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一龙水仙 巍然(二)沈巍x井然

          第二天,沈巍和下午上班的老师调了班,他靠车窗上,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很温暖,一路上他都在问自己为什么会多管闲事,都已经分开了这么久,有什么重要的呢,他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可是当他看到那位阿姨手机的桌面壁纸时,他就知道他输了,她是井然的母亲,沈巍自嘲着,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小,小到他遇到了他的亲人,这个世界也挺大的,大到他再也没有遇见过井然。他们分别了十多年了,可是沈巍依旧忘不了他,毕竟井然曾经是第一个人给他温暖的人,他以为他把自己的感情全部都埋葬了,以为时间可以将他这点念想全部都消磨殆尽,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无穷尽的思念以疯狂的速度蔓延生长。

        想什么呢?沈巍把自己的情绪抽离了回来,井然过得很好,他的选择是对的,这原本也是他应有的生活,他克制,成熟,骄傲,有自己的方向,不像自己那般。就算是这样想,沈巍依旧觉得不是什么滋味。

         公交到站了,沈巍在医院周围买了白粥,转过身却看到那位阿姨从医院走了出来,他连忙走了上去,对她说:“阿姨,您怎么跑出来了?

       井母被他吓了一跳,捂着胸口,好一半天才缓了过来“小沈,你吓到我了!”

     沈巍有点不好意思,他扶了下眼睛,低着头略带歉意:“不好意思啊,阿姨,我看您身体不好,还走了出来,有点担心您。”

      “哎!你这孩子,怎么还当真了,医生说,没有什么大问题,回去多注意点就行了。”她笑眯眯地看着沈巍,心想这要是个女孩子得多配井然,一想到井然,她的心里觉得又酸又软,只是不好在外人面前露了形迹。

     沈巍把白粥递给了井母,对她说:“阿姨,我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早餐的话,我给您买了粥,既然医生都说没什么问题,我就替您办出院手续吧。”说完,便准备进医院去。

        结果,还没有走到半步就被井母拉了回来,“你啊,我都已经办好了,对了,你的检查费,”说着便从包里取出现金,硬塞进了沈巍的手里。不过,沈巍哪里肯收,一直摇着头,一直在推搪。

         大街上的其他人都看着他们,有些老人都忍不住开口劝沈巍:“都是长辈的心意”“好好的,你就收下啊,”“长辈心疼你才给你这些。”云云之类的,到最后沈巍哭笑不得,只好收下了。

        沈巍看着井母,心里想着,这就是你的母亲吗?她真的很好, 有一股涩意从胸口化开,堵在了他的喉咙,有些东西,他从来没有得到过,也不是不期待,只是不敢再想,不敢再念。比起得到之后失去,他宁愿从来没有得到过。

       他温柔地看着井母对她说:“好,阿姨,既然您都已经出院了,我就送您回家吧。”

        井母听了连忙摆手,皱了眉头,“不用,小沈,你还要上班,你赶紧去吧,别耽误时间了。”然后伸手拉了一辆出租车,把沈巍推到车子前,催促着他,让他赶紧走。   

      沈巍还是有点不放心,可是却无可奈何,他在上车前再三叮嘱:“那您记得注意安全,记得回去不要吃太过油腻的食品。”

      “得嘞,得嘞,行了,你赶紧去!”井母对他招了招手,笑着说:“怎么比我这个老人还要啰嗦啊。”

      车里司机对沈巍说:“你们母子的感情真好。”

       沈巍没有答话,他不习惯与陌生人交流,他面无表情地对司机说:“麻烦你开到龙城大学,谢谢。”然后闭上眼睛,准备小憩一会儿。


        两周后,井然把圣天使桥的项目交接好了以后才离开了,临走前一天,他来到了罗马的许愿池,抛了两枚硬币,然后去了程慕生家的酒吧,他对程慕生说:“为什么你会选择一家酒吧”

           程慕生调着酒,手上的动作极其娴熟,对他说:“因为我很寂寞,我也是需要酒精安慰的人。酒越喝越暖,起码可以温暖我的身体。”

         “是的,或许是我多问了,”井然敲打着酒杯,打了一个呵欠,懒懒地看着他。

         “不,每个人保持这样的距离就够了,不咸不淡,刚刚好,这样既不伤害他人,也保护了自己。”然后把调好的酒递给了他。“这杯我请你的,玛格丽特,很美丽的名字。多谢你照顾我的生意。”

          井然喝了一小口,酸酸甜甜,有点不太习惯,他不太习惯喝这种酒。

       “那你喜欢喝什么?”井然突然起了兴致。

       “威士忌加冰,最简单的。” 回了这句话以后,没有再和井然交谈,他总是会点到为止,不喜欢聊太多。

         


        上飞机之前,井然给井母打了电话,“妈,我回国了,预计明天中午到龙城。”

     井母在电话的另一端, 高兴得有点手足无措了,她有点紧张又有点激动,嘴里还不停得念叨“明天中午你就回来了!你回来了!吃什么,我想……,哎呀,我想什么呀!你不是最喜欢吃红烧带鱼吗!真的是,一激动我什么都忘了,儿子,在飞机上好好睡一觉,明天中午回来吃大餐……”

       井然没有说话,眼底里有淡淡的笑意,一直听着母亲的絮叨,井然每一年都会抽空回国一次,一次只待两周,然后又飞回意大利,先开始他觉得与母亲有淡淡的疏离,也许是随着年岁的增长,懂得了将心比心,曾经的隔阂在慢慢地消融,这几年他和母亲相处还算愉快,没有像以前那样冷淡。

