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叛的鲁路修 官方小说 C.C. CUT 28 搬运


28.

“怎么可能……”

  鲁路修满脸惊愕地看着这种景象。

  “这种事情——”

  突然出现在鲁路修眼前,出现在黄昏之厅的女性、鲁路修的亲生母亲玛丽安娜笑着说道。

  “你长大了啊,鲁路修。”

  “母后!”

  “你来了,玛丽安娜。”

  皇帝沙鲁鲁低声打断了鲁路修的话。

  玛丽安娜没有走向鲁路修,而是朝沙鲁鲁身边走去。她笑着回头朝鲁路修望去。这时,惊呆了的鲁路修回过神了。

  “这、这是幻觉吗!竟然有这种事——”

  “唔。”

  在沙鲁鲁身边的玛丽安娜面露难色,用安慰幼子般的声音回答道。

  “我是真的哦。虽然在这个体系里无法变回原来的样子。”

  说着,玛丽安娜提着裙边,抬起脚转了一圈。

  “!?”

  这正是留在鲁路修记忆中的玛丽安娜的样子。那个身为不列颠后妃,却自由奔放、无拘无束的、坚强而温柔的母亲。

  “是真的……?”

  玛丽安娜再次对他微微一笑,这时,沙鲁鲁以更加厚重的男声说道。

   “鲁路修。”

  “…………”

  “我现在就回答你的问题。”

  “什么——”

  “你的母亲玛丽安娜为什么被杀——还有,玛丽安娜和我希望的是什么。”

  与一直微笑着的玛丽安娜不同,沙鲁鲁的表情非常平静。

  在他的身后,巨大的柱子一直伸向天空。



  ——那是半个世纪以前的事。

  “的确,那可以称做地狱了。”

  说话的少女C.C.背朝几乎完全毁坏的遗迹之门,但她并没有靠上去,因为那样做的话,门就会完全塌下来。

  “当然,这只是我的主观看法。——不过,实际上,比沙鲁鲁和他哥哥V.V.遭遇更悲惨的人还有很多。”

  蹲在躺在地上的阿妮亚身边的朱雀抬起头。阿妮亚的胸口已经出现了轻微却有规律的活动。看来,现在的她只是睡着了。而她的脸色也由那个女性离开时的苍白恢复到以前的红润。

   朱雀看向一面望着天花板一面说话的C.C.的侧脸。她缓缓开口说道。

  “据说,在当今皇帝即位之前,不列颠的局势相当混乱。”

  “至少,混乱到让人难以想象在仅仅数十年后就成长为统治世界二分之一的大国。”

  C.C.依然没有回头看朱雀。

  “把贵族阶层卷进去的皇族血亲之争尤其残酷。谋略、背叛、无止尽的肃清以及家常便饭般的暗杀,这和不久前的中华联邦何等地相似。被卷入的民众的哀怨与叹息响彻整个国家。即使这样,他们的争斗依然没有停止。”

  沙鲁鲁和哥哥V.V.的母亲也被政敌杀害。和鲁路修的情况一样——

  “正因为这样,两人才发誓,要创造没有谎言的世界。而我和玛丽安娜也赞同这个誓言,可是——”

  “……”

  “结果,这成了分歧的开端,至少,对发誓的一方的当事人V.V.而言是这样。”

  朱雀皱起了眉头,而C.C.不知为什么闭起了眼睛。

  “我是无所谓。毕竟,对于同样是Code持有者的V.V.而言,我就像姐姐一样,更何况,当时的我还是Geass教团的教主。对V.V.而言,我是可以成为同志的存在吧。而且,我只是赞同他们两人的愿望,并不是两人自身的理解者。”

  “…………”

  “不过,玛丽安娜却不是这样。她本来和Geass毫无关系。作为Geass能力者的资质也相当低。可是,她却完全理解沙鲁鲁,并插足于曾经只有V.V.存在的兄弟关系之间。V.V.无法容忍这种事……不,也许是认为这是从根本上否定了他们之间誓言的行为吧。”

  C.C.闭上了口,荒废的遗迹中再次恢复了寂静,只听得到阿妮亚熟睡所发出的均匀呼吸声。

  朱雀打破了沉默,问道。

  “你想说什么。”

  C.C.同时打开了闭起的双眼和嘴唇,说道。

  “玛丽安娜是‘他人’。身为他人,却与沙鲁鲁相互理解。那样的话,他们的誓言,以及与Ragnarok的连接真的有必要吗?那本来就是将不会相互融合、无法相互理解的人类半强制性地统一啊。”

  “这……”

