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伯贤〗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外遇?被包养的小伯贤

〖四天后〗

       一个人算是清净的日子,再一次被朴灿烈母亲的来电打破:

      “小浅,你还是回来跟咧咧住吧,咧咧这个人就是脾气有些不大好控制,他跟我说,之前没跟你拍结婚照,觉得很对不起你,这个周末,他想带你去拍结婚照……”

      “阿姨没别的意思,就希望你俩能好好过,其实你们之间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跟朴灿烈对吼可以,但对他的母亲,黎浅还是要保持礼貌,自己一句话也没多说,就听着她在电话那头,语重心长地说着这些,冠冕堂皇的话。

       见黎浅根本没有半分动摇的样子,朴母才说了许多实话,想借着她的心软和无奈,让她再次与朴灿烈和解。

       朴母跟自己说,灿烈的性冷淡是先天性的,但性洁癖是后期才出现的,原因是,曾经他也有过一段美好的恋爱,可那女朋友沉迷肉欲,给自己戴了绿帽子。

        或许是那种无可奈何的先天性缺失,加上女友反目为仇对他的一系列打击,促使他精神出现了问题,他们去过医院,朴灿烈确诊为躁郁症患者。

        当年轻貌美的黎浅站在自己面前,他怎么可能没有一丝的心动,她越是优秀懂事,他心底就越恐慌,他就是怕自己被嫌弃,被忽略,被遗忘,被背叛。

        所以他才要在黎浅面前绝对的高傲,让她不敢忤逆自己,又想要将她牢牢看在自己身边,他试着多关心她,多体贴她,就是期待着,某一天他会真正的爱上自己。

        朴母甚至拿出了他差点自杀等等事情,来对她进行道德绑架。

        朴灿烈不肯跟自己拍婚纱照的原因,也仅仅是因为那个让他恋恋不忘的前女友。

       “伯母…我求你了,你给我点时间,安静安静好不好……”

        她在自己耳边喋喋不休了几句,自知是他们不对,才无可奈何挂了电话。

        朴灿烈可怜,她就得忍受,得迁就?凭什么?黎浅不过也只活这一世而已。

—————————————————

〖公司〗

        依然是过着日复一日枯燥乏味的生活,唯一让她情绪产生波动的,就是看到边伯贤。

        也仅仅是因为他跟自己表白后,那种相见的尴尬之情,说起喜欢,她对边伯贤还没有那种强烈的感觉。

        他唯一一次与自己说话,是来辞职的:

       “领导,这是你上次借我的衬衣,我已经洗干净了。”他原原本本地将之前那个盒子放到她办公桌上。

       正敲击着键盘的黎浅,听到是他的声音,也停了下来。

       他没什么大的变化,好像换了个发型,看起来比之前更乖巧一些:“还我干什么?我又不穿男士衬衣,你就当我送你的吧。”

      “谢谢领导的好意,不过,我是来辞职的……”边伯贤牵强地勾了勾嘴角,从衣兜里拿出了辞职信,放到她面前。

       看着桌上的辞职信,黎浅不禁皱起了眉头,现在的男男女女都喜欢搞这一套吗?感情受点挫折,连工作都不要了?

       “我看过你的简历,条件一般,我们公司的待遇应该算是很不错的了,你工作挺努力的,好不容易熬过三个月实习期,我相信你的发展空间很大,为什么要辞职呢?”

       “私人原因。”

        私人原因?不就是因为感情受挫嘛?黎浅对边伯贤的印象瞬间又掉了一阶,她真的很厌烦这些不知好歹的浮躁年轻人。

       “如果是因为我,你大可不必,遇到一个心仪的工作,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不会因为你喜欢我,就对你有什么看法,我能看出你的喜欢只是浮于表面,慢慢你就会放弃的。”黎浅觉得自己已经给了他很多反悔的机会,如果边伯贤执意如此,她会毫不犹豫同意他的辞职。

      “那我先出去了……”

       边伯贤居然一句都不回她,是觉得自己要辞职了,眼中就不用在意这个领导了吗?

