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自然死亡(Unnatural)深度剧评 (二)日剧就该是抹茶味

上一篇回顾:

 

在《非自然死亡》中,每一集都有着一种观点和情绪的表达探讨,如对自杀的看法,法医面对死亡的态度,以及是要做治生人的医者还是解开死亡假象之后的学者的选择,都是很多电视剧触之未及的方面,这些一方面来源于日本国内的种种现象的综合反应,也来自导演和编剧自己的思考。

 


 

在上篇中,吹白曾经提到日剧的典型风格,就是在描写人物的同时刻画人性。真正的人性,很难用形容词去表达,如果有,那应该就是“复杂”。

 

从主角到每一集的小人物,每个人都无法确定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三澄美琴看似在工作中愉悦幸福,同东海林嬉笑,确实也有自己痛苦的回忆;
三澄美琴(石原里美饰)


六郎固然勤恳老实,但也承接了八卦记者的工作,并向众人隐瞒;

久部六郎(圭田正孝饰)


中堂技艺高超,却把自我掩埋于回忆之中。

 

中堂系(井浦新饰)


每每我们在手机电视前看剧之时,总喜欢向人物下个定义,定个cp,希望剧情向我们心中的方向发展,但其实,现在固定的人物性格,“善”与“恶”,不再是主流导演和编剧想向我们表达的,更多是一种不确定,即使我们知道这个角色正义感强烈,却也未必会每次拔刀相助;即使他恶贯满盈,也会有恍惚慈悲的瞬间

 

当然,我们是将“恶”看在眼中的,没来由的嫉恨,不自然的绝望,歇斯底里的26次成就感式的杀人,甚至,我们把意外与不经意,也看作恶的一种。

 

于是,我们认为惯犯不会冲入火场救人,就算救出的是26次连环杀人犯,也不会想到这一救,救出了真相,给中堂系以及其他25个受害者的家属以交代。导演表达的,是一种凌驾于善与恶之上的人性,一种拼了命都要做的事,一些拼了命都要守护的人。

 

我们很容易地会以旁观者的身份去待剧中人,但我们自身却很难去客观的面对事物,从第五集之后,Unnatural想向我们阐述的就是,在人生中没有绝对的错事与正确的行为,只有你认为值得或不值得的行为,或许我们认为为一件遥遥无期的悬案等待八年之久很蠢,一时血气手刃谋害自己爱人的行为不理智,三番两次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救出与自身不相关的人即使是罪犯更加的不值得,但这都是他们所认为值得的决定,正因为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只有自己,能够置换想要的结果,就已经足够。

决绝的铃木


 

起初看到中堂医生一言不发解剖女友时,确实也有难以理解,而后再看,才觉到人如果时时刻刻都保持理性,也就不能称之为人了,总会有让你丧失理性的人和事,不是不能控制自己,而是他们的存亡,已经可以让你抛弃理性,做一个常人眼中的怪人。

 

这种苦味的回甘,也许就是日剧的抹茶味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