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电竞比赛的冠军,是这些和尚重返世俗的第一步


躺在芭提雅的海滩上,June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自己玩游戏送了五个人头之后,手机扬声器里传来了队友诵唱《金刚经》的梵音。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被超度。

就像你永远不知道队友在拿什么跟你玩游戏一样,你同样很难确定他们到底都是什么人,尤其是在泰国这片娱乐产业和佛教文化同时蓬勃发展的土地上。

直到队友告诉June:“在游戏里打怪不算杀生,顶多算是降魔。”

这种感觉无异于我向佛祖许愿,然后佛说:三分钟之内单杀你。

泰国和尚一直以来都跟俄罗斯神父一样,是全世界宗教领域跨界探索的先锋榜样。 

他们的花边新闻可能不比娱乐明星少,只要在网上搜索“泰国和尚”,就能扩展你对于和尚这个社会角色的所有认知。

现在,他们开始尝试突破更多传统语境的束缚,打起电竞了。

最直接影响就是,你玩游戏的技术很可能连和尚都不如,并且再也不能拿“佛系玩家”为借口来搪塞自己。

今年8月15日-18日,泰国孔敬大学举办了名为“KKU Nong Khai Fair 2019”的竞赛,其中三位沙弥获得了海外版《QQ飞车》比赛冠军。

原本用来拈花的手现在主要用来飙车,他们当场超度了自己所有的对手。



获得冠军的是其中3名僧侣,另有1人是陪同参赛的指导员,即便在领奖时,手也保持着内观禅修的姿势。


“KKU Nong Khai Fair 2019”旨在让学生、老师和普通群众都能参与其中,希望他们能发挥自己的特长,能够学以致用,这场竞赛中既有学术竞赛,也包含电竞比赛。

他们来自府内宗教学校Balee Sathit Suksa,这所学校以培养年轻僧侣闻名,也教授这些僧侣其他知识。

僧侣们每周只学习20个小时的宗教课程,其余的时间与普通高中生无异。

“我们在电脑课上接触到了电子竞技运动,主要靠学习的间隙自己训练,来参加比赛也只是一时兴起。”

你很难想象站在电竞冠军领奖台上的人穿着僧袍,这所学校不止培养僧侣,还培养出了电竞选手。 

“如果这件事在国内发生,肯定比塔沟武校更吸引人,估计会引起中国孩子的出家热潮。”

尽管他们在佛学领域还是新手,但在游戏领域的水平已经逼近职业选手了。

有人说这才是传统与现代的完美结合,与时俱进的泰国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但这就像一千个观众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身穿僧袍领奖的行为也一样让他们受到了质疑。

泰国当地社交媒体和网站批评他们不应该在比赛期间穿僧袍,还有人觉得他们肯定用香火钱去买了游戏装备。

极端的电竞粉丝们则从更根本的角度出发,“谁也不能保证没有看不见的力量干预,我怀疑他们的手机全都开过光了。”

推特用户ParnkungTH网友评价道:“通常宗教问题与我无关,但我认为这是不合适的。虽然这既不违法也不极端,但我觉得僧侣们不应该穿长袍参加电竞比赛,它代表了佛法。”

提到僧侣这个词,人们往往会想到睿智的隐士或者圣人,他们放弃了世俗的快乐,转而寻找更多精神追求。

僧侣必须是完美的,他们要保持纯洁,要超越物质,要破除世俗众人常有的执念与胜负心。

“但现代社会要比2600年前佛陀的生活复杂得多,佛从来没说过僧侣不能玩游戏,肯定也没想到会出现游戏这种东西,现在僧侣们拿到了电竞冠军,不更证明了佛法无边吗?”

作为可能是历史上最有素质的玩家,任何喷子都不能勾起他们的愤怒。

“从佛法上来讲,压抑游戏玩输的怒火,本身就是一种修行。”

坊间传言他们玩QQ飞车从来都不扔香蕉皮,因为攻击性道具会让胜利变得可耻。

我只与自己竞赛,好胜心早已随着头发剃掉了。

“一般来说电子竞技比拼的是双方对游戏的理解和技巧,但说到底,高手之间过招比的还是心境。”

佛法的修炼在这个时候可以量化,都体现在了QQ飞车的排名上。

有些游戏你需要有和尚的耐心,才能真正玩懂。

校长Kokkiad Chaisamchareonlap觉得自己的学生没什么不妥。

“很多学生都来自穷苦或者已经破碎的家庭,他们既是僧侣更是孩子,和其他的孩子一样,也需要发展自己的兴趣,我想要给这些孩子们一个机会。”

“他们喜欢电子竞技,但根本没把赢当作根本目的,重要的是过程,人们不应该因为孩子们穿着僧袍,而否定他们的努力。”

根据媒体报道,东南亚的电子产品市场就像十年前的中关村,现在是全球电竞行业发展最快的地区,很多电竞赌盘开得和足球世界杯一样大。

泰国有近2000万游戏玩家,科技公司Infofed去年在泰国开设了电子竞技运动场,这个场地可以容纳5万名观众。

电子竞技的春风早已吹进这里,几年前就有美国博主在泰国体验出家生活,当时他曾公开表示自己经常在“街头霸王2”里被大师兄暴打,old school的师傅们则经常组织“反恐精英”的派对。

如今僧侣仍然是迄今为止外国人可以体验到泰国文化最深刻的部分。

泰国自古就是佛国,全国95%的人信仰佛教,当地男子基本会在20岁前出家一次,仿佛一种成人礼。

很多寺院承担着学校的功能,年轻人会“出家上学”,毕业之后,他们可以还俗,也可以继续留在寺里修行。如今寺院里甚至有英语、电竞这样的课程。

当然很多时候成为僧侣只是摆脱贫困和负担的一种方式,一些父母会在孩子10岁前就将其送至寺庙当小沙弥,因为没钱上学。

在这个精神追求与物欲同时泛滥的国家里,一边是灯红酒绿的娱乐街区,一边是佛像的笑脸盈盈。

真实的世界越凋零,虚拟世界就越繁荣,电子竞技对这些年轻僧侣来说,更像是另一个具有指向性的出口。


点击➡不相及研究所⬅关注我们

三联一下,我们一起研习佛法


你可能还喜欢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