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幸运【张老师生贺第二弹】

祝张云雷老师二十八岁生日快乐

别上升


『我这辈子没有什么能力也没有超能力,但是我最幸运的一件事情就是在那年我遇到了你并且紧紧抓住了你。』

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那年是你刚倒仓回来。

你当时的那个样子我到现在都记得。

你那个样子足够可以让现在的我笑上个三天三夜,也同样能让现在的你害羞死。

你跟我说过,你现在看到的那些照片儿,羊驼头,泰迪头都是当时最时兴最流行的发型。

我知道你说的我都记得你说你是一个奔走在时尚前沿的人。确实如此,豹纹的上衣破洞印花的裤子,一双红色的鞋,无一不彰显着你是行走在潮流前线上的人,可是我的宝贝我还跟你说过你确实是行走的是潮流的前线,但是你的衣品十足的是差了一些。

每次跟你这样说已都是会撅着嘴鼓着你的腮帮子闷闷的不说话。

知道我每次跟你这么说你多数的时候我都是在懊悔,为什么当时会留下那样的发型?

如果没有的话是不是不会被我这个小眼八叉地嘲笑了。

可是你不知道吗?所有的一切都是冥冥注定的,如果没有那个时候的你,有可能不会有那时候的我。亦或者说没有现在的张云雷和杨九郎。

此刻的你睡在我的身边无比的安静,而我真的是处在失眠的边缘。

每一到失眠的时候就总会去想我遇到你之前的你在经历什么?或者是我没有抓住和你在一起的那个机会,你又会在经历什么?

多数都是在自责和懊悔,为什么当时把你一个人丢在南京?

九龄和大林跟我说,我喝多的时候都是在重复着一句话,如果我在就不会让你出事儿。

我明知道那个人对你不怀好意,我也明知道那个时候你跟我都在躲避,我为什么要逃避,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呢?

我为什么要在那天突然回北京呢?我跟你一起回去不好吗,你平安的带回家难道不可以吗?我为什么要走哇?

明明我们分别之前你还抽着烟跟我说,回北京,你要请我吃饭,你说你有话要跟我说。

我说好到时候你回北京我去接你。

我踏上了回到北京的列车,却在当晚接到了你爸爸打来的电话,说你在南京站台出事儿了。

我像疯了的一样,拿起自己刚到我家的背包就往外走。

我在回去的列车上看到的视频那里面是你那张毫无生气的脸,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意识,看我只能对着手机屏幕祈祷,你能听见我说的那句张云雷你要活着。

我赶到医院看到的是满脸泪痕的师娘和你的妈妈,有一脸愁容的爸爸跟师傅我跪在了他们的面前,祈求他们原谅我,是因为我才害得你这样。

我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师傅走到我身边扶起了我说这孩子不怪你,他命中有此劫。

是啊,是劫,你谁是你的劫?是我还是那一个该死的人?

我想应该是我吧,我是你的情劫。

我看着那30多张的通知书一直在我面前的晃,师娘签的时候的手都在抖。

我就在那看着,祈求教老天能听到我心里面的声音可以救你回来,回到我的身边。

老天爷好像是真的听见了,终于在30多张病危通知书之后你被抢救回来了,我感谢那个给你打强心剂的那个医生,感谢那个坚持不放弃你的医生。

你又回到我身边了,真好,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守护着你。

妈妈走到我身边,把手轻轻的放在我的肩上,对我说孩子,我知道你们两个的情谊是小辫儿不懂事儿,你别怪他。

听到妈妈这句话压在我心里面的石头终于被放开了,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我才妈妈的面前哭得像个孩子。

所有人看到我的样子都再说,孩子跟你没有关系,这件事情是小辫儿做的不对。

不,是我做的不对。

他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做错事?做错事情的一直都是我吗?

