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剧衍生文】刺客列传之天下有风(14)

【上部——兑泽】14


  面对白羽的疑问,骆珉面不改色,不亢不卑的言道:“开阳郡主的心思,在下不知。”

   白羽绕着骆珉走了一圈停在了他身后,伸手触及他右颈侧,用手指摩挲着新结痂的伤疤,轻声笑道:“这是为天权王受的伤?骆君倒是生了副好皮相呢!”

   骆珉全身都僵硬了,白羽的左手摁着他的左肩限制了他的行动,湿热的呼吸全数落在了耳后,他从未与人如此亲近过。

   莫澜眼见白羽这般,忍不住抬手挠了挠自己的左耳,下意识的往旁挪开步子。初到琉璃国时,白羽也曾如此戏弄过他,这人的坏毛病又犯了。

   白羽凑在骆珉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当细作很辛苦吧,要不要跟我走呢?”

   骆珉闻言身躯一震,猛然用力挣脱了白羽,单手捂着耳朵倒退了好几步,努力深呼吸以平复自己的心绪,“白公子何意?”

   白羽舔了舔唇角,露出一个微妙的笑意,“你长得不错,脑子好使,手脚也利索,我看上你了。”

   莫澜看到白羽这个笑容,腿肚子禁不住打哆嗦,有些同情起骆珉来。白羽之前也对他说过相似的话,被这家伙看上简直是噩梦!

 *

   执明迟疑再三,最终还是从子兑手里接过了断蛇剑,心情颇为复杂,“真的会回来吗?子煜,还有你?”

   子兑不答反问道:“天权王希望我们回来吗?”

   执明急道:“自然是希望的。”

   子兑又问道:“那天权王能给子煜想要的吗?”

   “本王,不知道。”执明犹豫了,子煜想要什么,早在他战死在开阳时,自己便隐约猜到了,但却无法回应。

   子兑的唇角勾起一抹无奈的浅笑,“我的弟弟啊,从小就是个醋坛子,无论他想要什么,我都会尽力满足他。但这一次,却不是我能决定的。若天权王不能给他想要的,就请不要再伤害他了。”

   “本王……我……”执明神色为难,不知该如何回答。

   “如果这次我们能活下来,我想带子煜回琉璃,中垣太危险了。”子兑起身走到床边,从行李中掏出了一叠信封,“这是子煜在天权时寄回的家书,还有阿羽从宫中取来的绝笔信。惊鲵剑我要带走了,这些就留给执明国主做个纪念吧。”

   执明双手接过信封,珍而重之的抚摸了几下,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怀念和难过。

   子兑盯着执明低头的侧颜,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弟弟啊,你想要的,哥哥一定会帮你争到。慕容黎,我定要你为此付出代价!

 *

   “白公子休要与骆某玩笑。”骆珉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琉璃国的人都是这般开放?可看子煜似乎并不像,否则的话怎会到死都未曾对那人言明。

   “骆大人是天权重臣,白公子可不能乱来,若是把人打残了王上会生气的。”莫澜没忍住插了话,想起子煜出使天权后,白羽闲的无事可做,整日里尽变着法折腾自己了。

   白羽嗤笑道:“你以为他是你吗?还将门之后呢,我不过拿树枝戳你几下,你就赖床趴了三天,真是弱不禁风。别看这家伙面嫩,说话也文绉绉的,筋骨可结实着呢,是个好苗子!若能好好调教一番,日后入仕治国纵横沙场,前途不可量。哪像你,一味的纵情声色,也不怕把骨髓都掏空了去。”

   “白公子怎么能这样说,过分了。”莫澜有些委屈,便是实话也太直接了。

   骆珉听着两人的言语,原来白羽是看上了他的才能,真是吓了他一跳,这人就不能把话说明白了。

   白羽怼完莫澜又转向了骆珉,从腰带里取出个小竹筒,一看就是能绑在信鸽脚上的那种,“麻烦骆大人将此信转交于令师,仲君名满天下,又与裘振有过交情,在下有心想结识,不知骆大人可否引荐?”

   “白公子有心了,在下一定将信送到。”骆珉接过信筒,仔细收好。若能借此与琉璃结盟,那对付慕容黎便又多了一分助力,于先生而言也是好事。

   白羽见骆珉眸光闪烁,忽然伸手扳住了他的双肩,直视着他的眼睛,语气郑重而压迫,“骆君得天权王器重,需谨记尽忠于君王,莫要令执明国主失望。”

   骆珉对上了白羽的双眸,仿若被卷进了黑色的漩涡之中,对方的话语也随之印刻于灵魂深处,令他久久不能回神。

 *

 *

 ------------

 *

   古代多奉行“一日两餐”的生活方式。每日的第一餐为朝食,俗称“大食”,时间约在日出以后、上午九点以前,故“辰时”又称为“食时”。第二餐为餔食,俗称“小食”,时间在太阳在西南角的时候、下午四点左右,因此又称“申时”为“餔时”。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