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弹少年团】有何不可。—1—(团妻)

来了来了我来了!

开了新长篇,时间线大概从出道前开始,以女主视角依次遇见七个崽子(顺序不固定),然后再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就像乙女游戏一样挨个攻克,你说嗨皮不嗨皮?没别的,我就是馋他们身子!

        初冬。

        夜色如墨,无星无月。

        傍晚的首尔刚下过一场寒雨,气温骤降。街道两边偶尔有人快步走过,嘴边还不停的“嘶哈”着白汽。

        此时的地面皆是大大小小的水坑,慌乱的脚步踩过,发出“啪啪”的踩水声,在寂静的巷口里显得格外清晰。

        停下脚步,接着传来急促的喘息声。

        “该死…人呢?怎么没影了?”中年男人有意压低声音,浑厚的嗓子略带沙哑。

        身后的另一个人也快步跟了上来,看着要年轻几岁。

        “不应该啊…我明明看到那死丫头跑到这边来了。”

        中年男子怒瞪着他“你光看到有什么用?现在人呢?人呢?!”

        “前辈,那…现在怎么办?”

        “你还好意思问我?要不是你打瞌睡,能被她跑了吗!”

        “我怎么知道那死丫头小小年纪开锁开的这么溜啊…”

        中年男人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面色凝重“我告诉你,那丫头可见过我们俩的脸。她要是跑去警局立案,揭发我们拐卖人口的事…咱们下半辈子可就得在牢里吃食堂了!”

        男人听后吓得腿打哆嗦,冷汗直流“那…那该怎么办?”

        “去找啊!再带上几个人在周围仔细找!我就不信一群大男人还玩不过一个丫头片子?!”

        “是!我这就去…”

        听见脚步声渐远,一颗小脑袋从墙角探了出来,机警的小眼睛提溜打转,确认好像没什么危险,这才蹑手蹑脚的跑远。

        夜色低沉,如浓墨油彩般重重的抹了一层,渗不出半丝光亮。寒风在耳边“呼呼”刮过,方阿米身穿的都是单件,只好环住双臂企图让身体热量散的慢一些,然而皆是徒劳。她感觉整个身体冻得由疼变麻,暗自咒骂没被人贩子拐走却要冻死街头了。

        走过转角,温黄的灯光渐渐映在脸上。方阿米侧目,是一家全天营业的便利店,她甚至能感受到里面会有多温暖。她呼了口气,看来死不了了。

        费力的推开门,一股暖流扑面而来。店员友好的跟她打了招呼,见她蓬头垢面站在原地,也不买东西,疑惑问道。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方阿米还没缓过来,牙齿不停打颤“可以…取暖吗…一会…就行…”

        店员将她误认成乞丐,嫌弃的皱起眉头“你就站在那别乱动,过一会儿赶紧走。”

        “谢…谢…”她点头。

        话音刚落,一个高大的身影来到收银台,手里拿着一份紫菜包饭和一瓶梨汁。

        “您好,请帮我结账。”

        如此温柔的声音,好像融化了整个冬夜。

        方阿米心头一动,偷偷打量起来。男生身量高挑,面容俊逸,绝对配得上“相貌堂堂”四个字。

        看的痴了,她却禁不住打了个喷嚏。男生顺势看过去,两人的视线正巧相撞,方阿米一怔,立刻心虚的挪开目光。

        金硕珍看着站在角落里的人,头发蓬乱,衣衫单薄,显得可怜兮兮。

        付过帐,店员见金硕珍的视线一直在那女孩身上,一脸歉意的说“不好意思,大概是个乞丐,天气冷就进来取暖了。”

        接着转头指向她“呀!你是不想走了吗?赶紧出去!”

        被当众辱骂,方阿米又羞又恼,冻红的小拳头紧紧攥着衣角。犹豫片刻后,转身迈步。

        “请等一下。”金硕珍叫住她。

        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的脚步声,方阿米下意识紧张起来。

        金硕珍打量起她瘦弱的背影,看起来年纪不大,应该还在上学。这么恶劣的天气居然穿着单薄的衣服在街上游荡,一定遇到了什么困难。

        “你…是不是迷路了?或者,走丢了?”

