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にできることはまだあるかい(中)

少女在某个一如既往的雨夜中梦到了当年曾经梦到的场景。

她又再度的梦到了那片巨大连贯的海洋如同气球一般漂浮在东京的上空,这片海洋是要比起脚下的东京之海更为宽广更为遥远的存在,这片在私下被少女称作是「天空之海」的海洋由浓厚的积云、由半透明的气泡所构成的鱼群以及呼啸的狂风以及刺耳的雷鸣所组成,而少女本人此刻正位于这片广阔的海洋中央,她定定的注视着围绕着她的像是由半透明的气泡所拼凑而成的鱼群,抬起头来便是许久未见的星辰与弦月,低下头来便是从这片天空之海中渗透而出,淹没着脚底的东京的雨水。

仅仅只是这短暂的愣神,少女便仿佛是下定决心一般深吸了一口气,如同鱼雷一般快速游动着,朝着东京之海的深处奋力的行进着。

越是游向天空之海的深处,周围的狂风与雷鸣也变得愈发的频繁且可怕,不断的在少女的周围嘶吼恐吓着她,但就算如此,少女也没有丝毫的停滞,她的动作逐渐变得有力而迅速,不过一会的功夫便来到了这片天空之海最中央的位置。

果不其然的,曾经在梦境中出现的那道身影依旧是与从前一般定定的矗立在原地,仿佛是在等待着少女的到来一般。

与周围那半透明的鱼群几乎一样,出现在少女面前的这道身影是一条同样由水以及半透明的气泡所组成的东方龙,就算是少女久违的前来拜访,它也仿佛是没有看到一般,丝毫没有任何得表示或是动作,仅仅只是如同定海神针一般定定的矗立在原地,而少女也仿佛是预料到了会出现这样子的结果一般仅仅只是叹了口气,控制着自己的身躯逐渐飘向了那条东方龙的面前,注视着它那双没有面庞的脸的轮廓。

一人一龙在这片奇异的海洋中心注视着对方,彼此之间虽无言,但少女的眼神中却已透露千言万语,如连绵的细雨一般向着面前的东方龙倾诉着,就算面前的东方龙仍旧没有任何表示,但少女却依旧是紧紧地注视着它,丝毫没有任何放松的意思。

像是这样子的天人交锋不知道究竟持续了多久的时间,少女那原本充满希望的眼神也逐渐变得黯淡,虽然她的眼神仍旧在紧紧地盯着面前的神龙,但最开始的那股锐气却早已被磨得殆尽,如同一把宝刀经历了一场大战一般残缺不全,仅仅只是维持着那一碰就碎的外型罢了。

而仿佛是下定决心一般,低下头的少女再度抬起头来,眼神充满了决绝以及她自己都无法感受到的一团火焰。

——还是没办法吗?

她叹了口气,准备转身离开之时,一声清脆的龙吟也在此刻突然从神龙的面前响起,少女刚想转身注视神龙,但身躯却被突然出现的剧烈漩涡所卷入其中,根本无法动弹自己的身躯。

而等到少女的意识再度恢复的时候,少女便察觉到现在的自己已经回到了熟悉的床铺上方,她听着外面所传来的滴答的雨声,竭尽全力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呜咽的声音响起。

“谢谢你……真的……太感谢你了……”

她不知道究竟是对着谁说着感谢的话语,眼前的水色世界也逐渐变得斑驳。

……

“喂……喂……あくあ,听到我说话了吗?”

“嗯……诶?诶?怎么了めあちゃん?”

看着面前不知究竟走神到了什么地方的盛装少女被我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大跳,我叹了口气,然后缓缓地说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和你说一声,现在的我们现在已经回到了新生东京了而已。”

由新生东京统一采购的汽船划破了东京之海那污浊的水面,卷起层层的白浪搭载着我还有湊あくあ两人回到东北方向的新生东京,手握着船舵的我小心翼翼的摆动着它以免让船只触碰到水里的垃圾或是岩石一类的东西,眼神却不由自主的瞥到一旁再度回到发愣状态之中的湊あくあ,心中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我努力的想了想类似的感受,那就大概是被唤作「不安」的说法吧。

总感觉这个家伙在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这种感觉不是现在才突然冒出来的,不如说从那天晚上湊あくあ成功让天空放晴,然后被紧急宣布成为新生东京的天气之子开始,她身上的感觉就变得与以前完全不同,无论走到任何的场合,她都会身穿着将自己身躯裹得及其严实的振袖和服,由于其身份的特殊性,她现在也早已不和我住在一起,想要和她说上一些什么话的时候,她要么就是独自一人坐在我的身边发着呆,回到新生东京也仅仅只是将自己紧锁在房里,无论我怎么说都不让我进来。

