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舆论事件”始末,兼谈对媒体舆论的质疑。以及回应上篇牢骚文


写在前面:

昨天,本人发表了一下关于@观视频工作室 旗下@马前卒 双标的观点。阅读不多,批评不少。

就此,本人准备认真的写一篇文章阐述一下我对此事件的看法和思考。顺便解释一下我为什么认为@马前卒工作室 是媒体人的双标。

声明:本人与任何一方均无利益关系。本文仅代表个人,禁止擅自转载或删改。

首先,在这里梳理一下“251舆论事件”时间线整理:

华为向执法机关举报离职员工→执法机关羁押李某→检察院决定不起诉→媒体炒作→各方回应→继续炒作→……

(此处过审删改部分内容)


开始解析整个舆论事件的梳理:

先明确一个基本事实:从事件的时间线来看,本次舆论事件讨论的核心是“华为251法律事件”。

既如此,我们就需要分析一下已经发生的事实。

本次事件舆论应该聚焦的中心是什么?依据媒体第四权的属性,毫无疑问是要围绕“251法律事件”进行辩论。

辩论的目的应该是什么?毫无疑问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引导舆论讨论法治并借此事件推动法制建设进程。

说了媒体舆论应该怎么做,那么我们就按照时间线依次解析一下各方行为主体在此次事件中的表现。

先说事件本身,251事件在法律上是一个已经完结的事件,且各方当事人并未提出异议。

既然是一件法律意义上已经完结的事件,那么舆论的起点在哪里呢?

毫无疑问,舆论的起点不是事件本身,也不是被羁押的那个华为前员工。而是自媒体人的曝光!

一切舆论的起点在于某一媒体人发现并曝光了执法机关的决定书副本。

紧接着,舆论发酵并引发了公关行业常见的各种骚操作(包括撤热搜删帖等一系列操作)。

注意!重点来了。

在第一轮的舆论发酵过程中出现了诡异的现象:舆论场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伪造所谓“公开信”。把事件原本的重点从“251”成功的偷换成了“华为公司”,也自然的把“251法律事件”变成了“251舆论事件”。

紧接着,当事人之一的李某接受媒体采访,公开回应舆论。然而,回应的重点没有在法律事件上。

再然后,舆论再次发酵,华为公司面对舆论给出了一条声明。围绕“法律事件”阐述了华为的立场和态度。

请注意,这是本次舆论事件中所有行为方唯一的一个重点放在“遵守法律法律框架”上的回应。



在华为做出这则声明之后,舆论的发酵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几乎所有的媒体自媒体人能发声的都下场发声。

乃至有大批以“华为仗势欺人”为基本内容制造舆论的媒体文章和视频。

然而,在华为发出声明之后的各大主流文章视频里我看不到针对“法律事件”本身的讨论(马前卒的视频算是一个讨论法律问题的,后面会详细说)。

舆论的主流论已经从“251事件”变成了“华为事件”。

直到当事人李某再次接受媒体采访回应舆论。在本次的回应中作为法律事件“受害者”的当事人李某依旧不谈法律,反而强调了自己的诉求是“见任总”(这次回应中,我看不到“弱者”,而是看见了一个挟持舆论的强者)

(此处过审省略删减部分内容…… )

以上就是对这次舆论事件始末的梳理。下面开始本人的质疑和观点:


其一,作为第四权存在的媒体舆论,在此次事件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我认为,除了推波助澜和偷换概念外。无他!

事件发酵之后,舆论本应该是借着事件的影响力引导人们对法律的思考。这是一个极好的全民普法机会。

甚至能够间接推动执法程序上的人性化改革,为更多的依旧处于此类法律事件中的人提供帮助。

然而,并没有!

在已经发生的主流舆论场上,没有人关心法律体系本身和执法系统本身。焦点清一色的放在了“讨伐华为”之上。

其二,此次事件中的各方行为主体,谁更尊重法律?

只有华为!

在整个事件中,华为除了发表一则尊重法律为主题的声明之外。当事人李某以及各方舆论文章视频的主笔主播们,可有尊重现行法律体系框架?

如果因为一个法人单位因为尊重法律并按照既定的法律框架行事是错误,那么什么才是正确?

其三,舆论能否代替法律对一个行为人作出裁决?

显然,不能!那么主流舆论凭什么先入为主的就此次事件裁定一个尚未进入法律程序的法人单位伪造证据乃至诬告(请注意,伪证和诬告都是刑事罪)?