     “我给你一个月反悔的时间,现在回去工作。”

       他也搞不懂黎浅为什么疯狂挽留自己,她明明看起来,一点也不在意自己。

—————————————————

       然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黎浅像是在有意的接近他。

      “边伯贤,领导叫你去办公室。”旁边接电话的女员工突然叫了他一声。

       边伯贤那时候还在刷手机,慌忙收了起来,下意识去看办公室,还好,窗是关着的。

      “叫我干嘛?”他沉重地叹了口气,嘴里碎碎念着,将外套给扣好,不会是又要训自己吧?

       怀着慌乱的心情,他走了进去,黎浅正坐在椅子上,呆呆地望着电脑。

      “领导,你叫我?”

       黎浅抬头望了他一眼,便勾手示意他过来。

      “……”这个动作,真的不是一般的暧昧,边伯贤下意识望了一眼门口,才敢抬脚走到她的办公桌面前。

      “我听员工说,你懂电脑,我电脑刚刚开机就这样了,你给我看看……”

       黎浅的注意力都专注在屏幕上面,根本没空看他一眼。

       搞了半天原来是修电脑,边伯贤也松了口气,自然地走到她旁边,盯着电脑屏幕看了一眼,便伸手去按键盘。

       粗鲁的动作,他的西装袖子直接摩擦过她的脸,黎浅无语地咂了咂嘴,将椅子朝旁边挪了点。

       “应该是CPU风扇端口掉了。”

       “接上就行了吗?”

       “嗯。”他下意识地转头望了她一眼,才发现她离自己居然这么近。

       “我给你接!”为了掩饰尴尬,边伯贤赶紧蹲了下去,搬弄电脑主机。

        只是他不知道,不自在的人,还有黎浅……

       “领导,有改刀吗?”

       “有!有……”边伯贤不过是问了一句,黎浅立马应声就算了,动作幅度还极其之大,哗啦一声,拉开他头顶的抽屉,粗暴翻了两下,一卷泡沫胶就落了出来,不偏不倚地砸在他头上。

       “……”

       本来只是轻轻砸了一下,黎浅却吓坏了,慌忙蹲下身去捡那块泡沫胶,‘嘭’的一声,撞在了拉出来的抽屉上。

      “啊……”

       黎浅疼得捂住额头,边伯贤见她受了伤,也是迅速站起身,又是‘嘭’的一声,他的头顶撞在了抽屉上:“啊。”

       这次还顺便碰倒了桌上的水杯,听着那玻璃碎裂的刺耳声音,世界都安静了。

       这么一撞,心情都不美好了,边伯贤叹了口气,将抽屉推了回去,而黎浅还坐在椅子上,紧紧捂着额头。

      “没事吧?”边伯贤关切地问了一句,黎浅就疯狂摇着头,示意他在抽屉里找改刀。

      “如果受伤了话,还是先去处理伤口吧?”

      “你怎么废话这么多,说没事就是没事啊!”黎浅的性格,已经潜移默化地被朴灿烈影响了许多,最近真的是,遇到一丁点不顺,就容易炸毛。

      “你怎么这么暴躁?”说边伯贤蛮不讲理果然没错,他又失礼地拉她到自己面前,非要拿开她的手,检查伤势。

      “流血了而已…”

      “……”这是什么表情?委屈又心虚地垂着眼眸,耳夹还有些微微发红。

       他故意抓着她的手腕紧紧不放,越来越靠近她,看着她的微妙变化,从淡然到无比慌张,再到刻意躲闪,边伯贤很确定黎浅是心动了。

        他只需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就可以一转攻势。

       “还好,只是磕破了皮,你等我把电脑接上,再去给你买拿创可贴。”

        边伯贤终于是放开了自己,黎浅也能意识到自己的心境变化,不是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怎么会因为他的一点点肢体接触就心动。

        看着他再次蹲下身去拆主机,黎浅甚至觉得,这个男人的肩膀,看起来还挺靠谱的:“我只是你的领导,又不是你什么人……你给我修电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创可贴我可以自己买……”   

        黎浅自己都觉得这句话裱里裱气,好像在疯狂暗示什么一样,觉得十分不妥,她还补了下文:“咳…我的意思是,你不要觉得我是上司,就可以随便命令你,也不要觉得自己就是该的,你要懂得反抗,懂得哪些是本分,哪些是情分!”

