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弹少年团】有何不可。—3—(团妻)

前篇指路~

cv4193886

       难得的冬日暖阳,方阿米哼着小曲,脚步轻快的走在上班路上。

       她这次长了记性,昨天晚上就向金硕珍借来闹钟以防万一。要是再迟到…咦惹…想想闵玧其那张要哄一天的脸,就什么念头都没有了。

       地下公演厅。

       她来的早,这个时候大家通常都在补觉。一推开大门,呛鼻的香烟味扑面而来。

       “咳咳…”方阿米边皱眉边用手扑扇,整个前厅的视线都是灰蒙蒙的。

       角落里的座位下留了一地的烟头和烟灰,她急忙跑到窗边开窗通风。

       新鲜的空气交换进来,令人窒息的味道才散了一些。

       真是的,怎么能在公共场合吸烟呢。

       方阿米一边想要不要写个警示牌放这,一边拿来了工具清理。

       蓦地,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令她一震。

       转身看去,闵玧其站在几米远的地方,眼神比第一次见面时还要冷漠,只是这份冷漠里多了种攻击性,让她不由得想要后退。

       闵玧其慢悠悠的走上前,带着沾染在身上的浓烈的烟臭味。

       方阿米自然闻到了“欧巴,你怎么开始吸烟了?”

       闵玧其冷“哼”一声,又说“你怎么知道我以前不吸烟?”

       经常吸烟的人身上总会带着味道,但她从未在闵玧其的身上闻到过,因此断定他是不吸烟的。

       暂且不说这些,面前的人明显一反常态,眼底也隐约泛显出乌青,整个人有些颓废。方阿米清楚自己没有迟到,那这是怎么了?

       “玧……”

       没等她开口,闵玧其便侧身撞开她,去后厅的准备室了。

       方阿米没防备,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重心。心里有些委屈,是她又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这么对她?

       她也跟来准备室,发现他右手上缠了厚厚的纱布,表面渗了点血丝。

       方阿米上前抓起那只手,刚要开口询问,闵玧其便用力抽了回去,眉宇间泛着怒气。

       “别碰我。”

       方阿米下意识撤了一小步,因为他现在的言行令她害怕。

       “我…今天没迟到,你不教我弹琴了吗?”

       “教你弹琴?你还不配。”

       闵玧其厌恶的瞟了她一眼,重新坐下来。

       方阿米被他的语气伤到,心里难受的很。

       “我怎么了?你为什么这样说?我已经为昨天迟到的事道过歉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心眼啊……”

       听着她无理的控诉,闵玧其烦躁起身一把将椅子用力推开,狠狠地撞在桌沿上。

       “砰!!”一声巨响,屋内顿时安静下来。

       闵玧其拉着她的手臂把人甩进墙角,方阿米的后背撞到墙壁,疼得她直皱眉。

      来不及反应,下一秒,一抹黑影便笼罩而下。方阿米退无可退,只能眼睁睁看着闵玧其的脸在面前放大。

       两人几乎鼻尖相对,鼻息间,方阿米还能闻到烟草味。

       她僵直着身体一动不敢动,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

       “方阿米。”闵玧其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叫她,那种嗤之以鼻的语气,她一辈子都忘不掉。

       “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还是,这也是你高明的手段之一?我和南俊,你打算先捕猎哪一个?嗯?”

       一连反问,方阿米一句都答不上来。他到底在说什么?什么高明的手段?什么捕猎?

       闵玧其看到她眼中的疑惑,颇感敬佩,小小年纪就有此等演技,小金人真欠你一个奖。

       “方阿米,别跟我说听不懂,那样会让我更加看不起你。”

       她有些嗔怒。从一开始,他就对自己阴阳怪气,真不懂哪里得罪了他。

      “是,我真的听不懂,你看不起我,随便。反正这世上也没几个人看得起我,不差你一个。”

       闵玧其紧握双手,明显被她的话给气懵了。

       “玧其哥……阿米?你们…怎么了?”

       金南俊不可思议的看着门内的景象,两人针锋相对的火药味十足。

       好吧,又吵架了。

       刚要上前劝说,方阿米一把推开闵玧其,快步跑了出去。她不想在这里多待一秒。

       还没出门,迎面撞上了郑号锡,方阿米一股脑跑出去也顾不上打招呼。

       “阿米啊!”郑号锡见情况不对,迈步追上。

       房间内,金南俊叹了口气又把椅子推回原位“哥,你们又因为什么事吵架?”