如质疑,请搜集证据走法律程序。

其四,当事人李某是否真的是弱者?弱者是否天然正确?

诚然,在体量上李某当然是弱者,但是当一个弱者挟持十亿级的流量对峙一个法人单位时。强弱早已易位。

更何况对错和是非不是强弱决定的,而是以事实为基准在法律层面上以证据说话的。

其五,此次事件究竟是什么性质的事件?

本人把它定义为“舆论事件”。因为作为“法律事件”的“251事件”已经在法律程序上结束。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

其六,此次事件的主要责任是谁?

本人认为是舆论平台。国内舆论平台的恣意妄为,为各大公关公司利用规则漏洞提供灰色服务才是此次舆论事件的核心所在。

某乎删帖,某浪买热搜撤热搜服务等非常规操作舆论服务游离在法律之外。此类灰色产业不杜绝,华为就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得益者”或“受害者”。

如果因为华为利用次产业为自己牟利而谴责华为,是本末倒置。因为在现行的潜规则体系是平衡的。

其七,某些“头部媒体”是否可以在事件未明晰之前进行定性性质的判断?

本人认为,不可!此处@人某网……请肃清团队。

以上,是本人对此次“舆论事件”的质疑和观点。

至于此次事件是否有相关利益者借机炒作,本人无证据。但逻辑上而言,本人认为有。


华为,不论承认与否。在这个特殊的时期,这个公司已经不能单纯的用粗暴的“非此即彼”的舆论去评价了。

我认为,我们作为接受舆论的受众。应该客观的就事论事,而不是绑定所谓“道德”“对错”等标签从好恶的层面上判断是非。

华为有没有过错误?当然!

但我想说的是,不能拿过去的对错评价现在的事件。因为这样是违背基本逻辑的!

(那为什么你不说过错呢?废话,我这篇文章是讨论251事件的!)


最后,我回应一下上一篇牢骚文。

关于质疑@马前卒施工队《睡前消息》的话题。

第一,马前卒搞混了法律程序中的“司法程序”和“执法程序”。

无罪推定原则仅限于司法裁决程序。在执法程序上,不论哪个国家都是基于有罪的前提下进行执法调查的。否则,执法机关将无法进行执法。

第二,关于取保候审的说明,这点在牢骚文中没讲明白。

我国是有着取保候审制度的,这一点是明确的。

但是,马前卒是建议引进西方的取保候审制度。我认为不可取,因为西方的取保候审制度实质上是“花钱买自由的制度”,在制度建设上我国绝对不会允许此类制度存在。

所以,我反对他的观点。我认为只需要在执法羁押程序中借鉴西方电子约束羁押替代现行的看守所制度即可。

第三,关于马前卒“自媒体人的双标”问题。

他的观点为什么是双标?

关于当事人李某,他用司法程序中的“无罪推定”原则进行阐释。得出了李某应该“享有普通公民的所有权利”(但事实上,处于执法程序中嫌疑人的公民权必须受到一定限制。当事人李某并未进入司法程序,无罪推定在此不适用)。

关于当事人华为,他却用曾经华为雇佣海军等截图和先入为主猜测的可能的“华为完全可以在200多天里制造和修改甚至销毁文件”得出华为作为一个“资本家的公司”是恶的结论。却只字不提他在谈到李某时的“无罪推定原则”。

这不是双标是什么?

第四,关于“钻法律空子”。

马前卒认为华为利用现行法律体系是“钻法律空子”。这个说法站不住脚!因为但凡法律,就必然不会是完美的(这是由语言规范特性决定的)。

事实上,律师这个职业存在的根本就是尽可能的利用现行法律体系规则为自己的当事人谋求最大的利益。

如果就因为华为打造了一个强大的法务团队,就在道义上批判华为。这是不符合法治精神的,更谈不上钻法律空子。

就此次事件而言,裹挟着全国舆论的李某完全有能力组建一个比华为更强大的法务团队去和华为打官司(但他没有这么做,反而是不断的避谈。背后原因不得而知)。更谈不上不对等!

最后的最后,回复一下评论里那条“法无禁止即可为……”

没错!但我想请问一下:华为作为法人单位是公是私?在法律地位上,法人和自然人的法律地位是完全对等的私。

所以所谓的“法无授权不可为”用在公司企业这样的法人单位上不合适。如果这样,那所有的新兴行业公司都关门大吉算球。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