       “哦。”边伯贤背对着她,表面上只是云淡风轻地应了一声,其实早就笑开了花。

       “……”她叨叨这么一堆,然后人家只是应了一声而已。

—————————————————

        黎浅本来相信自己会坚如磐石,可为什么他只是靠近自己了一下,就让她某个晚上做梦都能梦到他呢?

        而且那还不是一般的梦……

       可能就是因为之前看到过他的身体吧?黎浅已经给自己洗脑了很多遍,自己就是馋他的身子……

        对边伯贤这个人,她绝对会把自己的心思扼杀在幻想阶段。

       他阳光乐观,温柔帅气,懂得礼貌,懂得体恤人,也懂得哄女人欢心?这是她与科室的女孩子们喝下午茶时,听到的八卦。

       整个科,最受欢迎的就是边伯贤,谁不喜欢‘蹂躏欺压’新来的小可爱:

      “悄悄告诉你们,我摸到过他的手臂和胸肌!妈呀!太结实了……”之前那个倒奶茶的女员工,极其夸张地捂着脸,害羞得直跺脚。

       你还害羞个屁?都这么讲出来了……黎浅无语的抿了一口咖啡,不知道为什么,还挺想听她们八卦边伯贤来着。

      “我感觉他就是个花心大萝卜,这种男人不能要,长得太帅了,看不住!”

      “你这是偏见!长得帅有罪吗?我要是个富婆,我就包养他,天天放床头,当花瓶也养眼!”

      “总监大人有钱……”某个女员工差点脱口而出,某些邪恶的小yy,突然想起黎浅已经结婚了:“哦哈哈哈哈,忘了领导结婚了。”

       还好她们没有看出黎浅内心的波涛汹涌,那一瞬间,还有一种心思被看穿的错觉……包养边伯贤,这也太疯狂了……

      “唉,像我们这些大龄剩女,就只剩下幻想的份了!”

       真是说不得,黎浅一抬头,就看见边伯贤跟几个男员工们堆,走进了这个咖啡厅。

      “呀!你们快闭嘴吧!边伯贤他们来了!”另一个眼尖的也看到了,所有人立马闭上了嘴巴。

      “我,我先回去了,还有点工作没做完。”黎浅突然成了最反常的一个,背起旁边的挎包,就朝门口那边走。

      “哦,领导好像一直都不喜欢跟异性接触来着……”

      “她专情于自己的老公不行啊?”

       从边伯贤身边走过时,他就注意到她了,赶紧买了点东西,又找借口离开了。

       回到公司,黎浅的办公室窗依然没有打开,边伯贤故意在外面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黎浅听到某些声响,掏出遥控器看了一眼外面,那时候边伯贤已经乖乖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看似认真地工作了。

       “……”边伯贤怎么也回来了?黎浅有些纳闷,但也不打算关上窗了,就这么时不时地瞄他两眼。

       没好一会儿,就看到边伯贤站起了身,黎浅以为他要走,没想到他提着东西朝自己办公室来了。

        黎浅瞬间正襟危坐,打开电脑,假装在认真工作。

       “领导,给你买了一个甜点。”

        看着他递过来的纸袋,黎浅是准备高冷地随意应他一声,当看到他左手拇指上的那颗痣,昨晚那个梦里的画面,就浮现在她眼前,她是什么时候,连他手上的痣都记住了……

      “谢谢…”黎浅惶恐地摸了摸耳根,又抬头看了他一眼,这这个笑容,根本跟梦里一模一样。

       眼睛,腿,嘴唇……真是要疯了……

      “你别笑了。”

       这句像是命令一样的话,令边伯贤很不解:“为什么啊?我还不能笑了?而且我还给你送了蛋糕……”

      “我的意思……”这根本没法解释,黎浅无语地揉了揉头发,示意他出去。

       看着她微红的脸颊,边伯贤也算是明白了一大半,笑着出了办公室:“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哦!”

