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ROCK AND READ girls 002 工藤晴香訪談部分

工藤晴香

Roselia

全員都是現役的人氣聲優,自2016年樂隊組成,

以高超的演奏力與熱情的Live表演使人著迷的Roselia。

作為在バンドリ!(BanG Dream!)裡衍生的第2隊的真人樂隊,

從中飾演冰川紗夜拿著吉他彈奏的,就是工藤晴香。

原先是「Seventeen」的專屬模特兒,

打聽了在藝能活動經歷不少時間的她至今為止成長的軌跡,

還有作為吉他手冰川紗夜在Roselia的回憶。

不僅是冰川紗夜,工藤晴香果然也很熱情!

取材·文章◎長谷川幸信 拍攝◎江隈麗志(C-LOVe CREATORS)

髮型師◎池 朋美





敢於挑戰的精神



——工藤小姐是關西出身的呢。

在7歲之前都是生活在大阪。然後先是搬到福島居住一陣子,之後再來到東京。因為我家是工作經常被調動的上班族,因而被別人說是習慣環境轉變的人呢。因為工作第一次到現場的時候,或是跟初次見面的人組隊做事的時候也是,我很快的就融入其中,就讓人感覺是從很久之前就已經在那樣(笑)。總是這樣被人說很快就跟別人融洽在一起呢。

——那肯定是多虧了童年時自然的英才教育呢(笑)。就讀幼稚園或是小學低年級時是住在大阪呢,那時候是跟朋友們玩些什麼?

我稍微看過上一期相羽愛奈小姐的訪談,跟她玩的是一樣的。不愧是同齡人啊,果然是美少女戰士呢,就是扮演美少女戰士遊戲(笑)。小時候大家都想要成為美少女戰士真是沒辦法呢。不過不是想要成為主角,我是喜歡主角身旁的角色,SAILOR MERCURY(水野亞美)之類的。喜歡的角色應該還有很多,Roselia裡擔當鼓手的meguchi(櫻川めぐ)也是非常喜歡美少女戰士,比起主角月野兔醬,她更憧憬其他在主角身旁堅強的美少女戰士。aiai(相羽愛奈)的話則是喜歡月野兔醬呢,她這個人特別喜歡主角角色。龍珠的也是,感覺她肯定會選孫悟空。aiai她就是這種人啊,太易懂了(笑)。

——比起主人公,更憧憬周圍身旁堅強的美少女戰士嗎?

試想想在那之後過了幾十年,不是更容易明白主角為人嗎。孫悟空也是這樣、基本就是活潑開朗的性格,不過配角的話就感覺有點陰沉,挺有神秘感的,就有種想要別人更加的想要靠近認識的魅力。現在反過來覺得能像主人公那樣單純也挺好的。小時候就這樣想了不過這是不是憧憬配角的人我不太清楚,也許他們是激發我想像力的存在吧。

——因為還是小孩子是理所當然的事,果然是最喜歡看動畫對吧?

最喜歡。也許也是當時除了看動畫就沒有其他的娛樂方式,電視遊戲也沒現在的盛行,唯一樂趣就是看動畫呢。

——就例如召集朋友來扮演美少女戰士遊戲,各自模仿各角色,把故事重演出來這樣?

對呢,我記得有模仿過美少女戰士的必殺技。還有我當時就很喜歡看漫畫,買了「りぼん(月刊少女漫畫雜誌)」或是「なかよし(月刊少女漫畫雜誌)」後,跟大家來辦個朗讀會,「我來讀這個角色的台詞喔」,「那我就來讀這個角色的台詞吧」這樣。

——這個已經算是聲優的配音現場吧(笑)。

對呢,配音體驗遊戲(笑) 。從那時已經開始了當聲優了呢(笑)。

——從大阪搬到福島居住,環境改變挺大呢。

環境跟大阪完全不同,什麼也沒有呢。搬到福島的家附近有一個公園,還有溫泉之類的,那時的小朋友到公園跟素未謀面的孩子玩起來的比較多,不管是男還是女。所以那些在家裡扮演美少女戰士遊戲﹑過家家遊戲﹑漫畫朗讀會什麼的,在大阪會玩的遊戲在這裡都沒能玩到,這點就是我感受到的文化衝擊呢(笑)。

