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作曲家专题|| 001 海莲娜·图尔维 Helena Tulve

「专题」当代女性作曲家

001 海莲娜·图尔维 Helena Tulve

海莲娜·图尔维(Helena Tulve)

爱沙尼亚作曲家海莲娜·图尔维(Helena Tulve),1972年出生于塔尔图(Tartu),目前担任塔尔图大学艺术教授。曾师从于爱沙尼亚最具国际声誉的当代作曲家图尔(Erkki-Sven Tüür)。名师之后的她如今也已声名远播,就在今年春天,图尔维曾来访上海音乐学院,举办讨论二十世纪歌剧创作的讲座。2017年,她为大型管弦乐团而作的《目睹灭绝》(Extinction des choses vues)还由法国国家交响乐团演出,作为“萨莉亚霍画像(Kaija Saariaho, un portrait)”音乐会中的一部致敬作品。

和萨莉亚霍很像的是,图尔维在作曲思想和审美趣味上都延续了法国频谱音乐的传统。我不想再重复说些什么“复杂的音色”抑或是“细腻的色彩”,毕竟这已经是当代“法式”管弦乐作品的共性了。而《目睹灭绝》也具有上述特点,它几乎是完全由音色构筑的。这部作品为一个大编制的管弦乐团而作,从乐器的角度,这一乐团可以被粗略的分成两个部分。一是惊艳的“常规”器乐部分,二是更为惊艳的色彩器部分。

虽然《目睹灭绝》乐器布局看上去同一部大型交响曲无异,但实际上,观众眼前的却是一支巨大的室内乐团,一座音色库。和《大气层》等作相同,《目睹灭绝》是精确地记谱到每一谱台的,在这部作品中并没有“声部”的概念,几乎每个人都是独奏家。也正因此,这部作品才能形成如此密集的织体。在常规器乐的创作中,作曲家使用了非常多的特殊演奏法,包括管乐消音,wide vibrato,弓毛击弦,长笛的多种气声等等,他们的作用都是一致的——模糊泛音列基音,强化色彩感。而对待五花八门的色彩器,图尔维更是毫不吝啬的收入了各种非常规乐器的音响。用玻璃片、扇贝壳制成的风铃,用塑料软管做成的,只能产生模糊气声的“管乐器”,用摩擦高脚杯口产生的尖锐音响……穷举不能。它们在整体线条状的音响中,穿插了一些点状的音响,由此形成了最宏观的两层——底色和点彩。天才或者积累,作曲家在这部作品中呈现出的音色臻于完美,仿佛每点每线都是不可或缺的。

塑料软管制作的气声乐器


产生尖锐音响的高脚杯

图尔维通过对常规音乐参数——速度、节奏、音高、音程——的模糊化,将它们“漆白”成铺展音色的纸张,而后再一层层的涂抹色彩、点描细节。这般大量的音色,在图尔维的作品里并不割裂。事实上,对于此类“全音色材料”的作品,它和传统的音高材料作品有很大不同。在音高空间内创作的作品,其产生结构力的方式是相当多的,我们熟悉的“调式”“序列”乃至“早期频谱”,说的都是音高空间内的结构关系;而一旦将材料换作音色,其间的关系就变得微妙了起来,一旦它们之间的关系过于“疏远”的话,那大概率会使得整部作品宏观上变得松松垮垮,难觅头绪。为避免如此,在微观上,图尔维通过节奏的相似性,将不同的音色联系起来,比如我们在《目睹灭绝》中经常听到的加/减速节奏型,在整体模糊、弥散的音乐氛围里,这一节奏型非常容易被识别,也就可作为线索,不至于使音乐过于抽象,缺少重复。

更多Helena Tulve作品: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