        这么暧昧的气氛,以前黎浅是完全厌恶这种感觉的……

        她好像变得越来越荒唐了。

—————————————————      

        她每天枯燥乏味的生活,唯一的美好之处,就是上班和下班步行的那段时间,有时候会是短短的30分钟,有时候会是一个多小时,那些时间里,她可以感受到人生百态,其乐无穷。

        公园门口的小食摊,从早上的豆浆油条,到傍晚的烤面筋,牛肉串,还有总是孜孜不倦地驱赶着他们的城管;斑马线上穿着时髦的男性女性,或是佝偻着身子捡纸箱的老太太,还有全时超市老板喂的一只橘猫,总是从人行道上窜过。

        她不过是这个庞大的世界上,同等渺小的一粒尘埃;人生挫败,受尽磨难,强撑欢笑的人,不止她一个,当某个光线亮丽的漂亮女孩走过自己的身旁,也没人会知道她用着到底的口红。

        多少人在努力的活着?她的起跑线远远高于大多数人,她从小就聪明自信,成绩好,学习也很用心,身材纤细,肤白貌美,18岁之前的她,都为自己自豪,她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她可以自由地去做喜欢的事情,去找寻自己想要的生活,想要的爱情。

        可事实证明,她就是个俗人的命,找个条件还不错的老公,日复一日地坐在电脑前工作,再慢慢生个孩子,从喂奶开始,操心忙碌到孩子结婚,等回过眼来,她才发现自己已经过了大半辈子。

       那时候的她,早就过了青春气盛的年龄,甚至忘了自己也曾谈过理想;过惯了平淡无奇的生活,不再爱喝奶茶,喜欢保温杯里泡着红枣枸杞,不再爱吃零食,喜欢自己烧菜。

       她分不清自己是喜欢,还是生活就该这么过,才叫合理。

       从生命的最后一刻起,她不会知道自己是被装进棺材,还是火化成灰,也不会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哭得很伤心,还是在想着将她埋在哪个墓园。

       无论是光彩夺目,还是穷困潦倒,都是在这一世,才成为了人,自知自己总要有一天死去,她不该屈服于此刻压抑的生活。

       没有人真心为她好,只有她能爱惜自己,所以她凭什么要让自己受委屈?

       服装店的玻璃上,倒映出她憔悴的面容,就从里面这件粉色兔子外套起,她也喜欢粉色,可总有人说她不适合可爱风,为什么迁就她们?为什么她就不能穿粉色?

       下定决心推门而入,不会给她带来多大的变化,但她将会更加清楚自己想要的东西。

—————————————————

〖公司〗        

        那天的雨,直到下班时,都还没停。

        黎浅一如既往地背起包包,坐上电梯,而边伯贤就在她旁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到公司门口,黎浅才知道外面下雨了,可她根本没拿雨伞,还好公司公用的雨伞还剩下一把。

        当她撑起伞准备走时,才发现边伯贤站在门口不动,手中只提了个文件袋,其它什么都没有。

       “你没带雨伞吗?”

       “没事,应该下一会就停了。”

        喜欢自己的边伯贤,最近好像在跟自己刻意保持距离,让她心里总是有些挂念。

       “先跟我一起走吧?前面就有便利店,到时候再买一把。”

       “好吧,谢谢领导了。”

       “呵呵,听起来很无奈的样子呢?”黎浅不爽地将雨伞举到头顶,边伯贤就俯身钻了进来:

       “哪有无奈……”

       “……”他的笑容,在一刻之间绽放出来,实在是太令人心情舒适了。

       “咳,领导,这里是公司,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身后走过两个其他部的员工,而黎浅和他还堵在门口,瞬间觉得有些不大好意思。

       “刚刚有只蚊子叮你脸了…”

        冬天哪儿来的蚊子?完全不像话的借口,她自己都会感觉到不合适,边伯贤也懒得拆穿她。

       短暂的驻足过后,边伯贤拿过了她手里的伞:“我来打,走吧。”

       穿着高跟鞋的黎浅,并不能走很快,他也很照顾她,故意放慢了速度,附和着她的脚步。

       路过某个小水洼时,边伯贤突然笑出声来:“领导这次不淌水了吗?”