——說到福島就是猪苗代湖﹑磐梯山,都是充滿大自然的地方呢。

的確是,幾乎每週末我都是跟著家人到這些地方遊玩,還有去滑雪或是溜冰之類的。雖然只在福島居住了2年,現在還很常跟家人聊在福島居住時候的事,果然是因為那2年過得很開心吧。我從大阪到福島再到東京三次搬家,果然大阪跟東京一樣都是屬於大城市嘛,都跟福島完全不同,因而那時的記憶特別深刻吧。也想再次回到那個公園去看看,當時居住的公寓好像還在,是很懷舊的地方呢。在這兩年認識關係很好的朋友現在也是在東京居住。現在也有還在福島居住的人,打聽過後才知道現在幾乎沒什麼人還在那邊居住,這挺難過的。偶爾會在google maps或是google earth裡看看這個地方,不過希望有一天能再到這裡看看呢。

——移居到東京的是小學或是中學的時候的事嗎?

來到東京的是小學5年級時候的事情呢,那時候再次感受到的文化衝擊,「原來這就是大城市啊!」這樣。在福島的時候根本沒有電視看啊,晚上8點就睡覺,早上5點便起床,然後集團登校,所以早上要很早起來。東京的話明明還是小學生卻晚上11-12點還沒睡,早上也沒怎麼會遲到,給人感覺比較早熟,就感受到挺大的文化衝擊呢。

——還有著裝也很不同。

對啊,東京人都穿得很時髦。坐電車去原宿購物時也是,對我來說「電車?我很久沒坐過電車了呢」之類的(笑)。還有「MUSIC STATION」這個音樂節目也是我來到東京後第一次看到的。雖然感受到挺大的文化衝擊,不過果然我很快就適應了東京的生活呢(笑)。

——工藤小姐實際上是大阪出生然後在東京成長嗎?

就是啊,我逗留在東京的時間比較長。

——而且很早就開始了藝能活動了呢?

是的,我是在中學2年級的時候開始。跟家人到原宿購物的時候,被美容院的人問「有打算來試試做沙龍模特兒嗎」,這就是我開始的契機。能獲得3千円報酬,就想為了賺零用錢來試試吧,然後看了美容院宣傳冊的藝能事務所的人來問我要不要加入他們的事務所。

——被星探在在原宿發掘為契機而進入藝能界這挺常見。

對呢,這很常有。我的歷程跟木村KAELA小姐挺相近的。KAELA醬也是從沙龍模特兒開始,然後在時尚雜誌擔當讀者模特兒,之後被藝能事務所的人發掘。除了我跟KAELA醬,很多30歲前半年代的人都是這樣的經歷。

——開始接沙龍模特兒的工作之前有憧憬過藝能界或是模特兒的嗎?

真的沒想過會成為俗話說的「藝人」啊,我不太擅長自我推銷,我較喜歡在角落裡。我不是會想說「總之就想要站正中央!」的人,我的願望並不是想要成為什麼巨星。硬要說的話,小時候夢想是在漫畫家或是插畫師身旁工作,所以至今仍是一個謎呢,為啥我會加入事務所什麼的(笑)。

——接沙龍模特兒的工作,被藝能事務所的人發掘,對於這個父母是怎樣想的呢?

真的很感激他們,當時是有幾間事務所同時來找我加入,「差不多開始覺得麻煩了,要不你先進一個看看?」他們這樣跟我說(笑)。最後我就以當時沉迷的電視劇裡的一位女演員也是這間事務所所屬為理由,加入了最初找我加入的事務所裡。

——因為覺得麻煩嗎(笑)。是因為各事務所都一直打電話過來嗎?