  “当然,这只是V.V.自己的想法。他不接受任何其他的、与Ragnarok连接之外的方法。可是,沙鲁鲁与玛丽安娜的联系越来越深,对V.V.而言,这相当于背叛。因为,这种做法让他看到,即使不与Ragnarok连接,人们也能相互融合。他绝不接受这个事实,因此——”

  “他开始了行动,是吗……”

  “真是个傻瓜。”

  C.C.的声音在朱雀听来,包含了一丝哀伤。

  “沙鲁鲁和玛丽安娜之间再怎么说也只是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关系,不可能套用到所有人身上。事实上,那两个人到现在也没有放弃与Ragnarok的连接,以及那个愿望。可是,V.V.却不明白这一点。也许,他是害怕弟弟沙鲁鲁背叛与自己的誓言吧。”

  “而且,到了最后的最后,V.V.还是错了。准确地说,在那个时候,玛丽安娜已经不是和我们毫无关系的人了。因为——她与我订下了‘契约’。”

  “!难道说,阿妮亚——”

  “当然,玛丽安娜的资质相当低,无法像鲁路修那样自由地使用力量……不,也许这么说比较好,那是玛丽安娜以自己的死作为交换,才勉强能发动的力量。对于没有继承‘王’之血的她而言,只有在这个没有继承血统的肉体的制约变得薄弱的时候,才能使用Geass。”

  也就是把自己的意识转移到他人的身体中——

  “即使肉体被V.V.杀掉,玛丽安娜也并没有死,而且……”

  

※   ※  ※  ※  ※  ※  ※


  ——那是大约九年前的事。

  在背后可以看到神殿建筑的宽敞房屋外,站着两个人。

  一个较高大,一个较矮小。那就是白发的皇帝与金发的少年。弟弟与哥哥。

  个子较小的哥哥说话了。

  “我听说了。玛丽安娜的事,真令人遗憾……”

  “…………”

  弟弟没有回答。

  哥哥继续说道。

  “不过,不用担心,沙鲁鲁。只要我们的誓言能够实现,你总有一天能够再见到玛丽安娜的。”

  弟弟还是没有说话。

  看到他的样子,哥哥长叹一声,随后摇着头离开了。

  弟弟一直站着,握紧的拳头不停地颤抖。

   

  终于,拳头的颤抖停止了。

  “是你啊……”

  弟弟开口了。对着不在这里,却绝对没有死去的自己的理解者。

  “对……哥哥说了谎。”

  两人明明约定创造没有谎言的世界,他却……

  “——我知道。什么?要把娜娜莉的记忆?”

  弟弟继续说道。

  “可是,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吗……她本来就是哥哥安排的假目击者,和阿妮亚不同,她并没有看到你被枪击的瞬间,只看到了在你的‘尸体’旁边扮演恐怖分子的人们……”

  突然,弟弟皱起了眉头。

  “原来如此……是这个原因啊。娜娜莉有‘那个’啊。和这件事本来没什么关系……唔,哥哥现在也没有发现。那么……我明白了。虽然我不太情愿,但既然你这么说了……”

  弟弟做出了决定。

  “改变娜娜莉的记忆,夺去她的光明。玛丽安娜啊……”

  

※   ※  ※  ※  ※  ※  ※


  黄昏之厅,在父亲与母亲面前的鲁路修有些发抖。

  他那与父母相似的清秀脸庞上不断冒出汗珠,因为,从父母口中听到的话语是如此出乎他的意料。

  在长时间的沉默后,鲁路修僵硬地张开嘴,说道。

  “这、这么说,娜娜莉双眼失明,是因为——”

  “是我的Geass造成的。”

  和鲁路修不同,沙鲁鲁满脸平静。

  “至于她的双脚,则是哥哥安排好的假恐怖分子打残的。”

  鲁路修吃惊地睁大双眼。

  “怎么会这样……”

  “这是有必要的。”

  “绝对不可能。”

  被卷进V.V.计划的娜娜莉双脚的自由被夺走,这已经足够让鲁路修愤怒了。可是,为什么还要夺走她的光明。这是亲生父亲干得出的事吗?为此,娜娜莉承受了多么巨大的痛苦,而且——

  “为什么要把我们送去做人质?”

  “我说了,这是有必要的。”

  “无论有什么理由。父亲把子女送到那么遥远的地方,这种事——!”

  “……这当然是——”

  “为了保护你们。”

  突然出声的,是刚才一直保持沉默、把说话权交给沙鲁鲁的玛丽安娜。

  “冷静点,鲁路修。你只要稍微思考一下就会明白了。”

  “!”

