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叛的鲁路修 官方小说 C.C. cut11.



作者,:岩佐守

11.


如果,这里有个人,心中藏有无论如何都不愿透露的秘密。

要是知道了这个秘密,那么是否就能够轻而易举地支配这人了呢。

如果,这里有个人,他恨某人恨得想要杀死他。

要是能够读懂他的心思,那么哪怕是一句微不足道的话语,也足以推动他前去行凶了吧。

如果,这里有个人,他有种异常的癖好。

要是能够了解他这种癖好的话,那么通过一个简单的圈套,就能够驱使他采取行动去满足这个癖好了吧。

比如——

毛所做的,就是如此。

“那个大叔,该死。”

毛微笑着说道。

“他明明已经有了妻子,却在每次看到C.C.的时候总会想些下流的东西呢。他看着我的C.C.……”

——所以,我杀了他。不,把他逼死了。

“嗯!啊,但是,那个大叔并不是自杀死的,他才不是这么正经的人呢。真正自杀了的,其实是他妻子。她杀了那


个大叔——但是,那女人,其实她原本就有这个心思呢,不光是因为我。生命保险?是这么说的吧。她就是要这个,


想要钱。”

所以,他利用了她。

“但那女人也不是个好人呢,居然会对自己喜欢的人做出那种事。所以,我也让她自杀了。她光是杀了那个大叔倒


也算了,不知为什么,她总在心里啰啰嗦嗦的,所以我稍微助了她一臂之力……啊哈哈,没想到那么简单就崩溃了


。”

而且,这还不是最后的结局。

“C.C.可能不知道,那镇上的家伙,全都是些肮脏的人啊。每个人表面上都是一本正经的,但内心却都抱着污秽的


思想。”

但这本来就是无可奈何的事。世界上没有人是完美无缺的。所谓纯洁的人,这世上根本不存在。就算真的有,只怕


那已经不能被称作人类了。每个人都拥有不愿被他人看见的阴暗面。


但是,毛对此无法接受。他不愿承认。或者说,他的这种感情来源于最初儿时的洁癖。但,毛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


步,还是有原因的。


“去了那种城镇的话,C.C.就会被污染。我的,只属于我的干净的C.C.……”


所以,不对。这是不对的,毛。你之所以会认为我是干净的,是因为你无法听见我的内心——


“我一直在想呢,要怎样才能让C.C.保持这样干净。这样一来,我明白了。对啊,如果有什么东西会弄脏C.C.的话


,把脏东西都消除掉就行了啊。”


于是镇上不断发生类似的事件。

放火、杀人、抢劫、强奸,所有事件都表露出了人心内侧的阴暗。但如果一开始没有人介入的话,恐怕这些事情就


不会发生了。

“我一开始觉得好麻烦啊。读心,然后让那人按照我的意志行动实在是件很累的事。但到半途中的时候就变轻松了


。很有趣啊,当事件在自己身边发生时,每个人的内心都会变得更加污秽不堪。他们会有什么,身边这家伙是不是


坏人啊,或者,别人做了那我也去做吧,之类的想法。”

所有人都疑神疑鬼,带着不信任,以及,伦理的欠缺。

“嗯。但是没必要把他们全都杀死或者让他们全都自杀。我只要让那镇子变得干净就可以了。发生这种事,也有很


多人想着要逃跑。呵呵,不过,也有不少人在想着诅咒或是求神拜佛呢。”

就这样,镇子慢慢死去了。有些人因为毛引发的事件死去,也有些人因为厌恶这些事件,或是感到害怕,而纷纷离


开了镇子。人越来越少,直到这片土地上再也无法形成一个正常的社会。于是就连剩下的人们,也离开了这个废弃


的小镇。

“但就算这样,还是有些老顽固不愿离开。所以——”


最后他们都被一齐“处理”掉了。毛将不知从哪里得到的剧毒有机磷,投入了为居民供给用水的储水罐中——

“看~吧,这样就干净了。”

毛平静地微笑着。从他的表情上完全看不出有受到良心谴责的痕迹。因为他总是面对人心的丑恶面,所以才会从心


底轻视和嘲笑这个人类的世界……

“好了,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C.C.。脏东西已经消失了,这里是只属于我和C.C.两人的场所。镇子已经没有了


,所以C.C.也就不会被弄脏了。”

