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丧女的所谓社恐的一些想法(其实只是想分享一些内心的故事而已)

说起丧女这部番,我第一次听说是那个把雨伞当成痴汉的片段。之前B站没买也就一直没看,也算是久仰大名。

总体而言,看这部番的时候,我的感受一直在尴尬和爆笑上下浮动,对于稍微有一点宅龄的人,这部番里面各种各样的neta加之黑木的种种奇葩行为,都足够让人捧腹的了。不过感觉评论里大部分都是在讨论丧女的丧,或者说社恐,所以作为“资深”社恐,我也随便说两句。

整部番看下来,丧女的社恐本质,来自于她极度在意他人的看法。我们可以发现,每一次她要做什么“莫名其妙”的骚操作,其原因必然是要向同学,亲人,或者朋友表现她是一个受欢迎的人。而每次她总是大出洋相,也很大程度是因为她想要表现自己然后过度紧张。如此循环,社恐症状也就越来越深。也因此,她越来越沉溺于虚拟世界,也就越来越难以改变。

丧女作为我们这些自嘲“死肥宅”(其实我是瘦宅)的夸张化处理,其有趣的点正在于让我们捧腹的同时,不由得产生带入感,体会女主的心酸而心生感慨。只不过呢,我从小的社恐成因和女主正相反——我是过于不懂得考虑别人的感受,简称无法产生同感。从小我就厌恶社交,与其说是因为受怎样怎样的打击,反而有点像天生如此。所以,我连黑木那样美好的童年都没有。不善交往,然后真 冰山属性,导致我当年的小学班主任曾对我说:“你就像一块冰冷的石头,怎么捂都捂不化。”此处乃原话,没有任何艺术加工,不愧是语文老师。

由于我这样的情况,加之我身边没有丧女这样的一群天使(这里也毫无疑问是艺术加工),校园欺凌自然是少不了的了。只是我个人比较狠,造成大概两次伤害事件以后,就没人再动我了——当然也没人理我。我没有看漫画,不知道小丧是如何走出来的。就我个人的经验的话,是靠学习。没错,没有看错,就是学习。

我从小到大不合群,别人小学喜欢课间踢足球,我不喜欢,坐在旁边看书。也许也正是如此,我学习还一直说得过去。到了初中,逐渐地大家开始重视学习,于是我身边同学就多起来了——都是来问题的。如果几乎全班都有人找你问题,那么总归会有几个胆子大的开始询问题目以外的事物,这就是我最初友谊的开始。也恰巧到这时候,有人向我推荐了鲁鲁修,我也算逐渐开启了看动画的大门。随着我开始看动画,接触同学们有在玩的游戏,共同话题多了,朋友也就多了。当然只是相对于没有而言。

我到现在,也还是社恐,也还是害怕社交,害怕人多的地方,和陌生人交流手里捏着一把汗。小丧连咖啡都害怕点的桥段真的不算艺术夸张,我甚至去学校的食堂点菜都感觉心虚。当然了,表面表现是比小丧正常多了,其实连什么时候进食堂门,要菜的时候具体说什么话,做什么动作,都是在脑内预演好几遍的。所以这里写给各位社恐人士,不要妄想彻底脱离社恐,尤其是童年就开始社恐的,我努力了十几年也不过能做到表面看起来是个正常人。

这里给几个建议。找到自己的特长,然后用自己的长处吸引别人,吸引到以后再靠别人给的信息来发展共同话题,逐渐做到表面上不社恐只是不喜欢社交的程度。正如我用学习一样,我现在或者曾经的友人屈指数来,没有一个不是以学习交流作为第一个话题的。所以,经验总结一下,学习好并不能有后宫(隔壁五等分无法学习挨打),但是确实会给你很多交流的机会。只是,我自从上大学以后,也逐渐没有机会和别人交流题目,大家都是上大课,上完大课就是回宿舍。我上的数学,平常如果不想说话可以一年一句话不说。宿舍又是单人宿舍没有室友,简单来说就是自闭的温床。我现在离NHK的男主也只差一步之遥了,只要我学习一旦变差,可能就会直接自闭吧,感觉又回到小学时候了。。

不论如何,还是互勉吧。和小丧一样走出来,真是一个永远不可以松懈的过程,你随时都可能被拽进去。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