        方阿米背对他,没说话。

        金硕珍又走了几步,侧身看着她灰头土脸的模样,方阿米撇过头去,不想让他看。

        “你记得家人的电话吗?我可以帮你。”

        许久,女生才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下他也搞不懂了,摇头是什么意思?不记得?还是不知道?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叹了声气,转身对店员说“这孩子到处游荡太危险了,不如先报警吧。”

        “不行!!”方阿米惊慌的大喊一声,反而吓了两人一跳。

        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不知所措的说了句“对不起”后便仓惶而逃。

        出了便利店,风停了,却下起了雪,整座城市像是蒙上了一层雾纱。

        刚暖和过来的身体又被寒气浸透,方阿米瑟缩着脖子,脸色苍白。

        雪越下越大,飘落在她的头顶和肩头,很快积了一层。

        大概又走了几条街,路过居民区,才想着先去避一避,这忽冷忽热的感觉她实在受不了了。

        走到大门前,方阿米试图拉开门,只有门内的感应灯亮起。果然,没有居住卡根本进不去。

        认命的顺着墙根靠坐下来,方阿米把头埋进臂弯,整个身体缩成小小一团。

        长时间的体力消耗让她饥寒交迫,方阿米撑不住了。

        雪肆意的下着,半昏半醒间,她隐约看见一双脚停在面前,身体便被一股温热的气息包围,接着两眼一黑,人事不省。

        再睁眼,方阿米感觉像过了半个世纪。缓缓起身,先看见身下蓝灰色的单人床,她又抬起头打量别处,整个房间都充斥着浓厚的男性气息。

        方阿米完全想不起来昏迷前的事,干脆下了床。脚刚沾地,便有人开门走了进来。

        “哦,你终于醒了。”金硕珍笑着说。

        方阿米瞬间记起了他的脸。是他?难道他在跟踪自己?他想做什么?

        金硕珍走上前,将新换洗的毛巾跟一些日用品递给她“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先去换洗一下吧。”

        方阿米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穿着这套破衣服,就这样浑身脏兮兮的躺在人家床上,真有些不好意思。

        迟疑的接过手,她缓缓说了声“谢谢。”

        再从房间走出来,金硕珍正在盛饭,看见她已经捯饬干净的小脸先是一愣,然后暗自感叹。哎一古,是个耐看的小姑娘呢。

        招呼她过来坐下,方阿米只顾低头吃饭,这是她吃过最好吃的年糕汤了。

        “为什么…救我…”她放下手中的勺子问。

        金硕珍猜到她大概是误会了,认真解释起来“只是凑巧,你晕倒在我家楼下,我总不能看着不管啊。”

        “你住这里?”

        “嗯。”金硕珍点头。

        那天晚自习结束从学校回来,路过便利店想吃点宵夜便遇见了她,没想到到了家门口居然又撞见了,他们俩还挺有缘分。

        方阿米饿坏了,一碗很快见了底,他又盛了一碗给她。

        看她吃的香,金硕珍笑着说“你叫什么名字?”

        她看了他一眼“方阿米。”

        “多大了?”

        “十五。”

        金硕珍点了点头“我叫金硕珍,大你几岁,是男高的学生。”

        “那你怎么住在这里?”

        “我正在备考大学,这样晚上复习就不会打扰到别人了。”

        方阿米“哦”了一声,继续低头吃起来。

        金硕珍倒了杯水给她,试探着问“你家住在哪里?我一会儿送你回去好不好?”

        她握着勺子的手明显一顿,然后低下头不再说话。

        察觉到气氛不对劲,金硕珍有些担心“不记得也没关系,我们可以找警察帮忙。”

        “不要!”