这样不行——正是在这时,C.C.有了这种想法。

不,她并非想要指责毛的杀戮行为。自己也不过是个魔女,没有立场对人类世界的道德和善恶妄加评判。如果说杀


人这种行为是绝对的罪恶的话,现在的C.C.和契约者鲁路修则更是过分。在成田,鲁路修究竟令多少人走上了绝路


?光是军人就已经超过了五千,平民也是同样。


但即便如此C.C.依然对鲁路修契约者的身份表示认同,而至今无法认同毛。其原因——就在这里。

“只要有C.C.就足够了,我只要有C.C.陪着我就足够了。干净纯洁的C.C.永远永远陪在我身边——”

毛的世界已经完全封闭了。


他逃进了名为C.C.的世界中,对自己周围的世界不加理会。他不打算对这个世界做任何事情。这一点上鲁路修与他


有决定性的不同。至少鲁路修没有封闭自己的世界,相反,正因为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中,所以他才想要去改变。


为了妹妹娜娜莉。他决不会将自己封入名为C.C.的魔女世界里。



——逃跑的人是无法完成契约的。

不,应该说毛就连想要达成契约的意识都没有了。毛将一切心思都放在了自己身上,并且想要强行将C.C.也留在他


身边。就像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愚蠢的孩子一般。他想要一个二人的世界,不让任何多余的元素插足。这是不


行的,这样一来C.C.的愿望就无法实现。绝对的,永远的。为什么这个少年的Geass能力是感知他人的内心呢。或者


说,如果换作其他能力的话,或许还有实现契约的可能。他明明拥有这种资质。

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再说这些废话了。

如果他无法信守约定,无法达成契约,那么……就只有将他舍弃了。这就是自己,名为C.C.的存在。这本是自己存


在的意义。

但是——

“你不要我了,C.C.?”

直白,但却带着悲伤的语气令C.C.踌躇了。她还没能做好准备,脑中全都是二人一同度过的安稳日子。

——应该抹杀他的。

失去资格的契约者,原本应该从舞台退场。

他没能做到。最后。

“嗯!那么,我等你。约好了,C.C.。如果你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回到我身边来。一定要回来,说好了!”

无法遵守的约定。

就像毛没能履行契约那样,C.C.也没有实现约定。如果要问究竟谁比较过分,那么毫无疑问是C.C.。要说为什么的


话,那是因为在定下这个约定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自己无法遵守了。

魔女——

对此,C.C.一直无法释怀。

当自己的契约者开始从心底憎恨C.C.的那一刻起,自己就必须用身体来承受这份憎恨。她一路都是这样走来的,从


来不做任何辩解。虽然再致命的伤害都无法毁灭自己的身体,但自己依然能够感觉到痛苦。死亡的痛苦。如果这是


契约者的希望,那么自己就得接受。这就是冷酷无情,罪无可恕的魔女的矜持。

——被火焰烧灼。

——被无数长枪刺穿。

——体内的骨头粉碎。

——被用利刃制成的人偶拥抱。

——被关进漆黑的污水中。

——被剥下全身的皮肤。

这不是赎罪,也无法赎罪。所以,他们和她们便化身为憎恨的魔女。那群没有王者才能也没能成为真正王者的人,


那群失去了人性的人如果还怀有人类的仇恨,那么他们自然会将矛头指向自己了。

所以,她认为毛的结局应该与他们相同。自己背叛了毛。那个少年只要自己,只要自己陪着他就够了。而自己却将


没有用处的他当成是一块破抹布似的扔了。这样的话,他应该就会将心中的憎恨指向自己了吧。正因为自己是唯一


的存在,对于毛而言C.C.就是整个世界,所以他一定会从心底憎恶自己吧。她这样认为。

但是——

事实却并非如此。

是的。

那是,一周前发生的事了。



“——这样就想赢我吗!鲁路修!”