今天的她也是如此,在我说完之后,她也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知晓之后,又再度望着舷窗外的乌云不知又神游到了何处,直到汽船稳稳的停靠在码头,再到我们两人身穿着雨衣呆呆的站在码头,我们两人便再未言语。

“雨大了。”我注视着灰蒙蒙的天空,轻声的对着一旁的湊あくあ说道。

“嗯。”她轻声的对着我应答道,这让我再度有了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面的感觉。

“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了……我们本来就不是同路的吧,就在这里散了吧。”

“……就让我送送你吧。”就连我自己都没意识到我话语正逐渐变得急躁起来。

“真不用了……”就算是和我对话,湊あくあ也没抬起头来直视我的眼镜,“今天祈晴我也很累了,就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好吗?”

“我说你啊……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和往常一样健健康康的,”湊あくあ如此的说着对着我挤出了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出来,“不要太担心了,只是今天真的累了而已。”

“……”

似乎是对看似强势的我却没说出什么像样的话语出来,湊あくあ只是低着头迎接着我的目光,即将低头默默地从我身旁擦肩而过。

“那今天就先这样了,一如既往的感谢你,めあちゃん……我们下一次祈晴活动……”

“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了啊!湊あくあ!”

“诶?”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声音已经从喉咙中破关而出,右手也紧紧地牵着即将离开的湊あくあ,不让她从我的身边离开。

“告诉我……为什么一直躲着我……”

“我……我没……只是……”

“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得很……”此刻的我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正逐渐颤抖,“是因为我先前和你说的话语太过分了吗……还是觉得现在的我配不上已经是「天气之子」的你……”

面对着我突如其来的提问,很显然就连此刻的湊あくあ都陷入了慌张,她的手在雨幕之中不断摆动着,似乎是想要解释着什么一般,但任何的话语却依旧是没从她的嘴中说出,看着这样子的她,我也低下头来,撂下这最后一句话后便奔跑着离开了她的身旁。

“我只是单纯的……想和你说说话而已……”

“めあちゃん……!”

不顾身后呼喊着我名字的她,我竭尽全力奔跑在这个如带的雨幕之中,狂风吹开了戴在我头上的兜帽,露出了我的发丝还有脸颊,我便如此的任凭着雨水击打在我的脸颊还有发丝上方,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动作。

雨真的变大了啊……

……

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完全没有任何的印象,我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漫无目的的行走在新生东京的街道上方,我的脑袋全都是和湊あくあ在这几个月的回忆以及刚刚的那段场景而已,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周围的景色似乎由繁华的街区变为了苍青的松柏森林,此刻的我正矗立在半山腰用青石板铺设好的台阶上方,面前则是经过雨水的侵蚀和冲刷面向早已变得模糊不清的不知名的瑞兽,以及红漆早就已经脱落变得斑驳的鸟居。

到了香取神社了吗……

在先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为了寻找「天气之子」究竟是在新生东京的位置,我几乎是走遍了整个新生东京的角落,其中自然也包括这个新生东京边缘叫做「香取神社」的小神社,但当时应该说不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神社里并没有我想出现的身影,它的大门紧闭着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场景,我也只能是败兴而归,后来再也没来过这个地方。

不过现在既然都走到这里了,那就稍微上去逛逛吧,反正也不会损失什么东西。

就当做是旧地重游也无妨,我的心里如此思考着,同时也缓缓踱步沿着青石板的台阶走上山顶的位置,当我气喘吁吁的扶着湿滑的木制扶手爬到山顶的位置时,那个再度被笼罩在乌云以及树林阴翳中的神社又再度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和我上次来拜访的时候一样,稍显陈旧与破败的神社神龛摆在空地前面一些的位置,屋顶青瓦的木屋搭在另一侧,雨水积攒而成的涓涓细流从长满青苔的屋檐处流下,落入地面变为了一滩滩的积水,顺着平地的缝隙缓缓流入到山脚的位置。

但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的拜访却意外的邂逅到了一个漂亮的少女。

就在木屋的走廊前,一个少女正正坐在木板的上方,用着她那双湛蓝色的瞳孔注视着从屋檐上流落的雨水,明明是如此潮湿的天气,她却依旧身穿着蓝白色为主色的振袖和服,漂亮的金发显然是经过了长时间的梳洗,完全没看到分叉的毛发,这个小小的身影直到现在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贸然前来拜访的我,依旧是沉湎在自己的世界中。

和湊あくあ好像……

我就这样子定定的站在雨幕之中注视着少女,而少女也是在屋檐的庇护之下悠然的欣赏着雨幕,我们两人便就像是这样子不知过了有多久的时间,等到我的腿站得有点麻逐渐回神过来的时候,一直正坐的少女终于也发现站在了一边的我,缓缓从地上站起,用着稍显稚嫩的声调说道。

“哦呀,有新来的小兔子了吗?”