是的,明明還未告訴他們我的聯絡方式,卻不知為何會知道我家電話號碼是幾號這一點也有點恐怖,所以就加入了這家比較有信賴性的事務所。就想著要是加入後完全沒工作的話辭了就好,畢竟也想以學業優先。

——能讓你決定要進入藝能事務所的是一張怎樣的照片?現在那張照片還保留著的對吧(笑) ?

欸~絕對會是很牙白的那種啦(笑),明明還是中學生卻染成茶色頭髮,不但造型每次不同還會化妝,就挺有個性那種。嗯~就哪裡覺得好看啊這種感覺(笑)。

——就是不停地接到事務所的人問要不要來當藝人嗎?還是歌手或是女演員?畢竟藝人也分很多種。

基本上問當女演員的比較多,我所屬的事務所也比較多演員,而且常收到staff說「絕對要成為女演員喔」,而我也只能回答「好的,我會加油⋯」這樣(笑)。

——原本只是打算賺零用錢花,結果就這樣改變了工藤小姐的命運呢。

對呢,真想向美容院那位表達感謝呢,「非常感謝你當天過來向我搭話」這樣,畢竟那裡是我一切的開始。

——也就是說,當時就已經是如此引人注目的存在呢,加入演員向的事務所,果然會接受各種各樣的訓練吧?

是的,在練習演技時還被提點到需要加強感情表現方面,便與同期加入比我大一歲的男性一同接受課程。例如「今ここにお茶があるんじゃないですか。(在這裡不是有一杯茶嘛)」這句,當中「お茶」這個詞,要開心地說、憤怒地說、悲傷地說,被要求要練習以各種感情表現呢。還有因為教我的老師是舞台系的,教會我可以利用身體來表現這也是基本的就是這位老師。

——是每天都要接受這類課程嗎?

幾乎每天都是,由星期一到星期五,演技﹑芭蕾舞﹑舞蹈﹑演技﹑演技這順序,還有唱歌,每天放學後就去訓練,那天有工作的話就不用去。

——光是聽都覺得每天很辛苦啊,感覺開心嗎?

要是我單獨一人的話就真的想要放棄,不過因為有幾位年紀相近的人在,然後互相切磋⋯⋯現在回想起來是感到開心,可是當時是討厭也是沒辦法呢,當時老是說「我不想去訓練啊」,雖然這樣讓人覺得很傲慢,可是在那時候我其實已經在接模特兒的工作了,就覺得這些訓練跟模特兒的工作毫無關係,繼續去也沒有意義,就覺得沒必要去,然後途中就完全沒去過訓練了。咿呀~要是當時有繼續去就好了,事到如今再說也沒有用了(笑),真是可惜啊。

——不過,也許正因如此才有現在的你喔。

的確,要是當時有正經地去訓練的話也許也沒有現在的我了。

——雖然我沒有讀過teen系列的雜誌,不過我認識當時模特兒的工藤晴香小姐喔,當時就已經是如此有名的模特兒呢。

是這樣嗎?不過能成為「Seventeen」的專屬模特兒真的非常感謝。在跟與工作有關的人介紹自己時,「我是聲優,以為當過「Seventeen」的專屬模特兒,現在是在「BanG Dream!」這作品衍生的樂隊Roselia裡擔任吉他手」,因為很易懂每次我都是這樣說(笑)。我是從「Seventeen」的專屬模特兒開始,現在是Roselia的成員這樣。這開始點無法改變。

——如何接模特兒的工作,在現場又是如何進行?

