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弹少年团】有何不可。—5—(团妻)

前篇指路~

cv4238063

       早上。

       方阿米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开窗通风,这是她的习惯。

       洗漱、换衣、叠被,将房间整理好后,手机准时响起提示音。

       “阿米,上来吃饭,玧其哥做了泡菜汤。”发消息的是金南俊。

       换作以前,她绝不犹豫“屁颠屁颠”的去蹭饭了,可一听是闵玧其,她略微不爽。之前的事还没讲清楚呢,怎么着?这是先向她示好吗?

       拿上钥匙,背好书包,方阿米迈下一格台阶,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又转身走上楼。

       哼,白捡的早饭,不吃白不吃。

       上了楼,金南俊开了门,郑号锡今天有舞蹈考核先去了练习室,宿舍里就剩下了他们俩。

       辛辣鲜香的味道从厨房飘来,方阿米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这还是她第一次吃闵玧其的手艺,不知道他会不会记仇,在她的碗里下毒什么的。

       金南俊把碗筷分给她,见闵玧其还在厨房忙活,试探的瞟了一眼说。

       “阿米,现在玧其哥也来了,你们以后就好好相处。”

       “你以为我不想啊,可之前的事都是他挑起来的,总之他就是讨厌我就对了。”

       金南俊听着眨了眨眼,纠结着到底要不要说。

       “玧其哥有说过为什么吗?”

       方阿米真想翻个白眼,像闵玧其这种阴晴不定的性格,还需要问为什么吗?反正她领教过,避之不及。

       金南俊大概明白过来了,暂且抛开工作关系不说,他也是真心希望两人的疙瘩能解开,不然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一直这样也不是个事啊。

       “阿米呀,你还记得之前借住在一个男生家里吗?”

       “记得呀,怎么了?”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份恩情,在走投无路时给了她一个避风港。

       只是,不知道硕珍欧巴现在怎么样了?大学生活开不开心。

       说实话,即使明白有些事情不会发生,但金南俊知道这事以后也很不爽,就更不用说闵玧其了。

       “其实,这件事玧其哥也知道了,他撞见你们进了同一栋楼,就以为…以为你们同居了。”

       十五岁的方阿米略知情爱,但不太懂这些,皱着眉头问道“什么意思啊?”

       金南俊看她不懂,反而有些开心,甚至还有些自豪是怎么回事?

       “就是,两人睡在一张床上,赤身裸体的那种。”

       方阿米瞪大了眼睛,脸色一时白一时红,羞耻她还是懂的,磕磕巴巴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胡…胡说!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金南俊被她可爱的反应逗笑了,摸着她的头顶说知道她不会。

       此时,闵玧其端着泡菜汤走出来,方阿米看见他,头埋的更低了。

       放下泡菜汤,闵玧其悠悠的说道,“我都听见了。”

       看她还是不肯抬头,伸出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说,“你是小猪吗?把头抬起来吃饭。”

       说着,金南俊已经帮她盛了一碗,她捧过碗说了声“谢谢。”

       一顿饭,三个人都没怎么说话,尤其是闵玧其,自从他出来后气氛就开始尴尬了。

       吃过早饭,时间已经不早了,还好宿舍离公司近,他们才没迟到。

       郑号锡的舞蹈考核得了第一名,开心的招呼大家晚上一起聚餐,就当是给闵玧其的欢迎宴。

       一整天,方阿米对早上说的事耿耿于怀。难怪当初闵玧其对自己的态度会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原来都是误会。

       终于,在大家准备去聚餐前,方阿米憋不住了,鼓起勇气将闵玧其堵在了工作室里。

       “你不去吃饭吗?”他看着她说。

       “我…我有事要说。”方阿米生怕他跑了似的,就站在门口堵着。

       “什么事?”

       舔了下干燥的嘴唇,方阿米认命的看向他。

       “虽然你早上已经听到了,但我还是要说清楚。我的确跟硕珍欧巴住在一起,但我们什么都没有,是他救了我,我特别感激他。”

       闵玧其双臂抱胸打量着她,这些他一早就知道了,当时只是气不过而已,反正这丫头已经离开那个男人了,可是…

       “你居然还记得他的名字?”

