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研究1:巴拿马城战役和摩加迪沙战役

          摩加迪沙战役,便是由于电影《黑鹰坠落》而名声大噪的“和平女神”行动(以下将其统称“黑鹰坠落”这一亲切的名字),尽管电影中把美国士兵描写的神勇无比,军官各个足智多谋,有责任有担当。但笔者必须很不客气地说一句:摩加迪沙战役无论从战略构思还是战术策划上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战略上受到门外汉指手画脚,战术上则反映了美国对自身实力的过度自信以及对困难的估计不足。以下将简要说说两场战役的对比,以及良好的策划和执行对城市作战的重要性。 

       从伤亡来看:“黑鹰坠落”中首批参与行动的“游骑兵”特遣队(主要由游骑兵、三角洲、海军特战发展群——即海豹六队组成)共160人,其中阵亡16人,受伤人数估计在50人以上,也就是说这支部队的伤亡率达到了骇人的三分之一以上,基本可以认定为丧失整建制行动能力,只能进行一定程度的防御作战,如果最后未受到支援,完全有可能在摩加迪沙遭受全军覆灭的厄运,如果加上后续救援部队受到的伤亡,美军实际阵亡18人,伤73人,而这一切仅仅发生在一天以内。


黑鹰坠落的电影海报,好莱坞总是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多失败的军事行动都能拍得高大上,顺便把美帝大兵吹捧一番,好像最近讲班加西大使被杀事件的那部电影也这德行............

        对比之下,在持续10余天的“正义事业”行动中,美军共阵亡23人,伤325人,但伤员多数是在大规模交战结束后的治安行动中,实际的首日伤亡为19死,99伤,看起来还比“黑鹰坠落”伤亡更大,但让我们转头看看两者的对比:

      “正义事业”行动动员了27000名以上的美军,“黑鹰坠落”最初仅派出了160人;

      “正义事业”和“黑鹰坠落”时间上仅仅相差4年,装备技术水平没有太大区别,同为城市作战,面对的困难、环境也都是相近的,区别在于巴拿马城的面积约为摩加迪沙的三倍;

      “正义事业”的核心力量,是几个常年驻扎南部、战备荒废的步兵旅加上临时调遣的18空降军步兵部队,“黑鹰坠落”的核心力量,是美国特种部队的精华,包括神秘至极的三角洲和海豹六队; 

      “正义事业”中的敌对方,是超过12000人的巴拿马国防军(即便按照美军标准,有战斗力的部队也达到了4000人以上),“黑鹰坠落”中的敌对方,是4000-6000武装索马里人,其中多数是临时领枪的平民,真正效忠艾迪德的民兵恐怕不满1000人; 

      “正义事业”中的平民死亡数量,按照联合国统计为500人,同样按照联合国口径,“黑鹰坠落”的平民死亡在300-500之间(这数字明显还是往小了报),但受伤人数可能超过3000。 

      “正义事业”成功达成了所有预想战略目标:逮捕诺列加、解散巴拿马国防军、支持新政府上台,“黑鹰坠落”基本上啥也没完成,只不过抓了两个艾迪德的副官交差,而且随后的政治风波导致美国永久性终结了在索马里的一切军事行动。 

        讲到这里,我觉得两场行动的水平差距已经高下立判了,“黑鹰坠落”中,克林顿政府高层人士缺乏对军事行动的深刻理解,天真地认为一次“外科手术式”打击就可以抓获艾迪德,解决一切问题,先不管这想法在政治层面是否可行,从军事角度来说,在一个人口稠密的大都市里头用一支小规模特种部队逮一个有重兵保护的军阀,这概念听起来就很脑残。

