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武藤村山双双遭难,岩立村重个个争先

村山又惊又喜:“你就是武藤十梦?”

旁边的民警诧异地问:“你们俩位认识?”

俩人异口同声地回答:“不认识。”

民警被弄糊涂了,“你们两个真奇怪,那么这位武藤女士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武藤十梦指了指村山彩,“我说的比这个女孩的还难以置信,我最近一直在被一条鱼跟踪,应该是一条魔鬼鳐。”

民警呆住了他不知道应该做什么表情,从衣着打扮看这个姑娘也不像个傻子,但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呢?

武藤看见民警的表情也知道她不相信自己,但还是不放弃地说:“我就知道,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大约是一周前我感觉总有人在盯着我看,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但是我找不见证据,直到昨天今天早晨我刷牙的时候,通过镜子我看见一条魔鬼鳐鱼在窗外盯着我看。”

民警就顺着她问:“小姐,你家住几楼?”

“24楼。”

“24楼窗外有一条鱼!那你觉得能在机场看见一条船吗?”

“航空母舰啊。”

旁边的人哄堂而笑,民警没想到自己被反将一军,硬着头皮继续问:“那条鱼什么样子?”

武藤一边说一边比划:“是条鳐鱼,应该是条魔鬼鳐,大约1.5米长,就是那种很普通的魔鬼鳐,上黑下白。”

“会不是风筝,你激动的看错了?”

武藤还在解释:“她在游,你懂了么,游!生命力十足的那种游,鳍在上下翻动。”

民警心里有谱了,继续问道:“我明白了,后来呢,那条鱼去哪了?”

“它发现我看见它以后就游走了,非常快,我走到窗边的时候它就只剩下天边的一道影子了。”

民警想问的已经问完了,拿出登记表给武藤:“那好吧,你留下地址和联系方式,我们抓住那条鱼以后会联系您的。”旁边的人都在努力憋笑,有几个没憋住笑出声来,搞得武藤十梦非常窝火,填完表用力的把笔拍在柜台上出门了。民警看她出去了才对旁边的人说:“知道了吧,一个高级风筝,翅膀会动的那种,我去问问失物招领处有没有捡到过。”

村山马上跟了出来,“武藤桑等我一下,我有点事麻烦你。”

武藤反问她:“你不是丢了五千万吗,赶紧去报警啊?”

“这事不着急,我知道那条鱼的情况,我们去前面的咖啡厅聊吧。”村山指了指前面的咖啡厅,二人进入坐了下来,武藤焦躁的环顾四周,努力地在寻找那条魔鬼鳐的蛛丝马迹。

村山彩希开门见山地说:“我知道那条鱼是怎么回事。”

武藤难以置信:“你知道?一般人根本不会相信我,天哪,一条鱼在24楼监视一个人,你知道什么快点告诉我。”

“有一个神秘组织要毁灭全人类,我们要组织他们,我也被一个会操纵重力的女人追杀了。”接着她便把那天晚上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武藤。“所以你要和我一起去拯救世界,你的超能力是什么,眼里会射激光还是蜘蛛丝?”

武藤现在表情和刚才的民警一模一样,谨慎地说道:“你是说未来的你有控制时间的能力,穿越回现在让你找我一起拯救世界?”

村山点点头:“没错。”

“我什么也不会,我不会射激光,也不会变绿巨人,更不会螺旋丸,我是东都大学语言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和拯救世界怕是无缘了。”

“啊,你没有超能力吗?”村山彩希的失望溢于言表,“看来要指望横山由依和宮脇咲良了。”

武藤有些好奇:“那个神秘组织,他们有多少人?”

“不知道。”

武藤接着问:“除了那个操纵重力,还有其他人吗?”

村山又摇了摇小脑袋:“不知道。”

“那条鱼呢,属于那个组织吗?”

“当然了,他们肯定是想杀了你。”

武藤后仰一下问:“那他们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继续刺杀你吗?”

