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弹少年团】有何不可。—2—(团妻)

前篇指路~

cv4157751

       夜幕降临。

       整个首尔沉浸在各色霓虹的灯晕中,本是寒风料峭的冬夜,但此刻的地下公演厅却尤其火热。

       舞台上,特点鲜明的“黑泡”曲风震耳欲聋,炽热的灯光打在台下,人们被音乐节奏感染,疯狂的摆动身躯,不停的欢呼呐喊。

       方阿米坐在距离舞台最远的吧台椅上认真的听着歌词,算不上欣赏,可也能听懂。

       但转念一想,好赖她在这打杂,正好听免费的现场,不亏。

       “黑泡”在首尔一向小众,但近几年发展的还不错,有不少爱好者慕名而来,“地下”居多。

       “呀,小丫头,你躲到这了。”

       想的正入神呢,方阿米被打断,不悦的看了过去。

       只见闵玧其一脸从容的盯着她。啊西…这人怎么阴魂不散?方阿米想。

       “我才没躲。”

       “骂完我就跑,你敢说没躲?”闵玧其看她一本正经编瞎话,反倒更想逗她了。

       方阿米撇了撇嘴“谁让你先说我的。”

      “嘶…我说的是事实。何况我大你好几岁,你平语倒是说的顺口。”

       见她不说话了,闵玧其拿起水瓶拧开盖子,抿了口水“南俊说你十七了,小丫头你谎报年龄了是吧?”

       “我…我没有。”

       “不说实话就揭发你。”闵玧其作势起身。

       这人怎么能这样?!

      方阿米慌张的扯住他的袖子“别!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工作…”

       “小小年纪不好好念书,瞎跑出来找什么工作?”他不解。

       “我…必须得…养活自己…”

       听到这,闵玧其一怔。看来这丫头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同是天涯沦落人,这种情况大多不愿与人倾诉,他便没细问。

       重新坐回位置上,闵玧其有些愧疚。自己难得好兴致,本想逗逗她来着,结果好像戳到人家的痛处了。

       “说吧。”他看着她。

       方阿米一脸认命的说“我虚报了两岁。但请你…别告诉别人。”

       “你看我像是多管闲事的人吗?”闵玧其又换上了冷冰冰的语气。

       她没回答,也不想答。

       眼看两人的气氛越来越尴尬,舞台那边的曲调突然一转,吸引了众人目光。

       不同于典型的“黑泡”音乐,反倒更像是抒情歌曲,可台上少年的每句歌词都能直击人心,这两者相配竟和谐到了极致。

       方阿米愣怔的看着金南俊,脑子里只有一句话“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那时她年纪还小,总觉得金南俊跟其他人不一样。

       直到很多年后她才明白这种感觉,那时的金南俊就像只乳虎,迟早有一天,他会在这片森林里长大成王。

       “帅气吧。”

      方阿米看的入迷 ,一旁的闵玧其突然开口。

       “内。”

       “这歌,是我写的曲,南俊填的词。”

       她有些吃惊的眨了眨眼“你一定是很厉害的制作人。”

       闵玧其的嘴角扯出一抹讽刺的笑 “你可以把前面的形容词去掉。”

        那一瞬间,她好像突然有点理解他了。

        闵玧其有时候也会自我怀疑,为了创作与父母闹得不可开交,从本家出来一边靠自己打工挣钱一边写歌,却屡屡碰壁。没人用他的歌,就只能看着自己用心写的曲子变成废纸。

       他是不是真的错了?可转念一想又不愿轻易放弃,还是想跟这世道搏一搏。

       浓浓的失落感袭来,闵玧其起身,独自离开。

       方阿米看着那个背影,有落寞,也有决然。明明年纪不大,但…烦恼好像有不少。

       “呀,小丫头。”闵玧其回头看她。

       听见他喊自己,方阿米一脸懵的看过去,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想弹琴吗?我教你。”

       闵玧其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突然改了性子,就是特别想教她弹琴。

       方阿米确认了好几遍才确定没有幻听,她欣喜若狂,之前对闵玧其的不满也一扫而空。

       “真…真的?你不诓我?” 