电影中的三角洲部队——参与行动

        顺便提一下,当索尔曼将军策划巴拿马的军事行动时,他也曾经考虑过以一小支特种部队抓获诺列加的选项,但他手下的实际战术指挥官——史坦纳将军对这个计划表达了最强烈的抗议。作为一名资深特种部队军官,史坦纳认为这类孤军深入的计划完全可以被认为是“愚蠢和不负责的”行动,是对敌人的致命轻视和对士兵生命的浪费。更难得的是,布什政府体现了极高的政治成熟度和对前线人员的最大信任,布什明白,即使除掉诺列加,也会出现新的军阀掌权,只有完全解散巴拿马国防军才能永绝后患。而在批准动用F-117A隐形轰炸机时,老布什说出了他那句名言:“他们是美国的子弟兵,给他们一切他们需要的东西”。 

        相比之下,“黑鹰坠落”的策划者和实际指挥官威廉.加里森少将,似乎深深沉迷于“美国特种部队个个都能以一当百,索马里的黑叔叔只会朝天上乱开枪”这一幻觉当中,并以此为基准制订行动计划,而克林顿当局也希望把军事行动的规模控制得越小越好,双方一拍即合,策划并执行了美国历史上风险最大、最装B的军事行动之一,至于结果是什么,上面说的很清楚,在此不必赘述。

       

       上面谈到了“黑鹰坠落”在概念和计划上的问题,那么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又出现了哪些纰漏呢? 

        首先,美国错误地估计了自身行动的隐蔽性,“黑鹰坠落”之前,美军的直升机时常进行频繁调动,通常会在摩加迪沙周边飞行,或飞越摩加迪沙上空。加里森错误地认为索马里民兵会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而不加怀疑,这种大意却在事后被证明是一个致命的错误,索马里民兵的一名小队长哈阿德(Captain Haad)在接受采访时详细谈到了索马里民兵方面的反应,此人在当时负责城内一片区域的管理,手下约有30名民兵,事件发生时已有近10年的作战经验。谈到民兵何时得知美军即将发动袭击时他表示:“我们在美国佬刚起飞时就已经明白他们要展开攻击,他们的营地周围布满我们的眼线,这些人多是经验丰富的老兵,所以一看到营地内气氛与往日不同就反应了过来。当时正是下午3点,也是我们戒备最强的时候,如果他们在中午12点打来,我们中的不少人可能刚刚躺下午睡,如果在5点之后打来,不少民兵可能已经回家。” 

       读完上面这段,我们会发现“黑鹰坠落”前的行动保密工作以及攻击时间点(H-Hour)的选择只能用糟糕透顶来形容。更严重的问题是,从“游骑兵”特遣队在1993年3月抵达索马里一直到10月份的实际行动,美国有大半年的时间来搜集情报和制定计划,最后却只能拿出这种程度的行动方案,除了愚蠢、无能和骄傲自大以外我实在找不出别的词来形容以加里森少将为首的本次行动的策划者们。关于行动保密和攻击时刻的选择,在之后的巴拿马篇章中会再次涉及,各位读者有兴趣的话可以进行对比,看看差距究竟有多大。 

        其次,行动的具体构思非常欠妥当,一句话归结就是:直升机飞进去包围目标建筑,抓住人后把所有囚犯押到后续车队上撤离,一小时内解决战斗。说句难听的话,哪怕是正常人开车出门去趟超市也不可能把时间卡得这么死。似乎没有人考虑过发生交通堵塞或者车队没法在市区正常前进的可能性,在实际行动过程中,特种鹰们正是由于车队被困而产生了大量伤亡。要想按照预定剧本完成这个人物,一个区区百人左右的车队要在一个布满武装分子的城市中杀进杀出,同时还要逮捕大约20名囚犯并把他们给弄出去,在我看来这计划已经不是“异想天开”可以形容的了,虽然我更不能理解的是审核过这计划的军方高层为什么不当场毙了这方案。仔细想想也对:1991年海湾战争的成功以及此前的苏联解体,似乎在广大美国指挥员心中创造了“美军大兵不可战胜”的奇葩想法。除此以外真找不到其他合理解释了......