       黎浅也是迟疑了一下,才想起那令人尴尬的事情,果然是被他看到了啊。

      “我不是…淌水,我就是……我其实想问,你为什么喜欢我?这令我很困扰,我一个结了婚的人,你就算控制不住喜欢我,也不该跟我表白,你难道期待我们之前能有什么结果吗?”

        黎浅突然停了下来,太多的事情,她想问清楚,边伯贤为什么会对她这个有夫之妇,这么坦诚?明知这是道德不允许的事情。

       “你哭的时候,情不自禁就做了出格的事,我知道你老公根本不爱你,你对他也谈不上爱,所以才试着说了那些话。”

       “你图什么呢?我没钱包养你,脱了我家,脱了朴灿烈,我就是个穷光蛋!”

       “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在跟你坦白之后,我也很后悔,知道这不太可能,我原本是会慢慢淡化这份感情的,你又偏偏给我希望。”

       “是,你很吸引我,我不知道你耍了什么小伎俩,但我清楚我不是喜欢你,只是新鲜感而已……你或许是觉得跟我这种少妇在一起很刺激?”

       不知道黎浅为什么会说出这些话,他的告白确实是个意外,他本来不会将这些心思放大的,可他真情实感的喜欢,被说成新鲜感和追求刺激:“我知道我会后悔的,就像现在这样……”

      他眼中涌来了一些泪水,抬头望着头顶的雨伞,可黎浅还是喋喋不休,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

      “你别哭,哭我也不会心疼,”

      “没叫你疼…”

       这话说得边伯贤更难受了,捏着伞柄的手,都有些颤抖。

       可黎浅真的不心疼吗?她有的话,想问问不出口,太荒唐了,她也真的在期待,跟边伯贤能成为什么关系。

      “你都不了解我和我丈夫,你怎么知道我不爱他呢?怎么知道我不愿意跟他过日子?我就算再不愿意跟他过日子又能怎么样?我现在离不了婚……”

        黎浅自认为自己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但边伯贤没有给她回应,她也就明白了,喜欢归喜欢,没人愿意挂着第三者的牌子。

       在路口等待了几分钟,黎浅叫到了一辆出租车,本想一个人就这样走掉,可见边伯贤也不过是穿着单薄的西装,还是忍不住叫他上来:“你跟我一路吧,估计今天挺难打到车的。”

      “好。”他的下睫毛处还挂着一点泪水,不舒服地吞着口水,好像喘不过气来,坐到她身边时,这种难受更加强烈了。

      一路上,两人都各坐在一边,望着车窗上流淌的雨水,一句话没说。

       直到边伯贤下车时,黎浅终于是动摇了,迅速挪到窗边,刚叫住他,一句话都还没说出口,司机大哥完全不识趣地开走了:“……”

       可能是气氛在此刻恰到好处,黎浅觉得她想说的话,只能在那一刻,可惜还没说出口,就这样看着边伯贤茫然地愣在原地,与他渐行渐远,他一定不知道自己的意思,反正她再也说不出口。

—————————————————

        做好面对一切尴尬的准备,她在跨进策划部的门时,就撞见了边伯贤。

       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她立马低着头走进了办公室,连招呼都没跟他打。

       直到中午,所有人都去吃午饭了,黎浅连办公室门都不想出。

       面前的电话忽的响了起来,漫不经心地接过,里面却传来了边伯贤的声音:“领导,你开下窗。”

       “……”黎浅有些疑惑,还是听话地拿出了遥控器,一打开就看到边伯贤坐在那边的玻璃前,正给她打着电话。

       “什么事?”

       “送你一个好东西。”  

        黎浅还因为他莫名其妙的态度感到茫然时,就看到他在玻璃上哈了一口热气,用手指画上了一个心形。

        什么俗套的小伎俩?但黎浅偏偏就是喜欢。

        看着他那满足的笑容,黎浅就像是被传染了一样,低着头,笑了起来。

       “领导,我可以进来吗?”

