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卷 第六话 擂台场的较量


卡斯卷 第六话 擂台场的较量 中


        “您好,这是两位的饮品。”白狮打开门,单爪托着两杯冰水走向墨翼。

        狡听到话落,刚想起身说声谢谢,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住。墨翼一拳打在了白狮的头上,白狮爪中托住的玻璃杯也随之落地。而盘子周围的时间却于此定格,不再流动。

        “说,你们有什么目的。”

        “已经晚了。”白狮轻蔑地笑了一声,身体化作一道道黑丝,消失在房间中。

        “啊……”狡看着撒在地上冰水和突然消失的白狮,刚想要吼出来,就被墨翼按住了嘴。

        “安静看完,坐好。”墨翼捡起了地上还算完整的玻璃杯,重新放在了盘子里。狡只得面对玻璃坐得笔直,不敢再动一下。

 

        “开个价。”光椅之上冒出了一缕烟。

        “八方B级。”

        “没问题。”

        “我豪哥不负于名,是个爽快人。那么,合作愉快。”

        “希望你答应我的事能做到,做不到的话就不是听话的兽了。”

        “豪哥您在,我哪里敢啊。你们几个过来,今儿晚上必须把豪哥伺候好了。”光椅上的兽人爪子一挥,示意门口几个年轻的兽人进来。

        “不用了,做好你该做的。”

        “好嘞,您放心,保证办的妥妥的。”见旁坐已空,光椅上的兽人仍没有起身,“您慢走,恕不远送!”

        见门关上,门旁的兽人仆从连忙上前询问:“怎么样,他答应了吗?”

        “我们省了八方B级源石。”

        “那那几只兽和墨翼怎么处理。”

        见光椅上的兽人没有任何回答,先前的兽人仆从识相的出了门去。屋内只剩下光椅上的兽人和他漫无目的在空中的光屏上随意划动的爪子。

        “墨翼,你又赢了。”说完,兽人的爪子一攥,光屏被扔到了一旁。“我倒要看看你能神气到什么时候。”兽人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咖啡,放下的时候,爪子已经有些微微的颤抖。

 

        屋内的一切都平静下来后,墨翼重新坐回了狡的身边,继续看着擂台。

        “第一轮,库桑坦虚影胜利!”

        “那个……”狡试探着,见到墨翼没有反应,于是继续说了下去,“这个库桑坦他怎么才算赢啊。”

        “看下去就知道了。”

 

        擂台之上,库桑坦虽然已经被判定过一次战败,但却没有丝毫的虚弱。在这里的这些天,库桑坦只看到了一个兽人成功进入了上位者的擂台场。“那就用他的方法打败你!”

        “ROUND2 FIGHT!”

        同上一轮一样,虚影依旧是以极快的速度出手并使用了火系兽痕。随着虚影左臂上的兽痕逐渐明亮,肉眼可见的火焰法阵同刚才一样再次在库桑坦的脚下生成。

        “凝!”在火焰的包围之中,库桑坦打开了周身的护盾,由于天生的操控能力和强大的能量,库桑坦逐渐适应了周围的温度,带着淡蓝色的护盾走出了火焰法阵。还没等库桑坦反应过来,虚影就已经开始了第二轮攻击。

 

        “走到这里的兽人就是这种水平吗?”

        “还没结束,不要妄下定论。”

 

        虚影双臂上的兽痕浮于空中,以极快的速度旋转着,兽痕旋转所波及的范围渐渐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洞中的咆哮声越来越大,整个擂台都在随着两个兽痕的旋转而颤抖着。

        “这是什么?”库桑坦看着眼前洞中出现的火龙,红色的火龙甩动着细长的胡须,吼了一声,擂台上的震动也变得更加剧烈,整个擂台摇摇欲坠。库桑坦站在了原地,看向了背后一直未出鞘的长剑,坚定地回过头,任凭火龙将自己与护盾吞噬殆尽。

        “哦哦哦哦哦!”台下的观众顿了一下,随即便被这种从未见过的场面震撼到,一齐呼喊着。

        主持的兽人听到台下的欢呼声也才回过神来:“第二轮,库桑坦虚影胜!”

 

        “这虚影……这无兽痕的虚影发出的能量密度已经是标准火系兽痕战士的一倍有余,直逼双兽痕战士的能量密度标准了。”

        “他胜利了,行动吧。”

        “可大人,这第三轮还没开始啊。”

        “行动!”西服兽人爪中的烟蒂向下,在烟灰缸中,这根烟完成了它的使命。

 

        “今天可是没来错啊。嵘碷,正好你今天没来,这小子我要了,你可别跟我抢。”墨翼透过玻璃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端详着能量壁内的火龙,“这要是你,你也挡不住吧。”

        “你觉得那个库桑坦他能赢吗?”墨翼看了一会,突然转过身来问狡。

        “能。”狡看着擂台上的库桑坦,“我就是感觉他很厉害,我觉得他一定能赢的。”

 

        “FINAL ROUND!  FIGHT!”主持的兽人虽然最后声音很大,但却没有说得清楚,一副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样子。

         第三轮还没有开始,台下的欢呼声就已经要掀翻了楼层的天花板。“库桑坦!库桑坦!库桑坦!” 能量壁内的库桑坦知道下面的观众欢呼的对象自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对手。再次望向背后的长剑时,心中再次燃起了必胜的信念。这一战,自己不能输,只能以胜利结束。

        望着眼前的虚影属性,正是自己期待的战斗系。这次的库桑坦没有一分犹豫,直接冲向了虚影。

        “在战斗系,除了熊族我库桑坦还没怕过谁。去吧,岩狼,去证明我们的尊严!”

        岩狼刚刚出鞘,虚影凌厉的攻击就抵了上来,库桑坦左右后退着,尽力地躲过一次次攻击。看准虚影抬爪的时机,库桑坦将全部的能量倾注在了岩狼之上,剑锋对准虚影,全力地向虚影的胸口刺去,而虚影的攻击也径直击向库桑坦。剑划过的空气呼啸着,代表着自己这全力的一击突兀地刺上了虚影的胸口。只一瞬,这碰撞便发出了吱吱的金属碰撞声。库桑坦用尽全身力气忍耐着疼痛,压住虚影的反抗,但就在这时,虚影也生成了一道护盾,虽不起眼,但却将剑的力道全部卸走。

        “我败了……”用尽全部力气的库桑坦躺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结果的到来。但这时台下的兽群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主持的兽人也一直没有宣布结果。

        良久的沉默之后……“第三轮,库桑坦胜利!”主持的兽人终于回过神来,台下的欢呼声也更加高涨。但是擂台上的库桑坦也没再能听到,静静地躺在擂台之上。

 

        “父亲,他赢了,他赢了!”狡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那么,这最后的谢幕表演,主角就是我了!”

        “什么谢幕表演?”

        墨翼起身看着被子弹打穿的贵宾室的门,背对着狡道:“这场表演,父亲我输不起。”

        “狡需要做什么?”

        “准备好狡的传送符文,必要的时候我会让你启用的。”

        “狡也想帮父亲。”

        “十分钟,我将会清理掉沿途的士兵,而你只有五分钟,任务是到达下面的擂台之上,你我在下面回合。”

        “我怕……” 还没等狡说出来,墨翼就冲了出去。狡看着眼前的父亲,又回头看向了躺在擂台上的库桑坦,攥起了拳头,朝着门走去。














        专门留在后面的一句话:本周更新还没有结束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