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一龙水仙 巍然(三)沈巍x井然

         沈巍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紧张中带着一点哽咽:“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井然没有搭理他的话,只是转动着茶杯,看着冒出来的淡淡青烟,思绪一直在飘浮,眼眶有点微红。

         像是突然反应了过来,把茶水喝完,将杯子轻轻地放在桌子,走在到另一边,背对着沈巍说:“我还可以,倒是酒量变得越来越好了。”

         “是吗?那你就很难一醉解千愁了。”沈巍的眼睛像是被什么给刺痛了,感觉下一秒眼泪就会夺眶而出,他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那你现在睡得怎么样,我记得你以前老是失眠。”沈巍小心翼翼地问他。

        “酒喝多了,自然可以入睡,也没有以前那么困难了。” 井然转过身,看着沈巍,然后坐在他的斜对面。  

        “对了,还没有恭喜你,你获得了金奖,你的梦想实现了。”沈巍端起了茶杯,敬了他一杯,然后自己一个人喝了下去。

         井然温柔地看着沈巍,眼里充满着悲伤,原来这就是最熟悉的的陌生人的感觉吗?既然都已经是陌生人了,为什么心里还是会有点痛。

        他把茶杯放在桌子上,语气里充满着客气:“多谢款待,我还有事,改日再聚。对了,少喝点酒,伤身。”说完,便拿起了自己的衣服,决绝地走了。

         关上门的那一刻,他听到自己内心轰然倒塌的声音,他知道自己该搬家了。上苍向来爱开玩笑,他居然就住在井然家的楼下,却从来没有碰见过他,只能说缘分已尽,何必执着。

     他慢慢地走下了楼,回到了他自己的家,小的时候,他一直都渴望自己有一个家,可是渐渐地这些好像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家是什么?是可以让自己放下所有的疲惫,一个可以让自己哭泣,大笑,喝醉,放松,不用在意他人感受的地方,可以容纳所有的秘密和负担,这便是家。

      可是,这种感觉,沈巍有过吗?  他每天上下班,备课,查资料,阅读,看电影,日子就像白水一样平静,不会对他人有任何过多的接触,只是放假的时候出去旅游,自己买票,订酒店,看路线,搭车。  他把自己放逐一个又一个城市,去看当地的人的生活,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他始终觉得自己是局外人。

        


      井然走到厨房去帮忙,井母奇怪地看着他:“不是让你和你同学聊天吗?怎么又进来了。” 

       “他走了,学校临时打电话给他,”井然顺口胡扯了一个理由。

        “这样啊,那你到时候和他多走动一下,你的性子本来就淡,没几个亲近的朋友,难得有老同学,”井母很愧疚,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毕竟他的性格,自己也有一半的原因。

       “嗯,我知道了。”井然切着菜,漫不经心地回答。

       “对了,妈,今天下午我去龙城大学一趟讨论一下我演讲的这个事情。晚餐的话,你不用等我吃饭了。”他把手洗干净,然后用手肘推了井母了出去, “我来做饭吧,你先出去。”

           “你这孩子……”  还没有等井母说话,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井母看着来电显示,皱了眉,走到了旁边去接电话。

          井然觉得自己的母亲的表情很奇怪,他也没多问,毕竟他不是一个喜欢打听隐私的人。   

         井母站在厨房门口踟躇着,他看着儿子忙碌的身影,心里想着,到底要不要告诉他。

           “妈,你都门口站了这么久,是有事情告诉我吗?”井然把熬汤的火关小了,转过身,温柔地看着母亲,等着下文。

          “我……”井母先来开始有点支支吾吾的,眼神不停地闪躲着,神色很挣扎,到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她松了一口气,快速地念了出来“井然,你的父亲去世了。”说完偷偷观察井然的表情。

        井然挑了眉,“嗯,所以呢?”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去参加他的葬礼吧,这是他最后的愿望。” 井母声音很低,“你的性格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双方都有错,他只有你这一个孩子。” 

             “嗯,好,我知道了,我去看他一眼就走” 井然假装没有听到后面那段话, 笑着对井母说:“妈,我要是做饭不好吃的话,你可别嫌弃我,嫌弃我的话,我就不做饭,每天混吃混喝,当一个混世大魔王。”

        井母被他逗笑了,用手戳着他的脑袋,“行行行,你做什么我都爱吃,我儿子厨艺最棒了,行了吧。”

          “那你就坐着看电视等着我吧。”然后他把井母推到客厅。

         转过身的那一刻,井然的笑容慢慢地消失,他的脸上写满了阴霾,心里冷笑了一声,他的人生里,何来父亲之谈。

       就这样,他和井母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把这顿饭的时间给打发了。

     下午,井然去了龙城大学,只不过,他在下楼的时候却碰到了沈巍。

       他们四目相对,相互点头,电梯里他们俩人都没有说话,最后,井然还是打破了沉默。

       “你要去上课吗?” 

