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八 集 魏婴将辞行 买醉蓝忘机(上)

魏无羡整整消失了三日,在第四日傍晚的时候,江澄仍未见到魏无羡的身影,着实是忍不住了,他只好追问温情:“温姑娘,魏无羡今日可回来了?”

温情只道:“还没有”

“这个魏无羡,说好的去两日就回来,可这都已是第四日傍晚了,再不回来阿姐也会担心的,真是不省心”, 江澄嘴上不饶,但还是将心底的担忧隐隐表露无疑。

温情没有答话,默默看了一眼江澄,转身将药碗端了出去。

江澄总觉得怪怪的,虽然他是受了伤,可是经过这几日的调养,他明显能感觉得到身体恢复的状态,并不是像温情和魏婴说的那样严重,刚才见温情端了药碗出去,江澄觉得实在是烦闷的很,毕竟他已经在床上躺了多日了,他想:我就在院子里舒展下筋骨,应该无碍。

想到这里,江澄起身披了件外袍,慢慢向外面走去,他刚刚跨过门槛,就听到温宁的声音,声音不大,于是江澄又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悄悄地挪了几步。

“姐姐,魏公子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我们要不要把实情告诉江公子”,温宁乖乖地询问

“再等等,还有,阿宁,如果江澄问你魏无羡去哪了,只告诉他魏无羡去采药了,其他的你不清楚,知道了吗” ,温情严肃地叮嘱道

“可是。。。姐姐,魏公子明明不是去了碧灵湖探访水。。。。”

“魏无羡到底去哪儿了”,温宁话还未说完,只见江澄凌厉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江澄一个健步冲到这姐弟二人面前,这时温情正在清洗药碗,看到江澄,一下子愣住了。

“对不起,温姑娘,温公子,江某无意冒犯,只是接连几日都不见魏无羡回来,我只想知道这采摘神药的地点在哪里,而且我感觉身体这两日明显好转,甚至已经基本痊愈了,江某只想问温姑娘一句实话:我,到底有没有中毒!”

温宁有些紧张,默默看向温情,不敢说话。温情将手中正在清洗的药碗放下,朝前走了两步,背对着温宁和江澄,开口道:“你没有中毒,而且正如你的感觉一样,你的腿伤基本痊愈了”

江澄面上显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温情继续道:“我也可以告诉你,是魏无羡叮嘱我不要对你说实话的”

“他。。。为什么!”

“他怕你担心他,他觉得那天去碧灵湖除祟后出现的一股黑烟是人为设计的,心有疑虑,所以才前去打探的”

“这个魏无羡,为什么不等我一起”,说着江澄用手一掌拍在面前的桌子上,

温宁被这一幕有些吓到,定定的看着江澄,又看看姐姐,不知所措。

温情平静地转过身对江澄继续道:“江公子,该说的我都说了,魏无羡走时告知我他只去碧灵湖探访,两日便回,所以我便应允他照看你的腿伤”

“不行,我明日得去碧灵湖看看”,江澄眉头已经皱在一起了。

这时,屋外长廊上传来了脚步声,原来是泽芜君,在场众人便纷纷向蓝曦臣行礼,

蓝曦臣道:“江公子的腿伤可好些了”

“已经痊愈了”,江澄施礼回道,“不知泽芜君过来是?

“喔,是这样的,我已收到叔父的传信,所以特来告知这两日要启程回到云深不知处,只是为何不见魏公子啊” ,蓝曦臣缓缓道出来意,

“他去碧灵湖了,可是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江澄紧锁的眉又皱在了一起,目光有些无神。

“魏公子也去碧灵湖了?”蓝曦臣有些惊讶,说完又喃喃道 “忘机去了好几日了,也一直未归,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什么,泽芜君您说蓝二公子也去了碧灵湖吗”,江澄听到蓝曦臣的话猛地一抬头,瞪大了眼睛看向泽芜君。

“是啊,除祟那日晚间忘机跟我说他怀疑逃走的那股黑气有问题,所以便说第二日再去查看一番,只是已过去好几日了,他也一直未归”,蓝曦臣若有所思,脸上的表情也开始严肃起来。

“ 泽芜君”,蓝曦臣看了一眼江澄,江澄向其俯身施了个礼,“他二人已失踪多日了,江澄恳请泽芜君,能否延后回云深不知处的时限,我们明天先去碧灵湖周边寻找他们的下落” 

“好,就依江公子所言,明日卯时我们出发去碧灵湖”,

“多谢泽芜君”,江澄又深深鞠了一礼。温情和温宁则从始至终不发一言,只是温宁在听到蓝曦臣的安排后默默地点了点头。

江澄回到住处,几乎是彻夜未眠:魏无羡会不会遇到了不测,如果遇到了,他自己一个人能应付得来吗。。。。翻了个身又想:如果,如果他遇到了蓝忘机,也许能救他一命。。。。唉,或许想多了,这个魏无羡准是又贪玩去打山鸡了,那水祟已被泽芜君除了去,怎还会有什么恶灵作祟。

忽然江澄又从床上坐了起来,思量:可如果他贪玩,没有遇到危险,会不会也和蓝忘机遇上,要是两个人遇上了。。。。

越想越焦虑,越想越着急,突然发狠地脱口而出:“魏无羡,等我找到你的,看怎么教训你”,说完抓起被子猛一盖头,倒在了床上。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