当然,对于C.C.而言,她根本没有料到会变成这种情况。

关于这件事,C.C.决不是当事人。而在事后,她也没有向身为当事者的鲁路修了解事件的详情。因为这样做没任何


意义。

但是,C.C.非常清楚这件自己并不了解的事件究竟意味着什么。她也能想象出,究竟是什么驱使他采取了这样的行


动。

学园内的小礼拜堂。

原本这里是用来静静祈祷的地方,但从里面却传出了毛充满憎恨的叫声。那已经不是C.C.所熟悉的少年的声音了。


毛被C.C.舍弃在了过去,而现在,他在另一个地方继续等待着C.C.的回来。但他等啊等啊,终于有一天等不下去了


。于是,十一年后,为了夺回C.C.,毛追到了这里。

但是再次出现在毛面前的C.C.,却早已不再是他的那个C.C.了。

鲁路修*V*不列颠。

与舍弃了毛的C.C.结下新契约的Geass能力者。

所以,毛憎恨鲁路修而非C.C.。他从心底感到妒嫉。他将鲁路修视为从自己手中夺走了他全部世界的敌人。

“让开。”

这声音来自鲁路修的朋友,枢木朱雀。为什么他会在场,其理由C.C.并不知道。但是,对于没有戴上ZERO面具的鲁


路修而言,他是个比任何人都值得信赖的朋友。恐怕鲁路修拜托了他,想让他对为了杀死自己而追来的毛进行反击


。当然,鲁路修应该没有说出二人具有Geass能力的事情吧。

“老实点。”

毛被朱雀制服了。除了Geass,毛根本没有其他的能力。而他的身体能力也根本算不上优秀,也并不擅长使用武器。


在一个真正的军人面前,他就像无力的婴儿一般。当然,如果这只是一场比拼武力的较量的话。

毛对付枢木朱雀还有其他办法。

“放开我!你这个杀父凶手!”

“!”

毛能够读懂人心。他的Geass能够将他人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想法曝光。通过这种能力,他能够将别人逼至绝境,并且


加以侮蔑,随意玩弄。

对于枢木朱雀,毛同样想要使用这一招……他不知道,他的这个举动决定了自己的未来。虽然能够读懂人心,毛却


无法看到未来。他没有预知的能力。

“七年前,你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啊……啊……”

“呵,你想通过杀死抵抗不列颠的父亲来终结战争?哈,这想法够幼稚的。事实上你只是个杀人凶手而已。”

“不!我,我……!”

“真好啊,没有被揭穿。多亏周围的大人们撒了那样的谎。”

“啊……”

在场的鲁路修不禁小声惊呼起来。

“那么,所谓枢木首相通过自杀来迫使军部——”

“全都是骗人的。”

“那……那是没办法!如果不那样做的话,那时候日本就……!”

“现在还在为当初辩解吗?你这个一心想死的家伙!”

“!?”

“想要救人?你想救的应该是自己的心吧。呵呵呵,而且还想要就此殉葬,所以才会总是将自己往死路上逼!”

“……!!”

礼拜堂被枢木朱雀的惨叫声震颤了。

“你的善意不过是自我满足!你不过只是个想要得到惩罚的幼稚小子!”

“毛!!”

随后,鲁路修暴怒地大喊道。毛做了最不该做的事情。那个男人,枢木朱雀这个名字,对于鲁路修而言,是继妹妹


娜娜莉之后最为重要的名字。对于想要对他下手的毛,鲁路修绝不会原谅。

“你给我……闭嘴!!”

“糟、糟了……!”

那一瞬间,毛败了。鲁路修最后一句话是Geass,对他人所下的绝对命令。这样一来毛再也无法说话了。就算他能够


读懂他人的内心,也无法使用语言对他们加以摆布。

脚步声响起。

“等等!!”

“……”

想要逃走的毛冲出了礼拜堂。

而在门外,静静地站着C.C.。

就算到了现在,在看到C.C.脸庞的那一刻,毛还是露出了喜悦的表情。他的眼中没有憎恶,没有仇恨,没有悲伤和


愤怒,没有一切负面的感情。

……回忆在脑海中复苏。

“C.C.——”

那个在自己怀中安心睡去的孩子。

“真温暖——”

她并不想无视这段记忆,也不想忘记。它深深地印在脑海中。

C.C.缓缓将手伸向藏在怀中的手枪。

直到扣下扳机的瞬间,直到那双眼中的生命光辉消失的瞬间,毛的脸上都一直在微笑——





              ***8


“抱歉!娜娜莉,我回来晚了。”

大步跨进娜娜莉房间的瞬间,鲁路修像是愣住了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手中的包也落在了地上。

“你回来了,哥哥。”