基本上,先是由幾名負責時裝頁面的編輯為他們的特集選出適合的模特兒,這一頁是這位那一頁是那位這樣,沒選中的人是沒法登上當期的雜誌喔,所以要被他們看上是最初的難題。還以為只要成為專屬模特兒就能登上,但實際上其實是沒被負責時裝頁面的編輯看上的人就沒法登上。   

——這就是所謂的職場人際關係……。

就這樣我就向他們問「請告訴我哪裡還不足」。然後他們就拿著照片過來跟我說「這個姿勢不行,這裡也是,這裡也是」,結果放學後挺經常到編輯部去。可是這時候他們還有別的工作嘛,像是打原稿、開會、查看照片之類的,這時就要察言觀色,真的很難說出「不好意思,現在有時間嗎」。最初還很努力,可是又因為我的壞習慣,覺得這繼續下去也是無意義就放棄了。之後認識負責音樂、漫畫的編輯,就想要是跟他們打好關係的話不就能登上他們的特集, 就這樣改變了方針呢。然後就在音樂環節,西洋歌手特集裡獲得「工藤さんイチ押し(工藤小姐最推薦的音樂/歌手)」之類的企劃。還有,因為我本來就喜歡畫畫跟拍攝,便與當時同一年代的女攝影師見面,來採訪拍攝我跟之類,這樣被叫到去不同企劃的很多呢。同時間也有些已經3個月沒登上雜誌的專屬模特兒被逼到臨界點,而我就每個月也有登場,當時喜歡我的粉絲應該是挺多都是喜歡音樂或是漫畫的吧。雖然喜歡時裝,不過這樣的改變也不壊。

——介紹自己喜歡的音樂或是畫作的話,果然會讓讀者知道你的性格跟興趣,就因同感跟親近感而好好記住呢。就是這樣一邊當時裝模特兒,一邊找出不同的突破口嗎?

對呢。也去參加女演員的試鏡,也得到一些廣告跟電視劇的工作。可是個子小的原因挺難在此生存,就覺得既然也喜歡演戲,也喜歡看動畫跟漫畫,想要嘗試一下聲優這門工作呢,就這樣一直跟事務所的人相討,然後他拚命地幫我找試鏡,最初參加的聲優試鏡就是我的出道作,就是「蜂蜜與四葉草」這部作品。 

——中學2年級就開始藝能活動,那麼有升學到高中嗎? 

 高中我好好的去上喔,姑且(笑)。

——一邊上學,一邊決定好今後前往藝能界的道路上嗎? 

是的。決定要做的話就好好的做、要放棄的話絕不能後悔我是這樣想。所以,「我還能繼續,我能做到,我想要繼續!」這樣想著來到這裡。在藝能事務所時說要一起來的同期,現在幾乎都已經放棄了。

——畢竟這個世界可是很嚴酷的,即使本人還想要繼續卻得不到機會,或是得到機會卻不好好利用,這就是藝能界的日常。

對呢,這種情況也看不少,不過我決定了要繼續前進,即使遇上挫折,不快的事也好,以後肯定會遇到那样程度的好事發生。現在回想起來,有繼續下去真的太好了。

——「我還能繼續」,當時能讓你有如此動力的原因是什麼?是覺得有絕對的自信?

大概是的,就是有毫無根據的自信吧,「肯定沒問題的」這樣。基本上我是個不會負面思考的人,我個人比較積極的,比起不做,做了會比較好吧,既然開始了就要繼續走下去。不過還是會想為何要繼續吧?

——是從家人的支持,以前互相切磋演技的同期身上獲得動力嗎?

對呢,還有在同期,後輩,尊敬的前輩身上也獲得了動力。我10多歲的年代SNS並沒有像現今的發達,所以沒有直接收到粉絲回應。現在得到的動力裡也包含粉絲大家對我的回應,挺多人說「今後也會一直支持」這樣。

——在被人玩弄同時從別人身上得到勇氣嗎?

的確是。結果在這個娛樂業還是要靠人際關係,要成為受人愛戴的存在,即使是藝人,歌手,演員也是。這樣想的話,就不得不討好身邊的人,包括staff,經紀人,共演者,就這樣考慮了各種各樣的。要是連讓身邊的人展現笑容的能力都沒有的話,那更沒可能讓更多的人展現出他們的笑容啊。不過,為何能一邊想著「我還能繼續」來到這裡,對我來說是個永遠的謎題啊(笑)。大概,這就是人類。

——因「蜂蜜與四葉草」這部作品而開始的聲優工作,也是全面發揮了幼年時培育的快速適應嗎(笑)? 

