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一龙水仙 巍然(五)沈巍x井然

       此刻沈巍神色已经清明了不少,他对井然说:“该回去睡了,免得阿姨担心。”

         井然点了点头,正准备走的时候他还是停顿了,“你不难受吗?要不然我给你煮东西吃。你都没有吃晚饭。”

           沈巍摇了摇头,“不用,我自有数。你回去吧。我有点困了。”

              “好,那我走了。你早点休息。”然后回头看了看了他一眼就走了。

            井然走出了沈巍的家里,一直压不住嘴角的微笑,他掏出了钥匙打开了家里的门,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没有看到井母坐在客厅里。

         他倒了一杯热水,拿出手机给沈巍打了电话,刚响一声就接了,井然声音很低沉,带着些许的欢喜对他说,“我…想你了。”

       沈巍翻书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心里涌起了波澜,笑了笑,“嗯。”

       井然听见他的笑声,对他说,“备课别太晚,反正是周末,你早点休息,今晚喝了这么多。”

         “没关系的,我一直都控制,只是今晚很高兴,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嗯,晚安。”心满意足的井然挂掉了电话,转过身,看到了母亲正笑眯眯地看着他,被吓得一个激灵。热水差点被打翻了,“妈,你吓死我了!”

        井母凑上前闻到了自己儿子身上酒气,嘴里就开始忍不住地唠叨了:“幸亏我煲了汤,刚才热了一下,你赶紧过来喝一点,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然后走进厨房,端了一碗汤出来。

        他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可是他又不知道从何聊起,有的时候,对于家庭,对于母亲,他的内心很复杂,他只能尽他所能对母亲做到有求必应,可是心里始终有一道隔阂,他并非那种从小就可以找父母撒娇的那种孩子,他很感激他的母亲,也很爱她,可是不知道如何表达,而他的母亲和中国大多数母亲一样,希望孩子可以早点结婚生子,幸福康乐一辈子。

       井然笑着从母亲的手里把汤拿了过来,井母坐在旁边看着他,看着他慢慢地喝着汤,心里有些酸楚,她不由得感慨:“儿子,你怎么还没有成家,你也别嫌我啰嗦,我这么一大半年纪,迟早有一天……”

       “妈!不许乱说!”井然放下了勺子,不太想想继续这个话题。

      不过井母像是没有听见似的,继续说:“你也不用生气,死是一个人必经的过程,我以前也不好催你,你现在事业有成,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也不该多嘴,可是你始终是我的孩子,我还是希望你能幸福。”井母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叹了一口气,“你早点休息。”

           井然不知道从何说起,他拉着母亲的手拍了拍,安慰她,“妈,您别胡思乱想了,早点睡。”

         井母反手握着他的手,“好,我去睡了,有点困了。上了年纪,再不睡,就该睡不着了。”        

      看着母亲离开的身影,井然什么都说不出口,他看着已经蒙了尘的电子琴,坐下了,很小心地抹去上面的灰尘,然后准备弹奏母亲最爱的曲子,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弹不出来了,他摸着已经泛了黄的琴键,这个电子琴陪伴了他许久都没舍得丢,小的时候,家庭条件还算可以,母亲就想他多学东西,时常逼着他练琴,属于棍棒底下出孝子的那种,那时父亲和母亲还未分开,父亲也会时常护着他,他又喜欢偷懒,所以这琴学得也是勉勉强强,过了六级,母亲也没有说什么,后来他再也没有碰过。

        井然回到卧室,把空调开到最小,裹着毛毯睡着了。



       周末的时候,市政府的人联系到了井然,再三邀请他修缮古建筑, 办公室里井然看了他们的文件,在龙城市的边缘,一座被遗忘的古桥和人烟稀少的寺庙,他很纳闷,工作人员看出了他的疑惑,对他解释,寺庙里有许多古老的壁画,对于历史的研究以及开发旅游业都是不错的资源。