  “虽然是假目击者,但娜娜莉确实被过深地牵扯进我的暗杀事件里了。在V.V.看来,那是一种把柄。他担心娜娜莉会发现真相,然后偷偷告诉鲁路修你。”

  “这……”

  “对V.V.来说,娜娜莉既是隐瞒事件真相的工具,也是一种不安定因素。她可是有可能在某些情况下改变证词的重要证人。那么,为了让娜娜莉绝对不会改变‘我被恐怖分子杀掉’这一最初的证词,他会怎么做?”

  “……”

  “很简单。只要让她无法开口说出新证词就可以了。只要杀掉她灭口就可以了。那样的话,最初的证词就会被认定为真相——”

  “为了不让他那样做,改变娜娜莉的记忆,使她成为某种情报弱者,是必要的。”

  沙鲁鲁接着玛丽安娜的话说道。

  “让娜娜莉活着也没关系……为了让哥哥产生这样的认识。我改变了她的记忆,夺去了她的光明,让她远离事件中心不列颠,远离我的身边。这样一来,娜娜莉就不可能知道真相。至少,知道真相的可能性变得极低。”

  “让V.V.产生这种认识是必要的。”

  “…………”

  鲁路修低下表情僵硬的脸,一言不发。

  玛丽安娜看着儿子的表情,轻叹一声,随后说道。

  “这就是送你们去日本的真相,只是——”

  “………………”

  “娜娜莉的问题解决了,却产生了新的问题。那就是……C.C.的问题!”

  “!”

  鲁路修惊讶地抬起了头。


  “C.C.——?”

  听到鲁路修这样问,玛丽安娜轻轻点了点头。

  “在我的事件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再帮助我们,而且把教团交给V.V.后离开了。我们当时以为,既然同为Code持有者的V.V.还在,就能与Ragnarok连接……”

  可是,随着研究的深入,情况发生了变化。玛丽安娜说道。我们发现,与Ragnarok的连接不仅需要V.V.的Code,还需要C.C.所持有的与V.V.在本质上完全不同的Code。

  “那是大约五年前的事。不过,那个时候C.C.已经不在我们身边了。因此,只能通过C的世界与C.C.对话的我,将你的事告诉了她。”

  “!?我的事?”

  “鲁路修,你的Geass资质在现存的不列颠皇族中是数一数二的。也许,还在这个人之上呢。”

  玛丽安娜说完,朝沙鲁鲁望去。沙鲁鲁抱着手,并没有否定妻子的话。

  鲁路修反复看着两人。

  “难道说……”

  “因为我明白C.C.最大的愿望。”

  玛丽安娜说完转过头来,将手指贴在唇边,随后歪着头继续说道。

  “当时,她有个名叫毛的契约者,不过,C.C.几乎放弃了这个契约者。她认为这个人不会实现自己的愿望。所以,我告诉C.C.,说还有个能帮助她的、资质很高的人。”

  “这么说,我和C.C.订下契约——”

  “没错,是我创造的条件。我和C.C.做了笔交易。我介绍能帮C.C.实现愿望的人给她,C.C.接受这个人,并订下契约。不过,如果鲁路修你也无法实现C.C.的愿望,到时候C.C.就得再次协助我们——实际上,最近的情况已经接近这一步了。”

  鲁路修想起了教团歼灭作战时的事。你太过温柔了……C.C.说完这句话,就放鲁路修不管了。原来是这个原因啊。鲁路修已经无法实现自己求死的这个愿望了,那么C.C.只有按照一开始的交易内容,再度协助玛丽安娜和沙鲁鲁的Ragnarok计划——

  “当然,V.V.并不知道这个,他大概认为你和C.C.订下契约只不过是偶然吧。也多亏他这样想,省了我们不少工夫呢。在黑色叛乱的时候,V.V.为了引出你和C.C.,把娜娜莉带回了不列颠。”

  以前我们就是故意把她送到远方的,玛丽安娜说道。

  “就算到了现在,一旦娜娜莉知道了关于我的暗杀事件的真相,他也打算痛下杀手。V.V.本人非常得意,我们可是慌了手脚。幸好,我的意识依附的阿妮亚被安排到娜娜莉身边,而娜娜莉本人也主动提出回11区,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种轨道修正吧。”

  “放你返回11区,也是轨道修正的一个环节,鲁路修。”

  沙鲁鲁再次开了口。

  “玛丽安娜与C.C.之间的交易绝对不能被V.V.知道。否则,知道玛丽安娜没有死的哥哥一定会对意识体的宿主阿妮亚下毒手。不过,如果不把你送回C.C.那里,就等于我和玛丽安娜违背了与她的约定。”

  “因为,那时的C.C.还对你有所期待。”

  玛丽安娜补充道。

  “她认为你也许还能够帮助她实现愿望。换句话说,我们之间的交易依然继续进行着。为了在不被V.V.察觉的情况下,让你与C.C.极为自然地再会,我们费尽了心思。由于那时候C.C.与黑色骑士团一起行动,我们认为让你回到11区比较好。”

