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 集 蓝湛巧计算 逼婚魏无羡(上)壹

到了门口,魏婴突然又有些打怵,江澄白了他一眼又无奈看向江厌漓,江厌漓也看看江澄,然后轻轻敲了敲门,道:“阿娘,我是阿漓”,

“阿漓啊,进来吧”,屋内传来虞夫人的声音,

江澄将门推开,跟着江厌漓进去了屋里,魏婴则扭扭捏捏跟在最后,屋里虞夫人正在榻上闭目养神,见他们三人进来了,微微睁眼,道:“何事啊”,

“阿娘,关于阿澄和阿羡仪式这几日已经筹备得差不多了,我想带他们两个去街上再看看,还有没有需要添置的小物件什么的”,

“喔,去吧,但是不要回来太晚”,说罢虞夫人又把眼睛闭上了,

魏无羡得到了允准,难以掩饰自己激动的情绪,脸上的小表情一个接着一个,还一个劲儿地拉扯江澄的袖子,

“魏婴,”虞夫人突然开口,但是仍旧紧闭双目,

“在。。。我在”,魏无羡一个激灵,回道,

“今天晚膳后我会亲自考核《云梦江氏家训策录》全册,你可别让我失望啊”,虞夫人轻轻吐出但却字字珠玑,

“是,魏婴明白”,魏无羡刚才那股兴高采烈转瞬即逝,可不管怎样终于可以出去了,这半个多月简直要闷死了,

“好了,时辰不早了,你们赶紧去吧”,虞夫人道,

三个人便恭恭敬敬退了出去,尔后出了门到街市上,逛了约半个时辰,魏无羡就嚷着要去庆斋楼,三人到了庆斋楼选了个靠窗的桌子,魏婴按着江厌漓的口味点了菜,又给自己和江澄点了老酒,一家人和乐地饱腹了一顿,江厌漓看看时辰,觉得该回去了,道“阿澄,阿羡,差不多我们该回去了”,

“嗯。。。。师姐,我还想去买个小物件,你们先回去吧”,魏无羡正喝着开心,还不想这么快就结束,

“魏无羡,你那家规背熟了吗,晚上可是要考核的”,江澄道,

“熟了,熟了,熟透了都”,魏无羡满不在乎地敷衍,

“你。。。算了,下午还要去帮父亲处理事务,我先回去了,到时候挨板子可别又鬼哭似的求饶”,江澄没好气地道,

“哎呀,放心好了,我不会很晚回去的,而且我保证家规考核绝对没问题”,魏无羡扯扯江厌漓的衣角,又扯扯江澄的,江厌漓和江澄无奈,互相对视了一眼,江厌漓看向魏婴道:“那阿羡,师姐再陪你一会儿”,

“不,不,不用的,师姐,我真的不会很晚回去的,阿羡保证”,魏婴又开始了惯用的发誓动作,

“那好吧,不过答应师姐,不要回来得太晚 ”,江厌漓看着魏婴,

“好的,师姐,羡羡知道了”,魏无羡佯装乖巧地回道,

“你记得早点回来,省得被阿娘发现又要骂你”,江澄也看着魏婴叮嘱道,

“好啦,好啦,知道啦,你们回去吧”,魏无羡眼看着江澄和江厌漓离开了庆斋楼,手中端着酒杯摇摇头稍稍舒了一口气:真不容易啊,出来一趟。

魏无羡身子斜坐在长凳上,一条腿蹬在长凳上,潇洒自如,惬意满满,边看着窗外街市的景象,边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慢慢品尝,

“小二,再来一壶”,魏婴招呼道,

真是个十足的酒虫,爱酒如命。

感觉喝得差不多了,魏无羡打算回去了,他离开了庆斋楼,在大街上慢慢走着沿路欣赏着街市上好玩的事物,心情大好,这时前方忽有人在高声喊着:“来来来,算一卦了,算一卦了,看仙骨,测法器,不灵不要钱啊”,正是一个手持占卜卦象的半道士模样的人,然后魏无羡就遇到了此刻也在路上漫无目的走着的蓝忘机。

凡事有命中注定,纵使再躲闪自己的内心,可冥冥之中终会遇上。。。



而那日江澄和江厌漓回到莲花坞后,一个被江枫眠喊去书房议事,一个则去查看筹备的品类是否齐备,直到快临近傍晚十分,仍不见魏无羡的身影,江澄急急忙忙来找江厌漓,此时江厌漓正在庭中的桌子旁饮茶休息,下午核验清点最后的筹备物品着实费了她不少心神。

“阿姐,你看见魏无羡没有啊”,江澄一路小跑过来有些气喘嘘嘘,

“没有啊,怎么了”,“他不在自己房中吗”,江厌漓问道,

“房间里根本没人,我刚刚从那边过来,我刚才问过了前院里练功的师弟们,都说自我们回来之后一直未见过魏婴回来”,江澄有些焦躁,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皱在一起了。

“这个魏无羡,一回来就给我找事,早知道在庆斋楼的时候就该把他拽回来,拽不回来拖也要拖回来的”,江澄有些后悔地说道,

江厌漓慢慢起身安抚道:“好了,都是快要做家主的人了,做事还这么慌慌张张的”,江厌漓宠溺的略略捋了捋江澄侧面的鬓发,又拍拍他的肩膀。

江澄听到姐姐的话稍稍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