       “你到底学不学?”闵玧其皱眉,这丫头事儿真多。

       “学!你不收学费我就学!”

      他看着她,突然抿嘴笑了起来。方阿米一怔,原来他会笑啊…还…还挺好看的嘛。

      等公演结束金南俊回到准备室时,推门而进,一张五线谱扑面而来。

       耳边是闵玧其不耐烦的声音“说了几遍了?认不清线谱就先译成简谱,不要瞎弹。”

       “哦…”方阿米颤颤巍巍的拿起笔,将线谱上的音符写上数字简谱。

       “不许驼背!直起来。”

       “可是你也…”

       “我已经变成习惯了,不好改,你不许学。”

       “哦…”

       太吓人了…每回闵玧其冷冰冰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都能激她一身鸡皮疙瘩,简直毛骨悚然啊…

       “玧其哥,你们在做什么?”金南俊慢悠悠的把扔在地上的几张纸捡了起来。

       “教她弹琴。”

      金南俊瞄了一眼继续说“哥要教到什么时候?演出结束了,过会儿就锁门了,你们不走吗?”

       方阿米听了突然回过头“可我还没打扫场地呢?”

       “不急,明天再扫也来得及。”

       闵玧其拍了拍她的肩膀“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家吧。”

       “那…我先回去了。”

       方阿米打过招呼往回走,凌晨时分,路上连车都没有。

       她远远望见有个身影在楼下来回踱步,走近才发现是金硕珍。

       他…是在等自己吗?

       “硕珍欧巴…”

       金硕珍见到她,重重呼了口气“你只留了张字条,看你这么晚还没回来我以为你又走丢了。”

       “对不起…但我找到工作了。”

       “要这么晚下班吗?”

       “内。”

       “好吧,反正我也复习到很晚,以后顺便等你回家。”

       明明只是一句很普通的话,方阿米却心头一动。原来,有人愿意等你回家,是这么温暖。

       他猜到她肯定没吃饭,买了不少夜宵回来。方阿米看着桌上的大兜小兜,捧起一份炒年糕吃了起来。

      食物刚进嘴,就被一声声急促的门铃给打断。

       “硕珍呐!我们来了,快开门啊!”

       金硕珍猛地想起什么,他前几天答应过同班的世灿和敏恩一起复习功课,可他们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

       这两个大嘴巴要是看见方阿米住在他家,回学校还不知道要传什么谣言呢。

       门外,两个男生还在不知疲倦的叫喊着,金硕珍有些紧张的对她说道。

      “阿米呀,你…你先去卧室,我不让你出来,千万别出来。” 

       她点着头被推进房间,放下手里的炒年糕,好奇的把耳朵轻轻贴在门上。

       金硕珍打开门,两人不耐烦的抱怨起来,说他敲了这么久也不来开门。

       金硕珍打着哈哈蒙混过去,就去给两人倒水了。

       “硕珍呐,我们在哪里复习?” 

       他急忙解释“就在中厅吧,宽敞。”

       “行,那我去屋里帮你拿书。”说完,男生起身向房间走去。

       金硕珍扔下杯子冲上前挡住了他的去路,忙说他自己拿就好。

       金硕珍进来时还顺便给方阿米道了歉,她到没怎么在意,毕竟她才是打扰了他生活的那个人,便摆摆手说自己没关系。

       时针眼看再次指向整点,方阿米听着门外丝毫没有想要散场的气氛,眼皮已经开始上下打架了。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了过去,只知道再睁眼时天已经大亮了。

       金硕珍应该去学校了,她睡在床上,身上还好端端的盖了被子,内心的愧疚感更重了。这人情就像滚雪球,是越欠越多。

       转头看了眼闹钟,竟是半晌午了。方阿米快速起床,洗漱,换衣,锁好门后拔腿就跑。

       惨了惨了…她昨天答应闵玧其,要早点去练琴的,这下死翘翘了。

       气喘吁吁的来到准备室,闵玧其显然已经等候多时了,眼神落到她身上时,方阿米浑身打了个机灵。

       “我最讨厌迟到。”