          他想了一天,最终,还是接下了这个项目,比起无人问津,破烂不堪的古建筑,他还是希望更多的人了解它的美,即使会被商业化。

            井然回到家里查阅许多的资料才发现对于这个地方的记载寥寥数语,只能大概知道古桥修建于北宋,而寺庙仅仅是为路过的人们而修建的,古代来来往往的人多了,慢慢地这座寺庙有了香火,当地的官府就接受了这个寺庙,然后又慢慢地扩建,由于战争和洪水多次来袭,在清朝的时候整修了一次,此后再无任何的记录,它的重现天日,也仅仅是因为一位独自旅行的背包客,不忍心这古老的建筑就这样默默无闻地淹没于岁月之中。

          他正出神地想着,一阵敲门声打破了他的思绪,他揉了揉有点涨痛的眼睛,他眯了眼睛,看着走进来的人,他的手撑着下巴,静静地看着他,取笑道. :“沈老师,这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

          沈巍咳了一声,希望他不要这么放肆, 然后把温好的牛奶放在他面前,解释着:“今天周末,路上碰见阿姨,说是请我吃晚饭,我不好拒绝。”

       “哦,这样啊,果然是我妈的面子比较大。”井然没好气地说。

         沈巍摇了摇头,“你也真是的,还是阿姨让我把牛奶端给你,对了,你在干什么,都待了一天了。”

          井然把资料递给他看,还把网上的资料都调了出来,“给我点意见呗,沈老师。”

           “对不起,我的职责是教师,我可以帮你写一段文案,至于,建筑,我是七窍通了六窍。”沈巍关上文件,双手归还给了井然。“对了,你什么时候去学校演讲?”

        “校长说的是下周一,不过这次演讲,除了撒点鸡汤,我想不到有什么作用。”井然耸了耸肩,端起牛奶喝了一口“你千万不要告诉我是为了激励学生向上,勤奋学习,我可能没这本事。”

         “此言差矣,有些学生还是需要的,也许这次的演讲就变成他们以后成功的契机。”

           “是,咱们沈老师,热爱职业,关心学生前途,不像我一天到晚面对都是冷冰冰的东西。”

         沈巍看着井然笑道:“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表面的事情永远都处理地滴水不漏,你要是不愿意,何必为难自己。”

         井然没有说话,他就这么看着沈巍,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拉过了他的手,整个气氛都变得紧张起来。

         沈巍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整懵了,一直没有说话,就这么任由他把自己盯着。

        “因为你,我当时想着,如果…如果你对我还有那么一点感情,你应该会来看我的,我就赌了一把。到时候,我就能重新认识你。”一直摩挲着沈巍的手,

      “其实,我决定回国一半是因为母亲,一半是因为你。”又停顿了一下,“我并非想做一个伟人,只不过,有些事情,你必须得到了才能做得更多。有的时候,还会想着,其实在哪里都一样,可是,到最后想法又不一样。”

      “顷刻一声锣鼓歇,不知何处是家乡。”沈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这句话。

       “不知何处时是家乡,不知何处是……”井然喃喃着,陷入了沉思,“也许吧,不过,我也习惯了。”

      房间里就这样两个人都这样静静的不说话,沈巍抽开了井然的手,在他的书柜里随便找了一本书,坐下来,陪着他。

        “你们两个怎么还在屋里闷着都不出来吃饭了吗?”井母敲着门,催促着他们。

       “然然你还坐着干嘛?还不拿碗筷,等着小沈吃手抓饭吗?”

       “好主意,正好沈老师没吃过,要不然让他尝一回。” 井然一本正经地胡扯着。

          井母一脸随你便的样子,沈巍也是一脸你开心就好。

          出门之前,井然的手被拉住,他回头看了沈巍一眼,不解地问他“怎么了?”