       “诶?”方阿米被突然问懵。

       “他叫硕珍?”

       “哦,金硕珍。”

       好吧,他承认他有点小心眼,因为方阿米还记得那个人的名字。

       闵玧其觉得右眼皮直跳,这事不会如此轻易结束的。

       “行了,去吃饭吧。”他起身离开。

       “那…那我们算和好了吗?”方阿米也迈步追上。

       “什么叫算?”

       “那就是和好喽!”

       “………”(傲娇闵喵喵)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哦。”

       “………”(继续傲娇闵喵喵)

       

       天气越来越暖,三四月份的樱花开的正盛,但方阿米可没时间欣赏这些。

       前几天方pd交给她一个任务,有两个新人练习生加入,其中一个从釜山来,让她先帮忙接一下人。

       举着牌子接到人后,几个人坐在回去的车上。

       眼前的男生看起来年纪不大,两颊的婴儿肥还没褪去,从见面到现在除了打招呼就再没说话,腼腆的很。

       其实她也很紧张,尤其面对不熟悉的人。但更多时候都是男生的父亲在与她聊天,方阿米也会努力的耐心解答。

       “你叫田柾国?”她主动问道。

       “内。”

       不出意外的,他的少年音与他的长相一样干净,唱歌也一定很好听,方阿米想。

       “你几岁?”

       田柾国低着头说,“十五岁。”

       “你好,我叫方阿米,大你一岁。”

       “内,怒那。”

       一声礼貌的“怒那”反而把方阿米喊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一会儿先带你去宿舍,里面已经住了三个人了,不过今天还会有一位新人要来,你别紧张,他们都很好相处的。”

       田柾国没说话,只点了两下头。

       到了宿舍,郑号锡打开门热情的欢迎了他。

       金南俊在屋内帮新人,闵玧其只是坐在客厅里,脸色有些难看。

       来不及问原因,方阿米就带着田柾国去选床位,但怎么也没想到,她会以这样的方式重新见到金硕珍。

       她这下明白闵玧其为什么脸色不好了,原来另一个新人就是金硕珍。

       金硕珍看着她,手上铺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眼神里有些不可思议,还带了点怒气。

       这丫头当初默默离开,他找了好久,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了,原来…在这里…

       方阿米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恍惚的说了两句,就把田柾国交给金南俊了。

       脚步凌乱的走下楼,方阿米脑子里一团浆糊,她该怎么办?要解释吗?不解释吗?那以后怎么面对他?

       正懊恼的用手敲打着脑袋,突然被身后的一股力量扯住,紧接着就被压在了墙上。

       这是她第一次见金硕珍生气,也自知理亏,所以不敢看他。

       他垂目,有些怀疑的盯着她的脸,好像不敢相信似的,可真实的触感告诉他,没错。

       “为什么,不告而别。”金硕珍尽可能让语气平稳些,他不想刚见面就吓到她。

       “我…留了字条…”

       说起字条,里面只写了几句感谢的话,没有任何其它信息,金硕珍看了差点没气死。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要去哪?也没留下任何信息,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担心你又遇上那几个人贩子!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方阿米鼻尖一酸,眼眶微微泛红,倒不是因为他吼她,而是真的愧疚。

       当初的情况的确复杂,他又正好考上了建国大学,实在不想再给他添麻烦。

       “对不起…”

       金硕珍听着她颤抖的哭腔,心口一下子揪在一起,知道自己刚才没控制好情绪,也有些内疚。

       实话实说,他从没想过,自己都二十岁了还在追着小丫头跑。虽然对她的感情暂时还分不清,但绝不能让任何人、任何事伤害到她,他舍不得。

       两人没再说话,金硕珍张开双臂,缓缓把人揽进宽厚的胸膛,此刻感受到她真实的气息,心里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阿米,你不可以再一声不响的离开,否则我一定会惩罚自己。”

       耳畔是他深情的低喃,方阿米的内心隐隐触动着。

       “内,我不会了。”

