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洛特:我以前也是个跑腿魔神,直到我从山坡上跳了下来。

百果园

猎魔人杰洛特和往常一样接下了猎杀狮鹫的任务,此刻正在荒郊野外追踪着狮鹫的踪迹。

“奇怪,我刚才明明用弩箭把它击落到地上了,怎么一转眼就没影了?看来我只能用我的秘技了。”

在鹰眼视角的协助下,杰洛特发现了山崖下不停挣扎着想要飞起来的狮鹫兽。

“这点高度,肯定不会像上次那样摔得我一个月没起床吧?”

杰洛特犹豫了片刻,但是想到猎杀狮鹫的报酬,还是坚定不移地跳了下去。

狮鹫仍旧在原地挣扎,杰洛特却失去了杀掉它的机会。

“可恶。。。又是这样。。。只要一从高处跳下,我就会被摔得半身不遂。这次好像更严重了,不仅骨头要散架,还浑身发冷,我这是。。。死了吗?”

“嘿!你!你终于醒了!”坐在破旧马车上的拉罗夫发现杰洛特恢复了意识,便急切地叫醒眼前这个满头银发的陌生人。

杰洛特睁开眼睛,第一反应是查看自己身上的装备。
“该死!我的狼学派盔甲和银剑呢?老实招来,是不是你们把我的装备偷跑的?”

坐在杰洛特旁边的男人不知何故被堵住了嘴,杰洛特只听到他在不满地哼唧着什么。

拉罗夫一脸懵逼地看着怒视自己的杰洛特,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他了,而且明明是自己把这个趴在山脚下装死的男人抬上马车的。

“你们这帮风暴斗篷狗杂种,都是你们毁掉了我的美好生活!”洛里看了看自己被捆住的双手,恨不得打死坐在自己对面的乌佛瑞克。

杰洛特这才注意到,马车上的这几个人似乎并不了解自己的身份,同时从他们的着装来看,应该也是穷苦百姓,比自己更穷的那种,尽管被叫做什么风暴斗篷,但是根本看不到这几个人在哪里穿了斗篷,大概他们的斗篷和自己的狼学派装备一起被偷了吧。

搜寻不到有效信息的杰洛特只好叹了口气,看着马车载着自己进入城镇。

“停车!所有犯人都给我滚下来!”帝国女军官声色俱厉地下达命令。

“所以,这里不是百果园吗?”杰洛特压低声音询问拉罗夫。

“百果园?我是土生土长的天际省原住民,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百果园。”

“天极省?”

“不是天极省,是天际省,你怎么连这都不知道?还有,你的口音真奇怪,我从来没听过有谁用这种腔调说话。”

“我们都要被砍头了,你俩居然还有心情闲聊?”

“诺德人只会为自己的信仰而战!帝国杂种,你们有信仰吗!”排在队伍最前方的风暴斗篷士兵向着天空怒吼,随后大步流星地走向断头台。

“你们不能杀我!我是无辜的!”洛里企图逃离刑场,被弓箭手一箭击毙。

实在想不出如何逃走的杰洛特只好迈步走向断头台。

天空之中突然传出一阵咆哮,一只超级大狮鹫落在附近的高塔上,对准杰洛特喷出大火球。“是龙!巨龙重现人间了!快跑啊!!”

在场的人跑的快的都逃到野外了,跑的慢的都被巨型狮鹫喷火球喷死了。

杰洛特躲在高塔里,等待着狮鹫的消失。

没人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心想要干掉龙裔的巨型狮鹫奥杜因发现一无所获,不耐烦地扑闪着大翅膀离开了。

杰洛特回想起曾经的经历,又看看眼前的海拔三米的高台,他紧闭双眼,跳了下去。

事与愿违,上天没有让他如愿返回百果园。

万般无奈之下,身无分文的杰洛特只得在天际省靠捡垃圾为生,人送外号:杰三光。

杰洛特所到之处,所有花草被摘光,所有野兽被杀光,所有强盗据点被扫光。

他不止一次地想要找个城市,到城里售卖自己捡来的垃圾。

但是在一段时间的考察之后,杰洛特发现这里的混乱程度并不弱于百果园,于是他彻底打消了进城当商人的念头,在高吼峰脚下搭建了一间简陋的木屋,向每位慕名而来朝拜的朝圣者售卖自己研制的药水以及捡来的杂货。

一眨眼五年过去了,又到了跨年夜,杰洛特遇到了一个直立行走的原谅色皮肤的亚龙人,这只原谅色皮肤的亚龙人出手阔绰,一次性买走了他所有的药水。

原谅色皮肤的亚龙人问他为什么会在高吼峰脚下开药店,杰洛特指了指身后的高吼峰:我以前和你一样是个跑腿魔神,直到我从山坡上跳了下来。

原谅色皮肤的亚龙人看了看杰洛特那双僵直的腿,心领神会地拉着他来到了高吼峰峰顶。

杰洛特刚想开口询问缘由,原谅色皮肤的亚龙人大喊了一声“伏斯-洛达”,杰洛特再一次从山顶跌下。

脑袋着地的瞬间,杰洛特才反应过来,那只原谅色皮肤的亚龙人就是天际省臭名昭著的跑腿捡垃圾魔神,名义上他是拯救世界的龙裔,实际上他是祸害天际省的毒瘤,伏斯-洛达只是那只原谅色皮肤的亚龙人的普攻。

可惜杰洛特明白得太晚了,原谅色皮肤的亚龙人此时正在天际省的首都招摇过市。

“我终于除掉我唯一的对手了,要知道我才是正版的捡垃圾魔神”,亚龙人品尝着刚出炉的亚龙人血葡萄酒,望着独孤城的灯火,搂着妻子莱迪亚,心满意足地享受着跨年夜。

再一次睁开眼,叶奈法婀娜的身影出现在杰洛特面前。

“今晚又是一个美妙的跨年夜。”

“就你这老骨头,才十米高的山坡就能摔到失踪五年,现在又拖着一身重伤爬回来,什么美妙跨年夜,身体恢复之前你想都别想。”

胡思乱想瞎写了一个联动,以此纪念陪我走过2019年的上古卷轴5和巫师三,两个都是好游戏,一天不玩我就浑身难受。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