        在我们谈车队的同时还不能忘记:那些从直升机上索降到地面的游骑兵也同样要在行动结束后撤离,而在战区内要直升机找到合适地点让人员登机本身就是个难题。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按照加里森少将的设想,整个摩加迪沙的人在看到美国直升机的时候只会瞠目结舌,被水淹没不知所措,然后特种鹰们就可以在逮到人后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是时候去治治这妄想症了。


电影中的威廉.加里森少将(保密等级太高,实在找不到真人照片),这位老兄自从越战起就在特种部队里头混,一直到1989年都在执掌三角洲部队,之后也是特种作战军官。我严重怀疑他是不是因为在特种部队呆太久,导致和常规作战理论完全脱节,乃至对特种部队战斗力产生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最后,出现突发事件时的临场决策是最值得诟病的一点,如果说计划有问题还能把锅扔给参谋和上司背的话,突发事件决策失误就只能完全归咎于总指挥。突击部队在下午4点成功把囚犯全部押上卡车,4时20分,代号“超级61”的黑鹰直升机被一发RPG命中并坠毁,之前索降的游骑兵迅速在直升机周围设置防线。此时加里森少将面临一个困境:直升机失事地点和美军营地在两个相反方向,去救援直升机意味着必须向城市更深处前进;在仔细思考后,加里森做出了一个事后看来愚蠢透顶的决定,他把包括空中待命的救援小组和美国车队在内的大量部队都派去了坠毁地点,要我说他还不如在摩加迪沙城内的每一个无线电频道上高喊:“快到坠毁的直升机附近去打美国人啊,他们都在那!!!”这么一耽搁,区区20分钟后,又有一架黑鹰被打了下来,祸不单行,车队也在救援路上遭遇了大量路障和猛烈的阻击,加里森被迫要求车队带着伤员和囚犯突围并赶回基地。这一系列坑爹决定的后果就是:90名游骑兵在没有任何交通手段的情况下被留在了摩加迪沙城内,被迫面对汹涌而来的武装民兵,唯一的支援是还留在空中的小鸟直升机。这可能是近代美国军事史上最讽刺的一幕:喊着“一个也不放弃”的口号进去救人,最后却不得不把整个救援队晾外头等死。要是后来美国驻索马里部队总司令,托马斯.蒙哥马利将军没有召集部队冲进去救人的话,这批游骑兵大概就全要暴尸荒野了。

战斗示意图:红框是目标建筑物,黄框是两架直升机的坠落地点,白线既是开始行动时车队的进军方向,也是后来增援部队使用的路线。

        在结束黑鹰坠落的篇章之前,再上一部分哈阿德队长的访谈节选,再度反映了美国军队低估自己的对手,以及在政治方面极度不成熟的一些表现: 

      “对我们底层民兵来说,我们并不愿意和美国爆发冲突,在两种情况下,我们将会竭力保持和平:第一种,美军只负责分发人道主义救援物资并保证其公平分配;第二种,美国军队和联合国部队一起,一视同仁地解除索马里所有派系的武装。在后一情况下,我们甚至不在乎艾迪德将军是否掌权,我们会非常乐意地放下武器,只要国家能够和平就行。然而现实是美国对各个派系并不一视同仁,他们扣押反美派系的车辆和物资,却对亲美武装熟视无睹,而那一天的战斗也显示出他们并不甘于只进行人道主义救援行动,这使得我们对美国人的幻想完全破灭,并坚定了战斗的信心。” 

      “车队之所以成功返回,是因为我们得知领导层被关押在卡车中,我们的火力只瞄准了车队尾部的两辆悍马,在把两台车打坏以后,我们接到命令奔赴坠机点,因此停止了对两台车上游骑兵的攻击并迅速转移,如果不是这样,那两台车上的人应该是必死无疑的”(这点和美军自身记录有矛盾,美军声称整个车队都受到了攻击,不过这些攻击可能是武装平民而非民兵所谓,而且卡车上的囚犯也确实没有出现死伤) 