       误会解除,金硕珍拉着她说了许多她离开后的事。

       方阿米得知他是被公司星探挖掘的,就问他的学业怎么办。

       金硕珍自信的笑了笑,说以自己的情况完全可以兼顾学业。

       晚上,金南俊请大家吃了炸酱面。

       五个男生相处的还算融洽,唯有闵玧其对金硕珍爱搭不理,却又不得不被年龄压制。

       方阿米当然知道原因,可这也不是金硕珍的错,苦了她夹在中间两头为难。

       而金南俊和郑号锡倒是有眼色,一直帮两人缓和气氛,这样一来,她就更觉得自己罪大恶极了。

       除了这些,还有田柾国。

       也不知道这孩子是认生还是真的内向,从白天到现在也没说几句话,对人倒很是礼貌,可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方阿米有点头疼,这一时间还真有不少问题要解决。

       晚饭过后,她把郑号锡单独叫到一旁。一直以来都备受他的关照,再好的关系她也过意不去。

       何况他还这么帮着自己。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郑号锡先开口问道。

       方阿米为难的抓了下脑袋“玧其欧巴和…”

       “我知道。”

       “诶?”他知道?知道…那些事吗?

       郑号锡没对她有任何指责“南俊大概跟我说了一些,我自己也猜到一些。这不是你的错,不要有负罪感。”

       “可他们毕竟是因为我…”这话虽然听起来有些自恋,可的确是事实。

       “放心吧,他们两个就交给我和南俊了。”

(啊啊啊啊…南硕糖锡走起来!!盒盒盒盒…题外话题外话,太激动了,不好意思哈……)

       方阿米听了心头一暖,虽然郑号锡表面看起来总是笑嘻嘻的,其实他的心思很细腻,考虑也很周到。

       这一点,不比金南俊差。

       “以后有事的话,也跟我说吧。”

       郑号锡是希望自己能够被信任的,对她,他有很多耐心。

       方阿米真的很感谢自己交了郑号锡这个朋友,总是在需要的时候帮助她。

       她上辈子一定做了拯救全人类的好事,才积福积到这辈子都没用完。

       “谢谢。”

       “嗯…你已经说了很多口头感谢的话了,要不换点实际的?”

       “莫?”

       郑号锡友好的张开双臂,方阿米也不矫情,大方的给了他一个拥抱。

       转角处,一抹小身影看的一清二楚。两人回头被吓了一跳。

       “柾国啊,你怎么站在那边?”

       田柾国挪开目光,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幕,怒那竟然和号锡哥那么亲密的抱在一起,他们…是恋人吗?

       “柾国啊,这么晚你去哪了?”郑号锡关心的问。

       田柾国提起手上的袋子“我去买了些日用品。”

       “这样啊…”

       “我什么都没看到。”说完,他便慌张的低头跑开了。

       方阿米和郑号锡站在原地面面相觑,这小子…是不是想多了?

       翌日。

       方阿米拿着新歌在录音棚见到田柾国,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总会莫名其妙的偷瞄她,把目光追过去他又心虚的避开,跟他说话吧,也有意无意的躲着。

       难道真是因为昨晚的事让他误会了?方阿米想的头疼。之前和金硕珍一起时就被闵玧其误会,现在跟郑号锡一起又被田柾国误会。

       她怎么有这么多误会要解释啊?!!!她太难了!

       午饭时,方阿米有意要拉着田柾国吃,因此抛下了另外几个男人。

       金南俊os:算了,没事她不会这么做的。

       金硕珍os:他不跟臭小子一般见识。

       闵玧其os:哔……

       郑号锡os:她开心就好。

       “给,快吃吧。”

       方阿米把一份紫菜包饭和烤五花肉递给他,田柾国眨了两下大眼睛问她。

       “怒那不吃吗?”

       “我吃过了。”

       田柾国看着她,涌上一种不好的预感,怎么觉得…像鸿门宴?

       “怒那…有事要说吗?”

