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王堆出土了两件素纱襌衣,为何湖博只剩一件了?

许多人都看过周润发的电影《纵横四海》,片中发哥在各大的博物馆盗宝如探囊取物,也听闻最近德国博物馆被盗,只用斧头就盗走了十亿珠宝(相关链接)。似乎盗博物馆是件“低风险高收益”的事情,但是真实世界中的博物馆盗窃,可没电影中美好,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今天就讲述一桩发生在中国的博物馆惊天大案。


素纱襌衣是湖南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早、最薄、最轻的服装珍品,是西汉纺织的巅峰之作,代表着汉初养蚕、缫丝、纺织工艺的最高水平。汉代文献称它“薄如蝉翼、轻若烟雾”。 


素纱襌衣


当年马王堆汉墓共出土了两件素纱襌衣,一件为曲裾右衽重48克,一件为直裾右衽重49克。当把这两件素纱襌衣折叠起来时,竟然可以将它们装进一个小小的火柴盒里,由此,便能想象到它们究竟有多么轻薄了。当代研究者用了13年的时间,仿制出来的“素纱襌衣”还是比原物重了0.5克。所以,这件千年文物的珍贵可想而知。


那么为何这两件同样珍贵的国宝素纱襌衣,如今只剩一件了呢?


湖南省博物馆


溺爱的学法母亲,养出17岁少年大盗


1983 年 10 月23的夜晚,一个黑衣人大大方方地走入了湖南省博物馆,顺着草坪上的竹梯爬上了陈列馆,并用铁管砸开了玻璃,然后推开他在白天就拔掉插销的木窗潜入了展厅。盗走了马王堆汉墓出土文物 38 件、复制品 3 件、线装书 4 本,被盗文物里(其中属国家一级文物12件)其中就包括两件素纱单衣素纱襌衣。


马王堆文物自出土后,就举世瞩目,这起文物失窃案不仅震惊了全国,更引起了世界的广泛关注。时任公安部部长刘复之亲自过问,并派出两名侦查员赶往长沙,时任文化部文物局局长孙轶清也赶到长沙现场,长沙警方成立了六十四人的专案组,由侦查经验丰富的李玉如副局长担任专案组组长,从事多年痕迹检验工作的何根树副处长担任副组长,公安部尚科长坐镇指挥。顶着巨大的压力开始了侦查工作。


被盗的部分文物


案发后,调查组在现场提取了大量的手套印痕、撬压工具和鞋印花纹痕迹。从现场提取的作案工具痕迹推断出,这是一场有预谋的作案。犯罪分子先搬来一把竹梯,爬上陈列厅北面西头通风窗户,击破窗户玻璃入室。陈列厅中一片漆黑,有的柜子上明显的撬过四五十次的痕迹,说明犯罪分子作案胆大但伎俩并不高明。手套和鞋印的痕迹可以推断出犯罪分子身高应该在160—165cm,应该是个年轻人,但也不排除成年人……


与此同时,公安部发出紧急通知,全国各海关、港口、飞机场、火车站等实行严格控制,一些必要的堵截、追击等防止文物出口外流的措施也已经布置完毕。然而在这些渠道没有任何发现的时候,被盗38件国宝中的31件竟然被人包好,一部分扔在长沙烈士公园(距湖南省博一墙之隔);还有一部分包裹扔在了邮局。


消息很快传到公安局。被盗文物被归还的操作让警方产生了疑惑,为什么偷了38件,还回来的却只有31件?事情一下子变得很复杂,万万没想到,在一起普通商场盗窃案中发现了大盗真身。


几天后,长沙一商场发生失窃,小偷被群众当场抓住。公安民警经过对小偷的审讯中,这位小不仅交代了其犯下多次盗窃案,更坦白自己就是马王堆文物盗取案的犯案人。


这位年仅17岁的少年犯——许反帝,为何会犯下如此惊天大案呢?