       “对不起…”

       金南俊拿着两杯咖啡回来,站在她身后,轻轻吐出一句话“这是我见过玧其哥对迟到的人最好脾气的一次,你运气不错。”

       “对不起…”睡过头确实是她的错,没什么可狡辩的。

        “哦对,大厅我们已经清扫出来了,你这是第一次,可以理解,但希望是最后一次。”金南俊抿了口咖啡,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我不会再犯了,我保证。”

       闵玧其没看她,而是转过身去摆弄电脑和那些调音器了。

       因为自己犯错在先,所以,尽管闵玧其一上午都对她冷着脸,她也没敢发脾气,唉…谁让她确实做错了呢。

       吃了午饭,负责人说下午要出去宣传这几天的公演,添添人气。其实就是发发传单和小广告什么的。

       方阿米第一个举手表示参加,这也算是为自己的错误弥补一下吧。

       收拾好东西,方阿米提着一大袋印好的传单来到弘大。

       一整条的商业街,包含了美食、购物、文化旅游,因临近学院区,人流量极大,随处可见街头表演和各式商业活动。

       方阿米也没敢闲着,一边发着宣传页一边给人介绍,说的口干舌燥就跑去商店里买了瓶最便宜的水,咕嘟咕嘟几口喝光。

       满满一袋很快被发完,方阿米累的坐在石牙上准备缓一缓再回去。

       “哇!!!”

       不远处的人群中时不时传来欢呼声,她抻长了脖子也看不到什么。起身凑上前,她身量小,几下就从人群的缝隙里挤到了前排。

       几个男生正跟着音乐跳着帅气的舞蹈,其中一个跳的最好,也最显眼,让人不由自主的想把眼神放到他身上。

     常见的“Hip–Hop”,“Breaking”,“Popping”,他样样做的来,肌肉控制几乎完美,每个肢体动作都在散发着无穷魅力。

       旁边几个女生已经激动的谈论起来了。

       “听说好像是练习生呢。”

       “哦莫!让他快点出道吧,我一定粉啊!”

       方阿米也顺势打量他,练习生吗?难怪…长的也这么帅。

       想到这,她突然察觉,是老天眷顾她吗?怎么最近遇到的男生都这么帅?

       正想着,只见那男生摘了渔夫帽,一个转身来到她面前,像变魔术似的掏出一枝玫瑰,递给了她。

      方阿米心跳飞快,忍不住比大脑反应还麻利的手,接了过来。

       她已经听不清周围群众的欢呼声了,只知道自己的脸一定像被煮了的螃蟹,又烫又红。以至于表演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不知道。

       人群散去时,方阿米还握着那枝玫瑰站在原地。

       郑号锡收拾好东西,跟朋友打了声招呼让他们先走,自己转身走过去。

       “小姑娘,你还好吗?”

       方阿米回过神,男生正对着她笑,嘴边还有一对梨窝…简直心脏狙击!!

       她可以说不好吗?很不好!

       也不知道她脑子哪根筋抽了,将手里的玫瑰递给他“还…还给你。”

       郑号锡笑的更开朗了“不用还给我,这花本身就是送你的。”

       得到答案,方阿米满脑子都是:怎么办!我该回送他点什么……

       她突然转身,将刚才坐在石牙时用来垫屁股的宣传页拿了起来,又不好意思的递给他。

      “对不起,这是最后一张了。虽然有点皱巴,但这是我们的表演,欢迎你来看…”

       方阿米越说声音越小,生怕被拒绝。果然,用这么皱巴的纸张真的很失礼啊!被拒绝也是应该的吧。

       郑号锡丝毫没有嫌弃,他接过来仔细的看了看“哦,是黑泡呢。我还挺感兴趣的,我会去的,谢谢你。”

       方阿米听了差点感动的哭出来,怎么会有这么善良的人,笑起来也充满阳光,是拯救人间的天使吗?

       “可以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郑号锡把宣传页仔细对折放进了背包里。

       “方阿米…你呢?”