  可是,并不能简单地把鲁路修送回11区。那样做的话,会引起在黑色叛乱中把鲁路修抓住,并带到沙鲁鲁面前的朱雀的怀疑。更何况,V.V.不会允许那样做。而这时,把娜娜莉带回不列颠本土的V.V.刚好知道鲁路修也被抓到了,就提出了最终的目的,也就是引C.C.上钩。要让V.V.接受这种做法,就必须准备相应的环境。

  “正因为这样,我夺取了你的记忆,在阿什福德学园设置了看似严密的监视体系。假装制造了哥哥所希望的环境。”

  “可是,那并不是我希望的啊。对我们而言,只要把你送回C.C.身边就好。”

  结果,按两人的设想,鲁路修回到了C.C.身边。在那之后,就是通过能与C.C.对话的玛丽安娜进行观察,看鲁路修是否能实现C.C.的愿望。如果不能,C.C.将再次回到他们身边,协助他们的计划。

  “另外,如果你真的实现了C.C.的愿望,那也没关系。到那个时候,我们会把一切真相告诉从C.C.那里继承了Code、成为不死身的你,并让你代替C.C.,参加Ragnarok计划。”

  “荒谬。”

  听完沙鲁鲁的话,鲁路修说道。

  “休想让我协助你——”

  “你不能说不。”

  “什么!”

  “鲁路修啊,你的‘复仇’,是为了娜娜莉和玛丽安娜。不过玛丽安娜就在眼前,我也不是以伤害娜娜莉为目的而夺去她的光明。即使这样,你还憎恨我吗?”

  “这……”

  “至少,那并不是我的本意,鲁路修。”

  玛丽安娜微笑着说道。

  “而且,从V.V.死的那一刻开始,娜娜莉就再也没有必要躲避了。所以,我们想把她从11区叫回不列颠。”

  “!这么说,解除娜娜莉的总督职务,不是想让她成为要挟我的人质……”

  “实际上,我希望今天娜娜莉也能在这里。那样的话,就更容易向你解释了。”

  这时,玛丽安娜的脸上露出恨恨的表情。

  “真是的,那个优等生一点像样的事也不会做。虽然下手的是那个白骑士,但策划的却是那家伙吧。那家伙才是我们的敌人啊,鲁路修。”

  玛丽安娜说的话,鲁路修多半没有听到。他的身体颤抖停止了,不过脸色依然铁青。他拽着自己那和母亲酷似的漂亮黑发,低声说道。

  “怎么会这样——那么,我以前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让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杀掉尤菲,害死夏丽,让洛洛牺牲,甚至失去了娜娜莉。还践踏了无数人的生命。Geass的诅咒,杀戮、杀戮、无尽的杀戮……

  “只要连接上Ragnarok,那样的悲剧将不再发生。”

  父亲沙鲁鲁平静地说着,如同看穿了鲁路修的内心一般。

  “面具将会消失。所有人都是真正的‘自己’。因为‘自己’就是大家构成的。”

  母亲玛丽安娜微笑着说道。她的声音和以前一样,温柔而富有包容力。

  可是,听到他们的话的鲁路修——

  “哼……哼哼……”

  却不看父母一眼,而是冷笑着说道。

  “是吗……不列颠与黑色骑士团的战斗,也不过是场化装舞会。只是为了引C.C.出现的闹剧……也就是说,我从一开始就是世界的不和谐音,是一无所知地挣扎着的碍事者——”

  “鲁路修?”

  “哼哼哼……这可真是美妙啊——你们怎么认为呢?”

  鲁路修突然回过头。

  在他的身后,是另一个少年——枢木朱雀,以及身为整个计划的最后王牌的少女,C.C.。

  

  和朱雀一起出现在祭坛边的C.C.正想叫鲁路修,却听到鲁路修呼唤了自己的名字,一时间屏住了呼吸。

  随后,她吐了一口气,说道。

  “你已经知道我会出现了吗?”

