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一龙水仙 巍然(四)沈巍x井然

          沈巍就这样一直抱着井然,一直都没有放开,他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一片冰凉,他什么都没说,隔着经年冷却的时光 ,他的内心百感交集,贪恋着这个怀抱,他觉得此刻有点不真实,怀里的人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他会有这么幸运吗?就算是做梦也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良久,井然才放开他,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生怕他就此逃掉,他伸出手摸了沈巍的五官,他还记得他与沈巍分开的时候,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一次又一次,画着他的图像,直到有一天,他好像忘了沈巍长什么样子,那一刻井然感觉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断了,可是他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觉得缺少了什么,然后他全部的身心都放在他的事业上面,就算平时放假的时候也是自己独自去旅行,他以为自己早已经忘记他,只是有些人早已刻在了心上,不管有没有相见,心里始终有痕迹存在。

         沈巍握住了井然的手,语气里有一丝伤感:“你这是…已经忘了我吗,还是怕忘了我。”

         井然没有说话,坐在了沙发,笑道:“对了,有酒吗?”

        “有,你等一下。”沈巍从冰箱里取出冰块和酒,倒了两杯。

        “你想喝多少就有多少。”说完沈巍直接一杯喝完了,然后又倒了一杯。

        井然有点看不下去了,连忙拦下了他的杯子,“你别这样喝,对胃不好。”

       沈巍不动声色地躲开了他的手,眼里有着说不尽的温柔:“你的酒量不一定有我的好,还有我今天很开心。”

       “你……”井然一时语塞,低着头沉默了片刻,然后抬起头对沈巍说,“好,我陪你。”

           沈巍打开了电脑,放着轻音乐,旋律如水般四处流泻, 低沉柔软婉转的旋律,像一条丝线,不断地缠绕。

        桌子上的空瓶渐渐增多,沈巍喝酒就上脸,开始有点微醺,神色开始飘忽,他感觉自己此刻像一条鱼游离在现实和梦境之间,他趴在桌子上,看着井然的眼睛,他还记得读书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里充满着光,是那种对于梦想的执着,对于未来的自信。而自己什么都不是。

        井然感觉沈巍都快要醉了,无奈地说道:“就你这酒量还来跟我比。我扶你去睡觉吧。”

       就这样沈巍任他拖着,就在井然准备把他扶到床上,沈巍掐着井然的腰,把他放倒在床上。

        井然被他吓得一个激灵,脸色都发白了,他又急又怒,:“姓沈的!你吓到我了!”说完挣扎着起来。

         沈巍就这样软软地就趴在井然的身上,不让他起身,他紧握着井然的手,放低了语气,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不要推开我,好吗?”他的气息喷在井然的脖子上,“你就……让我做一次梦吧,我好想你。”说完,他的吻就落在了井然的眼睛上,同时有滴泪也落了下来,他对自己狠下了心,这样就够了。然后迅速松开了井然的双手,转过身,背对着他。

       井然被沈巍那滴泪砸得有点疼,让他想起了读大二上册的时候,正值冬天,沈巍那个时候病得很严重,可是他依旧不想麻烦别人,如果半夜咳嗽特别厉害的话,他就一个人裹着大衣,轻手轻脚地把厕所的门关上,一个人躲在里面,井然也是晚上起来上厕所才知道,从那天以后,井然每天晚上都会打一壶热水在旁边,然后假装自己熬夜看小说,看到沈巍不舒服的时候就端杯水递给他,起初沈巍也会推三阻四,到最后为了不吵到室友,也就接受了。 

       那段时间,一直都是井然帮沈巍带饭,直到有一天晚上沈巍吃了药之后,陷入了噩梦的死循环,一直在呢喃,井然还以为他怎么了,来到他的床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结果沈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握得很紧,就像怕失去很珍贵的东西,怎么都不放手,搞得井然哭笑不得,他也就让沈巍这么握着,自己坐在床边快要睡着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手上有凉凉的,他这才发现沈巍在睡梦中低声啜泣,他用自己的衣服替他擦掉眼泪,然后试探性将手抽离出来,帮沈巍盖好被子,然后蹑手蹑脚地爬回来床上。

         不过那天晚上没多久,沈巍的病就好了,可是井然却生病了。想到后来沈巍又来照顾自己,不禁笑了出来。

       思绪被他抽离了回来,他看着沈巍独孤的身影,他一点一点地挪了过去,把手搭在了沈巍的腰上,将他的下巴抵在了他的肩膀上,低语着:“我们……算是重新开始了?”

