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Saber一起去看烟花吧【士剑篇】

清晨,窗外鸟鸣阵阵,阳光透过窗帘,悄悄打在床上,留下点点光斑。

“唔~.已经是早上了吗?.....啊呜,难得起的这么晚呢”

士郎慢慢从被窝里钻出来,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然后边伸展着有些酸痛的身体边自言自语说道。

“Saber,早上了哦。Saber,Saber?……咦”

小声呼唤着她,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士郎轻咦一声,扭头看向旁边。

“难道Saber还在睡吗?…这个时候差不多都是叫我起来去练剑道了……”

抱着重重疑问,士郎把右手缓缓伸入被子中去。

唔……唔……唔……嗯?……咦,这是什么?好软啊……

经过一阵胡乱摸索后,士郎的手掌似乎触碰到了什么东西,下意识微微一握。

“士郎.....”

嘤~

一道轻如蚊呐的轻哼声自被子里传出,伴随着嗦嗦的物体翻动声。

极其美妙的触感瞬间从手掌心清晰无比地传入脑中,与刚刚的轻哼声一同。

等等,刚刚的声音是……Saber她…现在在这里?!那…那……我刚刚...碰到的是……!!!

原本还有迷糊的脑海猛地一激灵,士郎飞快缩回手掌,一脸紧张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然后紧盯着不断翻动着的被子。

“唔~嗯,已经…早上了吗……士郎……”

一根金色呆毛颤巍巍地从被窝中升起,Saber顶着一头凌乱的金色长发从被窝中探出头来。

侧着可爱的睡脸,和枕头亲密接触着,樱桃小嘴伴随着呼吸微微启合,就这样,把自己素颜毫无保留地展露了在士郎面前。

唔!不行……再看下去就要发生奇怪的事了!

士郎逃离般把目光从Saber的睡脸上收回,然后伸手拍了拍不知不觉变红的双颊。

蹑手蹑脚地穿上衣服,然后悄悄从被子中钻出来。士郎站起身子,拉了拉外套衣领,回头看了看还在睡梦中的Saber,嘴角不禁勾起一抹柔和弧线。

嘛…还是让她再睡会吧。

门扉一开一合间,士郎的身影也随之消失在门后。

半响后,

一双碧绿如翡翠般的眼眸缓缓睁开,Saber一言不发地看着士郎消失的地方。似是想到了什么,她那俏丽睡颜上渐渐染上朵朵红晕。然后赌气般地猛的拉动被子,盖住自己的头。

笨蛋,笨蛋,笨蛋,士郎你这个大笨蛋!



客厅,柔和灯光溢满每个角落,不断反射着,最后映衬着厨房里忙碌着的身影。

“呦嘿~早安,大家!”

欢快的声音率先从门外响起,然后藤姐灵巧地闪现进来。

“早安,藤姐。稍等一下,早饭马上做好了~”

“好~欸……士郎,Saber酱呢?怎么没有看到她?”

藤姐大大咧咧地一把坐下,目光随意扫过四周,可并没有发现那个意料之中的身影。

“还在睡吧。我想让她再睡一会,毕竟这几天体力消耗有点大。”

士郎从厨台后缓步走出,左右手里还各端着一碗味增汤。

“是吗……唔,唔…那么你们打算要几个孩子呢?”

藤姐可爱地用手指微点点自己的下巴,脸上闪过思索的神色,然后歪着头一脸正经地问道。

“咦?欸欸欸!等等,藤...藤...姐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啊!!!”

差点没能拿稳手里的味增汤,士郎微微一楞,然后猛地抬头看向藤姐,大声问道。

“这个问题,问新婚夫妇不正合适吗?哼哼~还是说……士郎还什么都没有做吗?”

藤姐挂着一脸理所当然的神情地回答。盯着士郎渐渐变红的脸庞片刻,然后她一扫刚刚的表情,换上标准的坏笑。

“我…好歹也是男人嘛……”

士郎微微偏过头去,躲开藤姐玩味般的视线,指尖轻轻刮蹭着羞红的脸颊。

“哼哼,是吗?那么——今晚邀请她去烟花大会,怎么样?”

藤姐如同变魔术般从身后拿出一张宣传单,递到士郎面前,脸上依旧挂着那副标准坏笑。

“烟花大会么…”

唔,结婚已经半个月多了,都没有带她好好出去过,这次就当弥补吧…

士郎盯着手中烟花大会的宣传单,暗自出神。

“嗯~嗯~看来士郎已经想好了呢。浴衣我会帮你们准备的,晚上就和Saber好好享受两人世界吧!”

依旧是一副坏笑表情,藤姐以双手撑住脑袋,故意把“两人世界”四个字咬的格外用力,说话间还不忘朝士郎挤了挤深棕色眼眸示意。

“呜……藤姐!!!”

捏着宣传单的那只手刹时一顿,褪下的红晕再次在他脸上泛起,连着那双棕色眼瞳也睁大了许多。

“哈哈哈~士郎还真是容易被看穿呢~”



“欸,烟花大会吗?”

道场内,一袭蓝白色连衣裙的Saber端坐在地,微微侧着脑袋。

光芒从上方木栏窗透入道场,轻轻投在她白皙肌肤上,竟有着白瓷般的质感。而翡翠璀璨般的碧绿色瞳孔里倒映着身边同样端坐在地的男人的身姿,带着柔和略带疑惑的目光望向士郎。

咦……

这个瞬间,好像那一夜两人初见的场景重现眼前。现在的她与那时月光下身披盔甲的金发少女的身姿完全重合,仿佛骗过时间,再一次出现,不曾变化过。

“士郎?”疑惑的话语又一次响起,才把士郎从深思中拉回。

“啊?嗯……抱歉,Saber。刚刚走神了!”