  C.C.走近鲁路修,朱雀也一言不发地随行。

  鲁路修干笑着点了点头。

  “也知道你的记忆恢复了。这是有必要的吧?对这个计划而言。”

  “没错。”

  回答他的不是C.C.,而是皇帝沙鲁鲁。他将雄鹰般锐利的目光投向朱雀,而不是C.C.。

  “所以,枢木啊。即使你追到这里也毫无意义。”

  “也许吧……”

  一直保持沉默的朱雀终于开口了。本来,他是为了暗杀沙鲁鲁而来到这里的,可是——

  “我听说了,你已经成为不死之身。不过,正因为这样,我想问你。”

  “…………”

  “你想创造的世界,换句话说——”

  沙鲁鲁表情温和地回答道。

  “没错,就是尤菲和娜娜莉所希望的,充满善意的世界。”

  鲁路修看着他,轻咬嘴唇说道。

  “是这样啊。果然……”

  沙鲁鲁继而把目光投向朱雀身边的C.C.。

  “C.C.,既然我们都聚集在这里了,这个计划就可以开始了。你的愿望,我将会在完成这个之后实现。”

  玛丽安娜靠近沙鲁鲁,朝C.C.顽皮地闭上一只眼睛。

  C.C.没有回答。

  “那么——”

  说着,沙鲁鲁举起双手。他的手掌心浮现出红色的Geass标记,同时,他的手所朝向的C.C.也发生了变化,她的长发飘起,额头上出现Geass标记。

  “是时候开始了。”

  顷刻间,整个黄昏之厅发生了剧烈的震动。

   

※   ※  ※  ※  ※  ※  ※


  与此同时,在外面的世界。

  “哇!”

  “呀!”

  “地、地震了吗!?”

  整个星球都在震动,同时,世界各地的地下发出奇妙的光芒。

  在可以说是不列颠发祥之地的旧EU岛国。

  在中亚的大地上。

  在被冰层覆盖的永久冻土之地。

  在一切与神根岛一样,沉眠着相同的古代遗迹的土地上。超越人类智慧的网络。

  正在改变世界——

 

※   ※  ※  ※  ※  ※  ※


  “啊……开始了,阿卡夏之剑将杀掉神。”

  玛丽安娜站在祭坛中央,神情恍惚地张开双臂。异样之柱继续延伸向白色的天空。

  “接下来,只要把我们的刻印合为一体,新世界就将开始。”

  皇帝沙鲁鲁迈步前行。他并没有走向儿子鲁路修,也没有走向朱雀,而是朝C.C.走去。走向这个拥有和哥哥V.V.继承的Code属于同种,却又在本质上不同的存在。

  “…………”

  C.C.默默地看着他。她的头发已经恢复原状。刻印已经合为一体了——C.C.的Code与沙鲁鲁的Code,是如阴与阳一般的存在。当两者重叠,合为一体的时候,就会成为能与C的世界、根源之涡匹敌的混沌,成为世界的核心。Code具有的真正力量并不仅仅是让持有者的肉体不灭,还能固定世界。只要C.C.接受沙鲁鲁的愿望,单独而不完全的Code将在真正意义上成为完全体。

  整个黄昏之厅的震动更加强烈了。

  这时,原本在所有在场的人中属于“不必要之人”的少年说话了。

  “鲁路修。”

  朱雀一面看着缓步走向C.C.的沙鲁鲁,一面呼唤鲁路修,鲁路修也回过了头。

  “你为什么要得到世界?”

  听到朱雀的提问,鲁路修的瞳孔在一瞬间变细了。

  “别问这种无聊的问题,我自然是为了娜娜莉——”

  “又要拿娜娜莉当作借口吗?”

  “呃。”

  鲁路修脸上闪过不快的脸色。不过,马上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略带自嘲的笑容。

  “哼……是啊。我是为了我想要守护的人而一直战斗至今的。”

  朱雀面向鲁路修,以平静的目光望着他,说道。

  “若要寻求结果,就必须付诸行动。”

  鲁路修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的脸色变得比朱雀更加严肃。

  “为此而使用的手段,也将否定一些事物。”

  两人的对话,旁人听到的话会觉得莫名其妙吧。实际上,就连沙鲁鲁和玛丽安娜也听不明白。不过,在他们身边的C.C.却隐隐约约地明白了他们的意思。那就是——确认,是对对方的意志、以及眼前发生之事的确认。他们两人之间,恐怕只能以这样的话沟通。

  朱雀继续说道。

  “那么——”

  鲁路修明白他想说什么,接口答道。

  “没错,我……”

  鲁路修把目光从朱雀身上移开,望着前方,随后,他迈开脚步。

  走到朝C.C.走去的父亲沙鲁鲁面前,站到沙鲁鲁与C.C.之间。这时,沙鲁鲁停下了脚步,望着鲁路修,鲁路修低声对他说道。

  “我——我绝不认同你。”

  这时,沙鲁鲁的目光变得冷峻,而站在鲁路修身后的C.C.也闭上了眼睛。


  C.C.到现在,也并没有完全否定沙鲁鲁和玛丽安娜的计划。

  相对于足以否定它的根据,这个世界上太多的悲剧,太多的纷争,太多的流血。因此,她现在也依然认为这是一种方式。把作为个体存在的人们的意识统一化,让所有人拥有同一个自我,创造没有谎言的世界——如果悲叹与哀怨从这个世界上急剧减少,那也是好事。现存的伦理和常识根本无所谓,因为,这是玛丽安娜所说的那样,将改变现存伦理和常识的计划。