“你、你好……打扰了……”

我为什么会这么拘束……

明明看上去对方的年纪比起我还要小,但随着她站起来并将目光锁定在我身上的这一刻,无形的压力便突然袭向了雨幕中的我,那是经历了许多事情的人才会有的目光,就算是离家出走多年摸爬滚打的我都无法赶上的程度,她的举手投足之间仿佛是训练过了一般,看上去都是那么的拥有美感,配合她身上的这套振袖和服,简直就像是晴空世代的大和抚子穿越过来了一般。

而就在我错愣的期间,少女的目光才终于变得柔和起来,她对着我伸出右手,轻声的对着我说道。

“先脱了雨衣再进来说话了,话说也好久没有小兔子来找我玩了。”

“哦、哦……”

所以这个小兔子究竟是什么意思?新访客吗?

我半懂半不懂的说着「打扰了」,一边站在屋檐的边缘将雨衣脱下放在了一旁,转身准备脱掉脚上的雨靴时,少女也拿着木屐还有烘干的毛巾一路小跑过来,微笑着递给了我,我连连点头表示抱歉,她却只是单纯回以我甜美的笑容,并拉着我轻轻地坐在了一旁。

“来喝点热茶吧,毕竟淋了那么久的雨。”

“实在是太客气了……”

“没什么没什么,毕竟我一个人呆在这种地方也是闲的无聊,难得有人来找我我也很开心的。”

确实看得出来,我一边慢慢啜饮着她端上来的热茶,一边注视着她那灿烂的笑容,心中不由得如此的想道。

“啊,明明已经聊了这么久还没做过自我介绍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我放下茶杯,伸了伸被热茶给烫到的舌头出来吹了吹,“我叫做神楽めあ,是最近不久才来新生东京这边的。”

“哼嗯……难怪我说周围的小兔子里我怎么没见过めあちゃん呢。”少女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眼神注视着我,我被她这么盯着有些发毛,原来这人也是个自来熟,我心里不由得这么想道。

“我的名字叫做叫做物述有栖,从晴空世代便继承了这个「香取神社」的巫女。”

名为物述有栖的少女顿了顿,然后说出了让我大吃一惊的称谓。

“同时也是这座新生东京的前任「天气之子」,请多多指教咯。”

“什么?!”

“嗯?”

“不是「嗯?」的问题啊!”看着被我的反应给吓到歪头的物述有栖,我用着焦急的声音说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天气之子吗?”

“如果你说的是指半年前的那个展现神迹的天气之子的话,那个人就是我。”

“骗人的吧……”

原来真的就在这个香取神社里啊……

“不相信吗?”物述有栖似乎是见到如此消沉的我,眯了眯眼,然后继续说道,“好吧,现在的身体也稍微好了一点,稍微做一下也无妨。”

“诶?”

我就这么看着物述有栖从坐垫上站起来,然后迈着步伐缓缓走向了走廊的方向,她轻轻抬起双手,宽大的振袖遮掩住了她的手臂,只露出了她那纤细的手腕出来,如此举起双手的她将手指交缠在一块并闭上双眼,低着头做出祈祷的动作。

而也就在下一个瞬间,院落外的雨幕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停了下来,温暖的阳光照耀着神社与走廊仍旧做着祈祷姿势的物述有栖,金发的少女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之中,金发在阳光的照耀下亮起迷人的光泽,她在这时也轻轻地垂下双手转身面对着我,宽大的袖子再度遮掩了她的双手。

“相信了吧,小兔子,”她歪了歪头,然后轻轻地说道,“我是前任的天气之子这件事情。”

一瞬间,整个院落里鸦雀无声,只有雨滴落在地面的声音不间断的回响在这个小小的神社之中,我注视着露出了得意神色嘴巴弯成了猫嘴状的物述有栖,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用力地握住了她的双手。

“喂!小兔子!我知道看到神迹确实很兴奋啦!但也不用这样子!”

“你……你……”

“我怎么了?”