      沈巍转过来,脸上还有泪痕,看着井然皱着眉,心里又酸又痛,他希望自己可以醉了不再醒来,“你想好了?”

        “嗯,想好了”井然点了点,很郑重地回答他,“回中国之前我就已经想好了,我这一生也就够了,能够遇到一个我爱的人,就够了,人生在世,不必奢求太多。”

      沈巍反扣着他的手,语气里充满着坚定:“好。”

      有的感情因为年少,很容易就被折腾破碎,有的感情,因为距离和时间,而逐渐淡化。好在,他们都已经走了过来。

       他们就这样望着对方,井然正想说什么,包里的手机,打破了他的思路,他拿出了手机,发现是井母的来电,笑了笑,还没有等井母开口,他就已经开始说:

        “妈,我很快就回去了,你早点休息,别担心我。”

       “是是是,你把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我还怎么接,你自己早点回来休息,你也不是年轻人了,身体是自己的。”  井母没好气地说道。

       “好了,你别生气,仅此一次,下不为例怎么样,”

       “行行行,你是我儿子,你想怎么样都行,你早点回来休息啊,我就不耽误你玩的时间了。”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沈巍低着头反复思索了很久,才对井然说:“井然,你应该多注意一点你母亲的身体。”

      井然很是诧异地问他:“你是怎么知道?!”语气开始有了点慌乱,“她是不是出过什么事情?!”

      沈巍赶紧安抚他,懊恼自己不应该说出来“没有的事!只是伯母年纪大了,该注意一下。”

       井然松了一口气,“还好没事,你说说你今晚都吓了我多少次了。”

       “两次。”沈巍很实诚地回答了他。

     “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么无趣,真不知道我是怎么喜欢上你的。还不忘不了你”井然恨恨道。

         “谁知道呢?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喜欢上你的,”沈巍耸了耸肩,想了很久,才回答他“或许是对我好的人,比较少吧。所以,我才想珍惜你和这份感情。”

            井然听着他轻描淡写的语气,他依稀记得读书的时候,沈巍好像都没有提过他的亲人,就包括他们俩个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提过,他有的时候也会提那么一下,很快就会被沈巍给搪塞过去,有的事情,他不适合问,所以他不问,只是怕一个不小心揭开了他的伤口,可是他现在好像都有点忍不住,他急于想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今日这般,对任何事物都不抱有的期待。

       沈巍被他盯的有点不自在,还以为自己哪里不对劲,有点好奇地问他:“怎么了?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我想知道,你到底经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对所有事物漠不关心,不会对任何人或物抱有任何期望,可是井然把这些话深深地压在了心里,他想如果沈巍愿意的话,他迟早会袒露,他不该多问。

      井然摇了摇头,笑着说:“我怕这是我喝醉了,所以想多看你几眼。”  

      沈巍看着他,笑了笑,眼底里有藏不住的温柔,“不会的,这不是梦。”他上前抱住井然,“我还在这里,我永远都在这里。”

         就在这一刻井然下定了决心,他对沈巍说:“沈巍,我们会这样,就这样一辈子到老,对吗?”

          他们都经历太多了,很多事情都充满着变故,井然的内心感觉不安定,他怕下一秒他会失去所有,他们之间面对的不仅仅是他们自己本身,还有沉重的人生。

         沈巍明白他的内心不安,很坚定地回答,“是的,会的。”

         他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沈巍明显感觉到了井然这个人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他的内心隐藏了太多了东西,除了对他热爱的职业,他对于其它的事物,都是表面功夫做得很足,实际上对一切都很冷淡。就算在这份感情里,沈巍也拿不定他的情绪,对你好的时候,也会特别地好,反复地试探,情绪太过喜怒无常。

          有的时候沈巍也会想是怎么喜欢上他的,后来他才想明白,对于爱里应该是两个人之间的相互包容,接受对方的所有,接受他人性里的多样化,只是他懂的时候,井然已经没有在他的身边。

        想来人生在世,太多的身不由己,很多东西都是自己不能左右,沈巍想,至少感情可以永远属于自己的,我给了他我能给他,至少自己不会后悔。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