不敢正视我与你心中的那份真正的感情。看着他人走进我开始退缩懦弱。

我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只要没有我杨九郎你的生活并不会这样糟……

但是当我看到你醒来醒来看见的第一个人是我的时候,这样的想法就被我打消掉了。

“你来了……”是你在病床前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嗓子沙哑,嘴里还插着管子,含糊不清但我确实听清了。

“我们都在你别担心……”

你一脸痛苦的笑了,然后虚弱的对我说,你压我管了

我连忙的跟你道歉,你摇摇头没说什么

我知道,自那天开始,我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东西变了……

是情感吧,是情感在加温……

后来啊,你从ICU里面出来了,经过了长时间的复健,你可以正常走路了,走的是比正常人慢一点,但是好在是正常人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往好的道路上发展,你慢慢变好,我也慢慢的陪着你从小园子一步一步的走了自己的专场演出,这一切的来之不易,我都记在心里……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的晚上,我们两个人演出之后同主办方吃完饭回到酒店,两个人都有些微醺,我看着异常清明的眼睛说,可不可以让我照顾你一辈子……

你笑了,那个笑,我这辈子都忘不掉,你说好,然后你轻轻的环住了我的脖子,我们开始亲吻……

从那一天开始,我便有了很多的外号,我知道只要有我在,不管你叫什么都是在叫我……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应该是在你生日那天的晚上

你看,多巧啊,今年跨年之后就是你的生日,我又陪你多走过了一年啊,你的生日我没什么别的礼物送你,这一颗心是送给你最好的礼物

希望时光慢点,对你好点,好让我多爱你几年……

好好爱你,是我这辈子的宗旨,不论是杨九郎还是杨淏翔

我的磊磊,我一定要对你好,每天都要对你好,就像我对你唱的那首歌一样,因为我不知道,下一辈子还是否能遇见你,所以我今生才会那么努力,把最好的给你……

都说杨九郎是人生赢家,可是他们不知道,真正的人生赢家是杨淏翔

我不写了,有些话纸上不能说,得当面跟你说,我真的该睡了,否则明天你就得看我两个黑眼圈了。

“翔子……我渴了……”

没人回应,张云雷摸了摸身边有人啊,一个巴掌毫不客气的拍到了杨九郎的脸上…

“啊,咋了…?”

“渴了……”

“哦…”杨九郎挠了挠头发踩着拖鞋去给张云雷倒水,渴了就渴了,你打我干什么……

张云雷喝了水了,眼巴巴的看着杨九郎

“还想喝嘛?我再给你倒一杯…”杨九郎说着起身就要走被张云雷拽住了

“不喝水…叔叔,今儿我生日……”

“生日快乐……”

“没了啊…”

“没了…”

“???这就没了…?”张云雷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昨天跨年的时候唱的歌还挺让他感动的,今儿就没了

“哦,还有…”

“还有什么……?”

“刚才他们给我发微信了,让咱俩赶紧收拾一会儿做飞机回去,师娘也说了,让咱俩回去之后去玫瑰园,给你做好吃的了……”

“……”

“听见没啊…”

“嗯”张云雷没好气的说道

杨九郎看着张云雷这样去了卫生间收拾自己

张云雷收拾好自己之后一直到飞机上都没跟杨九郎说话

“哥,你怎么惹到辫儿哥了?”博文悄咪咪的跟杨九郎说

“没事,小事小事”杨九郎说着慢吞吞的跟在张云雷身后,同行的师兄弟带着看笑话的样子看着他

杨九郎嘬了嘬后槽牙,一把把博文拽到了自己面前

“哥,怎么了?”

“你这样啊,你一会儿呢带着你辫儿哥先进去一定要先进去,不用等我,也不要告诉他我去哪了,他要是问了,就说我去厕所了,听到没有,你们两个进去了你给我发微信……”

“嗯嗯嗯……”

“那个,翔子呢……”张云雷准备安检看向自己的身后没有杨九郎问着身边的博文

“九郎哥去厕所了吧……”

“哦…懒驴上磨屎尿多……”

“哥,咱先进去别妨碍后面的人安检…”

“好…”

等博文护着张云雷进去之后,给杨九郎发了个OK的手势

杨九郎才慢慢悠悠的走到了安检处

“你这个是什么?”安检员指着从杨九郎身上搜出来的小盒子说道

“戒指,一会儿求婚用……”

“……”

杨九郎收好自己的戒指盒子,走了进去

上一秒还一直盯着门口的张云雷在看到杨九郎的那一刻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切…”杨九郎走到张云雷身边坐下

张云雷往椅子里面挪了挪,明明周围还有空座,怎么就坐我这里了,我属磁铁的嘛?