        方阿米大声拒绝了这份提议,抿了抿唇,双手紧紧抓着袖口。

        “我没有家…” 

        金硕珍一怔“那你的父母…”

        “离婚了。又各自组建了家庭,我就成了累赘。”

        “可你还未成年,他们有义务照顾你。”

        “那又怎么样。”她低着头,语气不轻不淡,好像在说别人家的事。

        方阿米抬起头看着他,又说“他们有了各自的家庭、孩子,根本就顾不上我,跟谁都遭嫌弃,反正我自己也过的自在,好赖饿不死。”

        至少在遇见那波人贩子前是这样的,她想。

        “那你是在打工吗?”

        她心虚的眨了眨眼说“嗯。”

        金硕珍叹了口气,这丫头也怪可怜的。天气越来越冷,要不是他,她可能真的已经冻死街头了。

        “阿米呀,你有地方去吗?”

        “我可以去打工,有些工作包食宿的。”

        金硕珍不用脑子想也知道,会雇佣未成年的地方环境会有多差,她又是个女孩,万一被人骗了……

        唉,自己这也算是做了件好事,反正多一张嘴吃饭也吃不垮他。

        “阿米啊,在你稳定下来之前就先住这里吧,其它的以后再说。”

        这回她彻底懵了。他说什么?住…住在这?左右他俩认识不到半天,他不会是逗自己玩吧。

        “我没钱,什么都没有...”

        “你看我像坏人吗?”金硕珍挑眉。

        “诶?”方阿米看着这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此刻到多了些痞气,看的她心跳突然加快。

        别扭的撇过脸,她说“没...不像。”

        金硕珍笑了起来,盯着她的空碗说“还吃吗?”

        她摇头“谢谢,我吃饱了。”

        金硕珍刷了碗就回房间复习功课了,留她一人坐在客厅里愣神。

        好尴尬啊…方阿米的眼神顺着屋子扫了一圈,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又怕打扰到他学习。

        夜已深,金硕珍准备梳洗睡觉,一打开门就看见方阿米乖巧的坐在沙发一角,几步上前发现人已经睡着了。

        他想起曾经看过的心理方面的书,书上说这种蜷缩式属于缺乏安全感的体现,喜欢待在角落里也是拒绝或排斥与外界交流的特点之一。

        比起对外交流,这种人更喜欢守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自娱自乐。

        怕她着凉,转身又给她搭了条毛毯,人却瞬间惊醒。

        “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没…是我打扰了你。你放心,我会尽快找到包食宿的工作。”

        “阿米,你不想上学吗?”

        “再说吧,我目前的愿望就是能活着。”

        金硕珍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说“困就快回房间睡觉吧。”

        方阿米蹙眉“不用了,我睡沙发就很好。”

        “没关系,去睡床吧。”

        “我已经很感激了,请你答应。”

        金硕珍知道不该强迫她,叹了口气说“好吧,我拿床被子给你。”

        “谢谢。”她看着他说。

        一夜好眠。

        方阿米习惯早起,金硕珍吃过早饭后就去学校了,还顺便留下了备用钥匙。她紧紧握着,心里五味杂陈。如果他知道自己以前...他还会相信她吗?

        仔细的将钥匙装进口袋,方阿米出了门。她得先去找份工作才行,至少能吃上饭。

        应聘了好几家兼职接连遭拒,原因都是看她年纪太小,不肯要她。方阿米碰了一鼻子灰,失落的走在街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再抬眼,看到石墙面上贴着一张招聘信息,她边看边轻声念了出来。

        “地下演播厅招聘兼职杂工一位,有意者面议。向前一百米处左拐下楼...”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做什么的,但还是去试试吧。

        顺着应聘信息找到地址,方阿米沿着楼梯下楼,很安静,光线也很暗。或许是地下的原因,里面阴风阵阵,她只有壮着胆子往前走。

        下了楼,一眼就看到了舞台,一处不大不小的公演厅。

        她看了一圈也没见到人,试探的喊了一声“有人吗?”