          “我不会让你习惯的。”沈巍的声音很低,然后抬起头来眼神坚定地看着井然,我不会让你习惯一个人,不会让你习惯无人陪伴,不会让你习惯没有我在你的身边。

          井然眨了眨眼,嘴边噙着笑,点了点头,“我知道。”

         “走吧。一起出去。”沈巍把书放回了书柜里,然后把桌面整理好了才离开。

         饭桌上,沈巍都在和井母爆料,当年井然在宿舍里干的那些糗事,井然自然不甘示弱,他们秉承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都把对方坑得死死的。


        下午,正准备和沈巍出去转悠的井然被他的秘书打破了,秘书告诉了他最近工作室的运转,并且希望他尽快回意大利处理事情,末了,秘书还是多嘴了一句,她希望井然可以一直带领他们。

          沈巍端了一杯咖啡走了进来,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挑了一本书,自己打发时间。

       井然放下了手机,闭上了眼睛,掐着眉心, 眉头一直紧锁着。

        “意大利那边有事情让你处理是吧,我刚才听你的秘书说,你的工作室是两个人一起合作开的。”沈巍合上了书,然后把它放在了一边。

        井然挑了眉,有点诧异又有点惊讶地问他:“你会意大利语?!”

        沈巍不以为然,“唔,我会,大概听得懂一点。不说我了,你准备怎么安排。”

         谁知道被沈巍这么一说,井然的好奇心愈发地浓烈了,他拉着沈巍的手,水光潋滟的眼眸死死地盯着他,“你什么时候学的,学了多久,快告诉我,好不好。”

        沈巍一向都受不了他的眼神,很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有点支支吾吾,“一周之后,我要参加意大利的中文学术交流会。所以才学了点。”

          “原来如此,正好,我也要回去。我们一起吧。好吗?”

           “好。”

       “对了,”沈巍突然想起来,“明天你不是要演讲吗?我带你去吧,明天早上我和你一起去,”

         井然拿起咖啡慢慢地喝了起来,“嗯,好的,对了,机票的话,我就一起订了”

          “以后的话,你有什么安排?”沈巍不免有点担心。

          井然低着头看资料, “恩,我想好了,等古建筑修复好了,我再开一个独立的工作室,回国之前,我也拉拢些人过来。唔,大概就是这样,只不过,重头再来,可能会很麻烦,要重新适应环境,要打通关系,不过,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 

           “确实花不了多少时间,以你的名气就不需要花多少时间。你的资金不会少,生意也不会少,这就是你的优势。”沈巍想了想,觉得自己真的是忧虑过度了。

         井然凑了上来,笑着说  “所以,你在担心什么,我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被他突然凑了过来,然后一直被盯着他,沈巍心跳漏了半个节拍,表面很淡定地对他说,“你干什么?”

         “没有干什么,只是想这样看着你,不可以吗?”话虽然这样说,眼睛还是没有从他脸上移开。

         “可以,” 沈巍把文件拿给他,“但一心不可二用。”

          井然攥着了沈巍的手,有点无理取闹道:“都怪你,害得我不能专心工作了。”

        沈巍:“………………”

        某些人的脸皮,随着年龄的增长,真的是越发厚了,自己一大把年纪了,还能充当“祸水”这个角色,真的是要感谢他了。

             沈巍甩开了他的手,对他微笑着,“呵,谢谢夸奖。”

           “不用谢,这是应该的。”井然很满意地回敬了他。

           沈巍站起来,端走那杯咖啡准备自己喝了,谁知道才喝了一口,被井然拦下了,他心下一动,手抖了一下,咖啡溅到了他的手上,他假装皱了眉头。

         井然看见他被烫的手,顿时就着急了,他立刻松开了手,拿走了沈巍的杯子,然拖着沈巍去了厨房,直接拿着他的手,对着自来水冲洗。

        沈巍一直按捺想要上扬的嘴角,井然还在旁边自责,“早知道就不和你争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烫伤,”

        井然抬起头来看着一言不发的沈巍,先是有点奇怪,然后发现了他眼里的笑意,才知道自己被耍了,他对沈巍翻了一个白眼,松开他的手,一脸不爽地走出了厨房。

        沈巍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压着笑,然后走进了书房,井然突然转了身,沈巍无比迅速地捏着他的下巴亲了他一下。