村山继续摇头,“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本来是有点担心的,后来兑了奖血拼的太高兴把正在被追杀这事给忘了,被武藤提醒了一下现在才有点害怕。

武藤无法理解有人的脑回路可以如此简单,于是她换了一种复杂的思路:“我看也是,你玩的挺开心的。中头奖的概率非常低,低于一生中被雷击中两次,可能让你产生了一种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的幻觉,幻想了一些故事,很凑巧我们的相遇加深了你的误解。如果可以的话你先去把账结了然后回家洗澡睡觉,我接着去处理那条鱼的事。”

武藤起身要走,村山想要拦住她,这时他们背后的卡座站起来一个女人说:“先停一下,我有话说。”

那人坐到他们面前小声说:“你们刚才说的话太大声了。”两人对视了一眼,没有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人继续说:“我是横山由依。”两个人大吃一惊,异口同声的问:“真的吗?”

横山嘘了一声,“小声点。”两个人点了点头。她接着说:“没错,我就是,但我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横山由依。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国际刑警,这次主要驶来调查村山家半个月前的遇袭案件,我已经跟踪你半个月了。”

村山根本没有察觉,惊讶地问:“国际刑警也来了,我还有危险吗?”

“暂时没有,而且我也不负责你的安全。”横山抬起头观察了一下四周,确认安全后才说:“我的主要任务是找到那个可以操控重力的人。”

武藤难以置信的问:“这个人真的存在吗?”

横山回道:“一直有人有超能力,比如达芬奇,各个国家都有在进行的秘密研究,某个研究所,对不起我只能说这么多,在一年前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开发出了一种可以激发人类潜力的药,,半年前失窃了,后来报告的超能力事件在疯长,当然都被压下来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已经严重到人类毁灭的程度了,你们两个都要跟我回一趟局里。”

村山不想走,“我家里规定六点前必须回家。”

横山不容商量的说:“现在立刻打电话,说今晚回不了家了。”

村山不高兴的站起来准备离开,“我才不要,我要回家。”却发现旁边卡座里坐着的男男女女突然全部站起来把她团团围住,横山由依走过来问:“怎么样,打不打电话?”

村山没好气的开始拿出了手机,问:“那么你知道宮脇咲良在哪吗?”

“对不起,在没有得到长官的命令前我什么也不能说。”

在郊外一个废弃的小学教室里,空中突然产生了一个涟漪,接着波纹迅速扩大,中间游出来一条魔鬼鳐,绕着旁边一个女孩上下翻飞。

岩立沙穗开门进来说:“馬嘉伶,你的这条鱼好吃吗?我帮你烤了吧。”说着手上起了火。

魔鬼鳐似乎能听懂人话,吓得躲在了馬嘉伶身后,馬嘉伶安慰她说:“黑姬,不要怕,她开玩笑的。”

冈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说:“岩立,少说废话,团长让你的东西呢。”

岩立一摊手:“烧了,那个女人真是恐怖,我一着急就把那张纸烧了。”

团长让岩立沙穗去森保圆那里,把村山扔掉的那个预言捡回来,没想到被谷口惠打了个措手不及,扔火球的时候没控制好就把那张纸给烧了。

冈田头疼的要死:“又是一个失败。”

又有一个女孩开门进来:“对不起,我迟到了。”手里还拿着便当。

冈田说道:“没事,现在才开始,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新团员岩立沙穗,”又指着刚进来的女孩说:“这是村重杏奈。”

两个人互相打了个招呼,冈田接着说:“这次的任务比较麻烦,村山彩希被国际刑警带走了,我们要在路上把她杀了,我们一起行动,馬嘉伶你的任务不变,还是保护武藤十梦,我负责引开国际刑警,你们两个去杀村山彩希。。”说着把村山的照片发给了另外两个人。

馬嘉伶摊了摊手表示无可奈何,岩立说:“怎么,你的伤好了吗?”

“你放心,不会拖你后腿的,倒是你,团长特意说让你小心一个叫宮脇咲良的。”

岩立有点怂:“不是一个随手举钢琴的怪力少女吧?”

“不是,说是一个物理学家,没有超能力。”

岩立松了口气,“那就好,小菜一碟。”伸手接过了照片。

村重杏奈信心满满的说:“那就看谁更快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