就是啊(笑)。現在也會被當時共演的人「也適應得太快了」這樣說。新人最初怎樣都會讓人感覺到是他是位新人,可是我就是什麼事都沒有就在現場,所以就是讓人感到安心,也不用太顧慮我,這點我覺得挺好的呢,大概我不是那種慌張得說「哇~怎麼辦,馬上要正式開始了」的人。

 ——不過聲優的世界與以前的模特兒完全不同喔,即使能馬上適應現場,應該也不是馬上就能做得好那麼簡單的工作吧?

嗯,並不簡單。即使是現在也會感到困難,不知道如何才算是正確呢。模特兒跟吉他也是,都是有一定程度知道如何做才是正確,可是演戲就是因為沒有正確答案才覺得難吧。也許只要能讓導演或是監督說OK的話那就是所謂的正確答案,「真的是這樣嗎?」有時候也會這樣疑神疑鬼。

——擔任監督的人不同的話,這個正確答案也會隨之改變呢。 

對啊。我認為扮演別人這點很深奧。就例如說在BanG Dream!裡我飾演的冰川紗夜醬,認為她會這樣說的人時,出乎意外的會被制作的人說「不是這種感覺呢」。粉絲也是,每個人心中對紗夜醬的形象也不一樣。這也是一大難點呢。

——作為聲優要找出角色的聲線,事前會如何準備呢?

「蜂蜜與四葉草」跟「死亡筆記本」兩部作品都有漫畫原作,我就會認真仔細地觀察。可是當沒有原作的作品,總是在配音現場被說「首先請工藤小姐來嘗試配音,我們在之後稍作調整」,遇到這種情況的話,在家裡不要只練習台詞,而是好好觀察插畫考慮這個角色的性格,然後在現場憑感覺演出來,要是在家裡練習太多的話,就只能發出一種聲線。所以說作為聲優不要過量練習會比較好,前輩們都是這樣跟我說。

——欸~原來聲優界也有這種教導方式。

就例如「おはよう(早上好)」一句,新人的話會事先在家中一直反覆練習,配合著VTR跟台本。即使這樣事先準備好,要是在現場被要求「既然今天天氣不太好,就以有點陰沈的語氣說吧」的時候會做不好吧,畢竟在家裡是以很有活力的語氣練習「早上好!」。所以聲優業界內經常會說作為聲優不要過量練習會比較好。可是樂器就完全相反,這一點挺有趣呢,畢竟在家裡不好好地練習的話正式表演的時候肯定會做不好。

——看著插畫讓自己融入角色,然後成為本人這樣嗎?

啊啊,的確是呢,就成為本人的感覺。這個就成為習慣,逐漸沉迷下去,也有靠演戲生存的人在。雖然我覺得演戲很有趣,不過音樂還有與演戲不同的樂趣,無論是哪一個都很有趣,要我從中選出一個的話,我選不了。我兩個都要做這樣。

——如此正面的態度也是工藤小姐的魅力喔。

真的嗎?太好了~!

——作為吉他手讓人認識,果然是多虧了作為聲優飾演BanG Dream!裡的冰川沙夜呢,那時候要參加試鏡嗎?

有參加過,感覺真是逆流而上,當時Poppin'Party不是已經開始了活動了嘛,在這之前我是跟Poppin’Party的愛美醬組成偶像組合,然後從武士道那邊聽到說到組Poppin‘Party的對手樂隊,「因為工藤小姐你在簡歷裡特長寫著吉他,也許你也會被叫到喔」這樣。雖然我在簡歷裡寫了吉他,實際上其實並不是那麼會彈,因為我沒有其他特長,就先寫上去了()。不久後就收到聯絡了,「請發給我彈吉他的動畫」這樣,然後我就把邊彈邊唱THE BLUE HEARTS的「終わらない歌」發出去。不久後就來郵件回覆說要去會面,「第2隊女子樂隊,詳細,會面」這樣的標題。

——這麼突然的嗎()