娜娜莉用笑容迎接他的归来,而她身边的C.C.则在对鲁路修使眼色。她在告诉他,没有问题。

鲁路修微微眯起双眼,随后,C.C.说道。

“你违反约定了,鲁路修。你说很快回来的,所以她才会等到现在。没想到你连娜娜莉都扔下不管,这是怎么回事


。”

“啊,啊啊……抱歉,娜娜莉。”

“不,我没关系。其实哥哥应该好好对C.C.小姐道个歉呢。”

“一点没错。”

C.C.对娜娜莉的话表示同意后,鲁路修紧紧地皱起眉头。看来他现在非常生气。鲁路修原本就不想让C.C.与娜娜莉


接触。要不是现在眼前还有娜娜莉,只怕他当场就会对C.C.怒吼起来了。或者,向她投去冰点以下的讽刺。

但,除此之外还有另外的选择。只见鲁路修走近过来。

“汪!”

“啊?”

鲁路修惊讶地回过头。当然,这是那只白狗的叫声。明明刚才还睡得那么熟,现在就已经精力充沛了。或许是因为


人多的关系,它开心地摇起了尾巴。

但鲁路修接下来的反应,却出乎了C.C.和娜娜莉的预料。

“哦,这不是塞巴斯疆吗,原来在这里啊。”

“‘塞巴斯疆’?”

C.C.与娜娜莉异口同声。

鲁路修点点头。

“会长家养的狗。”

“米蕾的?”

“刚才会长在学园到处找它。因为放假就让它在学园里玩,没想到一转眼就不见了。”

回答完娜娜莉的问题之后,鲁路修扭头对着狗。

“塞巴斯疆。”

“汪!”

“你看,它回答了。”

C.C.看了看娜娜莉。而娜娜莉似乎和C.C.的想法相同,也将头转向了身边的C.C.。

随后,两个人同时爆笑起来。

“干、干什么啊?”

一脸呆滞的鲁路修面前,二人无论如何都忍不住笑声。



“你没对娜娜莉说不该说的话吧。”

“别担心。难道我看上去那么蠢吗?”

“你只要肚子一饿就会走来走去,从这点看来,非常蠢。”

“原来如此,还有这种思考方式啊。”

C.C.佩服地感叹道。鲁路修不悦地哼了一声,决定不再理会她,自顾自从衣柜里拿出便装开始更衣。


窗外阳光还很充足。有些刺眼,却又带着悲伤感觉的夕阳将阳光洒进了鲁路修的房间里。

“倒是你,会面还顺利吗?没有反过来被京都那群家伙说服吧。”

“我看上去那么蠢吗?”

“这也未必。像你这种人,原本打算利用别人却没想到反被利用的例子多的是。”

C.C.平静地说到。

听到这话,正要脱下衣服的鲁路修停止了手上的活动,他歪下头,凝视着坐在床上的C.C.。

“怎么?”

C.C.的话又引来了鲁路修的嘲讽。

“……看来你已经恢复到平时的状态了。”

“是吗?”

“是啊,真是不幸。”

这样说着,鲁路修再次开始更衣。他边换边自言自语着。

“真是的——我还以为最近多少能太平点呢……”

注视着他的C.C.伸手将身边的枕头拉了过来。等鲁路修换完衣服,她便立刻瞄准他的脸将枕头扔了出去。

“呜……你、你干什么啊?!”

“你应该庆幸我扔的不是披萨。你说谁是坏脾气的猫。”

“哈?”

将对自己扔来一个白眼的鲁路修放在一边,C.C.从床上站起身来。

“那么,我差不多该回去了。别送我了,鲁路修。”

“喂,你说回去……”

“我可是来‘找你有事’的客人。不过呢,如果你说不要紧的话,那我就去对娜娜莉宣布从今天起我就住下了。”

“呜——”

“就是这样啦。”

准备好的故事必须讲完。当然,在与娜娜莉道别离开家后,C.C.会算准时机再回到这房间里来的。

C.C.讲桌上的花取了一束在手中。那是精致的三叶草花束,娜娜莉送给她的。她说,这不是学生会在温室里养的花


,所以不要紧。

(但是,这样真的可以吗?纪念品的话,我养的洋苏也可以……)

娜娜莉这样说道,但C.C.还是说服了她。

从欲言又止的鲁路修身边经过,C.C.手捧三叶草向门口走去。

忽然,她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鲁路修。”