“我找你找得好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诶?诶?诶?”

直到我还有物述有栖从混乱的状态中恢复正常的时候,刚刚好不容易放晴的天空又再一次的变得阴郁了起来。

……

“嚯嚯嚯~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与湊あくあ的祈晴一模一样,物述有栖的祈晴能够维持的时间也仅仅不过一段时间,等到我解释为了找寻她和湊あくあ付出了什么努力,以及之后所发生的事情的时候,瓢泼的大雨又再度降临到了这个院落之中,物述有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同时也将最后一点已经逐渐变凉的茶水一饮而尽。

“原来新任的那个天气之子……是你的朋友吗?”

“朋友……应该是吧……”

注视着物述有栖那澄澈的蓝瞳,不知为何我的话语也在这一刻变得有气无力起来。

直到面对着物述有栖,将自己的话语给缓缓说出来的这一刻,我才真正的开始正视了自己对于湊あくあ究竟是怀抱着一种怎么样的感情,仅仅只用「友情」两个字似乎已经无法完全概括我心中的这份感情了,只是想着她心情时而像是泡进蜜糖一般甜腻,时而像是喝了药一般变得苦涩无比,这种甜蜜与苦涩混合在一起的感情是我从未经历过的,以至于我从一开始就逃避着这份心情,直到现在这个场合才真正的开始正视。

说不定……现在的我对那家伙已经喜欢到了一种无可救药的地步了吧……

“没事吗?怎么脸色突然变得那么通红?”

“没、没事!”我提起自己的声音竭尽全力想要掩饰现在我现在害羞到变得通红的脸庞,“总、总之,不仅仅是朋友这个样子……”

“哼~”物述有栖眯了眯眼,“那究竟是怎么样呢?”

“该怎么说……她……大概在我心里应该是很……很重要的……”我说到这里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小,“但我不太清楚……她究竟有没有当我是朋友这件事情……”

“啊~该不会是吵架了吧~”物述有栖眯了眯眼。

“说起来就是如此……不仅如此,在刚刚的时候我还对着她说了很过分的话……”

我想了想,稍微组织好了语言之后便将湊あくあ祈晴成功前后发生的事情一直到刚刚港口的事情都全部托付给了面前的金发少女,而物述有栖也是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我,并随着我所说的内容频频点头,只不过随着我讲述的逐渐深入,少女的表情也逐渐从先前的抿嘴微笑变得严肃认真了起来,到了最后她只是无奈的叹气,那是经历过相同事情之后再看到他人步入自己后尘的那种无可奈何的神情。

待我讲述完毕并将已经彻底变为凉水的茶一饮而尽时,物述有栖也拿起一旁的茶壶,一边给我添茶一边说道。

“果然如此吗……”

“物述你似乎早就料到会是这个样子?”

“因为好歹我也是天气之子,你们现在所经历过的就是我曾经经历过的事情。”

物述有栖说着抬起了手指向自己,然后继续说道。

“看到现在的我了吗,独身一人呆在这种破旧的神社,我像这样子只能注视着自己亲密的人逐渐离开自己,最后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却无能为力改变这一切,已经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遍了。”

“这就是我们天气之子的宿命,如同泡沫一般竭尽全力不与他人接触,但无论怎么样竭尽全力的逃避,最后都逃不过破灭的命运。”

“为什么要突然这么说……”我被像是休眠火山爆发一般的物述有栖给吓了一大跳,顿了顿之后才缓过神来对着她问道,“你是想说明……湊あくあ她是不得不这么对我的吗?”

“虽然我从没见过我的下一任继任者,但八九不离十了,”如此说着的物述有栖露出苦笑,将茶壶放到一旁的架子之后便再度正坐在了坐垫的上方,如此严肃认真的物述注视着我的瞳孔,然后说道,“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其实她只是用这样子的方法逃避你而已,如果她真的狠下心来,恐怕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找寻到她的踪迹。”

“那究竟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真的想知道吗?你想和她一起共同对抗这个无法挽回的命运吗?”