就是啊,都只能給「哈啊!?」這樣的反應了()。雖然那天我有別的工作,以為那是試鏡就強行擠出時間去會面了,成員都到齊後,「樂隊成員就是你們幾位了,這是歷史性的瞬間」這樣說,這邊也只能給「欸!?」這樣的反應()

——有寫上「吉他」實在太好了呢。

真的,寫簡歷的時候因為我沒有特長就跟前輩相討過,讀書跟看電影只是愛好而不是特長,要寫上自己的特長喔這樣,那麼反正我會按F和弦,就這樣填上「吉他」了,就覺得雖然這不是特長,嘛,算了()

——不過在學生年代有彈幾年吧?

學生時代就真的稍微碰過而已,就真的只會彈強力和弦。所以就發了彈奏THE BLUE HEART簡單的歌曲的動畫過去。

——然後就再次改變人生,決定那一刻,有感到困惑嗎?

雖然是有,不過同時感到喜悅「啊,決定好了……嗎?決定了!」這樣,大概喜悅感有8成,困惑感則是2成。就這樣2016年春天初次會面,然後被告知翌年2月開辦Live,翌年2月……距離現在還很遠,大約有一年間練習。

——成員決定好後就馬上在BanG Dream!作為聲優,秘密地開始樂器跟團練了嗎?

對呢,對於當時的我來說,吉他真的很難,當然現在也覺得是,配合節拍器來演奏真的很難。在學生時代因興趣而彈吉他跟組樂隊的時候,也會有只配合氣氛來彈的場合,實際上要正式的彈果然很難。在家裡一人獨自練習的話不是會感到寂寞嘛,不過每週大家聚在一起合奏,會產生與在聲優現場完全不同的化學反應,「嗚哇,最棒的!」,「剛剛那一瞬間感覺不錯喔」這樣真的很幸福美滿。能得到如此寶貴的經驗,真的心存感激。

——在別的雜誌訪談裡,成員們都說到再次品嘗到以前學生生活的氣氛。

沒錯,的確是這樣,就好像能再次體會一回青春這樣,也感覺到懷念。而且因為我是高中開始就開始了工作,這樣能讓我完成學生時代沒能做到的事。例如是跟成員舉辦合宿,大家自發約到錄音室團練,在這之後一起去吃美味的飯,一邊吃一邊看喜歡的藝人Live,並仔細研究。就經常會想「能夠如此愉快真的可以嗎?」,因為太開心了。

——團員自發,也就是說不是由事務所主導去團練而是由成員來?

是的,是我們自己集結成員開始團練。雖然一開始staff說了「會舉辦Live請加緊練習」,可是我們當時連原創曲還沒有「我們該從哪開始練習呢?」就想這樣問(笑)。當時只收到了角色的插畫,結果變成「那我們先根據角色的印象找跟她們相似的歌曲來練習?」這樣開始了練習呢。由於當時的計劃才剛開始了不久,他們對於Roselia的事只能粗略地決定,繼續等下去根本無法開始,我們自己先行動起來之後會更方便,成員大家都是個頗為認真的人。

——也有很多成員是辛苦過來的呢(笑)。

的確是呢(笑),所以這全是我們站自己立場行動的,就自主開始了。不過我認為要是討厭的話也肯定不會聚在一起來練習,果然大家都是喜歡音樂的人呢。

——初次會面後就已經是相識了10年的親友的感覺嗎。

對啊,不過初次會面的時候就真的是說「初次見面」呢,為啥會變成現在如此親密呢這是個謎(笑),雖然年紀相近也是個原因,果然是因為很投緣吧,經過被別人問「為什麼你們關係會這麼好?」。

——BanG Dream!裡各樂隊也是,成員之間的關係是真的好,在現場的氣氛也不錯。

對呢,大家可以說是很團結一致。各樂隊雖說是有不同的個性,不過各自擁有對方沒有的,可以相互協調。雖然不太清楚其他專業的樂隊會是怎樣,自己來作曲之類的,要是各種各樣的事由自己來包辦的話,感覺又會不一樣吧。BanG Dream!是由大家作為飾演者參加的一個企劃,肯定是會珍重角色。要是其中有人做了與角色不相符的行動,就會被說「你飾演的角色不是這樣的人啦」,果然會有被角色幫助到的時候呢。

——不過是在初次會面後突然被說翌年2017年2月在TOKYO DOME CITY HALL初登上舞台對吧?