“真是的。可是士郎自己要跟我说明事件,这样还走神可是很失礼的。”

Saber微微鼓起双颊,头上金色呆毛也随之一颤一颤的。

“抱歉!十分抱歉!!Saber。虽然,虽然结婚这么久了,但是没有好好带你出去过。所以…所以……所以想今天晚上邀请你一起去烟花大会。”

除了尴尬还是尴尬,士郎闭上双眼,飞快低下头去,不敢看Saber。

抬起头来,士郎。

悠灵嗓音在耳旁轻声响起,士郎睁开双眼,缓缓抬起头。

“士郎,不必道歉”

她举起双手,轻轻搭放在胸前。

“……其实,我很开心哦,士郎邀请我去烟花大会的话。”

轻轻说着,她歪着头,嘴角勾着一抹温柔弧线,微笑着。

一如那时黄昏下微笑着的她。



夜,卫宫宅前

士郎安静地站立着,眼瞳中反射着远处亮起的灯光,红色发梢随着微风起落,一身黑色浴衣与周围夜色完美融合。

咔——

“……久等了,士郎。”

身后大门发出一道微小响声,Saber的嗓音随即飘入耳中。

“噢,换好浴衣了么。Saber”

士郎闻声,转过身去,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一身湖蓝色浴衣的Saber。

“嗯,这真是多亏了大河的帮助呢,她的眼光十分不错呢。”

Saber低头看看自己身上这件湖蓝色浴衣,嘴角噙着淡淡笑意说道。

 “走吧,Saber。”

 帮Saber检查并整理好完浴衣,士郎抬头看向街道。路灯下人们正穿着浴衣,有说有笑地朝柳洞寺走去。

“好~”

两人相视一眼,然后同时迈开脚步,并肩向人群走去。

“谢谢你,士郎”

“士郎,这人也太多了吧……”柳洞寺山脚下,人群正缓慢地向山顶行动着。

面对着这样的人流,就连贵为骑士王的Saber都显得有些头疼。

“没办法,只有这一条上山的路呢。”士郎艰难地从身旁路人的双重挤压下抽出身来,大声回答着Saber。

咦?

一股推力从身后突然袭来,Saber娇躯下意识向前倾去。

小心!

急切的话语在耳旁响起,下一刻,前倾的身体便落入了宽厚的怀抱中。

“没事吧?Saber。”

抬起头来,士郎写满关切的脸庞反射在眼瞳中,然后放大。

“嗯,我没事。谢谢你,士郎。”

Saber摇了摇头,在士郎怀中站起身子,轻声道。

嗯……

士郎看了看Saber,然后扭头看看只有小段距离的柳洞寺山门。

“Saber,把手给我。”

“欸?”

不等Saber反应过来,士郎伸手牵起她的手掌,朝山门小跑而去。

“士郎,等等……”



“怎么样?Saber”

士郎一边走一边扭头看看身边一口一个章鱼烧的Saber,脸露笑意地问道。

“十分美味!士郎”

 满足之色充斥在Saber俏脸上,就连眼眸都快变成了星星状,头顶的呆毛也随之一跳一跳的。

嗯,看来对Saber吸引力最大的还是美食呢。

这样想着,士郎的嘴角不禁浮起笑意,举起手中的苹果糖欲咬。

盯—

嗯?

一道热切的视线忽然投来,目标正是自己手中的苹果糖。

士郎微微侧头,入眼就是Saber一脸呆萌的样子。

“你想要吗.......?苹果糖”

士郎伸手把苹果糖递到Saber面前,一脸已经看穿她的表情,问道。

“怎么可能!这种事情根本不行!身为骑士怎么可以染指他人东西!”

Saber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般,脸颊染起大片大片的红晕,连带着头顶呆毛都直立起来。

“给你,Saber”

“呜—”

面前的苹果糖又被递进了几分,诱人的红色在她眼眸再一次放大。

“………真的可以吗?”Saber有些犹豫地问道。

“当然可以哦。”

“那…那么!承蒙你的好意,我就稍微吃一口吧…”

Saber微微张开樱桃小嘴,缓缓朝苹果糖咬去。

唔——好甜!

欸?等等……

来不及回味,Saber缓缓睁开双眼,士郎的面容正清晰无比地展现在自己眼前。

“好吃~”

士郎咬了口苹果糖,然后一脸陶醉地说道。

“!?!?!?”

这个时候,Saber断线的神经终于重连。不同于之前害羞泛起的红晕顿时占据了她整个俏脸,然后呆毛再一次直立起来。

pong~

连续的炸裂声响起,炫目光彩把柳洞寺全部笼罩,每个人都驻步,抬头,看着在天空不断爆开的烟花。

“Saber”

士郎只是仰头注视着夜空中的烟花,轻轻呼唤着她的名字。

“.........怎么了?士郎” 

Saber抬起头,脸上红晕还未散尽。

“能跟你一起来看烟花,真是太好了。”

pong~

比刚刚更绚丽的光芒下,士郎侧着脑袋,温柔地看着Saber。

“……我也是呢”

烟花下,他们把手掌一一扣紧,然后合十。

此刻,少年与少女握紧了双手,再一次结下契约。


                                                                                                                      End or Continuous


(图侵必删)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