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满语”纠缠的那些年

  满族作为中国的第三大少数民族,你知道大约有多少满族人吗?据相关统计满族人口1000多万。和其他少数民族比起来,满族人数不少。然而,由于历史等方面的诸多因素,活态的满语在今天中国的日常生活里已几乎消失,只为极少数的清史研究者在研究领域使用,2010年,满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极度濒危语种”。

  那偌大中国,难道就没有会说满语的人吗?有的,但面临的情况是:全中国只有两个满语“活化石”地区——黑龙江富裕县的三家子村和黑河市爱辉区的沿江村屯,可是这两个地方以满语为母语的大都是年过六旬的老人,他们一旦过世,“满语活着的标志”便不复存在。在传统文化保护传承越来越受重视的今天,很多满族青年开始自发学习满语、推广满族文化,满族这一社会群体的身份认同正在通过满语重新建构。

  唐硕,沈阳师范大学社会学学院社会学专业2015级学生,他就是一名致力满语保护推广的大学生。

  

关嘉禄专家  和  唐硕 合影


  (沈阳满族联谊会成立30周年庆祝大会上担任满语主持的唐硕与满学专家关嘉禄合影

  啥是满语?

  “为啥他们的民族栏就可以写一个那么好写的‘汉’字,我就得写一个笔画这么多这么复杂的‘满’字?”上小学的唐硕,在填写各种表格时心里常常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你‘讷(nè)’咋还没到家,你给她打个电话!”“嗯?‘讷’是啥意思?”“‘讷’就是‘妈’的意思。咱们满族人管‘妈’叫‘讷’。”唐硕还是不明白“好好的‘妈’为啥偏要叫‘讷’呢?”直到后来他开始学习满语,才真正明白这样的称呼是辽宁地区满语方言,虽然完全熟悉满语的人越来越少,但是这些常用词汇还在满族人的日常生活中是使用。

  唐硕懵懂的觉得,自己可能和其他的小伙伴们在某些方面有些不同。

  小学四年级的语文课上,老师布置了一篇以民族团结为主题的作文。作文要求写一个少数民族的特点,唐硕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描写自己的民族,可是他冥思苦想,却不知道满族独有的特点是什么?他自己说的是一口地道的东北话普通话、穿着打扮和其他的小伙伴没有什么两样、平时使用的也是汉字……为此,唐硕决定上网查询,搜索出来的信息当中,有一篇关于黑龙江省三家子满族小学为孩子们开设满语课程的老师石广君的报道:一个没有编制的乡村代课教师,十几年如一日,为满族孩子们教授满语,他想要让满族的孩子们都学会满语,能用满语会话。这篇报道深深的影响了唐硕,他觉得自己是满族人,一定要学会满语。

  2010年,机缘巧合之下,唐硕在抚顺市图书馆找到了一本1986年出版的《满语语法》,这本书里详细地描写了满语的语音、词汇和语法系统,唐硕像发现了至宝一样,开始学习满语,没法复印,他就一页一页用笔抄下来,然后回家研究记忆,就是这种反复地抄写、反复地背的过程,让他逐步掌握了满文的字母书写和变形规则。

  “第一个”满语社团

  随着满语文学习的深入,唐硕也开始在网络上搜寻志同道合的朋友。2010年他加入了一个民间满语学习者组成的QQ群,大家经常讨论的都是与满语有关的学术问题,唐硕认识了很多不遗余力保护传承满语文的人。有的人为了推广满语的学习,毅然而然地辞去高薪工作,转战满语语言学,然后把学到的满语知识传播出去;有的人为了唤醒满语,不仅义务教学,还自费购买印刷学习满语的材料,以至于投入过大到了自身窘迫的地步;还有些同龄人在各个学校创办的满语社团,他们的经历让他深受触动。

  “他们行,我也行。”凭着对满语的热爱,唐硕在升入抚顺第一中学的那个冬天,就向学校提出创建满语社团申请,没想到申请顺利获批了,在学校的支持下,社团组建起来,成为东三省首家中学满语社团。

  

满文社


   2014.7 人大附中满文社团到沈阳与唐硕(左二)的满语社团联谊调研

  但是,唐硕发现校园里对满语感兴趣的同学有限,学业的压力也让很多感兴趣的同学没法坚持满语学习,唐硕开始不满足一个满语社团,他想,需要想办法把满语班开到社会上去,让更多的人了解满族文化,学习满族语言。

  “老师由我来当!”