看着张云雷往里面挪了挪杨九郎又朝着张云雷挤了挤,张云雷想要跟杨九郎说让他离他远点,刚想张嘴突然想到他还跟杨九郎生气呢,不能说话…

两个人上了飞机,头等舱,就只有他们两个,团队其他的人都是经济舱

“磊磊,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没给你准备生日礼物,但是…给你准备了这个……”杨九郎说着跪在了张云雷面前把戒指盒拿了出来

张云雷本来在杨九郎说话的的时候没有理他但是感受到杨九郎跪在他身边,转身一看,杨九郎单膝跪地手里举着戒指盒,一副求婚的架势…

“你这是……?”

“跟你求婚…”杨九郎有点紧张“磊磊,我没什么本事,只有一颗爱你的心,你知道我一心赤诚心里只有一个人,我知道你缺乏安全感,一直想要一个家,我也比较怂知道今天才跟你说出来,今天就是咱俩第七个年头了,没有什么七年之痒,我只会今天比明天更爱你,我知道这一路上你有太多的痛苦了,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陪着你,做你第一个粉丝最忠实的观众,所以请你嫁给我吧……”

“小眼巴查的你还挺浪漫”张云雷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还不赶紧给我戴上…”张云雷说着向着杨九郎伸出了手

天知道他盼了这天盼了多长时间,他之前不是没有明里暗里问过杨九郎什么时候娶他,杨九郎总是打岔打过去了,杨九郎不是不爱他,他也不会因为杨九郎不跟结婚不和杨九郎在一起,他骨子里传统,总觉得不结婚少了点什么

杨九郎颤颤巍巍的把戒指给张云雷戴上

张云雷看着手上的戒指笑的没了眼睛

“睡会吧”杨九郎从包里拿出毯子盖到了张云雷身上

张云雷睡着没多大一会儿就醒了

是被飞机的颠簸颠醒的

“翔子……”张云雷刚醒一脸茫然的看着杨九郎

杨九郎抓住了张云雷的手说,“好像是遇到气流了,别怕……”

“尊敬的旅客,我们的飞机遇到气流颠簸,请大家相信我们,我们会让大家平安返航的……”

“翔子,我怕……”

“别怕,我在……”

张云雷看着杨九郎的眼睛,第一次他说别怕我在的时候,还是他在ICU的时候

自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有怕过,因为他知道,只要有他在,就不怕。

杨九郎握着张云雷的手,飞机大约在十分钟之后便停止了颠簸。

“尊敬的旅客,我们已经平安的度过了气流,我们现在正在前往北京国际航空机场。”

“翔子…我们还活着…”

“我都说了,有我在,别怕……”

两个人在劫后余生的气氛中交换了一个吻。

杨九郎下了飞机就带张云雷从VIP通道里面,先行离开。

“行李……”张云雷被杨九郎带走的时候,还是一脸懵懵的

“我一会儿让博文送到咱们家里去。”杨九郎去了停车场取了车,开着车就带着张云雷走。

最开始以为杨九郎是要带他回玫瑰园,但是这个越走他越觉得这条路并不是去玫瑰园的。

“你这是带我去哪儿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

“到了……”杨九郎熟练的侧方位停车把车停好。

张云雷透过车窗看见对面的牌子上写了几个大字,海淀区民政局。

“你这是……?”

“领证……”

“不是今天是元旦他们放假,还有咱们两个刚从厦门回来什么都没带。”

“没放假我带了。”杨九郎说着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小包。

张云雷跟杨九郎拿着两个小红本儿从民政局出来,张云雷就从这一系列的事情里面充分的知道了,然后就要就是一个心机boy。

“你这是有预谋的。”

“嘿嘿,赶紧回去吧,师娘刚才打电话都着急啦。”杨九郎说着开着车往玫瑰园赶去。

一进玫瑰园郭麒麟就欠儿欠儿的跑到了张云雷身边。

“老舅听说和我舅妈你俩刚才领证了,把结婚证给我看看呗。”

“敢情儿所有人都知道就瞒着我一个人呢。”

“嘿嘿……”

“你也别怪他,你这生日这么赶巧,他能想到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郭德纲坐在一旁看着报纸头也不抬的说道,“他们没下班吧?”