      “你不需要知道。”他还是没办法当面质问她,还是没办法…彻底伤害她。

       “南俊啊,你跟过去看看。”

       “我也想,不过…刚才有人比我们快一步。”

       闵玧其疑惑的看着他,金南俊抿唇,脸颊旁是淡淡的酒窝。

       “郑号锡…”

       闵玧其自嘲了一声。对啊,她身边从来不缺男人,他又何必多此一举。

       跑出来后,方阿米越想越委屈,眼眶止不住的红,她只能拼命的用袖子抹了一把又一把,痛骂自己没出息,就知道哭!

      郑号锡见她在哭,就知道肯定受了什么委屈,不发泄出来怎么行?便也不急着上前安慰,而是默默跟在身后,随时注意着她。

       方阿米哭了两条街才停下来,天气又冷,没擦干的眼泪糊在脸上尤其难受。

       “给。”郑号锡递了一只手帕给她。

       方阿米也没客气,接过手帕擦了擦脸。

       “谢谢…我洗干净就还你…”

       “不用还,送给你。”

       “谢谢…你真是个好人。至少比那个人强多了…”

       郑号锡一怔,这就给他发好人卡了?

       “哪个人?”

      方阿米吸了下鼻涕,没好气的说,“除了闵玧其还能有谁?嘴上不饶人,讨厌死他了!”

       “他欺负你了?”

       “谁知道他抽什么风,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他说什么?”

       “说我不配跟他学琴,说我什么手段高明,最后还说看不起我。是,我的确弹的不好,但也不能说这种话啊……”

       方阿米像个小话唠一样不停的吐槽闵玧其,只是郑号锡在一旁听的直挑眉。

       她是从哪看出来这些话是说她弹琴不好的?他怎么觉得倒像是……唉,还是男人最懂男人啊。

       方阿米又吐槽了一会儿,两人都觉着饿了,相视一笑便跑去大吃一顿。总归她还是个小女孩,吐槽完了再吃吃喝喝,气也消的差不多了。

       郑号锡送她回去。站在门口时,方阿米还在想,算了…她大人有大量,一会儿进去先认个错吧。

       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闵玧其,倒是见到了正在排练的金南俊。

       “欧巴,玧其欧巴呢?”

       金南俊的脸色明显一僵,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呀。”方阿米急着催他。

       “玧其哥他……他…他走了。”

       “走了?他今天先回家了吗?”

       “不是。江南区那边一直在挖人,玧其哥去那边了。”

       方阿米不能理解,什么叫“去那边了”,以为自己没听明白。

       “什么意思…”

       金南俊看着她说,“意思就是,玧其哥以后都不在这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跑的,方阿米气的胃疼。他们刚吵完架,他就一声不吭的走了,如果说跟自己无关,除非她是傻子!

       就因为她弹琴弹的不好,再加上昨天迟到的原因,他竟然能气到离开。方阿米感觉自己像个罪人,她就这么不可饶恕吗?搞得好像是被她给逼走了似的。

       怎么想都觉得浑身不得劲,不行,她得去好好问清楚!

       金南俊见她气势汹汹的样子就知道,如果两人这会儿见面,百分之百又要吵,急忙把人给拦了下来。

       “阿米,你不能去。”

      “放开我!我要去问清楚,这算什么事儿啊!大不了我认错,我求他回来还不行吗!”

       两人争执不下,金南俊见拦不住她,声音又高了几分。

       “你根本就不知道玧其哥为什么发火!”

      方阿米顿时冷静下来,听他说的明显是话里有话。

       “到底怎么回事…”

      金南俊张了张嘴,还是没办法说出口“算了,你以后会明白的。”

       方阿米留在原地都快哭了,或许,她真的是个罪人吧。

       金南俊回到准备室,半卧在沙发上,想起方阿米跑出去后,闵玧其问他的话。

       “南俊啊,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每天共处一室,他们会什么都不做吗?”

       他没想到闵玧其会突然问这种话,转念一想两人刚才吵架的模样,突然涌上不好的预感。

       “哥,你是在说…阿米的事吗?”