   唐硕打算在寒暑期间利用学校的教室开班招生,但是教师和经费成了难题。

   唐硕听沈阳有个满族中学,为社会提供免费的公益的满语教学,唐硕只身跑到沈阳,希望能邀请沈阳的老师们到抚顺去上课,又到处联系抚顺当地的满族民间社团组织,希望能在开设满语班一事上获得他们的资金支持,最终却无功而返。

   四处碰壁后,唐硕一咬牙,恒下心,“大不了我来上课!”2013年的寒假,唐硕第一次走上了讲台,在学校在假期提供的教室里,对着二十余个本校的各年级学生,开启了“满语教师”的生涯。“浑身出汗,心跳加速,声音发抖”——这是多年以后唐硕回忆起这段经历时的描述,而显然,经过了多番锤炼,现在的他已经不再对讲台有任何恐惧。

  

满语教学


  2013年,唐硕第一次上台进行满语教学

  开办社会满语班的想法始终没有断过。唐硕在网上看到,有人在天津和高档咖啡馆合作,在那里搞一种沙龙式的满语教学。唐硕灵机一动——咖啡馆没有,饭店总有的是。他找到了一家经营满族传统餐饮的有浓郁民族特色的“满族八大碗酒楼”,对酒楼的经理说明了来意,希望酒楼能在周末下午的空闲时期提供一间包房供满语教学。未曾想到酒楼的经理郑向斌先生也兼任着抚顺地区多个民族相关的社会事务,当即表示了同意,并且提供了很大的各种方便。

  就这样,2013年9月,抚顺公益满语培训班就在那座酒楼里开始授课了,这样的课程先后开办了两次。

  

满语教学


  2013.9 在抚顺市满族八大碗酒楼给第一期抚顺满语班上课 站立者为唐硕

  “我要发挥更大的能量。”

  2014年,抚顺满族佟氏文化研究所筹备成立,急需满语人才,满族姓氏与宗谱研究专家佟明宽老先生的助手佟艳杰女士曾经是唐硕开办的公益满语培训班的学员,她向研究所筹委会举荐了唐硕。2014年7月,由于满语能力突出,还是高中生的唐硕被聘为中国北方民族文化研究基地满族佟氏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在多方支持下,唐硕开始对抚顺的满族自治县进行有关满族自治县的满语语言景观和发展复兴前景的调研。

  


  2014.7 唐硕在满族佟氏研究所成立大会上用满语发言中

  

清原满族自治县--清原火车站


   2015.2 带领高中社团在清原调研 左一为唐硕

  入校之后“满语达人”

  2015年,唐硕考入我校社会学专业,在刚进入大学没多久的唐硕被委以重任,军训之后直接“火线上岗”,接任了面临传承危机的巴克什满语协会的社长。

  在校期间,唐硕不仅担任满语课的主讲人,还是学生科研领域的佼佼者。2016年8月,唐硕被选派代表沈阳市参加辽宁省民族事务委员会、辽宁省基础教育教研培训中心主办的第二届辽宁省满语文基础知识竞赛,他和他的队伍在比赛中获得佳绩。2017年,他申报的辽宁省省级大学生创业创新训练项目,融合了所学知识,以《以辽宁省为例探究影响世居少数民族对本民族语言认同度的社会因素》获批省级立项并顺利结题;2016-2017年间他总共起草了7篇论文,其中正式发表1篇;同时他还参加了满汉合璧《三国演义》的古籍整理和校对工作,这部大部头的文献即将出版。

  志存当高远

  同其他社团一样,在每年的迎新生、百团大战期间,巴克什满语协会都会迎来一个人员高峰时期,但由于满语文自身的特点,很少有人能坚持学完。很多时候刚开始开课有30人,到最后一堂课大概仅仅只有5人了。面对这种情况,唐硕表示满语的保护和传承的路还很远。

  在被问及为什么会十几年如一日,一直坚持学习并传播满语时,唐硕打了这样一个比方:

  “咱们都是中国人,如果有一天你到了国外,举目无亲,周围有很多华侨,但那些华侨都是很多年很多代之前就到国外了,早已忘记了怎么说汉语,但是却非常仰慕中国文化。而这个时候只有你会说中国话。你一定会想,怎么样做点什么,也教教这些华侨会说汉语。这个道理就像我在做的事一样。可能听起来有点假大空,但确实是有一种抱负在这里面。”

  如今已经大四的唐硕,正在准备满文文献相关专业的研究生考试,他希望进一步深入学习满语和满族文化,积累文化底蕴,为传承弘扬满民族传统文化继续做出自己的贡献。

  有些东西,是不可以放弃的。因为一旦放弃,终有一天会走到退无可退,而想进却也无可进的地步。


摘自: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E6S5N09F05454QO3.html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