了一阵后,在我的头上轻轻一吻。

       “企业,这是我最后能为你所做的了。为了姐姐,和那个他,你必须活下去。”

         “什么?姐姐,这是什么意思?”

           “尽管重聚的时间十分短暂,企业,你要记住,姐姐将永远祝福着你。

         “而你,也终将拥有一双翅膀。他会伴你到达胜利的彼岸,给予你幸福。”

        话音未落,约克城的身体忽然虚化,接着化为片片光粒,消散在白光之中。

        “姐姐,姐姐……不,不要!”

       我发疯似的想要揽住那些光粒,希望挽留住约克城姐姐,可惜无济于事。她就这样保持着微笑,慈爱的目光注视着我,慢慢融入了周围的白光之中。

        “不必留念过去,因为你代表着未来。”

        

      “唔,呃……咳咳……”

        仿佛,做了个很长的梦 。

       企业艰难的撑起了沉重的双眼皮。映入眼帘的首先是洁白的天花板,灿烂的晨曦透过窗棂洒在被单上,几只麻雀叽叽喳喳好奇的望着她。

        果然,成了病号吗?

        她苦笑着看着身上蓝白相间的病号服,记起了昨日的战斗遭遇,不过毕竟自己还是活了下来。

         “企业……企业……不要离开我……求你了……不要……”

          嗯,指挥官?他陪着我……过了一夜吗?

           她双手撑起半个身子——光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就几乎耗费了她所有的体力,偏过头向床边看去。

        此时的指挥官疲惫的趴在床边,满头黑发一夜间多出了几缕银丝,制服上多出了几道褶皱与口水印,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

         这样看过去的话,怪可爱的呢。

         企业笑了笑,伸出手来抚摸着他的短发,把他朝自己的方向轻轻挪动了一下以让他休息得更舒服。

        “睡吧,指挥官,辛苦你了。”

         一切又恢复了寂静。就像往常一样。

     

         一周后。

         “怎样,明石?企业小姐的身体状况如何?”

        “基本恢复正常了哦喵,再调理个一两天就可以下床了呢。”

          “真的吗?企业她可以康复了?”

        “是的喵,那天她的苏醒就已经意味着并无大碍了呢。”

         “那……今天下午,我可以……” 

          他的心情异常激动,左手攥紧了那个小礼盒,几乎要捏出一把汗来。

       “当然……可以喵!毕竟指挥官在明石这买的好东西得派上用场,不然明石可没法向企业小姐交代喵!就是不用像那天那样激动就好了喵。” 

         他顿时一愣,随即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那张发红的脸。

        “好了好了喵,咱不开指挥官玩笑了,那……明石就祝指挥官和企业小姐两人幸福快乐了哦。”

         “谢谢你,明石。” 

         “不客气喵~”

         

         他忐忑不安的来到了疗养室,轻敲了几下门,紧张的盯着正前方,大气也不敢出。

        “请进。” 

          得到当事人同意后,他飞快的打开房门,又反手迅速锁上,生怕别人看见似的。

        企业此时正聚精会神的学习插花,视线没有因此挪开半点,抬头看了一眼指挥官后注意力又迅速回到了花瓶上。

       他的热情顿时消失了一半。

       “hey,企业……最近怎么样了?” 

        “谢谢指挥官的关心,我很好,身体恢复得很快。”

         一阵莫名的尴尬感。

         “唔……企业啊,我想向你说件事……就是那个……那个……” 

         “嗯哼~” 

        ……

        他有点打退堂鼓了。 

         “对了企业,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他突然掏出了那个礼盒,郑重其事的递到了企业面前,“怎样?快打开看看吧!”

        “不必了,指挥官,礼物的话放在床头柜上就好了。” 

          他不禁开始怀疑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企业, 甚至有可能是某个爱整蛊的驱逐舰娘易容的。

         “企业……”

         “……”

          “那,我就先走了哦。” 

          没有办法,他只得先把那个小礼盒放在一旁,也许,企业发现了里面的东西后便知道他的意思了吧。

     今天是怎么回事?这剧情发展不太对啊?难道自己有冒失的行为把企业惹得不高兴了?

       “对了指挥官,可以麻烦你过来一下吗?” 

         正当自己正胡思乱想之际,企业居然主动开口叫自己过去。

         这下他彻底懵了,不过看在企业的份上,他还是照做了。

          “所以企业你今天是怎么了?我……唔……唔嗯!?”

        企业那薄如蝉翼的嘴唇,就这样直直的贴上了他。

      那样的柔和,那样的甜美。

      毫无征兆。却充满惊喜。

     指挥官的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甚至差点傻掉。

      但很快,无需多言,两人便缠绵在了一起。

       又是一阵激烈的拥吻,几分钟后,二人依依不舍的牵出了一条银线,注视了对方良久。

        “噗嗤”企业首先忍不住笑出了声,“指挥官果然跟小孩一样好玩呢~”

       ……果然,又被套路了吗……

        她笑着打开了那个小礼盒,眼角里一丝泪光转瞬即逝。

        “我知道的,指挥官,这份礼物,我等了好久呢。” 

         “是吗?”

         他一扫尴尬气氛,取出礼盒里那个“银环”,单膝跪地,郑重其事的给企业右手中指戴上。

         这是一场求婚仪式。

        “企业,从第一眼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发现我的心中,已经有了你的一席之地。你遭受了太多沉痛与悲伤,你承担了太多责任与义务,但从今天开始,请让我为你分忧解难,让我为你负重前行,无论遇见什么灾厄,无论遇见什么困难,无论是生离死别还是疾病贫困,请让我和你,一起面对。

        “企业,我想是时候说出这句话了——

 你愿意,让我做你的翅膀吗?”

       企业的眼中早已被幸福与快乐填满,溢出了大滴大滴的泪珠。

       她哽咽着,抬起了右手,看着上面的“银环” ,说出了那三个字:

         “我——愿意!”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