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Desert march 266 打扫卫生

  第266章打扫卫生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的美丽又善良·······”随意的哼出一首小曲,男人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这是他小时候听父母唱的歌,曾经的他仅仅是根据旋律好听而记忆深刻。是啊,小时候的心灵,总是美丽的。

  金蜀的动作很慢很慢,至少在外人眼中是这样。出掌,掌心向外,手指向下,缓慢的动作如同迟暮的老人一般。下一刻,握拳,胳膊反转,迅速收回,快速打出,先缓后急,云中雷霆,棉中带力。

  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是会造成手臂肌肉的过度劳累,尤其是肩膀到臂肘这一部分的肌肉会造成极强的疲劳疼痛,背部的肌肉亦会受到不同的影响,从而让人失去对于手臂的控制,一瞬间会产生麻木的感觉。

  而金蜀的动作仍然就像是每天吃饭的那样子,稀松平常,根本不值得一提。

  “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三位不同发色的少女,因为早晨锻炼的习惯,也来到了这个地方。或许是因为歌声动听的缘故把,她们三位停了下来,走到了这处很少能有人光顾的地方。

  为防止打扰那位先生的歌声,三位少女尽可能的把自己的脚步降到最低。然而,当靠近那个地方的时候,黑发少女忽然之间感觉到了一阵刺脸的劲风,茫然的看了看周遭的环境,发现只是地面上还未成长起来的小草正在摇摆,其他的竟然没有受到风力的影响?

  紫发少女的耳旁忽然出现了划破空气的声音,怔怔的望着面前那位正在打拳的男子,她明白,这是她们认识的一位中国男子。

  白发少女的眼神和神情凝重起来,因为到达这个国家,她没有遇到过什么奇人轶事。相反,这个国家带给她的惊讶,往往都是来自于巨大的城市变化和不同于西方媒体报道中的繁华和安定。

  而到现在,她似乎理解了这个国家为什么能在历史长河中,传承千年了。

  “在出征的那个晚上,你和我来到小河旁。从没流过的泪水,随着小河淌。”伴着句子的落下,男人的身形动了起来,脚下移动的速度让三位女孩惊呆了。而更加奇怪的时候,这个男人似乎一点都没离开原来的位置。

  拳头打在空气之中,并没有什么特效一般的效果,和电视剧里差的有些远了呢。

  “呼~”

  拳风将一棵树的鲜嫩枝条垂了下来,在初升的太阳中扬起了一片薄薄的水雾,然后落在干燥的地面。

  ········貌似,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屈膝、弯腰、提膝、出肘,男人的动作缓慢而且潇洒,甚至连静和动这两种非常矛盾的拳法打得如此让人赏心悦目。

  当最后一拳挥出的时候,这里的一切世间停止了,好像刹那间从一条“身处车马喧”的都市转到了一处“深远地亦偏”的乡村小道,耳边响起了落叶的飘落、水珠的落地,以及几位少女惊讶的呼吸。

  擦了擦额前细密的汗珠,金蜀的黑色瞳孔此时竟然充满了明亮的光泽,这根本不是一个额前满是汗水、刚刚打拳的人。

  气息,有些紊乱。果然还要继续加油呢。

  金蜀心中想到。再一次开口,看着男人并没有用劲,但是她的歌声显得是明亮而且高亢:“谢谢你给我的爱,今生今世我不忘怀。谢谢你给我的温柔,伴我度过无数疆场。多少次我回头看看走过的路,衷心祝福你善良的姑娘;多少次我想象鲜红的旗帜,盖在我身上。”

  唱毕,用身上的衣服擦了擦额前的汗水,眼神微凝,余光看了看自己的身后,然后轻声笑笑,平稳的说:“间桐小姐应该听过这首歌曲把。那我就不必多言了。只不过,我唱的是那首歌的改编版而已。啊,只是在我们军队中流行的。我待会儿还有事情要办,就不等三位小姐了。”

  说完之后,毫不拖泥带水的离开了。

  远处,几个小脑袋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她们并不是奇怪金蜀为什么能够发现他们,而是为什么她们为什么能够听到他的声音,明明是里的非常远啊。

  “果然,一开始就被发现了吗?”远坂苦笑着说,她现在也算是明白了当初自己的师傅······嘛,尽管他是那个样子的,但是童年都是他陪着自己的,不是吗?教她的拳术为什么会适合自己了。