“谢师傅,知道师傅肯定跟他们打招呼了,我们去的时候他们还没下班呢,就等我们。”

“姐夫我没怪他,我只是觉得说心里怪怪的。”

“有什么怪的?九郎他从月中就开始在问我们送你点儿什么合适,他还走了不少关系,找了不少人,把你们两个家的房产证上加上了你的名字。”

“房产证?”张云雷听见郭德纲的话赶紧回身看着杨九郎。

“本想回家再给你看,哪想到师傅就说出来了,我没带在身上,回家给你。”

“行……”张云雷拿着他的两个小红本儿跑到厨房跟他姐说,“姐,你看我和翔子领证了……”

“我听见了,我不聋,你这倒霉孩子拿着上我这儿来显摆什么呀?瞎显摆赶紧出去,别在我这添乱了。”

张云雷撇着嘴看着杨九郎

他家姐姐给杨做了他最爱吃的面条,还有一大桌子最丰盛的菜。

张云雷吃的很心满意足,他觉得这个生日是他这些年来过的最好的一个生日了。

有家人,有他,有爱人。

“翔子,这是真的?”两个人回到家,张云雷躺在杨九郎腿上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以及茶几上的房产证和结婚证有点儿不太相信,这一天有点儿太惊喜了。

仿佛这一切都像梦一场。

“是真的啊……”

“我们合法了,我们有家了…?”

张磊和杨淏翔的名字终于光明正大的像张云雷和杨九郎一样连在一起了?

“对,我们合法了,有家了…我还欠你一场婚礼…等到你不忙了,我们找个时间,去办婚礼。”

“好……”

两个人情到深处一切水到渠成,张云雷抽了一根事后烟靠在了杨九郎的肩膀上。

“你怎么还不睡呀?”杨九郎洗完澡就看见张云雷靠在床头抽着烟玩着手机,“在看什么?”

“我在看我们两个之前在微博上的互动。”

“我那微博都锁了。”

“你在底下评论我还能看得见。”

“当时都说什么了?”杨九郎凑近张云雷,把张云雷搂在了怀里,两个人一起看。

【2011-12-31 13:41】

「杨九郎:辫儿哥生日快乐!//@小辫儿张云雷:哎呀!今天是我的生日,哎呀,又长了一岁,好可怕啊。孩子的生日,娘的苦日妈妈我爱你,妈妈爱我,我爱妈妈,哈哈哈!!!!」

“我那个时候好傻啊…”张云雷翻到了他刚倒完仓回来的时候发的那条祝自己生日快乐微博。

“一点儿都不傻,还能知道你的生日是娘的苦日不光祝了自己生日快乐还爱了妈妈。”

“你是不是觉得当时我就是个傻子?”

“哪能啊,你可是我的偶像。”

“那你是不是从你入科就开始惦记我了?”张云雷说完就开始自我否定起来,“不对呀,你09年入科,我11年倒完仓回来。我们还不认识呢,你上哪儿惦记我啊……”

“我从小就听你唱的太平歌词!从小就开始惦记你了……”

“臭流氓……”

【2014-1-7 23:57】

「杨九郎:@小辫儿张云雷 角儿,他老张大哥,生日快乐啦,身体健康,茁壮成长,工作顺利,笑口常开,全民男神,舍!其谁?

    小辫儿张云雷:谢谢你的陪伴,这几个月辛苦了,我的小伙伴儿2014年共同努力,好搭档一辈子永远。什么都不必说。」

“你看你当时给我发的微博。”

“这微博发的多好呀,多有有诚意呀!!”

“啥玩意儿这是……傻死了…”张云雷嘴里说着嫌弃但还是笑完了嘴角。

【2014-7-17 04:29  】

「小辫儿张云雷:亲爱的搭档,生日快乐,快一年了,什么都不必说了都在酒里了@杨九郎L」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看你给我的生日祝福我。”可算让杨九郎逮到说张云雷的不是了。

“我觉得你也没说什么,觉得挺好的呀。不喜欢吗?”

“只要你是你不管写的什么我都喜欢。”

杨九郎看着张云雷不捉痕迹的打了个哈欠便把手机从张云雷手里面儿抽走了。

“不早了,赶紧睡吧!”