就是啊,咿呀這真是懷念啊,以前在出演活動時也多次被問到「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埸?」,初登場的是最特別的呢,果然印象會最深刻,因為是第一次而感覺要好好珍惜。現在要看回以前的Live映像的話,感覺很不妙啊(笑),雖然是會覺得「做得好」,當時的我們做到了只有自己能夠做的,即使現在被叫到「彈回當時的感覺」也做不到了,不顧一切地去彈奏,就算節奏也不錯,也會有彈錯的部分,就是這樣的亂七八糟。即使現在被叫到要這樣做,也會「不,這段想要認真的彈所以動不了」這樣考慮著。就覺得以前的自己能做到現在做不了的,很厲害啊。所以在觀看Live映像時會鼓掌起來。

——在這社會裡「在舞台上演奏中的女子們真的是聲優嗎?不對,那是樂隊吧?」產生這樣的衝擊,你們認為是「聲優在搞樂隊」還是「樂隊也去當聲優」?

這我覺得很難平衡呢,首先我們是熱愛音樂,就是站在不管是什麼類型也想要進行活動的立場,在這之後會是怎樣,自己又會變成怎樣,這沒怎考慮過呢,總之就想要讓Live舉辦成功。我們初登場的舞台是在Poppin'Party的Live裡一小段,就有不能對Poppin'Party完美的舞台造成困擾的壓力,要是我們失敗了,就會帶給人有「聲優樂隊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印象,這樣會對Poppin'Party造成困擾,就以要炒熱BanG Dream!的心情努力挑戰登上初舞台。

——在這認真的舞台上,Poppin'Party成員自己似乎也不甘心呢,在2019年武道館Live的幕間動畫裡也提及過。

是的,有說過呢,Poppin'Party的武道館Live我也有去看。

——她們就是這樣被Roselia煽動了。

咿呀~不過對我們來說Poppin'Party才是我們遙不可及的,值得憧憬的存在。「popipa(Poppin'Party)就是popipa,我們也以自己的風格來進行吧」,很羨慕她們這樣走到所追尋的路,這肯定是我的理想。雖然並不是迷失自我,不過在團練後或是Live後都會想「Roselia的風格是什麼呢?」,就覺得Poppin'Party能好好在Live中MC真的很強,是發現了能讓她們不會動搖的東西嗎,所以在現場聽到「キズナミュージック♪」後哭了。popipa讓人體現到這就是BanG Dream!,是理想呢。「Roselia的風格是什麼呢?」,大概我們成員每人都在找尋中。

——不過兩隊的故事截然不同的呢,Poppin'Party是同時謳歌著高中生活的女子樂隊,而Roselia則是從最初開始就專業意識很高的樂隊。

對呢,世界觀是有點不同。Roselia可說是堅忍的,要是藝人的話會做出是會作這樣原創曲的人的感覺,不過因為自己是演員,就考慮了很多呢。該如何演繹,該如何表現,能成為Roselia嗎。所以比起藝人或是音樂人,自己應該是個作為演員會考慮各種各樣的人。穿上Roselia的衣服,拿著吉他踏上舞台的時候,果然我就是冰川紗夜呢。紗夜雖然口中簡單地說了「以Roselia 的風格來上吧」,可是以怎樣的心情,又經歷了什麼,才會這樣輕鬆地說。迷失感情的那一瞬間會突然到來,就例如是在練習途中。所以要想辦法找出這個突破口就是我今年或是明年的課題。

