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剧《金粉世家》同人文——保护


那天和lap分开之后,小虎没有再找过lap。因为lap已经很好的表明了态度,不管原谅与否,他的选择都是Min。小虎即使再舍不得,也实在没有立场和资格去继续打扰lap的生活。况且自己现在也正被一堆羞于启齿的难题缠身,他只想自己安静的面对和解决。

lap以为自己做出了理智的决定,以为自己以后的人生都不再需要小虎。但似乎这样的自我暗示除了让那个人的存在感更加强烈之外,没有丝毫安定的作用。小虎消失的这几天,让lap有一种他再也不会出现的隐隐不安。lap不禁有点暗暗懊悔,那天不应该叫Min和他一起赴约的。小虎似乎有很多话没法说出,那双眼睛里的悲伤和绝望,清晰的刺痛着lap的心。

为什么还要对他这么的在意?不是已经结束了么?

lap失神的盯着手机屏幕,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几分钟前,他刚刚在Line上拒绝了Min今晚想要见面的计划。他现在最不想见的就是Min。因为面对那个善良温柔的情人,他内心没有一刻的坦然。Min对他的好,因为自己无法对等的回馈,从而变成多于感动的负担。


躁动的音乐热闹着空洞孤独的内心,昏暗的光影,是浮躁灵魂的欢场。

推掉了与Min的约会,lap来到酒吧借酒消愁。要说“愁”,对lap来说未免牵强。他现在工作顺利,还有疼爱自己的小男友。之所以还会心情糟糕,唯一的原因只有小虎了。

小虎和lap,俩人都默契的用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打发着内心里的孤独和乱麻一样的心情。而消沉的原因也都是因为彼此。

lap已经在这里待了一个小时。空腹饮酒,喝得又猛,醉意来得迅疾又汹涌。现在胃中灌满酒液,直被烧得火辣辣的热。虽然还有辨别的意识,但行动已经失去了制衡。那些平日里被压制着的情绪,全部冲破了理智的束缚,彻彻底底释放愚蠢但热情的本能。

酒精给了他纵容情感的借口,当他终于决定拨通小虎的电话,他只知道这是此刻唯一想要做的事情。

“lap?”小虎的语气中有着不敢相信和疑惑。

“是我。怎么,很奇怪么?你的目的达到了!”

lap因为醉酒和激动的情绪,说是通话,不如说是正在朝电话那头的小虎大声喊叫,但酒吧里震耳欲聋的音乐还是让小虎听不太清lap的声音,他唯一确定的是lap现在绝对不是清醒的状态。小虎很自然的就想起了自己那天醉酒后的经历,他绝对不能让lap陷入那样的危险。“lap、lap,你先告诉我你在哪里。”小虎毫不掩饰自己焦急的心情。

“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不是打算从此不再见我么?”

“我什么时候....lap,听话,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好么?”小虎温言软语,lap的话让他禁不住一阵兴奋,原来lap还在乎他,可他来不及体会这种喜悦,lap的处境才是他此刻最关心的事情。

“lap,先告诉我你在哪里好么,我过去找你,然后你再骂我行么?”小虎盼望着lap能告诉他一个地址,为此他愿意无限度的让步,毫不在意。

“我不!”

“lap....”

“如果你真的在乎我,你会找到我的。”说完,lap竟没有犹豫的挂断了电话。

小虎焦急的再次回拨lap的号码,心慌的程度随着电话那头无人接听的嘟嘟声持续加深。“如果你真的在乎我,你会找到我的。”lap最后的话让小虎回归理智。lap似乎醉得一塌糊涂,但小虎知道这样的lap,才可能卸下那因为受尽伤害而筑起的心防,坦然的表达内心真实所想。他是真的在意我没有再去找他,他想见我!

这样的事实让小虎如从地狱直升天堂。抓起车钥匙飞奔出门,他迫切的想要快些见到lap。而lap可能的所在,小虎已经有了比较确切的猜测。

因为小虎的家教甚严,俩人一起去酒吧的次数并不多。但有一家酒吧,对于他们俩人来说,一定是特别的。因为在那里,lap近乎明确的向小虎表达了好感,想要同小虎发展超越友谊的恋人关系的想法。而lap表达的方式也是浪漫又真挚。他求得酒吧老板的同意,亲自在吧台为小虎调制了一款鸡尾酒,酒的名字也是他自己取的,叫LOVE,再配上当时lap直白深情又期待着什么的眼神,算是近乎明确的告白了。

忆起当时的情景,小虎的心里涌上一股暖流。

lap曾是那么爱他宠他的,可自己当时又是怎么做的呢?抓住lap为俩人关系预留的一分余地,竟感谢lap作为朋友对他的这份感情。想到自己当时那样刻意的冷落和忽视,小虎懊悔极了。