  只是——

  她认为沙鲁鲁和玛丽安娜遗漏了一点。

  刚才,玛丽安娜这样说过。

  “意识的混合在开始阶段,某种意义上就像民主主义一样。而在意识完全融合,成为共有意识的状态之时,结论就产生了。”

  结论……是的,这就是向世界展示结论的计划,是一定要分出胜负的计划。被共有的、所有人合为一体的意识,将给出所有事物的结论。不再相互纷争,不再相互伤害,像这样生存下去。——世界因此而变成集合,产生结论。

  而前景呢?

  什么也没有,因为,一切结论都已经给出了。人的生存方式、世界的存在方式,都被固定为唯一的“自我”,从此不再前进。毕竟,这是“自己”给出的结论。持反对意见者已经不存在了,一切都不会改变。(插:看不明白的请去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否定之否定”原理…………)可是,这个答案的未来却是永劫。无论发生什么都是正确的,这究竟是由谁决定的啊。而且,一开始追求这个答案的,只有四人:自己、V.V.、沙鲁鲁以及玛丽安娜。这不是过于自大了吗。这个世界并不仅仅属于他们啊。

  也许,玛丽安娜他们会这么说。这种思维也只是旧世界,即现存世界的常识、情感,并不存在于即将诞生的新世界。猿猴已经变成了猫,而猫是不会有任何不满的,这不是挺好的吗。

  C.C.明白。

  这确实不错,至于,对于猫而言。可是,不要忘记了。

  在现在这个瞬间,我们并不是猫,而是猿猴。那么,身为猿猴的我们会放弃做自己吗?身为猿猴的我们会拒绝自己的未来吗?

  这就是这个计划最大的矛盾之处,而且,也是在V.V.策划的玛丽安娜暗杀事件之后,C.C.离开他的原因——


  

  “人们为什么要说谎。那并不仅仅是因为要争夺什么,还因为要追求什么。”

  鲁路修在父母面前说道。

  他的话并不像平时那样流利而雄辩,而是相当平缓,仿佛在一字一句地确认自己口中所说的内容一般,而且,声音略带颤抖。

  “一成不变的世界是无法继续前进的。那样的存在方式不能叫做活着。那种封闭的终结世界——我不要。”

  “鲁路修。”

  玛丽安娜叫道。

  “这就是说,你连我也要否定吗?”

  鲁路修缓缓将目光投向她。

  “母后的愿望和皇帝是一样的吗?”

  “让各自分散的人们成为一体,不是好事吗。死去的人也能成为一体。尤菲米亚也……”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鲁路修身边的朱雀咬紧了牙齿,鲁路修看着他,说道。

  “果然是这样啊……”

  鲁路修闭上眼睛,抬起头。

  “你们认为这是好事。可是,这种强行塞给别人的善意,和恶意有什么区别?”

  “大家总有一天会理解的。”

  沙鲁鲁平静地说道。

  “在世界产生变化的那一天。”

  “那一天绝对不会来临的!”

  鲁路修坚定否决道。这时,他睁开眼睛,低下头,双肩颤抖,似乎哭了。

  “有一件事我非常清楚……你们也许是打算将善意给与我和娜娜莉,可事实却是——你们却抛弃了我和娜娜莉!”

  “可是,那是为了保护你们——”

  “那么那个时候,为什么不阻止日本与不列颠的战争?”

  鲁路修打断玛丽安娜的话,语气严厉地问道。玛丽安娜沉默不语。

  “对于优先考虑计划的你们来说,我和娜娜莉的生死根本就无所谓。所以,你们舍弃了我们,只留下自我安慰的借口!”

  “不是这样的!”

  “你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死去的人也能成为一体!但你们……却根本没有着眼于未来!”

  沙鲁鲁平静地插嘴答道。

  “未来就是与Ragnarok的连接,在那之后,娜娜莉所说的温柔的世界将……”

  “不对!”