       闵玧其的瞳孔地震一闪而过,随即又像是帮谁打掩护一样“我就随口一问。”

       金南俊当然扑捉到了他眼中的异样,不疾不徐的说了起来。

       “阿米跟我说过,和那个男人的事。”

       闵玧其嘴角一僵,看向他的眼神中充满了错愕与不可置信。

       金南俊缓缓解释道,“前不久我问过她的家庭状况,阿米的父母离异后又各自再婚,后来遇到人贩子,逃出来后就被那个男人救了,她是实在无处可去,才暂时住在那里。”

       闵玧其听着方阿米从未跟他说过的话,内心极度不是滋味,果然还是…南俊会更让她信任。

       “所以呢?”

       “所以,我相信阿米不会做出格的事。”

       金南俊此刻也捉摸不透闵玧其的心思“哥,有些事没那么复杂。更何况,你看那小丫头一天到晚傻乎乎的,估计还有九成没开窍。就算是演戏,我也不认为她能天天在我们面前不露出任何马脚。”

       闵玧其无法形容现在是什么心情,但听完这些他是又悲又喜。

       好像从第一次见她开始,心里多多少少都会被牵动。他也不是没喜欢过女生,可这种若即若离又挠心的感觉还是头一次。

       她…竟然不知不觉间搅乱了他的世界。。

       闵玧其是个嘴硬要强的人,两人刚刚闹成这样,让他主动承认错误是不可能的,况且还有好多事情都没搞清楚,实在没脸面对她。

       “南俊啊,你记得我之前说江南区在挖人的事吗?”

       “哥,你要走?”金南俊坐下来,想跟他谈谈。

       “我考虑很久了,那边资源也挺好,有很多事,我还想再试试。”

       金南俊知道闵玧其做的决定没人能改变,他们年纪都不算小了,没时间再拖拖拉拉。

       “什么时候走?”

       “就这几天,我一会儿先回去准备准备。” 

       金南俊不太喜欢离别,可人生就是在不断的离别,总要学会面对。

       “欧巴。”方阿米端着一杯咖啡走进来。

       这丫头有点事情全写在脸上了,他看的出,因为闵玧其的离开,她很内疚。

       他伸手接过咖啡说了声“谢谢”,见她无精打采,只好安慰几句。

       “别丧着脸,玧其哥离开与你无关,他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每个人都是如此,你也会有的。”

       “我知道。”

       金南俊欣慰的笑了笑。

      方阿米纠结了一会儿,才决定开口,“欧巴,你可以不可以教我这些,这…也是我想做的事。”

       金南俊扫了一眼工作台上的各种调音设备“其实,学这些很枯燥的,如果你不喜欢,会很难。”

       方阿米像个拨浪鼓似的直摇头“不是的,如果我不喜欢,也不会让玧其欧巴教我弹琴了,我…很喜欢很喜欢!!”

       金南俊盯着她看了很久,确实不像撒谎的样子。

       抬手打了个响指,他拍了拍身旁的椅子说,“过来吧。”

       得到回应,方阿米像得到了心仪礼物的孩子,兴奋的跑过去,仔细听起金南俊的每句话。

       “其实不管写什么,最重要的就是灵感,要让大家明白你想要诉说的是什么……”

       

       老人们总说日子不经过,方阿米最近才体会到。 

       跟着金南俊学习的这段日子,他发现这丫头在这方面还挺有天赋,细节处理的非常细腻。

       她试着编了一段原声,不过短短几小节,却别有一番意境。

       他问她取名了没,方阿米眼睛亮亮的说,“生,生命的生,人生的生,生活的生。”

       金南俊点点头,没想到她理解的还挺透彻。

       方阿米又试着征求他的意见“我想,这首还是不填词了,不然会破坏整体感。”

       金南俊笑着看她,还真有点出师了的意思。

       “听你的。”

       她兴奋的录完音,把母带留了下来,又写好标签仔细的贴了上去。这种感觉真奇妙,就像自己的“孩子”似的。

       眼下已是年底,前几日金硕珍刚刚考完大学修业考试,方阿米知道这个考试有多重要,好几天都睡在准备室里的沙发上,不敢回去打扰他。

       直到金硕珍找过来时,方阿米卧在沙发上睡得正香,不知道做了什么梦,还时不时的砸吧嘴。

       他慢慢蹲下,看着她可爱的小脸,忍不住想掐一把。

       大概是感觉到了身旁的气息,方阿米悠悠转醒,看见金硕珍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欧巴…你怎么来了?”