  因为自己的性格,本身就是非常坚强的。而那套八极拳,也正是符合了刚猛和坚韧。

  原本以为自己的魔术和武术足够保护自己了,但是来到中国之后,这些东西在某些人眼里,屁都不算。

  就像那位非常神秘的清洁工老师傅,他的眼神······想到这里的时候,女孩的身体忽然一个激灵。那段情境简直就像是梦魇一般。还好她近几年来也见证了不少的事情,不然的话,不要说当场被吓死,就算做梦也能在梦中当场去世。

  走在前面的白发女孩首先来到了刚才金蜀站立的地方,看了一眼之后,整个人惊在了原地。紧随其后的黑发少女也看到了这个地方,也是都吸一口凉气。倒是樱这个非常可爱的女孩,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位姐姐。

  那是一个圆形的痕迹,是的,那完全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完美圆形。少女们所认为的误差、边角,都在这个圆形没有出现。如果,这就算是奇迹了,那么接下来的迹象,到底是如何半岛的呢?

  这个圆形整个凹下去的,也就是说,是被重物压成的这副样子。距离地面约三厘米的距离。而刚才这里,只有金蜀在这里。那个圆形的直径大约是五十分米,对于厘米来源已经很长了,但这是坚硬的土地啊!

 “卧虎藏龙啊。对了,樱,为什么刚才的歌我也好象在哪里听过呢?那首歌的名字是什么?” 好容易平复了自己的心情,远坂有些好奇的问,毕竟这三人当中,对于中国最熟悉的,只有她了。

  “姐姐会用成语了呢。真是太棒了。啊,那首歌的名字叫做《小芳》。我也是几年前听我的同学唱过。只不过他的歌词和我听过的版本不一样,而且·······”

  紫发少女的长发垂至腰间,抬头,看着男人远去的道路,她说:“而且,意境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原本这首歌是充满乡村气息的遗憾和美好,而这首歌······却是成为了战士的颂歌。多少次我想象鲜红,盖在我身上。”

  将歌曲中印象最深的一句话翻译成适当的日文,女孩轻启朱唇,将这句歌词用原本的语调,毫无破绽的唱了出来。

  将军自古沙场死,半卷红旗裹尸还。


  


  额头紧紧的锁在一起,木寅的嘴中掉了根烟,靠在办公室内的椅子上。就在刚才,他得到了一份情报和一份命令。

  情报来源:逆刃。

  命令来源:二号。

  情报内容:行踪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暴露给了魔术协会,请国家内部机关陪我我们查出那个泄露情报的相关人员和组织。这件事,你和金蜀知道,十二生肖能知道,其他人,一律保密。

  命令内容:木寅*(代号)同志,根据逆刃的情报可知,我们家后院出了一些垃圾。你去准备扫把,我们的外面已经是狂风大作了,可不能让我们的家里也乌烟瘴气喽。

  两份文件,都是相同的内容。二号直接下达的命令啊,那就说明受到牵连的人,关系、职位都是非常复杂的。如果介入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会让本来平稳的垃圾桶被人踹了一脚,翻滚的垃圾会让收拾垃圾的人感到恶心。

   既然命令已经下达了,那么,首先是从哪开始呢?是从防止盗贼和强盗进入里面的铁门?是让别人和自己看到外面和里面的窗户?抑或是这个家里的中堂?

  “呼,这些人真的会给人添麻烦呢。这个时候,那个死老鼠跑哪去偷东西了?”话一说出口,办公室的门就打开了,从外面飞进来一个挎包,直直的砸向了坐在椅子上的木寅,随即而来的是带着微笑的金蜀。

  “说什么呢?我这只老鼠又怎么惹你这只老虎了?”看着木寅随手接住了自己的挎包,放到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他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这种奇怪气氛之下的木寅。平时的他是不会抽烟的,能让他这么做的,看来的确很棘手啊。

  “没什么,咱们大哥现在非常安全。刚才来了一份英国的电报。对了,多久没扫除了?不如动员一下大家收拾一下房子如何?”随随便便的把那两份文件拍在金蜀的胸口,木寅看了看金蜀的眼睛,笑着走出了办公室,留下了一支烟和打火机。

  看了看手中的文件,金蜀微微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熟练的点上火,将烟嘴靠在火苗。展开文件,几秒之后,伸手将打火机重新点上火,把烟叼在嘴里,纸质文件燃烧的气味和厌恶深深的印在了金蜀的头脑中。

  “呵,也是呢。是时候打扫一下卫生了。”


  PS:关于武术的描写,大家随便看看就好。毕竟我没有学过武术,也希望各位能够指点。最近,我被一个问题困扰了,那就是,中国的传统武术可以实战嘛?我想是可以的,只不过我们只见过她的美丽、温柔,却从来没有见过她的刚强和坚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