  鲁路修忍不住大叫起来。

  “你们所说的,只是对自己温柔的世界!可是,娜娜莉所希望的,一定是能对他人温柔的世界。”

  没错——C.C.在鲁路修身后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这样说道。

  那是只存在一个“自我”的世界,谁也不会想要伤害“自己”的世界,可是,娜娜莉暂且不论,其他还有多少人希望这样呢。相互明白,相互理解,这在本质上是对他人所抱持的希望。拥有相同意识的人并不一定会相互守护,而拥有各自不同意识的人,却能够在不确定对方心意的前提下,也依然寻求相互理解。大多数人的愿望,不就是这个吗。并不是因为是“自己”所以善待,而是即使是“他人”也会温柔对待,同时也期待着得到“他人”的温柔——虽然这如同梦境一般虚幻,但我愿意相信这样的世界总有一天会出现。

  沙鲁鲁疲倦地发出叹息,仿佛对任性的孩子无计可施了一般,接着,他说道。

  “即便如此,那又如何?与Ragnarok的连接已经开始了。”

  “那可不一定。”

  抬起头的鲁路修用手指着自己的左眼。他那以特殊接触器掩盖的瞳孔现出真正的样子。

  “我是ZERO,是创造奇迹的男人。”

  他的瞳孔中发出的,是红色的Geass之光。

  沙鲁鲁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Geass根本对我无效。就算是其他手段——”

  “不。”

  鲁路修打断了他的话。

  “不是还有一个人吗。”

  “什么……!?”

  在发出反问的瞬间,沙鲁鲁那如磐石般巍然不动的姿势开始出现动摇。他稍微睁大了眼睛,望向自己的头顶。

  “难道说——”

  “没错。”

  鲁路修平静地答道。

   “所谓C的世界,就是人类的根源。换句话说,那正是人类自身,而Geass是有了人类才能发动的力量。”

  “愚蠢至极,鲁路修。‘王’之力是无法胜过神的。”

  “这不是胜负的问题,而是愿望!——神啊,集合无意识啊!”

  鲁路修向天空展开双臂。

  “请不要停止时间的步伐!”

  这时,刚才一直站着的玛丽安娜一面抱怨着,一面走了过来。

  “鲁路修,你这个孩子真是……”

  不过,还没等到她走到鲁路修身边,一个人就像离弦的箭一般跑过来挡住了她。(插:不是穿过了墙的灵魂体么……咱很好奇要怎么挡住啊……)

  “!”

  这个用手中的剑指着不列颠后妃的人,正是枢木朱雀,他同时叫道。

  “这种事,无论是尤菲还是其他人,都不会希望的。”

  “我可是为了让你和尤菲对话,才救了你的啊。”

  “你这是借口。”

  在一面相互牵制着对方,一面言语争执的两人身边,沙鲁鲁和鲁路修依然抬头望着天空。

  “那是不可能的。无论是神,还是人类自身……”

  沙鲁鲁否定着,而鲁路修继续祈祷。

  “即使这样,我也想得到明天——”

  说着,鲁路修的瞳孔产生了变化。但并非是栖息着Geass的左眼,而是右眼。毫无预警地,他的右眼突然闪现出和左眼一样的红光,并浮现出相同的Geass纹样……这是Geass暴走的预兆。可是,就在这时——

  “!”

  天空裂开了,接着,从裂痕中发出的如无数头狼嚎叫一般的声音,回响在整个空间之中。

  “嗷呜呜呜呜呜呜!”

  嚎叫声穿透空间,震撼空间,毁灭空间。

  粉碎了伸向他们所在的空间的巨柱。

 

  “这不可能!”

  玛丽安娜发出惨叫般的声音。

  “思考升降梯……我、玛丽安娜,还有哥哥的梦想正在破灭……”

  沙鲁鲁吃惊地说着。

  C.C.平静地坐下,抱着膝,把下巴放在膝盖上……她再也听不下去了,所以,她说道。

  “……沙鲁鲁,算了吧,太愚蠢了。”

  “C.C.!?只要我们还有刻印……”

  话还没说完,沙鲁鲁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看着自己的脚下。正确地说,是正要看自己的脚下。

  那里什么也没有,构成沙鲁鲁·J·不列颠这个人的形体正在逐渐消失。从手指开始,如同溶化于太阳下的海市蜃楼一般。

  鲁路修严肃地说道。

  “这不是谎言,而是现实的答案。”

  “亲爱的!”

  想跑到沙鲁鲁身边的玛丽安娜也一样,从双脚开始消失。

  “!难道说……”

  “这怎么可能,我可是不老不死之身啊……C的世界甚至干涉了Code的存在吗——?”

  “可是,C.C.呢?为什么C.C.不消失!她也是赞成我们的计划的啊!”

  “玛丽安娜。”

  C.C.摇着头说道。

  “我喜欢你们。相互倾诉理想的你们非常美丽,可是……抱歉,我意识到了,你们只喜欢自己。”

  “不是的!我们也喜欢鲁路修和娜娜莉。”

  不过C.C.没有说话,鲁路修怒吼道。

  “娜娜莉的笑容的意义,你们明白吗?”

  “?笑容的……意义?”