“叔叔,祝我生日快乐……”

“好好好,生日快乐我的宝贝……”张云雷在杨九郎的他话语下闭上了眼睛。

张云雷第二天早上醒了,发现身边的位置早已经空了,拿起床头的手机一看才八点多。

有些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踩着拖鞋出去,发现杨九郎在厨房里面正煮粥呢。

“什么粥这么香?”

“腊八粥啊”

“翔子,把戒指给我,我发个微博……”

“你啊…”杨九郎摇了摇头,把手上的戒指摘下来放到了张云雷的手里,“你要发微博,可都要想好啦,肯定是有人会赞同也会有人在骂你。”

“他们骂我骂的还少吗?况且微博是我的,我愿意怎么发就怎么发。”

“那你发去吧”

张云雷把房产证打开,把结婚证打开,把戒指放在了上面,拍了张照片,还记得把证件数字打了码

「我爱他,他给了我一个家,大红本和小红本都有我的名字,往后余生多多指教啊杨先森@杨九郎L」

「杨九郎L:我也爱你,张先森我会一直陪着你从红颜到白发,鹤发到鸡皮//@小辫儿张云雷:我爱他,他给了我一个家,大红本和小红本都有我的名字,往后余生多多指教啊杨先森@杨九郎L  」

“你是不是逮我呢”张云雷看着他刚发完杨九郎就转发了

“那我不得宣传一下子我是已婚人士嘛”杨九郎的声音在厨房传来

“切~”张云雷去卫生间刷牙洗脸等出来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杨九郎煮好的粥

“腊七腊八冻死寒鸦,你出门可得给我多穿点”

“好……”

有夫徒刑的第一天就是从唠叨开始的

“对了,我还有样东西忘了给你……”杨九郎嘴里叼着勺子走到了换衣室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拿出了一张叠的四四方方的纸

“这啥玩意?”张云雷喝了一口粥接过来说

“你看看就知道了……”

张云雷半信半疑的把纸打开了,纸上面龙飞凤舞写的曲曲扭扭的字不是杨九郎的又是谁的

“你这大早上的,非得把我弄哭是吧……”张云雷看完了信带着哭腔说

“我可没有,谁让你眼泪窝子浅呢…”

“是啊,我眼泪窝子浅,你眼泪窝子有多深呢又……”

张云雷知道他俩在一起走到现在不容易,但没有想到这么不容易,最初在小园子的时候还好,等到后来有了名气很多的人让杨九郎离开他,他把杨九郎护在身后,护的死死的,好不容易消停了,他俩就公开恋情了,又是一阵血雨腥风,骂他的,骂杨九郎的人多到数不胜数,他能怎么办,骂他俩的人都是他最爱的人,最后逼急了他,出了一张律师函,挑着骂的最难听的起诉,有人脱粉有人不解,好在风波过去了

他当年用一张律师函将那些姑娘们护在身后因为他爱他们,现在用一张律师函一腔孤勇的将杨九郎护在身后,不是他比爱他,也不是他不爱他们,而是太爱了……

张云雷和杨九郎就这么没羞没臊的生活着再也不用费尽心思的躲着姑娘们的长枪短炮,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秀给别人看。

“对了,九力给我发微信说晚上聚一聚,昨天你生日都没给你过…”

“他咋不给我发微信…”张云雷喝光碗里的粥拿起自己一旁的手机,微信里什么消息都没有

“他可能是怕你说他吧……”

“我闲得没事说他干嘛,还不够我脑瓜疼的…”

“行了你没事别瞎琢磨了,一会再去睡会。晚上吃饭呢…”

“好我先去床上等你,没你我睡不着…”

这是实话,只要是他在外面杨九郎不在他身边,他从来没有睡好过…

爱一个人爱到这样就是习惯了,习惯爱人的沉默,习惯爱你的气味,两个人在一起最好的相处之道不是相敬如宾,而是你想做什么我陪着你就是了,就像那年的采访,杨九郎说,他想做什么我就陪他做什么,张云雷回答他说,我想回家睡觉,杨九郎说,那就睡觉去