       “嗯,你呢?”,沈巍点了点头。

       “我回龙城大学去,他们给我e-mail,希望我给建筑系的学生做一次演讲。” 

       “嗯,建筑系现在搬到了新校区,我可以把你带过去。”沈巍隐隐地期待他的回复。

        “不用麻烦你了,到时候有人会给我带路,对了,你怎么知道建筑系搬到新校区了。难道你…你是在龙城大学当老师?”井然有点吃惊地问道,井母只告诉他,沈巍是老师而已。

          电梯到了,两人 一度陷入沉默。

       “是的,语文老师。” 沈巍苦笑道,原来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忘得这样的决绝,不过这样也好,免得给了他希望。

      井然拿出了手机,有点紧张,他左顾右盼,语气略带欢快地问他,“那个,沈巍,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咱们毕竟是老同学,可以常联系。”他的眼睛有点不敢望着沈巍,只是低着头,等着沈巍的回复。

         沈巍沉默了片刻,对他说:“我的电话号码……一直都没有变过。”他抬起头看着井然,眼里氤氲了水汽。

           “我的…也是。”  井然的声音压得很低,低到只有他自己听得见。

        出了小区,沈巍走得很快,他现在只想逃掉,他再也不想看到井然,他怕看了,就又开始心生妄念了,果断地拦下了出租车。

      井然看着沈巍远去的背影,眼里充满着哀伤,你…都已经这么讨厌我了吗?呵,这也是我的自作自受。

         他抬头开着天空,阳光很温暖,天气很好,很凉爽,大片大片的云朵在飘浮,只不过他的心,好像有点冷。


        等到了龙城大学,井然看到他以前的老师在校门口等着他,他走上前打了招呼。

        林老师虽然年岁已大,可是精神矍铄,完全不看出他的真实年龄。

       “走吧,小井,你真的是为母校挣了光,当然,长脸的,还是你自己。”林老师拍了拍井然的肩膀,“好样的!”

       井然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这些事情,对他而言,其实都不重要。

      “你还是老样子,走吧,去校长的办公室谈一下。” 

        林老师一边走着,一边跟井然介绍学校的变化,井然有点走神,他环顾了四周,这便是沈巍每天所待的地方吗?这样的生活也很适合他。

         就这样,他们一个谈天说地,一个心不在焉来到了校长的办公室。

          林老师敲了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井然跟随其后,

         沈巍对他们点头打了招呼,退了一步,让他们谈事。

         林老师把井然拉到校长面前,对他说:“校长,这就是井然。”

          校长默默地打量了一番,很满意地点了头:“果然是一表人才,很高兴你为建筑系的学子们做一个榜样。”

           井然笑了笑,“倒不至于,世界上有这么多的人才,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何必谦虚,作为一名建筑师,你已经不仅仅是为你自己长脸了,还为你的祖国挣了光。”

        沈巍很不喜欢这种场面,他看了看手表,对校长说道:“校长,我还有课,就先回去了。文学交流会的事情,我想把家里的事情处理一下再说。”说完,便退了出去。

        有些事情,真的是在劫难逃,对于沈巍而言,他一直以为自己拥有的东西很少,所以放下的时候会比较轻松,只是他忘了,他在不该在东西中加入了太多的感情,以至于现在,他什么都卸不下。

        沈巍就这样磕磕绊绊地讲了两节课,然后提前勾了期末考试要考的重点,就下课了。他心想,或许,再等一个月,等放假的时候,就可以远离他了。

     

        夏天已经来了,虽然太阳已经落下,空气里依然残留着余热,井然的额头上已经有细密的汗珠,他在小区楼下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沈巍回来,他靠在香樟树下,闭着眼睛思索着,总有些事情是要说出来,他不想错过,不想后悔,万一…万一他能得到呢?   

  

       在黑夜落幕之时,井然终于看到沈巍提着大包的东西回来了,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沈巍的面前。

         井然突然有点语塞了,有点结巴:“我…我们能……谈谈吗?”然后降低音调,“去你家,可以吗?”

          沈巍愣了一会儿,眼睛闪过一丝光亮,然而被突然来的伤感覆盖,最后还是对井然点了点头。

        井然看着沈巍点了头,心里很高兴,他压制自己的兴奋,可是他看到沈巍刚才眼里闪过的伤感,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再纠缠他。

        他们就这样沉默着,走回了沈巍的家里。

         沈巍打开门的那一刻,井然突然有点后悔了,他犹豫再三,还是走了进去,因为才开了灯,灯光有点刺眼,他微眯着眼看向整个房子,顿时呆立当场,被他遗忘的往事重新涌现出来了。

       

          沈巍大四那年实习的时候租了一间房子,井然还在学校读书,每到周末的时候,他都会去看沈巍,那个时候,井然就开始不停地念叨了。

    “沈巍,等我以后出来工作,我就为我们自己的家设计一套房子。”

       “好。”

      “有三个房间,一个房间是我们休息的地方,一个房间放着书柜,还有我们喜欢的那些CD唱片,还有一个房间,嗯,留给妈妈吧。” 

      “好。” 

        “对了,还有阳台,我还要种许多的植物,你看怎么样,要是咱们有能力了,我们买一个带院子的吧,我们夏天的时候还可以种荷花。”

        “好。”

      “还有啊,墙上挂一些我喜欢的画家的画,你都知道的。”

         “好。” 

     “你怎么只知道说好啊,一点主见都没有。”年少的井然没好气地说道。

        “因为,和你在一起,怎样都好。” 少年时期的沈巍,就这样看着发了小脾气的井然,从背后抱住井然,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在他的耳边再次说道:“有你在,怎样都好。”

      

          井然默默地走完了整个房子,他的眼睛一酸,被深埋的古旧记忆,戳得他心里一阵一阵的疼痛,他走到阳台上,他看着沈巍种下的植物,他小心翼翼地摸着它们。

       沈巍来到了阳台,来到了井然的背后,轻轻地环住了他,语气里满是故作轻松,“只可惜,没有荷花。”

       井然终究按捺不住自己的感情,他什么都没有想,转过身,直接把沈巍抱住,他的内心被害怕,激动欣喜所包围,他突然明白何为由爱生怖,由爱生忧,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可是还是忍不住去问他,“巍,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感受到怀里人的抽噎,他紧紧地抱着他,不敢有一丝的放松,他不想欺骗自己的感情,缓了很久,一字一顿地说:“不好,我忘不掉你。”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