  玛丽安娜满脸疑惑。她是真的不明白吧——C.C.有些哀伤地想。她就是这样的人。也许,正是因为她是这样的人,才能与“魔女”C.C.结下唯一对等的关系。玛丽安娜·V·不列颠这个女性,从某种意义上,是个比丈夫沙鲁鲁更疯狂的人。她甚至从来没尽过母亲的本分。玛丽安娜骂修奈杰是个“连自我都没有的优等生”,并说自己和他正好相反。换句话说,玛丽安娜的心里只有“自己”。无论是鲁路修还是娜娜莉,都只是她美化自己用的装饰品。因此,在他们纯真无邪,顺从自己的时候,她会给予相应的爱,否则——

  看着玛丽安娜的鲁路修眼中泛出泪水,这是自然的,虽然是否定的对象,但她毕竟是自己曾经景仰、深爱过的母亲。不过,这个母亲已经不再是母亲了。至少,在鲁路修的概念中,她已经是不配被称作母亲的存在了。理想已经粉碎。即使这是身为孩子的自己的任性妄为,鲁路修还是有一点哀伤。

  “为什么你不明白呢……娜娜莉双眼失明,无法走路,所以,她明白在这个世界上,光靠自己一个人是不行的。娜娜莉……娜娜莉的笑容中,包含了感激的情感。充满对让无法一个人生存的自己活下去的人们的感激。”

  “这种偷换概念,才是我们……”

  “别说这是假的!我不想听!不放眼于现实,却站在高处以观察我们为乐趣……开什么玩笑!事实只有一个!做父母的你们抛弃了我和娜娜莉!!”

  “你、你打算夺走人类的理想乡!?”

  “你们为了那种只顾自己的理想乡,却不肯回头看看现实中的我们。”

  “你这——”

  说话的不是玛丽安娜,而是沙鲁鲁,他那只有上半身的身体如宇宙中的流星一般,飞向鲁路修。

  “聪明的笨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沙鲁鲁用手掐住鲁路修的脖子。一直监视着玛丽安娜行动的朱雀吃了一惊,立刻想赶过去,可是,鲁路修低声制止了他。

  “别出手,朱雀。”

  “如果阻止我,未来将是那家伙——修奈杰的世界!善意与恶意只不过是一张牌的正反两面!即使这样,你还要——!”

  “即使这样!”

  鲁路修以充满火焰的双眼瞪着凑到眼前的沙鲁鲁的脸。

  “我也要拒绝你的世界。”

  “!”

  “消失吧!!”

  突然,沙鲁鲁的身体反过来朝后方飞去,或者应该说,是被吸过去的。被吸进那作为人类根源的C的世界,和玛丽安娜一起。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希望改变世界的两人被这个世界自身吞没了。

  留下的,是裂缝闭合、再度恢复光辉的天空,以及比海洋更深的寂静。


※   ※  ※  ※  ※  ※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看着有血缘关系的双亲消失在天空中的鲁路修保持着刚才同样的姿势,突然说道。

  “C.C.,你也要去吗?”

  C.C.侧目看着他的脸,随后站了起来。心想着,这个男人的感觉果然敏锐。

  实际上,刚才鲁路修已经证明给她看了。在C的世界,只要鲁路修发动自己的Geass之力,连拥有Code的沙鲁鲁也能消灭。也就是说,那有可能对由于Code的不死性质而一直活着的C.C.也能产生作用。甚至是C.C.所希望的,死的作用。

  可是——

  “在死的时候至少要笑着,不是吗?”

  C.C.平静地说完之后,鲁路修把目光从天空移开,看着她。连这种小事都记得啊——他的表情仿佛在这样说。

  C.C.依然一脸平静地继续说道。

  “我还没有笑,这是不履行契约未遂,所以你必须纠正。”

  “……哼。”

  鲁路修哼了一声,不过,他的表情变得松弛下来。这也许是因为明白了C.C.想说什么吧,又或者说,只是感到自己的演技太蹩脚了。

  C.C.依然满脸平静,她轻轻地耸了耸肩。

  “我的问题无所谓,重要的是——”

  “嗯。”

  “你们今后有什么打算?”

  你们——听到这句话,鲁路修回过神来,表情再次变得严肃,目光从C.C.身上移开,投向一直什么都不说,看着自己和C.C.的那个骑士。

  “否定了沙鲁鲁他们的计划,选择了让现实、让时间的步伐前进这条道路,这是你们两人的意志,不过……”

  “说得对。”

  C.C.说完之后,骑士枢木朱雀以冷酷而严肃的声音说道。

  “鲁路修是杀害尤菲的仇敌。”

  鲁路修也以带着杀气的声音问道。

  “然后呢?”

  “……”

  寂静再次充满了这个已经变得毫无意义的空间——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