        不过,还没等井然反应过来,沈巍自己看着表说,:“已经下午三点,我也该回去了,阿姨午觉也差不多醒了,你多陪她。”然后真的走了。

         井然:“………”

         堂堂人民教师居然玩起了三岁小孩的把戏,而自己居然也上当,井然摇了摇头,回到了书桌上,拿起了文件,准备静下心来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文件还在第一页,井然用书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嘴角的笑一直都没有下来过,他自嘲着,都多大年纪,还跟十七八岁的人一样瞎激动。

‍            没过多久,井母敲了门,走了进来,她扶了眼镜,对他说道:“走吧,换身黑的衣服吧。”

           井然的笑容立马褪去了,他立刻意会了母亲的含义,他面无表情地把书房里的东西的都收拾了才离开。

         一路上,他们坐着出租车来到墓园,井然买了白菊花和纸钱,井母买了点水果。

        来到井然父亲的坟前,周围都是一片低低的哭泣声音,整个气氛都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着,井然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他只想赶紧结束,赶紧走人。

        他把那束花放在了坟前,点起蜡烛,跪在坟前拜了三下,然后拉着母亲的手,低声询问井母,:“妈,我们走了吧,他需要的,不是我们。”

       井母看着他的眼睛,眼里只有不耐烦和冷漠,她点了点,“走吧,我们原本就没有必要。”

        井然听着母亲的语气,有点后悔自己的情绪外泄了,然而事已至此,话已出口,他也不想收回去了。

          他们就这样很快地离开了,井然没有说话,他一直握着母亲的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么沉默着,一直回到了家里。

        他们回到了家里,井然让母亲好好歇一会儿,自己进厨房做饭,有的时候,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母亲,就比如现在,母亲需要自己安慰他,可是他却不知道从何开口,他此刻心烦意乱,无比想念酒的味道,起码,他可以让自己暂时忘记有些事情。

        他把食材放进了砂锅里,开着大火,把菜刀放下,洗了手,来到母亲面前,却看到了母亲红肿的眼睛和还未擦干的泪痕。

       井然伸出手替母亲擦掉眼泪了,拉着她的手,温柔地说,“妈,别这样,他不值得你这样对他好。” 

          井母摇了摇头,她否认道,“不是因为他,我是因为你,我始终对不起的人,一直都是你。” 

          这话触动了井然心里的某根弦,他眼睛微微一酸,随后两行眼泪毫无预兆地就下来了。

          他一边拉着母亲的手,一边悄无声息地流泪,良久,才说道,“没关系的,妈,我挺好的,真的,别担心我。没关系的。您也很辛苦的。”

          “傻孩子,别勉强自己,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你有今天的成就,全都是靠你自己的努力,”井母摇了摇头,用手捂着脸,无声地哭泣,她走进了卧室,把门关上了。

        井然走进了厨房,关了火,出神地看着白色的烟雾,他想了很久,他拿出了手机,打了电话给沈巍,

       “巍,你还有酒吗?我想下来拿点喝。”

        沈巍沉默了片刻,也没有多问,“有,我拿上去给你吧。”

          “谢谢。”

         井然把门打开了,坐在正对门口的位置上,他看见了沈巍的身影,迫不及待地走上前抱住了他。

          抱了很久才放开,沈巍眼尖地发现了井然的泪痕,他没说什么,只是开玩笑似的,“够吗?不够我再去拿一点,你慢慢喝。想不到你现在酒瘾这么大。我先走了,不够打电话给我。”

        井然拉住了他的手,“巍,谢谢你。”他很感谢沈巍的沉默。

       “不就几瓶酒吗?至于吗?我走了,我回去准备课件了,少喝点,对身体不好。”沈巍笑着说。

       “好,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井然点了点头。

          井然回到了房间,反锁着门,拿出了酒杯,打开了电脑,放着歌剧,一个人开始自饮自斟。

        酒还只剩半瓶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全身都开始发烫,游离在现实和梦境之中, 眼睛很沉重,却无法入睡,就这样,他再一次陷入了梦里。