所以是那家酒吧没错了。宝马车快速的驶离当场,混入热风习习的曼谷街头,让人可以想见主人迫切的心情。


酒吧那样的环境中,小虎以为找到lap得颇费一番时间的。没想到刚进场不久,吧台位置就发生了冲突事件。小虎唯恐lap受到波及,赶紧挤上前去查看,谁成想冲突的主角之一,竟是lap本人。只见lap的衣领被一个比他高壮的男人攥在手里,而他却仍不要命的挥舞着醉拳,向男人的脸上招呼。

男人彻底被激怒了,眼看着lap就要被胖揍一顿了,小虎迅疾的闪身而上,硬生生用自己的背承接了男人汇注了全力的一拳。这拳可真不是开玩笑的,小虎直觉的自己的整个胸腔都咚的震动了一下。

刚刚还醉得一塌糊涂,不知死活叫嚷着的lap,现在却呆愣着像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小虎痛苦的表情。

男人看出来个搅局的,不禁怒气更盛:“哪里来的管闲事的小子!”

小虎顾不上疼痛的后背,转身安抚男人的怒火:“哥,我的朋友喝醉了,如果他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哥,我替他道歉!”

“你没法替他道歉,今天我必须教训他!”

lap听到男人嚣张的语气,又激动地要冲上去和男人决斗。小虎死命用身体阻拦着lap,男人看到lap一点没有服软的迹象,立即执行暴力压制。一记重拳虽然被小虎拉扯着lap将将闪身避过,但还是擦碰到小虎的肩膀。小虎感受着那力度,没怎么打过架的他内心也是害怕的,但还是牢牢的护在lap身前,不让他的一丝一毫暴露在男人拳头的攻击范围。

“哥,我们尽量和平的化解吧,不然找来警察今天大家都不会好过!我再次替我的朋友道歉,哥的酒钱算我的!”

“你小子简直开玩笑!你朋友刚刚在招惹我老婆,你以为请我喝杯酒就算了?”

男人身旁的女人一脸惧怕的拉扯着男人的手臂,而lap又开始逃离小虎的保护,一边向前凑着身体挑衅着,一边大声叫嚷:“在这里胡说什么呀,明明是你老婆先勾引我的!”

小虎头都要炸了,他从来不知道lap是这么能招惹是非,又不知死活的倔脾气!他推拒着男人充满攻击的身体,为lap辩白的理由脱口而出:“这肯定是误会!lap是我的男朋友,他怎么可能去招惹你老婆!”

这时候酒吧的安保也过来了,劝他们立即离开,男人又听到了小虎这样的一番话,如果再闹下去,也讨不到多少便宜。最后不得不撂下一句狠话,恨恨的离开了。

小虎这才转身面对lap,而lap因为小虎刚刚的那句话,从暴躁的醉鬼瞬间又变作乖巧的兔子,一双眼睛雾蒙蒙的瞧着小虎。小虎立马打消了想要教育lap一番的念头,抬手温柔抚着lap的脸:“刚才有没有打到你?”

lap乖巧的摇了摇头,“你...痛不痛?”

小虎这才活动了下被重重擂了一拳的后背,“有点,不过不碍事。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经过刚才的一番,lap的酒也已醒了大半。方才酒吧里俩人还忘却前情的互相关怀亲密着,这会坐在安静的车内,竟都不知所措的沉默起来。

还是lap先开口打破了沉默:“你的后背真的没事?不会打出内伤来吧?”

小虎因为lap的关心涌上一阵久违的甜蜜感觉,但又因为他把自己看的这样脆弱无用,而顿感羞耻,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竟没法体面的保护自己喜欢的人,不得不做伏低状才免得lap受到伤害,不禁喟叹一声:“我是不是挺没用的。”

lap瞧他脸上神情,知道他曲解了自己的意思:“你本来就不是粗鲁的人,但你刚才那么尽力的护着我,怎么能说是没用呢?谢谢你。”

lap这几句话说得细雨温柔,一改对他冷淡的态度,小虎听得心里热热的。但回想起刚才lap莽撞的行为,小虎担心不已:“以后不要脾气这么大了,会吃亏的。”

“怕什么,大不了挨几拳,又死不了。况且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lap的醉意还没有尽数散去,对刚才的危险竟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不过就算清醒着来说,这些话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你....可真是,以后决不能让你自己一个人来这种地方了!”小虎无奈的说着,自然的将lap归为自己应该细心护着的爱人一般。

lap不置可否,小虎却又想起男人刚才的话,忍不住问到:“刚才....你真的.....”他想问lap是否真的招惹那个男人的老婆了,但心想这个词恐会惹起lap的不悦,于是斟酌半天,竟找不出一个平淡一些,却又能表达自己意思的词语。

lap却猜到了小虎的意思:“也不算,只是她先过来撩我,我顺着意思跟她聊了几句。”

“你应该拒绝的....”小虎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了吃醋的资格,遂又补充道:“那样就不会给自己惹到麻烦了。”