       方阿米一怔,原本她还苦恼怎么开口,没想到被一语道破,这样也好,开门见山才是她的风格。

       “昨天的事,你应该是误会了。”

       “我…我不记得了…”

       “说谎可不是好孩子。”

       田柾国抿着嘴没有说话。

       方阿米继续说,“可能你还不知道,其实这里就像我的家一样,对我而言,你们就是我的家人。”

       田柾国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觉得不可思议吗?”方阿米问。

       他摇了摇头,才说“只是觉得奇怪,明明不是家人,也会有这种感情吗?”

       “会。”她的眼神笃定,“甚至是比家人还要深的感情。”

       田柾国不解,方阿米却笑了笑来换缓和气氛。

       “你以后就会知道了。”

       田柾国低着头,好像在沉思什么。

       方阿米轻轻拍了两下桌子“还有你的脾气性格,为什么总低着头呢?”

       “我…我对陌生的环境,就会这样。而且…我觉得,我觉得自己会做不好。”

       “你还什么都没有做,怎么就知道做不好呢?”

       “我明白,可还是会担心,所以…我以后想要往舞者方向发展,当好一个伴舞。”

       方阿米一听,火气瞬间冲了上来。

       “呀!为什么这么早就给自己判死刑啊,你知不知道你的先天条件有多好?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得不到的。什么努力都没做就说不行的话,那你干脆回家算了,天天躺在床上做梦不是更好吗?!!”

       一通乱喊结束,周围的人纷纷看向他们,方阿米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尴尬的向大家鞠躬道歉。

       重新回到座位上,田柾国眼睛湿润,鼻尖也红红的。

       不是吧…方阿米有点手足无措,他是被自己骂哭了?

       “那个…我话说的重了些,但是话糙理不糙啊。你的条件真的太好了,南俊欧巴跟我说,你参加完比赛后收到了七家名片,这足以证明你是有能力的。”

       方阿米见他情绪缓和了一点,呼了口气又接着说。

       “柾国啊,不管做什么,只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努力过了,我们虽败犹荣,但如果只是放弃了,未来一定会后悔。釜山男子汉就应该说到做到不是吗?”

       田柾国吸了吸鼻子,用手背蹭了下眼角,缓缓抬起头看向她。

       “怒那,真的相信我能做好吗?”

       “当然了!必须相信!谁敢不信我就把他骂到相信为止。”

       “噗……”田柾国破涕为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兔牙”。

      这几天,方阿米是头一次见他笑。不知道为什么,一见他笑,感觉天气都晴朗了不少。

       她想,如果换作别人,也会想要一直守护这份干净的笑容吧。

       “行了别哭了,赶紧把这些吃了。”方阿米一边说一边把盘子往田柾国那边推。

       “可是,工作人员不让我们吃这些,要控制体重。”

       “真是…控制什么体重啊,不知道你还在长身体吗?不吃饭怎么行,天天吃那些鸡胸肉能有什么营养。”

       “万一……”

       “吃吧吃吧,我瞒着。”

       “怒那也一起吃吧。”他知道她其实也没吃。

       方阿米咽下口水说,“你吃吧,你还在长身体,补充营养。”

       田柾国疑惑的歪了歪头,“怒那不是大我一岁吗?已经…停止生长了吗?”

       话外之意就是,你不过大我一岁而已,难道你不长身体吗,快点和我一起吃。

       方阿米被他的话噎了一下,仔细想想最近几年的个头确实没什么变化,明明几个男生都肉眼可见的窜了个子。

       说好的一起长大,她怎么就不长了呢?要不…她还是吃点吧。

       “好吧…也给我一点。”

       田柾国笑着拨到她的碗里,两人面对面吃起来。

       “臭小子,现在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出卖队友的话就骂哭你。”

       “哥哥们也被怒那骂过吗?”

       “我哪敢啊,也就能对你痛快痛快嘴。”

       “…………”(菇不乐.jpg)

       田柾国os:怒那你不说实话的话我们就还是好队友。

                                                 待续…


我最近太难了…

你们有被公司年会的节目表演逼疯过吗?

每次都想如果能跟七个崽子们一样能歌善舞就好了。(哭唧唧…)

爱你们~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