父母均是第一代大学生的高知家庭


许反帝,1966年出生,父亲李光荣是湖南省第一师范大学的数学教师,后来评为副教授;母亲许瑞凤1959年毕业于大学法律系,是湖南教育学院的老师。这样家庭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高知家庭,并且许反帝也曾经被省、市重点学校录取,这个路线发展下去,这个出生于1966年的少年活到现在就算不是一个成功人士,也至少会是一个中产阶级吧。很难想象在这样一个高知家庭出生的孩子会走上文物盗窃的犯罪之路。


许反帝资料图


这一切可以说因为其母亲的溺爱,许瑞凤结婚后直到30岁才生下儿子许反帝,视若珍宝。在许反帝成长的岁月里,许瑞凤对儿子娇生惯养,使他养成了好吃懒做、花钱无度的恶习,没少干偷鸡摸狗的行为,他偷公家的煤、簸箕、扁担,也偷私人的电视机。然而,面对这样的情形,法律系毕业的母亲许瑞凤不但不阻止,还多次为其遮掩,销赃,知法犯法。


也正是因为学法律的母亲的如此反应,许反帝对自己的偷盗行为不以为然,在当时一部电影《加里森敢死队》给许反帝“启发”,他模仿情节制造了惊世大案,盗宝的原因竟然是想偷渡去香港实现他觉得在社会主义国家无法实现的梦想,成为一个希特勒一样或古代皇帝那样的人物。用现在的词来形容,这个孩子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中二!


为了盗取国宝许反帝犯案前做了充足准备,为了不被博物馆内辛追吓到,特意湘雅医学院停尸房练胆,并在案发当日白天前往踩点,他还给值班的门卫敬上一支烟并替其点燃," 值班门卫见过这个青年很多次,以为他是哪个干部的亲戚。" 


知法犯法,毁坏国宝


这次的文物盗窃,许瑞凤同样的为其遮掩。她在发现许反帝偷盗的文物后,护犊心切的许瑞凤不仅没让儿子去自首,反而慌张地将7件文物冲进了下水道,清醒之后才想到要将剩下的31件文物归还,以为这样就能逃避罪责。


被毁坏的国宝名单(部分)

素纱襌衣(曲裾右衽)、“轪侯家丞”封泥(一说是复制品)、浮雕龙纹漆勺、云纹漆巵(复制品被冲入厕所)、针刻云兽纹漆巵、浮雕龙纹漆勺。


畸形母爱演化出母子悲剧人生


然而法律无情,因为行为极其恶劣,许反帝数罪并罚,因为他当年未满18岁,被判处了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许瑞凤当年因为包庇罪和损毁文物罪,被判处了15年有期徒刑。判刑后,许瑞凤在湖南女子监狱服刑,而许反帝被送到衡阳监狱。


1992 年,许瑞凤因表现良好获假释;1994 年,许反帝因立功表现获假释。刑满释放后的许反帝和父母住在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桃花坪校区。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除了折叠的桌椅柜子,客厅里空无一物。三间卧室一字排开,从右至左,分别住着许反帝、父亲李光荣、母亲许瑞凤。


许反帝家中


出狱后的许反帝拒绝社会,在家里坐起了“心牢”,甚至连父母都不能见他一面,为了帮助他重返社会,居委会给他安排了一份简单的夹报工作,相当于每月送他几百元的工资,但他不去。除了每个月去居委会领一次属于低保户的粮油之外,他越来越封闭,加固了房间铁门,从此与世隔绝。


而许瑞凤则开启了她愤愤不平的后半生。她的房间里堆满了垃圾,气味难闻,抽屉里散落着药盒,身材佝偻;时不时就在半夜破口大骂,胡乱控诉李光荣“虐待”妻儿,与其他女人有染,让邻居不堪其扰……


许瑞凤堆满垃圾的房间


2009 年 7 月 6 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的一份疾病诊断证明显示,许瑞凤患有“神经症” 等多种疾病,同时许反帝也被检测出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长沙精神病医院一度收留了他。


湖南省博物馆修复后的素纱襌衣


在湖南省博物馆内,每天吸引了国内外数万游客,来馆参观的游客走近这件旷世珍宝,都会情不自禁地发出啧啧惊叹。但甚少有人知道,34 年前,它曾经历过一场怎样的惊险之旅……而这两位文物盗窃案里的偷盗者与包庇者,还未能走出罪恶的心牢。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