       “我叫郑号锡,很高兴认识你。”说着,他主动伸出手,以示友好。

       方阿米垂目,笑着握上去。内心又是一番感叹,哎一古…手也那么好看。

       发完宣传页回来的方阿米明显换了个心情,上午还因为迟到犯错蔫了吧唧的,下午就又是秧歌又是戏,嘴角的弧度就没舍得没放下来过。

       还有两个男人自然也嗅到了不对劲的味道,金南俊追着问了好几遍,方阿米愣是抿嘴偷笑,看着能把人给急死。

       而闵玧其则另有一番套路,虽然内心隐隐不爽,但绝不会露于表面。借着练琴的时间公报私仇,即使他自己也分不清到底哪个是公,哪个是私。

       反正他有预感,看这丫头笑容灿烂,满脸少女怀春的样子,肯定在外面有了别的“猫”了!

       嗯?不对…那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闵玧其想来想去,越想越气,但就是不知道气在哪。索性把方阿米赶了出去,今天不教这丫头弹琴!

       “阿米,你有朋友来了。”

       “诶?”

       “说是来找你的。” 

       她根本没想过郑号锡真的会来。小跑出去,他正站在前厅的落地窗前,傍晚的阳光洒在他身上,轮廓清晰的脸像希腊神话里的天神。

       看见她,郑号锡笑着朝她挥了挥手。

       “你真的来了。”

       “我答应过你啊。不过,我好像来早了?”

       “嗯。”

       方阿米带着他先去后厅“演出是晚上,再等几个小时。你…吃晚饭了吗?”

       “没关系,我不吃晚饭的。”

       方阿米点头。果然,练习生对身材管理很严格啊…

       刚转弯就碰上一起出来的金南俊和闵玧其,来不及反应,她手忙脚乱的互相介绍了一番。

       “你好,金南俊。”

       “你好,我叫郑号锡。”

       方阿米满意的点点头。南俊欧巴是真的很潇洒啊,对待什么情况都能处变不惊,不像另一位…

       这表情怎么像吃了sh…一样?

       闵玧其淡淡的“嗯”了一声,再没说话。气氛尴尬的要死,方阿米凑近一步对郑号锡说。

       “玧其欧巴只是性格有点冷淡,但人不坏,你接触接触就知道了。” 

       闵玧其站在旁边直挑眉,小丫头…她以为很了解自己吗?自以为是。

       “你们聊吧,我们先走。”金南俊看着她。

       “欧巴,你们去哪?”

       “吃晚饭,需要帮你带一份吗?”

       方阿米刚要点头,就听到一句低沉的声音“不许给她带。”

       金南俊无奈的耸了耸肩,方阿米咬牙看向闵玧其。哼!不带就不带!反正她也不想吃。

       冬日的天色暗的早,闵玧其提着晚饭打开门时,方阿米还跟郑号锡聊的欢呢,脸就更黑了。

       他直接把袋子递过去“你的饭。”

       见他还是带了饭,方阿米有些脸红,之前不该跟他发脾气的。

       “谢谢。”

       “别谢我,路上捡的。” 

       “噗…”她用力忍住笑意,闵玧其已经转身离开了。

       而郑号锡在一旁以观众视角看了一整场戏,这人…刀子嘴豆腐心。

       整点,演出正式开始。

       郑号锡在公司里见过不少优秀的rapper前辈,却也被金南俊的魅力给吸引住了,两人又是同年亲故,一见如故。

       演出结束时,方阿米送郑号锡离开,他还意犹未尽的样子,说以后一定经常来拜访,她自然开心的不得了。

       回到前厅,金南俊就坐在台下望着舞台,看着那抹孤单的身影,她有些心酸。

       多少次,他梦到自己可以改变世界,醒来发现都是梦境,那种无措的失落感几乎将他埋进地狱。

       “欧巴,喝点水吧。”方阿米递给他一瓶水。

       “谢谢。”

       她空了一个位置,顺势坐下“我从来没这么崇拜过一个人。”

        “是刚才的男生吗?”