       “傻丫头,来接你回家。”

       方阿米揉了揉眼睛才算清醒过来“考试结束了吗?”

       金硕珍帮她抚顺乱糟糟的发丝“内,过几天就出成绩了。”

       她张了张嘴还想问什么,结果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

       “咕~咕咕……”

       金硕珍一愣,便笑着拉她起来,问她想吃什么?他请客。

       方阿米激动的从衣兜里掏出一把钱,说她发了薪资,要请他吃饭。

      两人出来时已是深夜,大部分店铺都停业了,只剩下路边摊。

       为了御寒,老板会在旁边支个帐篷,里面零星坐了几桌,方阿米点好菜也拉着他坐下来。

       她一直想感谢他的救命之恩,虽然这顿饭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却是她的一番心意。

       看得出来,因为考试结束,金硕珍的心情不错,难得有这么惬意的时光。

       两人吃的饱饱的往回走,金硕珍落了手机回身去取,她就站在原地等他。

       “大哥,我就说是这丫头没错吧,我的人不会看错的。”青年男人指了指不远处的身影。

       “还真是。”中年男人踩灭烟头,吐出烟雾,朝身影走去。

       “呀!你个臭丫头,跑到这来了。”

       方阿米转身看过去,怎么也没想到会遇上这两个人贩子。

       她迈步要跑,被青年男人拦下。

       “你们…干什么?”

       “臭丫头,还挺会躲,知道我们找你找的多辛苦吗?带走!” 

       中年男人一声令下,青年男人拖着她就走,方阿米奋力反抗,却敌不过男人的力气。

       “放开我!放手…救命啊!救命啊…唔!!”

       青年男人怕她大吼引来路人,死死捂住她的口鼻。

       “唔唔……”

      “你能不能快点?拖拖拉拉的…”中年男人催促道。

       “呀!你们做什么?!”

       取回手机的金硕珍看见两个男人拖拽着方阿米,怒吼一声,朝对方跑去。

       对方看见帮手来了,也顾不上她,转身撒腿就跑。

       金硕珍追出去几步,又急忙回去把方阿米扶起来。

       “阿米啊,没事吧?啊?”

       方阿米惊魂未定,如果不是他及时赶来,被那两个人抓回去,肯定又要过回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

       她看着他摇了摇头说,“我没事。”

       “没事就好。”金硕珍上下打量她,担心还有哪里受伤。

       “走,我们去报警。”

       方阿米下意识排斥,她不敢去,去了…就得把事情全部说出来,万一……

       “怎么了?”他问。

       “算了吧,我没事,还是别报警了。” 

       “那怎么行。”

       “我…我真的不想去…”

       金硕珍看她纠结的模样,隐约察觉这事一定另有隐情。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方阿米低头不敢看他。

       “看着我。”金硕珍板正她的脸,让她的目光直视自己。

        “阿米,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说出来我才能帮你。”

       方阿米紧紧抿唇,沉默了许久,才颤抖着声音说。

       “他们就是我之前遇到的人贩子,是犯罪集团,还会让拐来的孩子配合他们偷东西……”

       金硕珍听到这也明白个八九不离十了,“也让你偷了?”

       “嗯…”

       所以她才害怕报警。

       金硕珍心疼的抱住她,拍着她的肩膀一下又一下的安慰道

       “别害怕,他们不敢再欺负你了。”

       金硕珍还是带着她去报了警,方阿米清晰的说出了两人的面部样貌和犯罪信息。

       警察了解到情况,也安抚她,说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不要怕,要大胆说出来。

       走出警局,方阿米才如释负重,这么多天的担惊受怕终于有了了结。

       她的手指冰凉,金硕珍什么都没说,只是握着她的手放进他的口袋里取暖。

       方阿米心里一阵触动。印象中,亲生父母对自己都没这么好过,她又何德何能让他做到这种程度。

       路灯的暖光照射在金硕珍头顶,打下一面阴影,映衬着出挑的脸。

       她仰头看的痴了,直到金硕珍叫她。

       “阿米,以后有事不要再瞒着我了。”

       “谢谢…”

       “傻丫头…”

       两人一步步往回走,灯光把身影拉的老长。那个瞬间,她想向老天祈求,祈求这条路永远都走不完,可以一直走,一直走…

                                               待续…


有好多小伙伴催更,所以,你们猜过一会儿会不会有第二篇?

~( ̄▽ ̄~)~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