        “好了,妈,我挂电话了,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先不说了,到时候有的是机会。”井然恋恋不舍得挂断了电话,他把手机调成了振动,定了闹钟,闭上眼睛。

       

       飞机上暖气开得很足,没过多久井然就陷入了沉睡,他梦到了大学的时光。

       梦里他想起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的场景,他全身都穿着黑色,带着一副眼睛,性格很孤僻,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是中文系的沈巍。”然后默默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收拾东西的过程中,他的动作很轻,生怕打扰到了他们。一直到后来他才知道,沈巍距离开校的前几天,失去了他的双亲。只是后来他听沈巍说起他的父母,只有一脸的淡漠,无话可说,无处谈起。

        井然看着他一个人收拾东西,背影里写满了倔强,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他走到了沈巍面前,对他说.:“我来帮你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沈巍这才抬头来看了他一眼,语气里没有一丝波澜:“不用了,谢谢。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

       “好的,你自己慢慢收拾。”井然见他爱搭不理的,只好耸了耸肩,躺回了床上,拿起刚才放下的小说。

          就这样,他们就是这样认识了。井然睁开了眼睛,只觉得眼睛又酸又痛,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嘲讽自己,都已经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有什么可迷恋的,说不定,他早把你给忘了,他转过头,看着外面飘浮的云朵,却无端的生出了近乡情怯。

         只是他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他自己,他心里的声音在悄悄地问,他是否已经成婚了?他这些年过得还好吗?还会怪我?他还……记得我吗?这一连串的询问,终于击垮了井然的自信。

        他闭眼养神,任由思绪像脱了缰的野马一样乱飞,就在这胡思乱想之中,他熬过了漫长的十几个小时,终于回到了龙城。

      他拖着一身的疲惫,拦下车子,说出了地址,然后闭上了眼睛,出租车放着香港上世纪的老歌,井然听着听着就出了神,他想起了沈巍,1998年,那一年出了一部《玻璃之城》的电影,这部电影他只记得灿烂绚丽的烟火,在黑暗寂寞的夜空中绽放,然后落入海里。

       当时出了电影院,沈巍很郑重地对他说:“我想去香港看那些烟火。”

        他不知道沈巍后来有没有去,他们分开的第五年,井然独自一人去了香港,他呆呆地看着满天的烟花,随即又落入海里,然后这样循环往复,周围的人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当时心下怅然,只觉得无限的寂寥和寒冷。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回到了家了,井然付了钱,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家里,他一边坐着电梯,一边给井母打了电话,“妈,我已经到家了,你在哪里啊。”

      “你到家了,这么快?!那你等一下啊,我马上就到家了,你赶紧烧点热水,家里来客人了,我先不和你说了啊”井母说完,匆匆地花挂断电话。

           井然走进了房间,房间很干净,没有什么灰尘,他把衣服全部折叠完之后,一排一排地放在衣柜里面,然后快速地洗了澡。

        等井然出来以后,他就听到母亲的声音,他走进厨房,把水壶里灌满了水,然后准备回到房间里去,把头发擦干。

        他刚走出厨房就和井母撞了个满怀,他看到母亲手上提着大包小包,连忙接了上去,然后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归类,他一边收拾,嘴里还不停唠叨着:“妈,以后,别买这么多东西,提着那么累,以后我去买就行了。”

         “是是是,我这把老骨头都老得不得了了,动不了了。”井母没好气地看着他。

         “妈!”井然很无奈看着她,“我不是这个意思。”

           “是是是,我儿子最会疼人了,就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井母转移了话题。

          井然闭上了嘴,没有说话,有的时候沉默是件好事。他走了出去,看到井母带来的客人坐在沙发上,可是井然却觉得这个背影很熟悉,熟悉到有点不敢相信,心里对自己说,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是他,

       他正准备打招呼时,坐在沙发上的人像是心有灵犀似的,转过来,望着他。

        在那一瞬间, 井然眼里充满着震惊,错愕,不可置信,他就这样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人,仿佛过了几个世纪,心脏跳得越来越快,呼吸也有点急促,是他吗?

       不过没隔几秒,他便开始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神情也恢复了正常,太可笑了,他以为沈巍不会再牵动他的任何情绪,可他还是败了。他在心里无数次拟订了见面的场景,却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

       他松了口气,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是…沈巍吗?”  

      那人这才走了过来,对井然伸出了手,:“好久不见,井然。”

        沈巍的手即使在盛夏也是冷冰冰的,他握住井然的手,不过片刻那人就抽回了,他摸了摸自己的手,他手上的还残留着一点属于他的温热。

       井母走了出来听到他们俩的对话,有点惊讶地问着他们,  “你们两个人认识了?!”

        沈巍和井然同时点了点,井然补充了一句:“他是我室友,沈巍是中文系的,”然后转过头,像是要躲避什么的,快速地对井母说:“妈,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做饭吧。”说着大步地迈进了厨房。

        结果,刚准备洗菜的他,被井母轰出了厨房,有点责备他:“你看看你,老同学都不打个招呼,你给我出去好好招呼客人。”然后把水壶递给了他,“去,泡茶去。”

       井然露出一丝苦笑,接过水壶,从柜子里拿出了铁观音。  

       他来到客厅,对沈巍说:“别介意,都是一些老茶了。”

        沈巍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他,他看着井然的身影,心下怆然,他果然已经放下了,一句室友就把他们的曾经撇得一干二净,自己再这么纠缠有什么意思,只不过是一份感情,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井然把茶端在沈巍面前,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他们两个人就这样相顾无言。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