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九 集 腹黑蓝忘机 拐走小娇妻(上)贰

魏婴和江澄在彩衣镇逗留了两日后,便买了条船,一路上乘船而下,这种乘船而下沿路游玩赏风景,给了魏婴和江澄更多独处的机会,不能说在莲花坞没有独处的机会,只是以往在莲花坞魏婴不是溜出去闲逛、或与那些师弟们捉鱼、打山鸡,就是跑去荷花塘与仙子们摘莲蓬,好不容易碰上个机会,他们俩的相处模式也从来都是魏无羡先开头惹怒了江澄,然后以江澄追打魏无羡收尾,慢慢连江澄都觉得可能这就是适合他和魏婴的相处模式吧。

但是,自从父亲告知了他与魏婴的事后,再到云深不知处问学后,江澄觉得或许他与魏婴应该还有别的相处方式,不该只是打来打去的,魏婴,好像从没跟他撒过娇或者说连嗲嗲的说过话都没有,本来也无所谓,江澄一直以为两个男人之间,即便是要结为道侣了,也不必这样,也不应该这样,可是江澄亲眼见到过魏婴这样跟蓝忘机说过,说是心有不甘或是嫉妒之类的情绪也不过分,江澄自己不清楚到底是因为要证明自己比蓝忘机更强还是真的嫉妒魏婴为什么可以对蓝忘机那样说,那样做,可自己才是最终要与他结为道侣的人。

两人乘船数日回云梦的路上一遇到有可以靠岸的地方,魏无羡一定会上岸做一件事,就是找一家酒肆,买上几坛好酒,再拽着江澄在附近的街市上逛逛转转,江澄其实也很喜欢玩的,只是受虞夫人的耳提面命惯了,加上也着实有些好面子,所以嘴硬,就算喜欢也不会说出来,魏婴可不管那些,到了街市上东瞧瞧西逛逛,看到好玩的就要买下来,江澄跟不上他的步子,只好在后面无奈地跟着,遇上了临时有戏班子来出场的,魏婴也定要停下来半日,看完再走,有好几次江澄都快忍不了了,但是一想到以后魏婴可能就要受管制不能像这般随意了,便都忍下来了,由着他继续。

一路下来两人就这样过了十几日,眼看再过几日就要到莲花坞了,沿路下去似乎也没有可以停靠沿岸游玩的地方了。

这日天色渐暗,魏婴与江澄便没有靠岸,继续行船,入夜,晚风袭来,轻柔又凉快,魏无羡翘着腿仰躺在船头,一只手枕在脑后,另一只手则拿着一坛酒耷(da)拉着,脚边还躺着一坛已经喝完的酒坛,魏无羡闭着双眼,享受着水声风声和酒香带来的惬意,好不滋润自在。

这时,江澄从船屋里走了出来,开口道:“你倒是惬意 ”,

魏婴听到江澄这样说,稍稍坐起身子,半靠在船舷边上,随意将酒坛举起,仰着脸喝了一口,道:“我,你不还不了解,从来都是这样啊”,

“过了明日就要到云梦了”,江澄说着坐到了魏婴的身旁,

“噢,没想到这么快,本来以为还要再过些时日呢”,魏无羡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家里应该已经都在忙着筹备我们的仪式了,在外面耽搁也数十日了,算算日子,也差不多该回了,免得他们担心”,江澄没有看魏婴,淡淡说道,

“嗯,对啊,算起来。。。我们在外面玩了这么久,可家里却都在给我们忙碌,感觉有些过意不去呢”,魏婴慢慢道,

说罢,两人好像都陷入各自的沉思之中,半晌都无人说话,突然,江澄开口道:“阿羡,”

“嗯?”,

“父亲的安排。。。。结为道侣。。。。你。。。。”,江澄顿了顿,继续道:“确定不后悔吗 ,我娘那里要求会很严苛的。。。。。”,

“好了,江澄,我很开心啊,至少我已经在仪式前玩了许久了”,魏婴云淡风轻道,眼神飘向远方夜幕下的山林。

当空的一轮圆月十分皎洁,月光洒向湖面,映衬整个湖面波光粼粼,为这夜晚前行的船只照亮了行船的方向。

“可是。。。这。。毕竟是我们两个人的事 ”,江澄突然转头认真地看向了魏婴,听到这,魏婴也慢慢转过头,看着江澄,问道:“江澄,你待我如何”,

“那还用问,自是喜欢。。。我。。。 ”,江澄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后觉得有些羞窘,便又立刻把头转向了另一侧,皱着眉,不去看魏婴,

见到江澄这样,魏婴抓住江澄的肩膀,让两人面对面,江澄眼神有些闪躲,所以仍微微低头垂着眼,只是身体被魏婴扳了过来而不得不与其面对面,

“江澄,你记住,我魏无羡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我自小被江家收养,无论江叔叔和虞夫人安排给我什么样的命运,我魏婴都接受,而且都是乐意之至,这份恩情的分量在我心中之重,重至我无以为报,更何况,江叔叔安排你我二人结为道侣,这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在我心里,只要能跟你还有师姐每天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了,我说的,你都听见了吗,江澄”,魏无羡认真地一字一句说完,

江澄慢慢抬起头,月光下他看到魏婴笃定的眼神,俊俏的五官,竟然让人看得有些出神怔住了,江澄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认真的魏婴,心中为之一动,眼神也恢复些神采。

魏婴说话的时候双手一直抓着他的肩膀,这让他又有些窘迫不适,便顺势将魏婴的手拿开,转过身站起来背对着魏婴道:“好了,我知道了,以后。。。你可得好好辅佐我,记住了没 ”,

魏婴这时也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从后面拍拍江澄的背,揽住江澄的肩膀,带着一丝调笑的口吻:“对了嘛,这才是要当宗主的人该有的语气”,转而又带了点安慰的口吻:“放心,以后我会好好辅佐你把云梦江氏发展成第一大派,让你江宗主高枕无忧”,

江澄默默笑了笑,点点头算是回应。

一轮明月当空照,月光下的船头上,洒下了两个并肩站着的清秀瘦削少年的身影。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