      “根据我的作战经验,特种鹰对于长期胶着的战斗并不适应,他们更习惯执行快速的外科手术式打击,似乎难以习惯长达数小时的持久作战,作战中也丝毫不考虑节约弹药,常常进行无差别扫射。尽管如此,他们的各项战术动作确实非常标准,而且战斗意志也高于我的想象,我原以为像他们这样靠空投补给过日子的部队一旦被包围就会迅速崩溃,实际情况却证明这是错误的想法。” 

       “由于小鹰占领了居民楼进行防御,其中大约还有200余名平民未能逃离,在居民的恳求下,我们在围攻时没有使用迫击炮进行无差别轰炸,要是那样的话估计不等援军抵达他们就死绝了”(这说法解释了我一直以来的一大困惑) 

       “战斗中共有133名艾迪德派系士兵阵亡,其中74人受过强化训练(指在国外受过训练的民兵)”要这数字是真的的话美国的惨重伤亡确实非常不划算,毕竟打死的多数人都并不是职业士兵。 

    

       关于摩加迪沙战役的篇章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干脆换个话题,说说我为什么要开这个贴,以及这个帖子到底是怎么在更新的。 

       开始写这个帖子的契机有两个:一我想系统性地对“突袭”这个军事概念进行研究并向各位中国们科普,在此过程中打消一些常见的迷信或神话,从军事、政治、社会全方位分析一些著名的案例,让大家能够在显微镜下观看一场突袭行动从策划到准备再到执行的全过程,这也是本文的初衷。 

        至于第二个契机,本兔不得不承认,是源于我近年来对国内民间军事、政治话题水平低下的愤慨。无论是军坛、贴吧、微信还是别的大众网络平台,在军政问题讨论上都出现了很多很不好的风气,具体来说就是浮躁化、微观化、帽子化。

 

    “浮躁化”就是无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而提出不现实的要求和不合理的质疑:

   “为什么别的国家可以做到XXX,我们却只有XXX?”

   “X国在这方面比我们做得好,所以我们就应该一切按X国的来!”

   “我们国家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为什么在XXX方面还做不好?”

 

       这些评论,在我看来都是典型的浮躁表现,这种表现通常有几种特征,要么是“只看眼前,不顾过去”,完全无视双方在过去的差距,只看现状,可能在10年前,我国与国际水平有40年的差距,现在缩短到20年,这说明我国进步速度高于国际水平,理论上应该维持现有方针,但在不少人看来,还有20年差距就是落后,就说明我们做得不对,就必须要改。这种极其幼稚的想法确实令我非常不爽。 

       另一种特征是“只顾结果,不顾风险”,举个栗子,一个人靠着赌博,在一年内赚了1000万,另一个人辛辛苦苦工作10年才挣到1000万,难不成这个辛苦工作的人应该就此不再工作,跑去赌博吗?在这种日常情景下大家都看得出该怎么办,然而一上升到国家层面就都糊涂了:今天互联网产业赚钱,所以我们应该统统去搞互联网;美国靠着金融和服务业成为世界强国,所以我们应该放弃工业去做服务业……这样的想法比比皆是,只看到最后的成果,却不能看到在过程中以及未来面临的风险。可能100个人里只有1个人在这条道路上幸存了下来并成为巨富,然而一切公众视野却只会聚焦于那1个人的成功,至于另外99个跌入深渊的人则根本没人去管,这么想来还真是和赌博差不多……

 

    浮躁化就讲到这里,接下来说说“微观化”

   

    “微观化”最明显的特征,就是通过观察一件微观事件(很可能还是个偶然事件)而得出极其宏观的结论,最近这样的例子很多,比如说:

 

    “坦克大赛上中国坦克有一组打靶三炮都打偏,说明96的火控有问题,还要改进”

    “国人在海外旅游有低素质表现,说明国民整体素质不如外国人”(通常接下来就骂政府)

     “我们的装甲车挨了一发火箭弹就死了两个人,说明装甲车应该加强防护,走重装路线”

    “我们的维和官兵被人打了,说明维和就该放弃克制,主动出击,把对方按着往死里打”

 