       “可以。”

         话音刚落,他立马放下了电话,朝办公室门这边过来了。

         边伯贤跨进来那一瞬间,就将门给锁上了。

        “来解释一下,你画心形干嘛?昨天不是还很委屈,说后悔喜欢我吗?”

        一句话都时间,边伯贤已经走到了她面前,什么也没说,就拿过遥控器,关上了窗:

       “我警告你别耍流氓…”

        看着他走到自己这边,黎浅感到愈渐慌张。

       他顺势坐到了办公桌上,撩了撩袖子,从胸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本,还顺手从她抽屉里拿了一只中性笔:“我查了一下,如何当一个合格的外遇,记下了以下几点,你听听看,喜欢哪些?”

       “……”黎浅很纳闷边伯贤是如何说出这种话的,有谁当外遇当得这么冠冕堂皇吗?

       “⒈随时随地的疯狂示爱,让对方强烈感受你的对她的依赖感;⒉在贴合实际的基础上,多给对方赞美和夸奖,满足对方的征服欲,成就感;⒊学会适量撒娇卖萌,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激发对方的保护欲……”

       “停停停!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我说了我离不了婚,如果我只是逗你玩呢?跟你过了新鲜感,我可以继续回去找我的老公,你呢?你是变态吗?搞外遇那是没有伦理道德,很脏,很丢脸的事情,你明白吗?”

       “嗯~我不知道什么叫伦理道德,我只是喜欢你而已,你玩我也没关系啊,我喜欢你嘛。”看着气到面红耳赤的黎浅,边伯贤只是淡然地点了点头,他能明白黎浅的意思,她只是想要确定,自己是不是真心甘愿当一个第三者。

       “你…你的条件很好,找一个优秀,甚至完美的女朋友,都没问题……”

       “你就很完美。”

        黎浅实在是不明白边伯贤为什么非得对自己死心塌地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别有目的:“你果然是看上我的钱了吧?”

       “对,你可以这么认为。”

       “……我跟你真是无法交流。”

        直到此刻,黎浅还是不能正视自己想法,她想跟边伯贤在一起,不管是追求新鲜感还是真情实意,他都在自己脑海挥之不去,但她还是做不到违背伦理道德。

        本以为听了这么多的边伯贤会生气的,但他还是那副笑盈盈的样子:“那我们换个交流方式。”

        他忽然捧起自己的脸颊,故作要亲吻她的模样,黎浅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到了,并没有一丝丝的抗拒,反而紧张地闭上了眼睛。

       “……”两三秒还是没动静,黎浅再次睁开眼,就看见边伯贤近在咫尺的无奈笑容:“原来你是不满足于语言和情感上的交流,才一直对我忽冷忽热的啊?”

        黎浅瞬间不说话了,眼神都躲闪不及,脸颊开始微微泛红,边伯贤怎么总是这样,满嘴跑火车,再脏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好像都变了味。

      “那我问问你,你喜欢我吗?嗯?”

       黎浅半天不肯说话,边伯贤也没办法,假装伤透了心的样子,点着头准备离开:“好吧,我果然是连倒贴都没有人要……”

       “吭!我下午要加班,你要是不急的话,就等我一会儿。”

       “嗯。”

         看着他一脸落寞的表情,黎浅还是不愿意拉下面子,要真是说爱得他死去活来,是在后面那些日子。

—————————————————

        因为惧怕朴灿烈,他们都只能在公司以内亲密,开始的边伯贤总像个小太阳一样,逗她开心,跟她开玩笑,每每看到他的笑容,黎浅就觉得生活其乐无穷。

       正因为边伯贤对她明显的疯狂爱意,让她忽略了自己的感情,她真的爱边伯贤吗?有多爱?她好像从来没有想过,某天突然就能明确感受到了,她想快些和朴灿烈离婚,然后投入边伯贤的怀抱。

        这个男人的魅力是无限的,他可以细致入微,各种迁就,宠得她像个公主,也可以蛮不讲理,对她处处压制挑逗,用四个字形容,边伯贤就是令人‘欲罢不能’。

       正在文印室打印东西时,右耳就传来一声响指的声音,她一转过头,就被边伯贤亲了一口,然后就假装什么都没发生那样,拿过她面前印好的一叠资料:“领导,这怎么发?”