可能是感动于小虎今天对自己的维护,lap意外的没有出言反驳,而是顺从的沉默着,似是认同了小虎的说法。待到激烈的情绪逐渐平缓,醉意又复涌上来。“我累了,想回家。”

小虎以为今天终于有机会和lap好好相处,可以把那天碍于Min在场没有说出口的话好好的说给lap听,却不想lap这么快要离开。内心失落,却也明白自己伤害lap很深。要想lap原谅自己,甚至再次接受自己,不能急在一时。况且今天晚上已经让俩人的关系有了很大的进步,而小虎为什么敢设想让lap再次接受自己?因为他知道lap心里一直没有忘记自己,只是因为对自己的怨愤才克制了这份情感跟Min在一起。想到这里,小虎的心情也立马阴转晴了,方才泛起的失落感也一扫而空。

“好,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lap拒绝,“今天我是有些醉了,就这么没有道理的把你叫来,你就当.....唉....算了,我道歉。”

小虎转头,借着洒进车内的昏暗灯光,小虎看清了lap微垂着头,略显难堪的神色。“你不用道歉,因为我很开心你给我打了电话,很开心我今天可以做那个站在你身前保护你的人。”

这几句话小虎说的真心,lap那费尽心力才筑起的冷硬伪装,似乎在这几句话的瞬间就被击溃,仅凭着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艰难固守。

“我要回家了。”lap只想赶快逃离这令他窒息的空间,不然他真的会自暴自弃的再次沉入名为“小虎”的痛苦轮回,他会输.....

小虎抓住lap正打开车门的手,“最起码让我送你回家。”

lap抽回自己被抓住的手,也没有再去开车门。

小虎这才不舍的收回目光,发动了车子。

手机响了,陌生号码来电。小虎没有过多犹豫就接起来:“你好....”

“刚才你可真男人,那么护着那个帅哥!他是谁啊?我都羡慕死他了!”电话一接通,连问候和自我介绍都没有一句,对方就熟人一般的讲个不停。

小虎呆愣了片刻,但很快就分辨出此人的身份,虽然他只在那个陌生的宾馆房间了听这个男人讲过简短的几句话。

“你...”小虎想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但又不能当着lap的面直接这样说。小虎不自觉转头去看lap,谁知lap脸上早褪去了先前的温和,似在压制着一股怒火,凝神倾听着电话中泄露出的声音。那声音在静谧的车内听来,简直过分清晰!

电话那头的男声不停:“你知道我是谁了对吧?我说过我们还会见面的.....”

小虎赶紧挂断了电话,lap也已经打开了车门下了车。小虎追过去一把握住lap的手腕:“不是答应让我送你回家么?”

lap使劲挣脱开,“不必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呀!”小虎追在后面,一边伸手阻拦lap离开,一边试图解释着什么。而lap则不停甩脱小虎,很快便坐上出租车,消失在入夜的曼谷街头。


小虎望着lap消失的方向,心情颓丧又愤怒。抓起手机迅速回拨那串陌生号码,还未等接通,他就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手里握着手机看着他,可不就是那个ONS的男人么!他竟在旁边饶有趣味的观赏了整个过程!

小虎怒不可遏的冲过去,但过往的修养还是让他尽量保持了绅士的做派:“你想干什么?要钱么,嗯?”

男人竟一点愧色没有,自在发挥着自己的撩汉技能,语带勾引:“如果我说,我想要你呢?”

即使怒火中烧,小虎也不得不喟叹自己简直是遇到一位极品:“你想要男人,那间酒吧里有的是。”

“他们哪比得上你!”撩拨的情话简直不费工夫,张口就来。

“那你只能将就了,因为我—不—喜—欢—你!”

“我知道,你喜欢刚才那个帅哥嘛!”男人媚笑着,一点都没有因为小虎的拒绝受到打击。

小虎听他提到lap,担心他做什么伤害lap的事情,立马警惕问到:“你想做什么?”

那男人瞅小虎一脸的紧张,竟噗嗤一声笑了:“哈哈哈哈,瞧你紧张的,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他!”

“我警告你别碰他,否则我不会放过你!”小虎从未对旁人做过这样恐吓流氓般的行径,故此这些话从他这位绅士的口中说出,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的。

“啧啧啧!你保护喜欢的人时还真是帅气呢!我简直更喜欢你了!”

男人柔媚的靠过来,浓郁的香水味扑面,让小虎本能的后退:“不管你有什么目的,都请停止!你如果再继续纠缠,我就要报警了!”

小虎说完立即奔回车里发动车子离开了。

男人还立在那里,年轻的脸上似乎真有一丝受伤的神色流过,但很快又换上了自信的表情。灵动的眼睛望着将小虎掩藏的车流,“你跑不掉的。”

似是被这笃定的结局逗乐了,男人轻笑出声.....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