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然|宠妻狂魔沈巍×时常爱撩井然(十)

工作室那些早就对沈巍和井然的关系洞若观火蠢蠢欲动的小姑娘,这下子可算是炸开了锅,沈巍发给她们的甜点都堵不上她们的嘴。

一个比较大胆的女孩儿豪爽地开玩笑道,“呦呦呦,我们井设还真是不动声色就把沈教授这么优秀的人拐到手了,这下以后我们工作日再接项目,建筑材料相关的问题就再也不用担心了。井设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啊!”

沈巍被这忽然热烈起来的氛围搞得有些不知所措,招牌式低头扶眼镜的动作已经没有办法掩饰他的紧张了。

井然看沈巍这纯情的样子,心情很好,还不忘自夸一下,应道,“是呀!沈教授这么优秀的人,也只有我能够马到成功呀。”

几个早就看出端倪,大概了解前因后果的小姑娘才不会当着井然的面说,“井设吹什么牛呢,其实应该是沈教授马到成功了吧?”

沈巍当然也不会否认,毕竟井然甚至连勾都没勾他一下,他就已经自己掉坑里了,还追着他走了那么久的时间。

抬眼的时候,就看到对井然有意的那女设计师此刻正努力地保持体面的微笑,脸部的肌肉僵硬的不是正常的弧度。

想到当时自己在一旁看着程真真和井然在一起时候的心情,沈巍甚至有些同情她了。

不过有一点井然没有骗他,井然相对于自己来说,可以说真的是对粉丝比较残忍的了。就如同他自己所说的,他不会给她们任何让她们误解的机会。

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仁慈呢?对于没有就希望的事情,长痛不如短痛。给了没有希望的希望,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没有念想。

沈巍想,他应该庆幸,井然是喜欢他的,是愿意给他接近他的机会的。

思绪在脑海里百转千回,在现实中也不过是一瞬间而已。

另一个姑娘看老板心情很好的样子,接着井然的话说道,“这么大的喜事,井设你忍心就用一块蛋糕就把我们打发了吗?怎么着也得高档饭店走一遭吧?”

说完,还调皮地眨了眨眼,几个性格比较活跃的小姑娘立刻毫不犹豫地附和起来。

“是啊!”

“是这个道理!”

“美好的爱情,值得!”

井然看她们看戏一样兴奋的样子,心里感叹了一下,真是风水轮流转,有一天居然自己也变成被看热闹八卦的对象了。

井然叹了口气,说道,“真拿你们没办法,最近是比较忙,那我们定在周末吧?”

然后抬高了声音,以东道主的身份征求大家的意见,“周末怎么样,大家都还有空吧?”

“有空有空!”

趁着热烈的氛围,众人纷纷立刻答应下来。毕竟井设平时这么严肃的人,能这么好说话,再也不敢有其他的要求了。

有人欢喜有人忧。

女设计师已经从刚才的打击中缓过来,但心情怎么样也不能算得上雀跃。她维持着礼貌和得体的修养,说道,“对不起啊井设沈教授,真是不好意思,周末我已经和男朋友有约了,你们一定要玩的愉快。”

井然很清楚这只是她的托辞,却并不想拆穿她,他明白这是一个有着强烈自尊心的女人给自己的退路。

井然故意作出意外的表情,表示接收到了“她已经有了男朋友”这一信号,然后笑着说,“没关系的,你们也要玩得愉快。”

沈巍没说话,但礼貌周到地随着井然点头致意。

因为井然忽然对一些设计涌现出了灵感,看样子要修改图纸到很晚。

沈巍虽然已经做完了自己的事情,还是在那儿等着他,坐在他旁边帮他打下手。

即便井然并不是那么需要一个帮他找琐碎的资料,端茶递水的人,他自己平时也完全可以解决,但沈巍就是觉得,他很久没有这么幸福又安心的感觉了。哪怕只是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鼓捣那些他看不懂的图纸。

到了饭点,工作室的其他人已经陆续出去吃饭了,只有井然还在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

沈巍叹了口气,本想看他能什么时候才想起来吃饭,但眼看着时间越拖越晚,再晚吃就要伤胃了,便悄悄地出去买饭。

沈巍打包了一些井然爱吃的菜回来的时候,井然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还以为他只是出去找一些琐碎的材料了。

沈巍把饭菜布在井然面前,把筷子递给他的时候,完全没有往日温和的笑脸了。

井然看了一眼窗外,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外面是各色各样的霓虹灯,意识到沈巍这不高兴从何而来。

井然故意说道,“怎么了巍巍,怎么还不高兴了呢?是觉得你男朋友我只顾着工作,冷落你了吗?”

沈巍听着这话,有些别扭,怎么自己好像变成了要粘着井然一刻不离的样子了?

虽然自己确实好像是这样的……

想到今天就是因为自己对于井然和女同事相处而给出的无理的反馈,让井然因为顾及自己的感受而毫无计划和预兆地公开了他们的关系,沈巍内心一阵愧疚,较忙解释道,“没有,不是的,我没有不高兴的……”

说完,又好像觉得背离了自己的初衷。

抬头看井然,果然看到他咬着筷子有些得意地笑。

沈巍叹了口气,这个小家伙真是吃定我了。

“不要因为工作忘记饭点,再要和以前一样和我哭胃痛,我可……”

沈巍意识到说了什么不对的话,停住了。

“嗯?”井然听到不能理解的内容,追问道,“什么以前?”

沈巍脸不红心不跳,说道,“以前我弟弟胃不好,经常哭胃痛的。”

“那是有点可怜,弟弟现在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吗?”

“只要注意饮食习惯,调养一下就没事了。”虽然弟弟胃痛本也是莫须有的事情,但他这番行动的主旨还是要贯彻下去的。

“那就好。”某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针对他的教育,还嬉皮笑脸地夹起一块竹笋,“我记得你爱吃这个的。”

井然处理完工作,两人从工作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沈巍开车把井然送到楼下,把钥匙递给井然,还特意叮嘱道,“明天不用出去买早餐了,想让你尝一尝我的手艺。”

井然也不接钥匙,歪着头看他,说道,“我们沈教授真的很贤惠呢,但这么晚了,你把我送回来了,要怎么回去呢?”

“现在应该还能叫得到车的。”

“可是你长这么好看,这么晚了我不放心。”

听着井然的意思,沈巍咳咳一下,然后装作若无其事,耳朵却有了奇异的变化。

井然看他忽然局促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表面却不动声色,说道,“紧张什么,我又不是坏人,又不会对你做什么。”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