“干嘛。”

“虽然有种马后炮的感觉。”

C.C.用平静的目光凝视着鲁路修。

“但我再说一遍。我会利用你,直到最后的最后。”

鲁路修挑了挑眉,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站在眼前的C.C.。

他端正的脸上浮出冷笑。

“哼。应该说是彼此利用才对吧。”

“不,你还没理解这一点。我对你的利用和你对我的利用,其本质完全不同。我会将你整个消耗光,或者应该说—


—”

“……”

“如果即使如此你还是无法实现我的愿望,我就会成为你真正的魔女。”

从打开的窗口吹进一阵冷风,拂动了二人的头发。

“我虽然想对你说,想回头就趁早,但事实上你已经无路可退了,从你握住我手的那一刻开始。所以现在我告诉你,你已经与恶魔缔结了契约。”

白色的三叶草花在C.C.胸前晃动。

终于,风停了,二人的发丝静止下来。

C.C.凝视着鲁路修。鲁路修则用估价似的目光注视着C.C.。

随后,鲁路修扭过头,将目光从C.C.身上移开。

“你这话确实说晚了。”

C.C.的目光没有动摇。

鲁路修用余光瞥了她一眼。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告诉你,C.C.,与你缔结契约的人也是恶魔。不过……


“——”

“我会实现我的愿望,但同时,我也一定会实现你的愿望。那个时候,我说过了,这就是我与你缔结的契约。”

“——”

“信或不信都是你的自由……但是C.C.,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你别忘了。所谓恶魔,原本就是贪婪的东西。这样的两人聚在一起,难道还实现不了仅仅两个愿望?不可能。这样的话就没资格自称恶魔了。没错吧?”

说完,鲁路修依然冷笑着。

C.C.也忽然笑了起来。

“真受不了。”

“如果明白了,就别再说那些废话了。”

“也好。”

C.C.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据说是日本北部的传说。)

温室中,娜娜莉这样告诉自己。

(三叶草也代表恋人呢。)

(是吗。)

(是的,口关世子告诉我的,只是,这故事有些伤感。)

(是什么样的?)

(嗯,记得……秋和伊吕波是一对恋人——但是秋在赶去见伊吕波的途中,被狂风卷走淹死在了湖中。)

(……)

(秋的尸体,被水冲到了伊吕波的身边……伊吕波悲痛之下,用锁将秋的尸体和自己的身体锁在一起,跳进了湖里


。他们同时带着二人最喜欢的三叶草。这样一来,第二天早上,湖的周围顿时开满了三叶草的花。)

(也就是所谓的悲恋啊。它虽然象征幸运,但根据场合的不同,有时也是不祥的花呢。)

(是的,但是口关世子说,这也表示了深深的思念。所以,三叶草代表了对某个重要的人的想念。)

(原来如此。)

那么这花应该是最适合自己而不是毛的花了吧——C.C.这样觉得。重要的人……根本不存在。她也不会让这种人存


在。契约不能介入感情,也没必要介入感情。所以,最后自己才会对毛开枪,才能够对他开枪。

夜深了。

登上俱乐部大楼的屋顶,C.C.一人抬头仰望天空。镶满了星星的夜空。

她手中捧着三叶草花。

无数的契约者,有男也有女,有温柔的人也有可怜的人。毛和鲁路修都不过是其中之一。毛失去了资格,而鲁路修


还没有失去。只是如此而已……只要这样就可以了。

但是,即使如此。

鲁路修。

对于我而言,你能成为“特别”的人吗。

你能制止我,制止我这个踩着无数契约者的骨骸一路走来的魔女吗。

我祈祷——

愿望能实现。

就算是为了那个在街角颤抖的少年,为了那个在我怀中安然睡去的他,为了直到最后的最后对我都毫无恨意而消失的他。

(自说自话的魔女。)

或许鲁路修会对自己扔下这样一句话吧。他应该会愿意说出这句话吧。

是啊。我是C.C.。

不是赝品,而是货真价实的魔女。

我会留在充满了恶魔般执念的你的身边,纠缠着你。

直到你崩溃的瞬间——

屋顶上的C.C.闭上双眼。

在风中落下的三叶草花瓣,如同泪水一般在空中飞舞,四散而去。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