我和物述有栖四目相对,瞳孔之中都投射着对方的身影,淅淅沥沥的雨依旧在整个院落下着,丝毫没有任何停歇的意思,像这样子不知道究竟持续了多久,我才缓缓地点了点头,做出了我这一生之中做过的最重要的一次决定。

“请说吧,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命运的话……我愿意与她一起承担。”

“那好吧,小兔子,不对,神楽めあ,那就请你用你的这双眼睛好好的注视吧。”

物述有栖如此说着从坐垫上方站起,她将双手放在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振袖和服之上,然后轻轻拉下袖口的位置,轻声的对着我说道。

“好好的注视着天气之子所拥有的这具身躯吧。”

……

“呼……呼……呼……”

怎么……怎么会这样子……

在急匆匆与物述有栖告别之后,我再度穿上尚未晾干的雨衣狂奔下山,朝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新生东京方向狂奔而去,雨水再度打湿了我的头发脸颊,渗入的雨水将我穿着的衣服给浸湿,但现在的我已经没空管这样子的细节,只是强迫着我羸弱的身躯继续奔跑下去。

“笨蛋……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隐瞒这样子的事情……”

这个家伙从正式成为天气之子所做的一系列奇怪的举动在这一刻得到了合理的解释,现在的我自己只是单纯的悔恨而已,悔恨自己没有早点发现湊あくあ那奇怪的态度,悔恨自己还能对她说出如此过分的话语,悔恨自己从一开始到现在,其实都是被这样子的她所包容接受着,就算是这样子她也没放弃我的任何一点意思。

我究竟是一个罪孽多么深重的人啊……

像是这个样子竭尽全力的奔跑着,就连我自己都想不到能在如此之快的时间从香取神社这种新生东京的边缘回到街道中心的位置,虽然身体还有肺部感觉像是要被撕裂开一般,但至少还能够保证呼吸就已经是很开心的事情了,我喘着粗气站在湊あくあ的房门前,用力地敲打着她的门口。

“あくあ……求求你开开门……”

但无论我怎么敲门,那傻里傻气的应答声也没出现在门口的附近,房间内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丝毫没有任何的生机,如同傻瓜一般站在门口的我此刻才真正的意识到现在的湊あくあ是不是根本没有回来这件事情,仔细想了想也是如此,明明我对她说出了如此过分的话语,以她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老老实实的回家,在想到这一刻的我也开始变得慌张了起来,究竟该跑去什么地方找湊あくあ,她有没有可能做了什么傻事,仅仅只是想到这个我就觉得身体开始发软,几乎快要瘫坐在地面上了。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我捂着嘴巴靠着门口缓缓滑下,蹲坐在湊あくあ的门前,但脑袋却像是不放弃一般努力的思考着任何的可能性,在和她来到新生东京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究竟去过怎么样的地方,不知道究竟像这样子保持这样的姿势究竟过了多久,待到双腿发麻到几乎快要做到地上的时候,我的脑海此刻灵光一闪一般的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我连忙从地上蹦了起来,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双腿,同时在心里对着已经快要撑不下去的自己鼓劲着。

“……走吧。”

千言万语最终化为短短的两个字,我再度将雨衣裹紧在身上,再度冒雨冲出了湊あくあ的家门,朝着新生东京的中央地带跑了过去。

天色早已变得昏暗,加上雨夜的影响大街上已经基本没有任何的人,等到我气喘吁吁的从湊あくあ所住的城北跑到中央地带的时候,中央地带的温室花园在已经变得冷寂的广场上闪耀着孤独的灯光,那是新生东京的人们为了欣赏不耐雨淋与潮湿环境的花朵而特别搭建的类似公园的场所,现在虽然已经关闭,但因为还要保持足够的光照还有温度,所以基本保温灯是不会关闭的。

而一个孤独的身影,此时却如同一尊雕像一般呆呆的站在温室花园的门口,任凭着雨水如此的冲刷着她的身躯,她都丝毫没有任何的动作,仅仅是看到那个身影所穿着的黄色的雨衣,我便加快自己的速度奔向了她。

“あくあ……あくあちゃん……”

“诶?诶?”

听到我声音的身影猛地一震,巍巍颤颤的将头转向了我的方向,在确认站在眼前的人是奔跑着变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之后,她也朝着我的方向奔跑过来,扑的一声扑入到了我的怀抱之中。

“めあちゃん……めあちゃん……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她不顾我身上湿哒哒的雨衣还有依旧落下的雨幕,扑在我的怀中尽情的啜泣着,我也伸出自己的双手将她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里,听着她愈发撕心裂肺的抽噎声,我在这段时间来一直积攒在心中的眼泪也不受控制的从我的脸颊中滚落而下,与雨水混在了一起滴落在了地面的上方。

“这种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啊,傻瓜……”

我轻声说着这样的话语,轻轻地抱着湊あくあ站在这样的雨幕之中。

而离我们不远的那一株向日葵,则是悄悄地盛开在角落之中,注视着这样子的我还有湊あくあ。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