       “这里面是两个版本,一个版本发一张。”黎浅的另一边还有几个同事,边伯贤居然胆子大到了这个地步,还能像现在这样,笑得这么自然,也是厉害。

       “好!”

        还好周围的人都专注于自己的事情,没人注意他们。

        一会到办公室,她立马把边伯贤叫到面前,‘狠狠’训了一顿,外面的员工们只知道领导气焰极其嚣张,边伯贤被训到抬不起头来。

        可事实上,人家只是在调情:

       “下次胆子别这么大了!你会害死我的!”

      “叫我来就是骂我啊?最近你连下班都不跟我一起走,周末出来见面跟做贼一样……”

      “今天早上,我老公又来电话了,各种给我精神施压,一会说我妈骂我不懂事,一会又说他也希望我回去,我提了一句离婚的事情,他又开始发癫,我怕他会到公司来堵我,我没办法。”

     “他没有名字吗?为什么要叫他老公……”

     “他是垃圾,你的我的宝贝,行了不?赶紧去上班,以后不准这样了,我们现在这是偷情,你懂不懂?”

     “是,领导说的对……”这个臭女人,仗着在公司自己是总监,动不动就欺负他,反正他相信,总有一天可以欺负回来的。

     “好了好了,委屈你了……”

     “才不信你,我出去了,有事发消息”边伯贤不满地微微撅着嘴,转身出了办公室,他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此刻黎浅那个狠心女人的声音,又回荡在耳边:

       “你委屈什么啊?你是你自己找的啊,我都说了离不了婚,你还非要和我在一起,你就得承受这些!”

       太狠心了,边伯贤原以为她会安慰自己,没想到训自己一顿就算了,还泼了盆冷水,他觉得黎浅根本不喜欢自己,但凡有一丝丝心疼他,都不会说这样的话。

       可又觉得她好像说得没有什么问题,后来也是改了,就算是敷衍也知道哄他了,可边伯贤还是不开心,他好像真的没有怎么感受到黎浅的爱意。

       “再等两天吧,外地有一个企业交流活动,会连续出差3天,不是什么重要的活动,公司一般都是推给我的,我们科大多数人都去过,这次就带你去吧。”看她委屈巴巴的样子,黎浅心里倒是觉得很好笑,但是外面有一双双眼睛盯着,她必须十分严肃。

        也算是另一种安慰吧,黎浅渐渐的,都习惯这么压着他说话了。

       “哦~谢谢领导!”一想到能在外地与黎浅单独度过三天,边伯贤就高兴得合不拢嘴。

        欣喜地跑回自己的办公桌,同事们都挺好奇,黎浅不是骂他吗?怎么突然这么欢脱的。

      “噗……新人果然是新人。”听到边伯贤要去参加活动的前辈们,先是松了一口气,就不厚道地笑了起来:“你会哭的,回来还要写听后感,不要以为是你想象中的自由交流会,你会听到睡死,问题是领导不会放过你的。”

       他巴不得黎浅不放过自己呢?边伯贤依然保持对两天后的期待,当然黎浅也没让他失望。

—————————————————

〖两天后〗

        从飞机上开始,边伯贤就非得把黎浅搂在怀里:

       “领导不是拿给你抱的……”

       “你看看周围,谁知道你是领导啊?你现在管不了我。”在异地就是好,走哪儿都不用担心,会窜出来个熟人。

       虽然嘴上要跟斗一斗,黎浅大多数面对他,还是很小女人的,就这样软软地倒在他胸口,能听到的心跳,感受到的温暖,是朴灿烈从来没有的。

      “跟我在一起开心吗?”