       方阿米摇头“是你啊。”

       金南俊一怔,自嘲道“我?我有什么好崇拜的。”

       “来这之前,我的生活真的很糟糕。但看到你,我才明白原来这世界上不止一个活法。不能一味地躺平还抱怨不公,那就真的是白日做梦了。”

       “既然不喜欢,既然想改变,那就一定要有所行动。所以…我也想要过这样的人生。”

       金南俊侧目听她说着,从没想过自己这种垃圾人生会被当做引航一般。

       对啊…说白了,这世上活的不如意的人比比皆是,甚至不如他的人都在顽强抵抗,他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做这些无病呻吟。

       “那得一直努力才行。”金南俊说。

      方阿米笑了“当然啊。但如果是跟着你的脚步,我会更安心的。”

       “如果我跑太快呢?”

       “那就追啊,只要追不死就往死里追。”

       这丫头到挺有决心。金南俊瞬间觉得内心的压抑感排减了不少,脑中的灵感似乎源源不断的涌现,随手拿出手机先记录下来。

       方阿米怕打扰他,默默起身离开。唉…哄完一个又要去哄另一个了。老天爷,她才十五岁啊,她好累…

       不过今天好像真的惹到闵玧其了,到现在都不肯理她。

       闵玧其还在摆弄那些电子设备,方阿米慢慢坐下,找了张纸和笔,低头“刷刷”写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闵玧其看着从身后伸来一张纸,拿来一看,“检讨书”三个大字标题跃然纸上。

       大概就是在为自己的迟到而道歉。其实他早就不气这个了,但也不知道自己还在气什么。

       把纸扣到桌面上他说“嗯,知道了。”

       知道了?知道了是什么意思?方阿米抓了抓脑袋“那…您还生气吗?”

       “这是你第一次一本正经的用了敬语。”

       “以后也会一本正经的。”

       “不用,我不习惯。”

       “那…”

       “明天记得早点来,教你弹琴。”

       “是!”方阿米抿嘴偷笑,成了成了!能说这话就代表不生气了。

       闵玧其无奈的叹了口气,总归这丫头年纪还小,哪来那么多花花心思,他何必跟她过不去。

       “内!辛苦了,明天见。”方阿米一一打过招呼,脚步轻快的往回走。

       走到楼下,熟悉的身影依旧在等她。

       方阿米小跑上前“欧巴,天气太冷了,以后别再等我了。”

       “没关系,街道的路灯坏了,我怕你遇上坏人。阿米呀,就不能换个早点下班的工作吗?女孩子这样很危险。”

       “欧巴放心吧,我会保护自己的。我们赶紧回家吧,实在太冷了,会感冒的…”

       “内…”

       望着两人并肩走进楼道,不远的阴暗处,一双阴鸷的眼睛死死盯着身影消失的地方,有愤怒、有厌恶,攥紧的拳头指节发白。

       原本怕她走夜路不安全,闵玧其只是默默跟着,却怎么也没想到会看见刚才那一幕。

       她竟然…跟别的男人同居…

       闵玧其感觉对她的认知被全部摧毁,什么年纪小不懂事…什么没有花花心思,全是假的!那个傻乎乎的小丫头就是她演出来的假象,自己竟然被她耍的团团转!!

       “砰!”一拳打在坚硬冰冷的石墙上,猩红的液体顺着墙壁滴下,落在还没化开的雪堆上。

       恶心…太TM恶心了…。

       闵玧其控制不住自己的腿脚,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明明认清了她是多令他厌恶的人,可心里却像被千刀万剐了无数遍。

       他只能嘲讽自己可笑、无知,这个世界总是这样,把你打进地狱的同时再踩上一脚,至少,方阿米做到了。

       呵…这一脚,够狠。

                                                未完…


我来啦~

前期哥哥line的分量会重一些,后期忙内line的分量会重一些。毕竟老公太多了,全部一下子不好写,会显得又乱又杂。

所以…阿米们投票了吗?答应我一定去投票好不好?每天的票数都追的特别紧,这个奖只有我们夏雨荷能做到,真的不想输。

加油(ง •̀_•́)ง努力!

爱你们!💜💜💜💜💜💜💜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