        空荡的大厅传了些回音,依然没有人回应她。方阿米蹙眉,只好继续往里走。

        穿过一侧的长廊便是后厅,有三四个房间,都写着准备室,她也不知道该进哪个。

        身后的房间突然响起微弱的音乐,方阿米走过去敲了敲门。

        “咚,咚,咚。”

        “进来吧。”

        方阿米走进去,男生背对着她正在电脑上对接音轨。她清了清嗓,刚要开口就被对方打断

        “不好意思,请等我做好这段,你可以在旁边坐一会儿。”

        她看了眼旁边的沙发说“呃,好。”

        两人再没说话,除了从音响中飘来的音乐外,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方阿米侧头看着,房间里开了暖气,男生坐在电脑前只穿了件深灰色的T恤。好像对音乐不太满意,反复点着区间重放,偶尔还能听到不满的“啧啧”声。

        又过了好一会,男生才停下手上的动作,保存好进度后满意的合上电脑。

        见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方阿米也跟着站了起来,他一回身就被面前的小姑娘吓了一跳。哎一古,写曲子太入神,差点把她给忘了。

        重新坐下,看着仍然站在自己面前的人说“坐吧。”

        “没关系。”方阿米看着比她高出很多的男生,此刻坐下来倒比她矮了一截,是因为腿长吗?

        “你有什么事?”

        “我看到了招聘信息,就找过来了。”

        “哦。你看起来年纪很小,多大了?”

        方阿米一下子紧张起来,前几次都是这样,问完年纪后她就被拒绝了。

        握了握拳,她声音有些虚“十七。”

        男生上下打量了一遍,眨了眨眼倒没质疑“你先跟我来吧,我不管这些,我带你去见负责人。”

        方阿米点头的时间对方已经起身走出房间,她加紧脚步跟上,仰头看着男生的后脑勺。真的好高。

        两人来到另一个房间,里面坐了四五个男生正在排练。见他们进来纷纷停下,其中一个打趣道“南俊啊,你不是刚分手吗,这什么情况?”

        “别胡说。这女生是来应聘的,交给你了。”

        “知道了。”

        金南俊转身离开,刚握上扶手又回头对那男生说道“哦,说是十七岁。”

        方阿米瞬间僵直了腰背,紧张的不敢抬头。在她看来,金南俊这句话倒有几分提醒的意味,好在那个男生并没听懂他话里有话。

        “十七怎么了,你不也十七吗。”

        金南俊无奈一笑,摆了摆手“走了,我先回去补一觉。”众人应声。

        剩下的几个人也各忙各的去了,负责人跟她大概一聊就决定用人了,方阿米还没从找到工作的喜悦感中缓过来,男生就拉着她边走边介绍。

        她的工作很简单,主要负责整个场地的清理和一些杂七杂八的工作,薪酬一周一结算。公演都在晚上,所以上班时间跟大多工作比起来是颠倒的,不过她根本不介意,也不挑。

        这些都是她常做的家务活,方阿米上手很快,没一会儿就把前厅清了出来。又提着各种工具来到后厅,仔细的清扫了每个房间。

        等到所有人提着午餐回来,嘴里都只剩下了“哇”字。

        “哦莫,我们这有多久没这么干净过了。”

        “我就说嘛,家里总要有个女人的。”

        “你这小子!还未成年就胡说八道。”

        “反正我迟早都要娶老婆啊。”

        “那也是南俊,他粉丝最多,女粉丝也多。”

        金南俊把袋子里的炸酱面拿了出来“我才不会想这些。”

        几个男生又开起了玩笑“哦对,忘了他刚分手。”

        话音不大,却被他听个正着。金南俊有些生气,不就分个手吗,怎么老拿这个说事。

        “呀!你们还吃不吃了。”

        众人闭嘴,默默拿起自己的那一碗开始拌面。

        方阿米在一旁看着不禁打怵,居然能让一群rapper鸦雀无声...是个狼人。

        “给。”

        面前突然多了碗面,她恭敬的接过来说了句“谢谢。”

