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一龙水仙 巍然(一)沈巍x井然

         “你来了,还是老规矩吗?”酒吧的老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嗯”男人只回答了一声,便不再多言,他闭上眼睛,趴在桌子上,听着音乐,今天放的是《Adagio》。

        这家酒吧的老板是一名中国人,名叫程慕生,五年前来到罗马开了这家酒吧,与别的酒吧喧闹,吵杂,混乱不同。这家酒吧只放纯音乐,爵士,布鲁斯,以及上世纪的老歌和电影里的插曲。

        这家酒吧可以让客人自己点歌,来到这里的人,他们趴在桌子上聊天,发呆,走神,大笑,哭泣,睡觉,每个人都是寂寞,程慕生看着那些寂寞的人无处安放的人,心想或许只有酒精可以给予他们安慰。 

     他把酒和蛋糕放在井然面前,对他说:“蛋糕我请客,酒钱还是要付的。”

       井然抬起头来看着他,他的眼睛很亮,很深邃,看着他的眼睛会不由自主地被他吸进去,程慕生被他看得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他调戏着井然:“井然,你这双眼睛,得害了多少姑娘。”

       “是吗?我很抱歉。”井然轻轻一笑,心中的郁结顿时减少了许多。

      “每次都是固定的三杯马丁尼,喝不腻吗?”

      “不会,有些习惯,不会轻易被改变。”井然先啜了一小口,然后直接喝完。

       程慕生听到此话,便不再多言,自己去招呼来的客人。

      井然趴在桌子上,敲着杯子,看着液体的光影,灯光迷离,有人坐在了他的旁边,这种气氛很暧昧,很适合调情,也很适合一夜情,只是井然不会放纵自己,他把剩余的酒喝光,把钱留在了前台,然后独自开车离去。

         他刚回到家里,就收到母亲的长途电话,只是接通电话以后,母亲什么都没有说,井然揉着太阳穴,耐心地等着,到最后,井母才缓缓地地说道:“你…你父亲,他…快要不行了,他想见你最后一面。”

         井然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只是笑着对她说:“妈,你别担心我了,我在这里很好,身体也很健康,等我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我就回中国,我会一直陪着你。好吗?” 

       井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然后匆匆地结束了这场对话:“好,妈等你,你早点休息,公司明早还有事情要忙。”

          “好,你也早点吃晚饭吧,我先睡了,妈。我很快就能陪你了。”井然说完了以后,挂掉电话,拿出电脑,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一处理好,然后快速地洗漱睡觉。

      晚上,井然梦到小时候的事情,梦里的他变成了孩子, 他以为往事早已经被埋葬了,只不过他忘了,有些事情早已深入记忆,融入骨髓,他这一辈子都无法摆脱,被深埋的记忆在梦里残忍地揭开了。

      井然醒来,两眼空空的,他看了一下时间,却发现才六点了,他慢慢地收拾一切,他自己煮着咖啡,想到母亲昨晚说的话,他冷笑着,父亲?他何曾有过?只不过,这一短暂的情绪,来得也快,去得也快。   

       办公室内,秘书送来文件,井然一边签着文件,一边听着秘书的会议安排。

     井然点了点头:“做得不错,圣天使桥的修复已经到了后期,今天我去现场查看,今晚中外建筑师的聚会,把今天的项目所有都退了,我想去参加这个聚会。”

        就在秘书准备走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您的母校今天发了封邮件,想邀请您回校演讲。还有龙城的市政府想让你回国修复古建筑。您准备怎么安排?”

          井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回答一句:“知道,我考虑一下。”



         龙城的医院内,井母渐渐地清醒了,她的脑袋昏沉沉的,她发现自己身在医院,用手拍打了一下脑袋,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在大街头突然开始晕了起来,恍惚中听到有人在叫她,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准备起来问一下是谁把自己送到医院里,一位青年男性走了进来,对她说:“阿姨,您先不要起来,先睡一觉再说。”说完便扶着她回到床上。

      “是你送我来医院的?”井母有点诧异地问道。

    “是的,没错,阿姨您昏倒在了路边,我把您送到医院来了,您现在感觉舒服一点了吗?”

       井母这才细细地打量眼前这个人,他带着一副黑边眼镜,他的眼角到眼尾细细拉成一线,琥珀色的虹膜,一双瞳人剪秋水,气质很温和,不由得让她想到了自己的儿子。

       “阿姨,你不舒服吗?”

      井母从思绪中抽离了出来,很是抱歉地对她说:“抱歉,是你把我送到医院来的吧,只不过一看到你,就想到了我的儿子。走了神,不好意思啊,对了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工作?”

         沈巍不太习惯一见面就特别熟络的感觉,他微微皱着眉随即又恢复常态,“阿姨,我姓沈,单名一个巍字,是一名老师。”  

       “原来是老师啊,你们人民教师真不容易,现在的孩子是越来越难管了。”

       沈巍听了,低头一笑,“还行,谢谢阿姨,”然后看了自己的手表。对她说,“对了,阿姨,现在已经很晚了,我明早有课,您就在医院待一个晚上,医生跟我说了,要是明天早上的检查,您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可以出院了,费用我都已经交了,不用担心,我先走了。您好好休息,别想太多了。我明天上完课再来看您。”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等到井母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才发现她还没把检查费给沈巍,这孩子,自己吃了亏都不知道。为什么她会从一个陌生人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孩子的影子,她叹了口气,可能太想他了吧,她从包里拿出了手机,看着井然的照片,情绪瞬间又低落了许多,她把手机捂在胸前,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眼泪慢慢地从眼角落下。


             井然参加聚会不到一半的时间,便觉得满心疲惫,借口有事离去,他独自驱车来到酒吧。

       酒吧里,人很少,也许是才营业没多久,只有零星几人,程慕生看到井然来了,什么都没说,直接把酒拿给了他。

       井然来到电脑前,把音乐换成了《Dying In The Sun》。

        他坐在前台,把杯子放在灯光下,摇晃着酒杯,他喜欢这种的光影美的感觉,就像他设计的建筑,用光来设计,没有光,谈何设计。

       他慢慢喝着,想到今晚聚会的时候,有很多人欣赏他,赏识他,确实如此,一位三十八岁的外籍人士,获得国际人居大赛的金奖,然后又拿到圣天使桥修复的项目。

      可是他们之中的有些人怎么看他的,他一清二楚,只不过有些事情有些话,虽然从未说出口,可是那种藏于他们内心深处的偏见却是根深蒂固的。

       在这里生活了许多年,井然始终觉得巨大的孤独笼罩着他。他想了很久,身在异国不是孤独,心无归属才是真正的孤独。这也许就是他的道路,来这世上的道路。

      他就这样在思考中着陷入了沉睡,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看到程慕生一个人擦着酒杯,程慕生关掉了音乐,对井然说:“你很累,你需要休息。”

      井然答非所问:“是的,所以,我在这里睡着了。”   

      程慕生没有看他,只是擦着杯子,像是自言自语:“其实,像我们这种异乡人,也没有什么的,如果你可以做到不需要认同感,你就可以一往无前了。”

      井然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良久才说,“你说得没错。”

      “这没什么的,旁观者清,即使你与人始终保持距离,你的内心可没有你所设计的建筑那样的坚固。”程慕生笑着望着他。

        “是的,你很清醒。”

         “自然的,若是卖酒的人都醉了,怎么开这家酒吧。”   

       他们不再说话,井然把钱压在酒杯底下,神色清明地离开了。



         

         


     

     


        


        

        

       

        


        

       


       

     

          

         


           

        

       


      

            

          

         


          

          

       


          




‍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