——不過正式Live前也已進入狀態了嘛,平時還很活潑,一到正式前就開啟夜晚模式,完全不怎說話只顧著彈吉他這樣。

啊啊,對呢(笑)。最終彩排時也是很快進入狀態準備好,結束後也是留到最後才離開錄音室,雖然也會約成員一起去吃飯,但當下心情與身體都已經跑到Live裡去了。比起慌張地趕到,不如早點到進入狀態,時間到了就「開始練習吧」這樣。我是那種會事先做足準備才開始的人,這點跟紗夜很像呢。

——不過在Live總會有露出破綻的時候⋯⋯

有啊,就是角色崩壞那瞬間(笑),倒是挺感激粉絲大家對此會感到高興。最初想要保留世界觀想讓大家看到完美的Roselia,當搞砸了角色崩壞還以為會被罵的時候,粉絲大家卻覺得有趣而開心。在這之後也開始了這樣的安排,現在已經變成固定環節了,真是心存感激呢,也想要向感到開心的粉絲們撒嬌一下。

——雖然Roselia是存在於BanG Dream!這個世界裡,不過現實的大家也充滿魅力喔。

Live的時候也會在自己與角色之間作出平衡,以前彈奏新曲的時候,會完全忘掉角色,單純是個「工藤晴香」,最近雖然也會慌張,不過到了開演前就會冷靜地說「我們上吧」,總算好好的取得平衡。2019年夏天終於是我們的3周年。

——雖說是過得很快,不管是哪場Live都有著很強的衝擊力,會讓人覺得這是很久以前就已經在活動的樂隊。

對呢,全部Live都很強衝擊力。第1Live是在我27歲的時候,16年左右的藝能生活裡沒體驗過的在這2年半裡都體驗了。Live的有趣之處就是能與粉絲一同炒熱氣氛,因粉絲們的聲援而搖晃的舞台也很棒。只有我們的話是開不了Live的,是與BanG Dreamer(BanG Dream!粉絲的稱呼)一同創造BanG Dream!的世界。這就是現場才有的共鳴吧,真的令人上癮啊。果然Live很有趣,成員們也經常說「希望每周都有Live」這樣(笑),以前是說「每月」,現在卻是「每周」(笑)。

——而且從以前開始就說想要搞Tour呢。

想要搞Tour呢,出演歌謠祭是夢想,Tour也是。

——根據Roselia開始以來獲得的經驗,有影響到或刺激到自己的精神或生存方式嗎?

由於我是個好奇心旺盛的人,我是抱著沒試過想要試一下的態度過來的,今後也會是這樣吧。與Roselia相遇也是,「會彈吉他的聲優嗎⋯⋯不過沒試過也想要試試呢」這樣的態度,所以現在才得到這樣多的經驗,也作為人成長了不少吧,「沒有試過就來試試吧」這樣敢於挑戰的精神並無任何損失,反而能獲得更多。即使可能會失去些什麼,不過得到的會更多。也會覺得實現到很多夢想,武道館Live也是,讓ESP製作吉他也是普通聲優沒法做到的。能見到小時候的偶像,也是多虧了BanG Dream!這企劃呢,能被更多人認識也是令人高興的事。

——那是因為有舉辦很厲害的Live啊,這厲害程度甚至震驚了音樂界。

是這樣嗎,是真的就好了。愛美桑也有說過,聲優來搞樂隊是一件挺革新的事,而自己也在企劃裡面,並站上Live舞台,也能站在麥克風面前配音,真的心存感激啊,今天到底說了多少次「感激」呢(笑)。

——工藤小姐在2019年3月踏入了30歲,在這之後肯定也過得很充實呢。

就是啊,同年代的人都在說「已經30歲了,怎麼辦」(笑),我認為30歲開始人生會感到更快樂,推給年輕做的事都消失了感覺能更加自由地生活。現在已經在30歲過了半年,過得挺開心啊,比起年輕的時候煩惱少了,變得更樂觀積極。之後會挑戰些什麼,我對自己的人生會變成怎樣充滿期待。



個人渣翻,有錯漏求指正

由衷希望看完整篇的你會更加了解並喜歡工藤晴香這個人。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