       以上都是典型的通过微观事件得出宏观结论........逻辑错在哪大家应该都能看出来,不过在这里我还是想吐槽一下,现代媒体对公众智商和客观性的影响。众所周知,媒体的一大特征是追求轰动性新闻,所以那些毫不耸人听闻的事件不会引起媒体大规模报道,负面信息却容易受到大范围传播,以上面几件事举例子,媒体只会报道装甲车因为皮薄而受到伤亡的新闻,绝不会报道轻装甲车靠着机动能力而拯救战士生命的故事(很多时候这种事情过于常见,以至于都不会成为故事);只会报道维和中遵守交战规则而受到的伤亡,却不会报道平日里获得的当地人民欢迎以及和当地各派系的良好关系。

我国于2015年首次在维和行动中部署了一个步兵营,在此之前的维和部队通常是工兵或医疗部队。总体来看,海外的中国维和部队维持了极其良好的纪律以及与当地居民的军民关系,到目前为止似乎没有出现过任何与当地居民之间发生的恶性冲突,维护了我国在国际社会中的良好形象。(已知的伤亡基本都是由于被卷入当地武装派系冲突所导致的)

       可能会有不少网友,在听闻中国维和官兵遭到伤亡时满怀愤懑,埋怨维和任务中的交战规则不合理,认为这导致了不必要的伤亡,更有甚者认为应该允许维和部队主动交战,以先发制人的手段解除威胁。但我想说,这种观点存在着极强的局限性,因为它完全忽略了原有的严格交战规则所带来的好处。“只在自卫时使用轻武器开火还击”以及“穿着保持醒目”这些原则,能够化解当地居民对外来武装力量的敌视和当地武装团体的危机感,进而在整体上降低维和部队官兵所面对的风险。假如按照部分人所言,积极采用主动出击和占绝对优势的火力,从微观角度看,确实可以降低受到单场炸弹或迫击炮袭击时的损失。但是相对应的,原本每年只会挨一轮炮,可能现在每星期就要挨一轮,从总体上来看反而会导致伤亡的增加。希望大家在看完我这篇拙文后,能够对相关问题进行一些思考,在未来发表相关言论时对海外官兵的生命以及的祖国的国际形象更负责任。

        这就是媒体对现代社会客观性的一种危害,他们甚至不需要刻意歪曲事实就能达到操纵民意的结果,我们做一个假设:有一个国家A有100名官员,其中有50名清官和50名贪官。媒体要选择10名官员进行报道,假设媒体选择其中9个清官和1个贪官进行报道,观众势必会认为这是一个清廉的政府,而如果媒体选择9个贪官和1个清官进行报道,大家都会纷纷开始骂政府。这和报道的客观性完全无关,哪怕是最客观的报道,在这种情况下都毫无意义,所以在我看来,媒体标榜客观并不能说明问题,但我目前还没看到有媒体标榜自己的新闻具有统计学意义上的普遍性(笑),所以不得不说,我基本上哪个媒体都不敢信,或者说在我看来大众传媒本身就是原罪,记者应该理解自己这一职业固有的缺陷,并且在报道时怀着如履薄冰的心态做事,然而总会有少数记者标榜自己是真相的守护者,按老子就是爷的思路来,看到这种情况我只能苦笑。

 

    “帽子化”:

    “你如果做了XXX,你就是XXX!”;

    “你如果不是XXX,你就是XXX!”;

    “连XXX都不敢做,还说自己不是XXX!”

