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狼同人】Elf(5)

小狼对父亲的印象极淡,似乎就只有母亲和四个姐姐一直在他身边。

母亲对他极严,姐姐们也总是搭不上什么正经话,能让他稍稍轻松的人,便是管家温伯。

温伯教他武术,也能教他下厨。想来小狼一身能照顾自己的本领,便是从他这学的。

后来小狼要去上小学了,同班的,是母亲家族中的一个女孩,说是他表妹,叫李莓铃。

莓铃曾有段时间跟小狼一起学武术。小狼对她印象不差,但也谈不上多喜欢。

他喜欢的是莓铃的长发总是分成两半高高扎起,随着招式上下舞动,他就会觉得很奇妙。但总能抑制他这喜欢的事,那必定是莓铃惊为天人的黑暗料理。盯着面前那盘名为“炒白菜”的焦糊状物体,温伯都只能笑笑,眼角皱纹凑在一起,道:“莓铃小姐的天赋全在武术上呢。”

接下来就是莓铃不甘心的哭闹。小狼总会莫名觉得,没有魔力的人应该能更开心吧。

只是还等不及他细想这话的对错,莓铃在学校就出事了。

他在教室正看着英文原版的《爱丽丝梦游仙境》,有个同学急跑来大喊:“李小狼!你妹的头发被烧了!”

小狼猛地放下书,压下“这人是在骂我”的念头,朝着他指的方向就去了。

莓铃的头发一边长一边短了,她正抱着头发哭,烧焦味充斥在草坪上。一个身材稍壮的男生手持一根火柴,寸头模样,背对着小狼,是一副恶霸的架子。

小狼不管那么多,看到莓铃哭得这么惨,他冲上去给了恶霸男孩一拳,直打得他向前栽去。

这一打莓铃的气是去了,小狼却被母亲教训了。

“从小教你,为事切忌冲动,更不可胡乱伤人。”

母亲身影背光,看不清她的表情。小狼反抗道:“就算是莓铃也不管吗?”

母亲回答没有停顿:“事关至亲,更应慎重!”

最后小狼被罚去行戒山省错,时间刚好是他的两个月暑假。临行前,莓铃扯着他的衣角,红着眼对小狼说道:“对不起,小狼,都是因为我……”

“没关系。”小狼按了按莓铃的头,道:“只要别再逼我看爱丽丝就行了。”

“嗯,嗯。”莓铃哭着应道。


后来,暑假过了,省错的期限过了,也没听见温伯说母亲要他回家。

李家的电话一次一次打给温伯,都不是小狼要的结果。

难道动手打人真是能错这么久吗?

一个电话来,温伯带小狼离开行戒山,去邻省寻到住处,在一个镇里开始读书;又一个电话来,温伯说李家有事,他不得不走,李少爷仍待在这里,等温伯回来。

那我呢?“好的温伯。”小狼违心应道。

也不知道在镇里生活了多久,房屋宽大略显寂寥,春秋几载不知归途。

李家未打来电话,他也从未打过去。

有日铃响,电话那头是熟悉的声音,内容也是他期待的:“少爷,回家吧。”

可他都快忘了自己为何在这,为何一人。

他淡漠道:“不了,这里挺好。”

确实挺好,他遇到一个混混,寸头的发型,从高一跟到现在,一直说要打栽他,却一直没有成功。

他有种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没人管他干的事,他觉得自由。又煎熬。

不过还是出事了,“是你杀了申和!”“把你家长叫来。”

家长?从来没有啊。


到这,小狼从梦中惊醒,下课铃打乱他的梦境。窗外日落,云层被染成橘红色。

他想起今天要去赴寸头所谓的约定。

他赶到那条熟悉的巷子,寸头站在巷子当头,背对着小狼,一副恶霸的架子。

小狼感到有些不对劲,寸头周身有股不详的气息,引得小狼紧皱眉头。

“啊,你来了,李大少爷。”寸头转过身,看着小狼。

小狼看见寸头的眼睛逐渐变得猩红,心里一惊,突然想到,这是被恶灵附身了!

这恶灵与他之前碰到的那白雾状的灵不是一类,简直天差地别。恶灵不过是一种无形的意识,专拣内心执念深重的人附身,帮助他们完成心愿,代价是以灵魂献祭。因所达成的愿望皆是罪恶,故称“恶灵”。被附身之人平常无异,可若有意要驱动心愿,再遇其针对的对象,便会双目猩红,状态非比寻常。

小狼还听说人皆有求生之心,这恶灵却能把你的神智逐渐磨灭,趁你思绪混乱时强行附身。总之,恶灵就是一个骗人的东西。

突然,那毫无预兆的攻击袭来,小狼堪堪躲过。拳头擦肩,竟在衣服上留下一道白痕。

这力度与招式无一不是想直取小狼性命。

“申和不是我杀的,这怨恨也不是一天两天积起来的,我还做过什么让他这么恨我?”

还没反应过来,寸头又举起另一只拳头,直冲小狼的额头。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