        金南俊看着她“你不是跟我同岁吗,亲故之间就不要用敬语了。”说的方阿米脸上一红,是虚心的红。

        其实他一早就识破了,暂且不说自己会不会当这个好人替她瞒着,就凭这副完全没发育起来的身材和脸上还没褪去的婴儿肥,怎么看都不像十七岁。

        想到这,他不由得又想起那个劈了腿的前女友。起初自己是馋过她身子来着,但也的确喜欢她。可这才几个月啊,就看上了同校隔壁班的臭小子。

        “阿西!!”金南俊气的喊了出来。

        方阿米被他吓一跳,手一哆嗦就被筷子硌了牙。

        抬头看去,旁边的男生小声提醒她“没事,不用管他,失恋后遗症。”

        正说着,金南俊放下还没吃完的炸酱面,起身离开“我先走了,下午要回学校上课。”

        “别忘了晚上的公演!”之前的负责人说。

        “知道了。”

        见他离开,方阿米才悠悠问出口“他…真的失恋了?”

        旁边的男生一边吸溜面条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阔不素吗,被劈腿了。” 

        劈腿…

        虽然她没谈过恋爱,但劈腿的含义是什么她还是懂的。

        “妹妹,你有男朋友吗?”男生反问道。

        她摇头。

        “那有过男朋友吗?” 话一问出口,几个男生齐刷刷的看向她,好像在期待答案一样。

        方阿米还是摇头,摇的几个人的眼神瞬间放光。

        “稀有品种…稀有品种啊!”其中一个男生激动的站了起来。

        “内?”方阿米听不明白。

        负责人握住筷子,转身对那男生的脑袋一顿猛敲“呀!臭小子让你胡说!你的脑子一天到晚都想什么呢!”

        “我就随口说说,哥干嘛打我啊…”

        “打你都是轻的!”

        虽然她没听懂,也不明白负责人为什么打他,但她清楚,那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下午,大家都在前厅彩排,方阿米忙的差不多了就坐在金南俊的小屋里休息,舞台那边还时不时的传出音乐声。

        电脑桌前摆放着没来得及收起的钢琴键盘,她想起小时候学校旁边的一家琴行,每天放学路过,她都要趴在玻璃窗前看一阵才肯走。

        回到家,自己无数次鼓起勇气想对父母说,却总被两人不可开交的争吵压了下去。

        方阿米走上前,好奇的伸出手,轻轻用力,琴键便发出清脆的响声。

        “do…”

        嘴角微微扬起,她伸出两根食指,弹起了《筷子进行曲》。

        方阿米只会这个,还是她当年趴在玻璃窗上偷学来的。尽管有些节奏是错的,但她已经很开心了。

        “你在干嘛。”

        “咚!”方阿米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两只手一抖,按下一排琴键,发出了杂乱刺耳的琴音。

        她转过身,男生左肩倚靠在门框上,双臂抱胸,眼神漠然的看着她,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一个信息:别惹我。

        这种人总会下意识拉开距离感,方阿米眨了眨眼说“对不起,我只是想弹一下。”

        男生迈步走了进来,白色的炽光灯映的他白到发光。方阿米愣神,怎么会有男生的皮肤这么好?

        直接略过她,闵玧其将键盘推了回去。又问“你在弹《筷子进行曲》?”

        “嗯。”她看着他的背影答。

        “真难听。” 这话像是自言自语,音量却恰好是她也能听到的。

        方阿米不免有些生气,她是弹的不好,但也不能这么伤人心啊。

        “切,自大狂。”她回怼他。

        闵玧其听后转身说道“你再说一遍。”

        语气和眼神依旧是不温不火,但比洪水猛兽还吓人,至少是吓到她了。

        方阿米咬牙握拳,愣是没胆再说一遍,气的她想哭。

        她不愿意搭理这种人,迈步往外走。到了门口,不肯服输的胜负欲又重新涌了上来。

        深吸一口气,转身冲着里面的人一股脑喊了出来“会弹琴了不起啊!诅咒你!略略略!”

        等到闵玧其怒气冲冲的转头看向门口时,哪里还有人的影子,这下是把他给气笑了。

        行,有胆子怼我,没胆子留下?给我等着。

                                                  未完…


我回来了。

这段时间忙了好多事,就没顾得上更新,对不起。

新篇是团妻系列,还喜欢吗?

以后会继续努力的!

爱你们哟~安扭~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