陪着你最爱的人做这他爱做的事情,不需要多浪漫这本身就是很浪漫了

杨九郎洗好碗,特地等自己的手热了在进屋发现张云雷还没有睡

“就知道,你还没睡,我来了闭眼睛,睡觉…”

对于杨九郎来说,张云雷就是上天赐给他最好的礼物

张云雷历劫归来的那段日子简直变了一个人一样,谦虚有礼但是身着煞气

好像是重伤治愈后的障碍症,杨九郎用自己一腔热忱慢慢的融化了那冰冷的心

因为他之后,张云雷也在渴望救赎,长期冰封自己的人怎么不渴望阳光

对于张云雷来说,杨九郎就是他生命中最温暖的一束光,照亮了他最漆黑的那段时光

如果没有杨九郎他可能挨不过那段昏暗的时光,最开始的那段日子他身上特别疼,他又不喜欢吃药,杨九郎经常在他疼的睡不着的时候抱着他,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他因疼痛而冰凉的心

杨九郎一直坚信的就是缘分,因为如果没有缘分二字,他和张云雷不会走到现在,如果当时没有收张云雷给他的手表,没有答应他找他做搭档,没有因为他而来德云社,那这一切是不是会变得有些不一样

这个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他从来不后悔自己做的任何一件事情,因为他相信都是天注定的

张云雷不敢相信没有杨九郎的日子,就连短短分开几天张云雷都会想得抓心挠肝的,他觉得在茫茫人海中一眼抓住并且把杨九郎就在自己身边是他这辈子做的无比正确的一件事情,耗尽了他所有的运气

晚上杨九郎带着张云雷按时到了他们约定好庆生的地方

他们两个人到的时候队员们早就到了

“你俩虽然迟到了酒就不罚了……”张鹤帆说

张云雷自打出事之后就戒酒了杨九郎酒量不好况且看这样子多半是杨九郎开车

“队长,我们给你准备蛋糕了,你先吹蜡烛,然后我们吃饭哈…”董九力从一旁把蛋糕端了过来

插好蜡烛

张云雷闭上眼睛,在心里面许愿

杨九郎,希望下辈子我还可以遇到你,到时候你还是杨九郎,我还是张云雷,你还是杨淏翔,我还是张磊

吹蜡烛

切蛋糕

张云雷把嘴甜的那口奶油喂进了杨九郎的嘴里

“怎么样啊,成为合法夫夫的生活感觉如何…”张鹤帆吃了口菜看着张云雷杨九郎说道

“你们都知道了啊……”

“想不知道都难哦,见不住有人发了微博啊…”他们今天可是带着窥探夫妇婚后生活的任务来的。

“既然发了微博了,大家都能看的到,证我们两个是领了,婚礼我们两个也在筹办的过程中,所以说大家的份子钱准备好。”说话的是杨九郎,对于队里面这些人该不客气的时候就得不客气。

“得,那我就得从现在开始攒起份子钱,也不知道我们家菲姐给我的零花钱,我得攒多长时间?”

“队长,你们份子钱有没有要求呀?”

“没有要求随多少都行,但是吧,你看咱毕竟师兄弟这么多年了,我还是你队长,你要是随的少个五,七,八千的不太合适吧?”张云雷一脸人畜无害的看着董九力。

“好的,队长我知道我该随多少了。”

“乖……”

“真的,我昨天在微博上溜溜的看了一晚上动向,你俩公布这个消息之后感觉没有什么反对的声音,应该是大家都习惯了,你们两个随时随地喂狗粮吧。”

“辛苦了,那我敬你一杯吧…”张云雷说着把酒杯又举起来了。

“你快算了吧。”

“你看你昨儿晚上为了我,盯了一晚上微博动向,我不敬你吧,不太合适你又不让我喝,那你自己干了吧?”