      “开心。”黎浅像只小猫一样,用脸蛋蹭着他的胸口,耳边突然回荡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悄悄告诉你们,我摸到过他的手臂和胸肌!妈呀!太结实了……”

        瞬间黎浅的心情就不美好了,不爽地抬起头,还不慎撞到了他的下巴:“啊…”

      “阳光乐观,温柔帅气,懂得礼貌,懂得体恤人,也懂得哄女人欢心?边伯贤?你是把我们科的女孩子给泡遍了吧?”

       面对黎浅突然的质问,边伯贤都感到很疑惑,说实话他和女孩子们走得真的不近:“我哪有?夸奖我就认了,后面的真不能算,作为一个有野心的男人,我一眼就盯上了人群中最出众的领导!”

      “听说手臂和胸肌也是一级棒呢?”

        聊天的走向突然变得越来越白热化,边伯贤有些慌了,毕竟对他有意思的女人不在少数:“谁啊?你应该骂她啊!我是你老公,她揩我油,你为什么不骂她?”

      “你不给点机会的话,人家能得手吗?”

      “这不是我的问题啊,你叫她也体验下被别人揩油什么感受吧?你居然不骂她,这种女人一样很讨厌啊!我才是受害者好吧?”

      “……错怪你了,我下次会找机会训她的。”

       又一个小危机被他机智的化解,所以黎浅刚刚是在吃醋吗?边伯贤突然抓到了这个小点,就不撒手了:“领导?你不是说只跟我玩玩吗?你干嘛这么酸啊?”

       “我又没有说过。”

       听到这句话,边伯贤似乎特别期待,一边捏着她的下巴,紧紧盯着她不放:“那你是真心爱我的?”

      “你觉得我是真心的,我就是真心的。”

      “……”旁边一直在看报纸的小伙子,从开始听到现在,是越听越懵逼,还是有钱人会玩。

—————————————————

        到下飞机时,天已经黑了,住进旅馆那一瞬间,两人就像魔怔了一样,滚到床上去了。

        平时可没有这么柔软的床,能让两人毫无顾虑地热吻。

       “停停停!”

       “领导,会闪腰的……”被强行推开的边伯贤,无力地翻了个身,就滚到了地上。

       “太快了,我还没准备好。”

       “明明是你先解我扣子的,我以为你想,我才上手的……”

       “我单纯看看不行吗?”

       “行,我会克制自己的……”

        跟黎浅躺在一张床上单纯睡觉,也并不是什么难事,问题是她睡觉一点都不老实,总是往他怀里钻就算了,抱着他腰的手还极其用力,揉了头发揉脸蛋,偶尔在梦里还要哼哼两声。

        蜷缩成一团的黎浅,看起来很小一只,头发软软的,脸蛋也软软的,长得漂亮还有气质,知性优雅又小女人,还那么可爱,可惜摊上朴灿烈那个垃圾。

        当黎浅感受到刺眼的光芒,还有身上的痒酥酥之感时,她睁开了眼,而边伯贤侧躺在自己面前,一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正从她的肩膀到腰线,来回游走着。

       “大清早的干嘛啊?”

       “合格外遇的第四点:学会利用自身条件,动作挑逗或生理诱惑,让对方对自己产生向往之感……”边伯贤笑着拿起旁边的小本本,接着念给她听,话音一落,还来了个甜甜的wink:“你向往自由吗?”

       “……你哪儿学的这些无良知识?本子给我看看。”黎浅无情地拍开他的手,抢过那个神秘的小本子。

      “咸咸不给看!咸咸要抱抱!”

       他忽的扑到黎浅旁边,紧紧抱着她的手臂撒娇,那声音语调,听得脸都青了:“你大早上是喝多了吗?”

      “你别看,有虎狼之词……”果然被她那么一骂,立马恢复了正常。

      “⒌贯彻到底,追求刺激系列……”看到标题的瞬间,黎浅就读不下去了,搞了半天,这些是他看狗血神剧学来的。

      “你喜欢哪个?我都可以哦,都做一遍我也不介意。”

      “我也没问题!”

      “强啊,你别吓我……”黎浅铿锵有力地来了一句,边伯贤倒是有点虚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