         梦里,他回到了九岁的时候,男人咒骂的声音,女人的哭泣声,被摔碎的盘子,杯子,桌子,地上一片狼藉,小井然蜷缩在角落里,颤抖着,一言不发,他泪痕已经干得差不多了,他满脸恐惧地看着他的父亲,他的父亲看见他这样的神情,来到了他的面前,把他踹到他母亲的身边。

        梦里,那个已经死去的男人,拉着他的母亲和他一起去死,他拉开煤气罐,他的母亲抱着他,一边想要冲出家门,然而被那个男人拉回去。他的母亲一直用身体护着他,才没有让拳头落在他的身上,小井然终于哭了出来,他哭得很大声,一直无助地哭喊着,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不要!不要打我妈妈!不要打我妈妈!爸爸,我求求你了!不要打妈妈了!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听你们的话!不要打妈妈了!

         他就这样一直干吼着,他哭得歇斯底里,没有答应他,没有人救他,他的嗓子已经嘶哑了,然后不停地咳嗽,又被呛着了,只能干呕着,他想吐又吐不出来。

         母亲终究抵不过那些拳头,被打得奄奄一息,他看着男人,拿着刀,抵在了母亲的脖子上,他艰难地爬了起来,一直用小拳头打着那个人,不挺地打着他,稚嫩的声音哭喊着,坏人!你是坏人!你不是我爸爸!我要我爸爸!还我的爸爸!

        男人掐住了他的脖子,他的脸被掐得通红,他的脚却一直踢着他,男人掐着他,用他的头拿去撞煤气罐,撞了数次,小井然觉得自己的视线被一片血色染红。他被摔了下来了,然后又被踹几脚,鲜红的血从他的嘴里流了出来,然后他看着他的母亲。被拖在煤气罐的面前。

        男人的脸上,笑容狰狞,他掏出了打火机,点燃煤气罐,一瞬间所有的东西都消失殆尽。井然瞬间进入了另一个梦境之中。

           他来到了一个黑漆漆的房子,他看着对面的人,虽然苍老了,可是他这一辈子都不忘了他,他就这样看着眼前已经白发苍苍的老人。

        井然就这么看着他,眼里写满了淡漠,他不认为自己还会有什么触动,有的事情,发生了就已经发生了,已经没有办法弥补了。

        他对那个老人说,“别来烦我了,我什么都不需要,我也不会怨恨你。” 

         井然背对他,眼泪却落了下来了,他抹掉了自己的泪水,他感到很奇怪有什么好难过的,没有必要,真的不值得。

          “对不起,然然”,一阵苍老的声音从他的耳边掠过。

          井然不为所动,有些事情,他不会在意了,但是并不代表它不存在,那片血红的记忆,已经永远地烙在他的脑海,只要他还活着的,就会带着这份记忆行走于世间。

         终于,井然从梦境中醒了过来,他抹掉了脸上的泪痕,看了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七点了,他起床,收拾着空瓶子,把它们全部装在袋子,拉开了窗帘,让新鲜的空气流通。  

         他用半个小时打理好了一切,出了房间,母亲已经把早饭做完了。

       井然走进厨房,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妈,我起了。”

          井母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边催促着他,“赶紧吃饭啊,快去啊,你不是还有事吗?我这儿收拾完了就吃。” 

          井然得了命令,立刻出去吃饭,只不过怕来不及了,随便地吃了两三口,正准备出门的时候,门口的铃声响起了,井然开了门,笑着对外面的人说道:

         “走吧。”

           “走。”

        

        

          

          


       

      

          

       

  


       



        

        

       

          



         


      

         

        


        

         

         

        

          

        





        

         

         





          


     

      

       



        

        



        

         

       

        

‍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