“哈哈哈……”

张鹤帆有些郁闷,一把干了杯里的酒。

杨九郎给张云雷夹着菜,就看见张云雷的眼睛里面狡黠的目光。

张云雷按着同一个办法,敬了一桌人,桌上的人无一幸免。

最后董九力说,“队长,你要是觉得我们业务什么不合格,想要让我们喝酒您就直说。”

“怪你们喝酒多没意思呀,那你先给我来自罚三杯吧。”

张云雷话说完,董九力认命的连喝三杯。

张云雷又跟自己的队员说了好多好多的话,无非就是说他和杨九郎不在的时候,多提高提高自己的业务,无辜负每一个观众,不浪费每一张票钱之类的话。

结束了聚会,他们本想说要跟张云雷和杨九郎去歌厅唱歌,但是杨九郎却找了一个很完美的理由拒绝了。

“杨淏翔,你要知道,不管是张云雷还是张磊,他都很爱你。”张云雷多多少少还是喝了一点儿酒的,忌了酒之后酒量就变了。有点儿喝多,在回去的路上在跟杨九郎碎碎念

“我知道……”

“你一点儿都不知道你对我的重要性。你一点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我知道我脾气臭的要死,可能我上辈子真的是拯救了宇宙或者是银河系才让你这么温暖,这么好的人爱上我,照顾我……”

“张云雷何德何能能让你爱上我,我知道你跟我在一起一定受了很多的委屈,但是你从来都不跟我说。我知道你难过,我就不做安慰你……”

“我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杨九郎,我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杨淏翔,我都要讨厌死了……”

杨九郎就这么听着张云雷的碎碎念,默默地降低了车速,把车上的空调打开,溜溜的在自己家小区外面的这条街转了三四圈儿。

看着张云雷实在没有要醒的感觉,杨九郎就把车开进了地下车库。

给张云雷解好安全带,把张云雷从车上抱下来,锁车进电梯,开门把张云雷放到沙发上,给张云雷洗了个热毛巾,轻轻的给她擦了脸。

“翔子……”脸上的温热让张云雷清醒了过来“我爱你……”

杨九郎看着张云雷眼神清明好像是从那一年的那个夜晚,他看到了如此清明的眼神,自此便陷了进去,再也没有爬上来过。

张云雷与杨九郎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毒药,不能不得离了便死的那种。

“醒了…”

“我喝酒了你别怪我。”

“我不怪你,我知道你开心。”杨九郎拿着毛巾轻轻地给张云雷擦着脸。

“我很感谢你出现在张云雷的生命里。”

“我也是……”

我也感谢你出现在杨淏翔的生命里

“翔子,我一直都是幸运的,你看我倒仓那么严重什么苦都吃了,但是老天爷赏饭,我还能唱,你看我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不到半年的时候我好了,虽然有钢板,虽然很疼,但是我还是正常人,你看,那么多人我一眼就相中你了,这一眼就是一辈子”

“那您这眼神可够好的,要是我寻你估计得费点时间……”

“那是,你这眼睛能看得见谁啊……”

看不见谁的眼睛里面,如今也都是你

“你说,要是咱俩没搭档是不是就不能在一起了,或者是在南京,我没挺过来,是不是也就不能在一起了……”

“我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

“因为,你得去问那个时候的杨九郎,现在的杨九郎不知道,现在的杨九郎只知道爱你爱你爱你……”

“你不知道,我知道,我当时掉下来的瞬间什么都没想,只有你一张大脸异常的清晰,我想,如果我真的死了,你应该会难过的吧”

“我何止会难过,我简直都要难过的哭了……”

许是许久不喝酒的张云雷有些喝多了碎碎念说的也就多了,杨九郎一昧的顺着他在聊

聊着聊着两个人相顾无言的笑了。

张云雷知道杨九郎一直在努力,一直在为了他,为了他们的以后才努力。

看着他在业务上更加的精进,看见他在对自己身材的管理上面越加的严格要求。

对于杨九郎来说,最大的幸福便是照顾张云雷的起居。

只要张云雷说他想吃什么,无论张云雷在哪儿,无论他想要吃的东西有多么的难买,他一定会去买到并且送到张云雷身边,看着他吃完再离开。

杨九郎就这么听着张云雷说,张云雷说着说着就哭了,杨九郎手忙脚乱的给张云雷擦眼泪,却被张云雷一把抓住了手说,“我真的好爱你啊……”

“我也好爱你啊……”

都说张云雷是杨九郎的毒药,那杨九郎对于张云雷来说呢?

不也恰恰是那个毒药吗?

一点一点的深入骨髓,侵蚀着肺腑。



㊗️张老师二十八岁生日快乐


娉砸-

2019/12/06  09:39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