   

       这类幼稚至极的言论,市场反而变得越来越大。在我看来,一切非黑即白,或者戴帽子的行为都是愚蠢的。每一个新状况的出现,都和过去或多或少存在不同,处理方式自然也会不同,不经过分析和思考就得出结论,并且立刻编造出一堆“原罪”给某人或某物扣上,从此以后那人做的每一个决策都是错的,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不能信的,我个人认为只能用愚蠢来形容这类行为。不幸的是,对于很多人来说,针对每个事件进行思考实在太麻烦,他们宁愿以过去扣上的“帽子”为依据并得出结论,对此我也确实没什么办法,只能苦笑。 

       发了不少牢骚,吐槽基本上到位了,最后我还是想说一些引导性的话:希望诸位,能够放弃过去的偏见和善恶观,重新从理智的角度来看待这个世界:没有哪一方是绝对的善,也没有哪一方是绝对的恶,各国都只是在谋求自己的利益而已。如果不能形成这种成熟的政治观,就无法在观察国际政治时理解其他国家的做法,也更无法理解我国的很多做法(因为很明显我国高层对这种实际态势是有清醒的认识的)。

        但在理解这一点的同时,也不能自暴自弃,全面否定善意和合作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放在日常生活中就是说既不能忽视社会的黑暗面,也不能因为看到了社会的黑暗面就对社会放弃信心。这一点可能还是需要大家在实际生活中慢慢体会,不过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读读过去的历史,我个人尤其推荐去读美国历史,毕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超级大国,读完之后大家大概会和我有相同的感受“干了那么多弱智和缺德事还能变成今天这样,看来作为国家,不需要做到尽善尽美才能成功”,然后对我国社会燃起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强的信心。 

       为什么发帖子的原因写完了,接下来介绍一下这帖子具体是怎么更新的,这个帖子并不是想到哪写到哪的那种类型(要是我有那能耐的话我大概早就出书了)。实际上在写每个事件之前,我都不太敢依靠自己的印象来写,通常会上维基百科上的事件主页,找到所有的资料来源链接并且一条一条翻,从中寻找那些有价值的内容,加上我自己的理解和分析并最终写到文章里。通常我会在百科中找到2-3本有参考价值的大部头研究,比如在进行巴拿马入侵的研究时,我找到了一本全长99页,由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战史办公室编写的官方记录,那篇文章在之后成为了我的重要资料来源。 

        找到合适的研究素材之后,就得马不停蹄地把它们快速读完一遍,对整个事件有一个大致印象。然后每写到一段,就要把研究材料翻到那一部分细读,看历史材料最大的问题就是,它们常常只记载某件事是怎样的,而不会告诉你那件事究竟为什么发生,或者决策者出于什么想法做出了决定,想要理解这些问题,只能靠更多的研究,包括对相关人物或机构进行一定的调查。除了维基上的公开资料以外,我有时还会在手头能上的几个数据库里进行搜索,不过根据经验,资料一般不是越多越好,质量才是关键,那些记载详细、口吻专业、篇幅较长的资料往往适合进行研究,反之,看了那些材料以后转头看新闻媒体刊载的文章,会发现根本没法看。比如在前面的巴拿马事件中,我在读新闻的时候就发现不少媒体吹嘘美军时刻枕戈待旦,两天以内就做好了进攻巴拿马准备,我的表情是这样的—— 

       除了英文资料以外,我也会查找能看到的中文资料,不得不说,国内公开的军事和历史研究材料让我相当不满意。无论是捷克斯洛伐克还是巴拿马,我都难以在任何公开数据库或资料来源中找到从军事角度对相关事件进行的研究。不是我自吹自擂,我这篇拙文,可能是目前国内公开资料中对这两起军事行动研究的最透彻的,特别是巴拿马,几乎全部资料都是英文的,很难找到有价值的中文资料来源。不得不说这种状况令我感到相当震惊,考虑到网上整天有人喊着打这个打那个,我还以为民间的军事研究水平应该不低,但仔细研究过才发现,民间对战史研究的兴趣缺缺,真正去扒战史的更少,这里必须向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上的沈听雪等老人致敬,他们是我看到的少数愿意真正去研究战史并进行科普的。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也希望自己的拙文能引起更多吧友对战史的兴趣,向国内的网民群体更有效地科普军事问题。 

        总的来说更新的流程就是这样,要是大家对我的研究手段有什么建议,或者手头有好的材料的话欢迎在评论中留言,也希望能帮我宣传一下本帖,推广给有相同爱好的人。(完)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